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二十六章 万劫不复
    小许帮着那年轻女人砍死汪家铺蒙古马养殖场那头号种马是在与那年轻女人分手后的第四天深夜。

    天气晴朗,一弯上弦月明亮地在天上挂着,除了养殖场南面的海岸悬崖下的海浪照样拍击着崖壁发出的轰鸣,再也听不到啥别的声音了,仿佛一切都已进入了梦乡。

    这时,养殖场西北角那三间简易房里,灯还在亮着。早上接班的时候,小许从汪家铺正街的小店儿里买了点儿猪头肉粉肠之类,傍晚时分,他和老王接了班,喂了马,收拾妥当,就又在简易房外间的灶上鼓捣着炒了俩菜,把屋子地当间桌子上的破东烂西往旁处挪了挪,倒上已经烫得热热的酒,俩人就喝上了。养殖场地处偏僻,平时很少有外人来,偶尔有些个闲着无事,蹓跶着过来看海的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这儿来,也就是顺带着瞧一瞧看一看,再就是那些个给自家养的马配种的,也有些个打算买马的人过来,那都得是隔三差五儿的,象这大晚上的是不会有啥人来的。就是有啥人来,也不用担心,养着的那些个狼狗,就是稍微有点儿啥动静,早就汪汪地叫上了。小许和老王是一副架儿,俩人儿很合得来,象今儿个这样儿,动不动就坐在一块儿整两盅的时候还真就不少。俩人儿一边喝着,一边扯点儿闲篇儿。老王家里就俩姑娘,也都出门了,没啥太多拖累,自己个儿在这养殖场里,挣点儿工钱,老伴又是个挺贤慧的人,日子过得也还说得过去。老王虽说在酒上是好这口的,但毕竟年岁大了一些个,只喝了几小盅,就感到有些个迷糊。小许见状,就说,王大哥,你这也不行啊!这才几盅酒!说着就走到外屋把一块浸湿了的毛巾递给老王,让他擦擦脸,精神精神。那凉丝丝的毛巾一抹在脸上,很是舒服,俩人就又喝了两盅,可这两盅下肚,那老王可就真不行了,嘴上说着,真是岁数不饶人哪!一转眼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小许推了推老王,说,王大哥,你也真是不行!说着就把那老王连抻带拽地弄到炕上他自己个儿的被窝儿上睡去了。小许看了看老王,真就是人事不醒,放了心,从自己个儿的被窝儿旁拿起了手电筒,走出了简易房,来到了东山墙,场子里养着的那四条狼狗都蹲在那儿呢!那些个狼狗是精灵之物,它能通过声音辨别安全与危险。一听小许走过来的脚步声,知道是安全的,但也还是一齐站了起来,瞪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小许,以为是又来给它们喂食儿,虽然觉得时候不太对,但还是高兴地站着朝小许迎过来,亲热地朝小许狺狺地叫着。可只跑了几步,就被拴着它们的铁链子拽住了。小许走上前去,蹲在那几条狗的面前,把手伸出去,摸摸这个,摸摸那个。那几条狗有的站在那儿,朝远处看了看,有的索性就又趴了下来,被小许抚摸着的,亲热地把自己个儿的头在小许的手上来回地扭动磨蹭,嘴里哼哼地发出了亲昵撒欢儿的叫声。过了一会儿,小许一边跟那几条狼狗说着话儿,一边仄歪着身子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玻璃瓶子,又掏出了块毛巾,把那小瓶儿的胶皮盖子揭下来,把里面的水儿往毛巾上洒了一些个,伸过手去,轻轻地摩挲的一条狗的头和脖子,然后用左手把那狗的脖子搂住,伸出右手,用那块沾湿了的毛巾给那狗来回地擦脸。那狗有点儿不太情愿,但还是高兴地又想把自个儿的头躲开,又有点儿留恋小许的抚摸。很快,那狗的周身就有些个不太协调,接着就趴在了地上,再接下来,就昏睡过去了。如是者三,小许逐一地把那几条狗全数迷倒在了地上。完活儿,小许站起身来,打开手电筒,向北面晃了三晃,然后,关掉了手电,就站在那大山墙的阴影里。约摸有个十来分钟的样子,就有一辆小轿车顺着汪家铺村前通向这养殖场的土路开过来。那车发出的声音很小,几乎就湮没在那远处海浪拍击悬崖发出的轰然声响里。车开到距简易房有个五十来米的地儿,并没有近前,而是停在了那儿,关掉了大灯。因为关了灯,也是因为远,小许影影绰绰地看到有个人从车里闪出来,也就一瞬间,那人已经到了近前。小许一看,委实吓了一跳。那人穿着一身黑衣,个头儿不高,从身量和动作姿势上看,有点儿象是前几天与他在小酒馆里喝酒的那个年轻女人!尽管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但小许真真就没有想到,那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能干得了这活儿!而且还是一个人!那也别管是谁啦!小许转过头,朝马棚那边儿走过去,等到了距那马棚有个十几米远的地儿,站下来,朝那种马的马棚指了指,就站在了那儿。那黑衣人走过来,到了小许的身边。头一个,白脑门儿的那个!小许低声说。那黑衣人没有接茬儿,说了句,现在不能给你。果然是那女人!那女人说完就朝那马棚走过去。那头号种马因为金贵,是单养着的。

    小许是个精明人。他知道,这些个人一般是不会差事儿的。那年青女人说的现在不能给你,当然说的是钱啦!这实在是为他好。那万一明儿个早上,人们一看头号种马被人砍死了,怀疑上了他,搜搜他的身或是行李啥的,那不是一搜一个准儿!

    小许折回屋,老王还在悄无声息地昏睡。小许在桌前坐下来,把桌上剩下的小半瓶白酒一仰脖儿全倒进了自己个儿的嘴里,他并没有吃菜,就坐在那儿,等着那喝下去的酒在他的肠胃里发生反应。过了一会儿,酒劲儿上来了,胃相当难受,但他并不起来到外面去。他吐了,哗啦啦地,就吐在了自己个儿的脚下,接着他就昏睡过去了。

    老王是个有酒量的人,下半夜就稀里糊涂地醒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漆黑一片,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子钟,才两点多一点儿,天色还早。屋子里气味难闻,可他实在懒得动弹,就又迷糊了过去。岁数大的人觉少,睡了一会儿,很快就又醒过来,睁开眼,这才想起和小许俩人喝酒的事儿,起身一看,那小许趴在桌上睡得死死的,就起来想喊小许到炕上睡,这才看见那小许吐得是满地都是!好不容易把小许弄到炕上躺下,自己个儿赶紧把那屋子里老老实实地好好地收拾了一顿。看看天儿也不早了,都亮了半天了,就又准备那些个马料。这时,小许也醒过来了,老王就又督促着小许简单地洗嗽了一下,俩人儿就拎着那装着马料的大桶一先一后地向那一溜一溜的马棚走过去。

    有句话不是说嘛,人都会犯错,但有的错可以犯,有的错不能犯。有的错犯了可以改正,有的错犯了没有法子改正,因为已经没有了改正的机会。犯错不要犯致命的错。按说,小许帮着那年轻女人砍死了养殖场那头号种马,这个错也并不能说就是致命的,因此,也可以说,应该还是有机会改正的。但细细琢磨起来,那哪还能有改正的机会!一个为了钱就可以啥事儿都干的人,心已经坏了!如果说,小许答应了那年轻女人后能够悬崖勒马,那他或许还有改正的机会,那说明他的人性尚未完全泯灭,心还没有彻底坏。一旦付诸行动,小许可就没有改正的机会了,他已经跌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