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天上的废土
    这还真是老套的展开方式——郝仁忍不住会这样想。

    古老的上一纪元文明,因面临正体不明的天灾(神国大爆炸)而被拖入时空夹缝,地表世界毁于一旦,幸存者依靠强大的技术在行星内部建设了规模庞大的避难所群,并在里面苟延残喘。时光流逝,地表世界的灾难渐渐平息,但地底避难所中的幸存者却因为常年与世隔绝以及环境巨变而文明断绝,变成了怪物或者干脆已经灭亡,而他们留下的避难所设施却成为危险的“大坑道”,里面弥漫着致命的毒气和不息的怪物,被地表世界的新生文明视作洪水猛兽……

    郝仁甚至可以大胆猜测,如果这些假设成立,那么大坑道里所谓的毒气其实应该就是这颗星球在一万年前的正常大气成分——它是上一代文明赖以为生的根本,却是如今这一季生态圈的灾难。

    但区区一万年的时光,真的可以产生这么巨大的变迁么?还是说,在这颗星球被拖入黑暗领域之后这里还发生了什么别的巨变,才大大催化了生态演变的进程?

    这些问题恐怕只有进入大坑道之后才能搞明白了。

    原来以为稀里糊涂地变成佣兵,和一个冒冒失失的女魔法师签订了护卫契约只是个不足道的小插曲,却没想到这件事紧跟着就牵出了如此重要的情报,郝仁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好运气:如果没有莉亚突然冒出来并提及大坑道的事情,真不知道自己领着大家要在这个世界转悠多久才能接触到那个底下世界的秘密:毕竟,对这个世界的大多数正常人而言大坑道都是个值得敬而远之的对象,像莉亚那样胆大妄为的“学者”可是个稀有物种。

    郝仁做好了决定,便把眼前的一本地理志重新合上:“大家今天养精蓄锐,做好准备,明天跟着莉亚到大坑道附近之后试着找找通向地底的入口……”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诺兰突然传来的通讯给打断了:“Boss!你最好出来看看这个!”

    “什么情况?”他没想到正在高空执行警戒任务的诺兰会突然传来消息,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敌人?”

    诺兰的语气急促中带着震惊:“不!是天上!天上有不得了的玩意儿!”

    几个人立刻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跑向藏书室那宽大的落地窗,推开窗户仰头看向外面黑沉沉的夜空。

    就连猫姑娘都被自己看到的东西吓了一跳,眼睛瞪得滚圆:“……喵喵喵喵?”

    只见在黑沉沉的夜空中,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正在缓缓划过天际!

    那是数个巨大的阴影,比郝仁所知的任何卫星或恒星在天空所能呈现出的投影都要巨大,寻常人不需要借助任何光学设备便能以肉眼判断出那是一些漂浮在太空中的破碎大陆。其中最大的三块大陆碎块呈品字形分布,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隆起的山峦和深邃的裂谷,甚至还能看到一些隐隐约约的、疑似人造物痕迹的纹路;而在这三块空中大陆之间,则有着无数大大小小的黑点:那是漂浮在大陆周围的浮空岛屿。

    这一切毫无疑问曾经是属于一颗完整星球的。

    破碎大陆表面并非完全暗淡无光,在它们的深处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暗红色或者暗黄色的纹路,那些微弱的光芒似乎是尚未完全冷却的岩浆——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东西还在发出余光。

    在众人惊愕的同时,这些倒悬于天际的陆地仍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天空运行着,此刻已经渐渐抵达夜空的正中,其庞大的规模几乎覆盖了三分之一的天空,尽管整个过程悄然无声,但却带着惊人的压迫感和庄严感,郝仁甚至觉得自己脑海中产生了幻听,他听到一种仿佛巨木在大地上滚动的沉闷声响:轰隆,轰隆……

    这些幻听被一个突然从旁边传来的清脆声音给打断了:“啊,你们整整齐齐趴在窗户前面干嘛呢?”

    郝仁激灵一下子回过神来,这才惊讶地看到莉亚竟然就站在自己旁边不远处:她站在窗外,脚下是空气,一些细碎的微光符文在她身边游动着,隔绝了来自长风岭的寒冷空气。

    这位魔法师小姐似乎是在研究之余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

    “啊哈,我只是出来散散步啦,别这么跟见鬼似的,”注意到郝仁一行脸上惊讶的神色,莉亚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我知道直接站在窗户外面跟人打招呼是有点吓人,但你们这种见多识广的应该不至于被吓到吧?”

    “额……哦,那倒没什么,”薇薇安迅速回过神来,挂起一个温和的微笑,“我们只是在看看夜色,以及……天上的风景。”

    “哦?哦,原来你们是在看破碎天国啊,”莉亚顺着薇薇安的视线看去,回过头的时候脸上带着了然的笑意,似乎并没有对郝仁一行这种三更半夜集体望天的事情大惊小怪,“确实,不管什么时候,不管看见多少次,那都是很迷人的风景,不是么?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们这些走南闯北的冒险者也会有这种雅兴。又是喜欢看书,又是仰望破碎天国的,我都要以为你们其实是一帮出来游学的学者了。”

    “我们来自一个很边远的地方,那里没多少有学问的人,但我们是其中另类,也正是因为对外面的世界好奇,我们才会结伴一路游历到了这里,”郝仁谨慎地编织着自己这群人的背景,并努力将话题继续引下去,“如果这位学者小姐有时间的话,给我们讲讲有关破碎天国的事情如何?”

    “啊哈,时间我倒是很多啦,但你要求的这个话题也太宽泛了点,让我怎么讲嘛,”被人称为“学者小姐”,莉亚的心情显然好得不得了,虽然嘴上说着麻烦,但还是打开了话匣子,“有人说那曾经是神明居住的国度,也有人说那是一个和我们的世界双生的星球,但却被战火毁灭了,甚至有人说那是一个‘旧世界’,是先祖曾经的生息地,后来灾祸降临,世界毁灭,先祖们才用某种已经失传的古代魔法在旧世界的对岸创造了一个新世界,也就让如今的拉赫瑞恩,并把我们所有人都转移到了这里——而支离破碎的旧世界则永久漂浮在拉赫瑞恩的天际。你们觉得哪个说法更可靠点?”

    郝仁当然是支持第一个,但他不知道莉亚会有什么反应,所以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反问道:“你觉得呢?”

    “把问题抛回来?啧啧,”莉亚咂咂嘴,倒也没什么不满意的,“我是一个学者,虽然也研究神话传说,但我首先是以学者的眼光来看待那些传说,而不是一个信徒——所以我更愿意相信第三种说法。那里是旧日的拉赫瑞恩,是我们先祖曾经生存过的地方,每当仰望天空的时候,我们就是在仰望家乡的方向……多带感啊。”

    郝仁有点无语:“……就因为带感么?”

    “是因为人的力量啊,”一贯冒冒失失的莉亚这时候却露出了异常感慨的神色,“我们是凡人,我们的先祖也是凡人,但在旧世界面临毁灭的时候,他们却有能力在虚无之中创造一个新的拉赫瑞恩,并把如此多的种族从那片正在撕裂的大地上拯救出来,这是多么伟大的力量?虽然这些不可思议的古代伟力如今都已经失传了,但想想迷雾之海里偶尔出现的那些古代灯塔,想想地下那些不可思议的遗迹,想想至今仍然在至高峰附近的天空徘徊的机械宫殿……哪一项对如今的我们而言不是奇迹?但那些都是我们的祖先用双手创造出来的,而不是什么神迹……为什么就是有些人对这些视而不见呢?”

    郝仁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因为他既不了解眼前这位新结识的魔法师小姐,也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背景资料,他只能从莉亚的只言片语中大致明白对方的想法:她是因为坚信着人的力量足以塑造这个世界,才支持有关破碎天国的第三种说法的。

    薇薇安有些好奇:“你好像对破碎天国的‘神国论’很不屑一顾?”

    “不是不屑一顾,而是我压根就没把它当成是一种理论,”莉亚嗤笑了一声,“宣布天上那些废墟是神明居住过的地方?然后就可以直接把有关破碎天国的未解之谜全都推到神迹身上了,不论是它的运行轨迹还是那些违反自然规律的漂浮结构都可以用‘神的设计’来解释,反正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多轻松——但这压根不是学者该说的话。”

    南宫三八提醒道:“但它还是叫破碎天国,而不是什么旧拉赫瑞恩或者旧世界。”

    “对,它还是叫破碎天国,毕竟这是从古时候就传下来的名字,但这个名字并不能说明什么,”莉亚浑不在意地说道,“如果那里真的是神明曾经居住过的地方,那它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幅样子?住在那上面的神明哪去了?如果那里的神已经死了,那这个神岂不是很没用?一个连自己的家都守不住的神,有什么值得敬畏的嘛。”

    这几乎可以说是相当离经叛道的言论了,即便在这个神权式微的世界上,也很少有人会如此公开宣讲这些东西,可是莉亚显然对这些世俗规矩完全不在意,哪怕是面对着一群刚认识没多久的佣兵,她也没有谨言慎行的意思。

    郝仁当然也不会对莉亚发表的这些言论有什么意见。

    虽然他第一时间就把天上那些支离破碎的大陆和创始之星联想到了一起,而且他也很清楚这个“黑暗领域”与神明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但他无意强行扭转这位魔法师小姐的想法。

    莉亚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她自己的事情,郝仁觉得自己还没有权利在这方面横加干涉。

    “啊,我好像跟你们说了很多不好理解的东西,”莉亚笑嘻嘻地说道,“冲击到你们的世界观了?你们想必是更支持神国论的吧。”

    “我确实支持神国论,但也不反对你的说法,”郝仁笑了笑,“人的力量是很伟大的,很多时候伟大到可以让神瞠目结舌,但这两者并没有拿到一起比较的必要,因为神有神该做的事情,人也有人该做的……”

    “很新颖的看法,”莉亚忍不住多看了郝仁两眼,“你如果没有当佣兵的话,恐怕真的有点成为思想家的潜质呐。好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呼吸够了新鲜空气,我都有点冷起来了。”

    “那我们明天见了,魔法师小姐。”

    “明天见——你们最好也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可就要出发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