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一百六十二章整不死你
    王娟娥有些个奇怪。她射杀的那个人当时正在向右侧山下跑去,从当时射击的角度看,子弹应该从那人右膀子进入他的身体。可当那人倒地后,她冲到那人跟前,看到的却是子弹正中那人的后心。想来,可能是那人逃跑时是在朝山下跑,有点儿一蹿一蹿的,正赶上那人右腿着地的时候,身体左侧自然往回扭了一下子所致。至于那颗子弹并没有从那人的前胸穿透出来,可能是子弹受到了那人穿着的棉袄的阻挡,减慢了速度,穿透力量打了折扣。王娟娥这样的人,那对武器的了解和使用绝对称得上专家。
王娟娥认为,自个儿在深夜里射杀了一个中国人,没有必要向奉天方面报告。自个儿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有这个权限。
这一天下半晌发生的事儿,让王娟娥感觉到一股子凉意!
王娟娥接到了一份日本关东军驻奉天特务机关发给她的密电。就在前天,日本关东军驻覃县守备大队的一支巡逻队全员失踪,计六人。密电命王娟娥继续原定任务,同时协助寻找失踪人员,侦破此案!
接到了这份电文,王娟娥心里抖了一下子,分明感觉到一股子凉意从她的后脖颈子慢慢地向上升腾!六个人,全员失踪,这都两天了,就在离她所在的这地儿的不远的某个地儿!在这电文到达之前,她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由这份电文,王娟娥想到了,在夜里,在荆家沟北山,被她射杀的那个人!到了这时,荆家沟方面也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王娟娥已在中国呆了多年,可谓是货真价实的中国通!对中国人,对中国的一些个事儿,那可是相当地了解!中国人特别注重传统的那些个礼仪,尤其是在中国的农村!中国人特别看重生老病死这些个事儿,谁家生了孩子,谁家死了人,那可就是天大的事儿了!不说哄哄得路人皆知也差不多!可这荆家沟死了人--那被自个儿射杀的人,已经死了有一整天了,却任啥动静也没有!要说,王娟娥想的这个事儿靠谱吗?她在柳条沟筑桥工地当监理,那工地距荆家沟也好几里地哪,人家那边有啥动静,她这边就一定能知道?王娟娥觉得她应该知道。
早上,她穿着日本关东军的军服是又一次上了荆家沟的北山的。不为别的,就是想看一看荆家沟方面的反应。啥动静也没有!当时,她想,可能是荆家沟人并没有发现谁家里少了人,或者是时候太早,这冬天里,这地儿老百姓可是都有着猫冬的习惯的。现在看来,这事儿可能不是那么简单了。那个被自个儿射杀的人是荆家沟人应该没有啥太大的疑问,她可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从荆家沟方向的山下跑上山来的!
看了奉天特务机关的电文,王娟娥想,这失踪了六个大日本关东军的士兵,是一点声息也没有,自个儿射杀了一个人,这也是一点儿声息也没有!嗯?这事儿放在啥人身上,那啥人不得后脖颈子冒凉气!这么诡秘怪异的事儿,她王娟娥到中国来这么多年,遇到的还真就是头一磨儿!
王娟娥感到,这有点儿象是一个人在摒声敛气,接下来就会是拼死一搏!
日本关东军驻覃县守备大队巡逻队失踪一事,那个守备大队长原来还指望能寻找到这些个失踪的大兵。这两天,那日本关东军的大兵,那县警察局的警察,呼呼地在自覃庄至荆家沟一线跑了也不知多少个来回了,啥也没发现!就连一点儿可疑之处都没发现!接着这个大队长又接到了派驻东山执行警戒任务的那个守备中队的报告,说是这一天的夜里,荆家沟的北山莫名其妙地响了一枪!经过搜山,啥也没发现!又是啥也没发现!那大队长一听,这个事儿再压着可能不行了,得赶紧报告了!再不报告,这事儿别再通过啥别的渠道捅上去,那可就够自个儿喝一壶的了!他这边儿一报,关东军司令部可就知道了,军部一知道了,关东军的各师团,各兵种可就都知道了!关东军驻奉天的特务机关那哪能例外!也知道了!必须的!那特务机关的机关长王儒一听就是一惊!这事儿,那可是特务机关职责范围之内哪!就算不在职责范围之内,那王儒也是知道,那覃县,那荆家沟是个啥地儿!那可是自个提出建议,经关东军军部批准实施的开山计划的一个重要的地儿哪!这条线儿上那可出不得事儿!这可关系到大日本关东军的未来发展,关系到满洲国的一应部署,关系到未来对中国的整个战事!
在开山计划这个事儿上,王儒可是下了大本钱的,那可真是全力以赴!王儒认为这个开山计划关系到大日本关东军,关系到大日本帝国的前途命运,关系到他王儒的前途命运,关系到他两个妹妹的前途命运,说得更确切一些个,关系到他的家族的荣誉和辉煌!尽管,军部的一些个人满嘴跑火车,说啥计划是本来就有的一些个事儿,硬拼到一块儿,有贪天之功之嫌!但王儒不这么认为!王儒想,咱是帝国军人,为的是大日本关东军,为的是大日本帝国,为的是天皇,你谁爱咋说咋说,咱就权当耳边风!咱这可是经军部批准的!想当年,咱祖上!咱家族--总之,咱是为大日本关东军,为大日本帝国,为天皇!爱咋咋的!
经过了这一段儿,王儒看到战略物资储备基地和关东军中上级军官培训场项目的实施已经取得了初步进展,心情比较愉快!照这样下去,用不上明年春天,这个工程就可以竣工了!王儒那可是个日本忍者世家的大忍,他知道,这个时候,正是关键的时候,按照中国东北,啊,也就是满洲国这地儿老百姓对这种情况的表述法儿,也就是说法儿,正是肯劲儿的时候!马虎不得,疏忽不得!
可在这时,却发生了关东军守备队巡逻队六人全员失踪这等事儿!这个事儿倒让他想起了当初他和他的一个手下,还有那另两个工程专家踅摸着走到荆家沟东山时发生的一件事儿。那一次,是一个小孩儿发现了他们四个人,跟在了后面。他们发现了那个小孩儿后,就由他的那个手下去处理那个小孩儿,可不知道是个啥人袭击了他的那个手下,把他那个手下一脚踢到了山坡下!那个袭击了他的手下的人和那个小孩却逃走了!这个事儿,对大日本关东军来说,是个耻辱,尽管不是啥太大的耻辱。当时,他们急于完成踅摸地儿的重要任务,这个事儿就放下了!这个事儿是放下了,但从这个事儿上,王儒还是觉得,这荆家沟一带是有着一股子潜在的力量的!他知道,奉天省警察厅特务科科长荆志国就是这荆家沟人!这地儿能出荆志国这样的人,有点儿啥力量,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儿,接了点儿啥地气,那也是正常。只是,这力量,这地气不要成为与大日本关东军,与大日本帝国,与天皇作对的力量和地气!
想到了这儿,王儒不自觉地就把自个儿的嘴角儿抿了抿。话说回来,就算你是与大日本关东军,与大日本帝国,与天皇作对的力量和地气,那又能咋?任啥在大日本关东军面前,在大日本帝国面前,在天皇面前,那又算得了个啥!
王儒想到这儿,心里那种狂傲的劲儿就腾腾地往上冲!王儒想,想跟咱大日本关东军掰腕子是吧?想跟咱大日本帝国角力是吧?想跟咱天皇相扑是吧?来吧!王儒此时心里想说的话,那要是换成东北这地儿的话,就应该是,小样儿,整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