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一千两百三十四章 波澜不惊的清洗
    谈完组建大夏最高法院之事,欧阳朔转而问姜尚:“对精英阶层的抵触,阁老可有什么破解之策?”

    因为姜尚已经具现为智人,欧阳朔却是什么都不隐瞒。

    “按陛下说的,那位张老有个儿子,之前也在联邦任职?”姜尚问。

    “不错!”

    姜尚道:“既如此,那么微臣建议,陛下可下诏,将其招进朝廷任职。”

    欧阳朔一愣,转而大笑,“还是阁老有办法,就依此计行事。”

    “陛下圣明!”

    …………

    盖亚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欧阳朔的强力推动下,以及在姜尚、张良、卫鞅等一干大臣的斡旋下,酝酿许久的大夏最高法院,终于挂牌成立。

    欧阳朔亲自题写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被雕刻成石碑,立在大夏最高法院正门前,以彰显欧阳朔推行法治的决心跟意志。

    集权跟独裁,不等于以身试法,破坏法治,欧阳朔对此有着清醒的认知,两者也从来不是矛盾跟对立的存在,完全可以并行一轨。

    在法治的前提下,实施独裁,就是对新一代君权最好的阐述。

    如此施为,既是欧阳朔的自我约束,更是对皇族,对文武百官,以及对继任者的一种制度约束,使其无法肆无忌惮,以此立下皇朝万世之根基。

    纵观华夏五千年,一个不断集权,却无任何约束力量的皇室,一个视天下为皇家私人财产,视百姓如猪狗的皇朝,是无法长治久安的。

    华夏几千年的历史,不过是一个个封建王朝的周而复始,整个社会基本没什么进步,甚至在某个历史时期,还出现过几次大倒退。

    结果泱泱华夏,被崛起不到两百年的西方列强,一下撕成碎片。

    教训何等之惨痛!

    如果不是华夏文明具有非同凡响的韧性,以及兼容并蓄的心胸,如何能在现代社会,在短短百年时间里,再次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前车之鉴,欧阳朔不得不引以为鉴。

    欧阳朔绝不会自大到,认为可以凭一己之力,在希望星球再造一个封建王朝,同时还能让该王朝传之万世,永不凋零。

    他还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被权力腐蚀思想。

    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欧阳朔钦点【京师大学】法学院院长,法家集大成者,法家巨子之一的韩非子担任,官居正二品。

    法学院院长一职,则由副院长慎到接任。

    韩非子作为法家集大成者,深度参与起草了《大夏法典》,兼且本人对政治并不感兴趣,远离政治,秉持中立,正是首席大法官的最佳人选。

    除首席大法官之外,还设立四位大法官。

    五名大法官均由欧阳朔亲自任命,理论上讲,只要欧阳朔不解除大法官的职务,他们的任期就是无限长,直至死亡或者主动申请退休。

    …………

    虽然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大夏最高法院的设立,终究还是在朝野上下引发了不小的震荡,朝局由此陷入混乱。

    想要平息风波,还要一段时间。

    鉴于此,欧阳朔并没有急着调整人事,做出清洗,他在等一个契机。

    时间进入三月,欧阳朔一直等待的契机,终于到来。三月三日,蒙恬率部攻克南苏丹国;五日,白起指挥大军,攻克肯尼亚国。

    大夏在东非的第一次军事行动,就此取得大捷。

    消息一出,全球震动。

    大夏在东非接连攻克两国,大为刺激了欧美王朝,无一例外,他们都加紧了对非洲大陆的侵略步伐,整个非洲大陆,就此陷入不间断的硝烟之中。

    相比全球震荡,大夏的善后工作却是有条不紊。

    三月十日,朝廷敕令,将北非镇守府擢升为非洲都护府,原北非镇守使木兰月,顺理成章地晋升为非洲都护,成为皇朝第三位边疆都护。

    除此之外,还设立南苏丹行省跟肯尼亚行省。

    随着两大行省的设立,跟着就是一系列的人事调整,而这,正是欧阳朔等待已久的清洗契机。

    在法院风波中被划入黑名单的官吏,被欧阳朔借机,一脚踢到非洲大陆。

    朝廷敕令,解除裴蕴民政署长一职,调任南苏丹行省总督。裴蕴看似由从三品,晋升为正三品大员,却由朝廷中枢下放到偏远的非洲大陆,明升暗降。

    这也是欧阳朔对裴阀的一次敲打。

    接替裴蕴就任民政署长一职的,正是张老儿子张邦信。

    此前,欧阳朔采纳姜尚建议,向张邦信伸出橄榄枝,此人果然不像其父那么有忍耐力,对此很是心动,只是心有顾忌。

    在欧阳朔再三相邀之下,终于答应出任民政署长一职。

    张邦信从一个“外人”,一跃而成朝廷中枢大员,实在让人眼红不已,欧阳朔这么做,一则是要撬开精英阶层的大门,二则就是千金买骨。

    欧阳朔就不信,在张邦信开了个好头的情况下,其他人会不心动。

    如此,围绕着民政署长一职,欧阳朔既敲打了裴阀,“流放”了闹事的裴蕴,又收买了精英阶层的人心,可谓一举两得。

    就算是姜尚,对此也是叹服不已。

    朝廷敕令,解除曹参云南总督一职,调任肯尼亚行省总督。毫无疑问,曹参就是地方大员中,闹的最凶的一位行省总督。

    事后,欧阳朔也曾分析过,曹参因何有这样的胆子,敢于上奏弹劾内阁首辅姜尚,而且言辞激烈、辛辣。

    归根结底,有两条。

    其一,曹参是西汉开国功臣,骨子里还是奉行春秋战国时期“刑不上大夫”的那一套,因而本能地反对设立大夏最高法院。

    更重要的,怕还是第二点,那就是曹参仗着是灵犀城旧部,现任南疆都护白桦曾经最得力的助手,因而居功自傲。

    否则的话,那么多大臣不理解,为何就曹参这位性格本来不暴躁之人,敢于有这样的胆量,妄议朝廷大政方针?!

    曹参怕是忘了,是谁将他推到云南总督的位置上。

    如果不是看在白桦的面子上,欧阳朔这次就不仅是将曹参发配非洲了,而是直接一撸到底,让曹参直接滚蛋,以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接替曹参担任云南总督一职的,却是原索马里总督裴矩。

    裴矩同样出身裴阀,而且是裴阀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欧阳朔一边打压裴蕴,一边提拔裴矩,实在让人看不懂。

    其实理由很简单。

    一则就算出于避嫌,裴矩也必须离开非洲,否则裴矩、裴蕴两人同在非洲都护府担任总督一职,那才是会出大问题呢。

    二则在这一场风波中,无论裴矩是真的具有远见卓识,还是比裴蕴隐藏的更深,总而言之,裴矩没站出来捣乱。

    对欧阳朔而言,这就够了。

    再加上裴矩本就是皇朝旧臣,历任桂林郡守、星州郡守以及索马里总督,功勋卓著,此番将裴矩从非洲召回重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由此还能分化裴阀,何乐而不为。

    至于裴矩留下的索马里总督空缺,欧阳朔并未任命任何一人担任,因为朝廷已经决定,将索马里行省并入埃塞行省。

    大夏在非洲大陆的扩张,才刚刚开始,未来还将攻灭一个接一个的国家,不可能说每灭一国,就设立一个行省,那太臃肿了。

    因此,合理的兼并是大势所趋,就像朝廷在南疆执行的策略一样。

    除了总督一级的任命,为了补充新设立的南苏丹行省以及肯尼亚行省,朝廷决定,从朝廷以及诸行省中,抽调一批官吏补充。

    毫无疑问,这些被抽调的官吏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在这一场风波中的搅局者,统统被发配至非洲大陆。

    因为此种调整很隐晦,外人是很难从中看出猫腻的。

    至于那些被“发配”的官吏,有些应该心知肚明,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能乖乖服从调令,否则的话,就别想在大夏立足。

    对不服调令者,《大夏法典》可是有明文处罚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