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靠谱的女神大人
    听到渡鸦12345的话,郝仁精神顿时为之一振:“意思就是你打算过去亲自砸场子?”

    “妈个鸡你想啥呢!”渡鸦12345立刻就把白眼甩了过去,“现实之墙还在那杵着呢好么!我意思是能给你提供更多支援了——比如一些高能设备,比如增加梦位面和表世界之间的‘带宽’,也比如你跟人干架打不过的时候可以施展更高级的神术呼叫本女神的支援……”

    郝仁听着前面两条的时候还点点头,听到第三条立刻就憋住了:想想这个女神经病折腾出来的那些神术,他觉得自己在战场上被人活活打死回来读条复活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那些神术也是有用的,比如顶着一身弹幕出去之后把敌人笑死然后继承他们的遗产……

    “你那表情是啥意思!”郝仁的反应当然瞒不过女神的眼睛,渡鸦12345当场就横眉立目起来,“老娘的神术拿不出手是怎么的?那可是我当年刚上岗的时候憋了俩月才想出来的!”

    桌子上正忙着吃饭的小弱鸡听到渡鸦12345气呼呼的声音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朝郝仁的方向挪了挪,继续吃东西。

    “算了,反正迟早有一天你得明白本女神的伟大之处,”渡鸦12345摆摆手,“还是说正事吧。根据这次找到的情报,咱们之前有关创世引擎和创世女神终极计划的推测都是错的,后者的这一系列安排并不是为了要把梦位面和表世界分离开,她所说的‘重归平衡’也压根不是两个世界碰撞之前的平衡,而是宇宙在无神干涉情况下的平衡——也就是‘原初平衡’。我不能说这种想法是错的,因为很多原生宇宙本身就没有神明,而即便有神明存在的宇宙,神明也会尽可能地减少对凡人世界的干涉,但创世女神的想法显然太过极端了,她竟然想要通过完全毁灭一切真神印记的方式来达成这种平衡……或许是与疯嚣之主的无尽战争对梦位面造成的破坏让她心生退缩,让她认为是自己这样的超凡存在本身为整个世界带来了灾祸,我认为这种想法也是她想要制造‘神灭时代’的动机之一。”

    郝仁明白了渡鸦12345的意思:“所以我到时候还得担任心灵导师喽?”

    他心里头想的却是:妈蛋,一个神经病竟然在教他该怎么给别人做心理辅导……这得谁先疯?

    “你可以这么认为,”渡鸦12345没有意识到郝仁心里头的小想法,只是自顾自地说着,“我说过,解决梦位面问题的根本还是在创世女神身上,但如果连她都选择放弃,那梦位面可真是一点都没救了。所谓开启神灭时代,听起来确实很壮烈,很震慑人心,但实际上却是一种逃避心态,一死了之罢了,不改变这种心态,哪怕你把创世引擎改了,那个文盲女神也会找别的法子自灭满门去。”

    “说实话,别的活计我还能应付,但这种心理辅导的精细活我还真没什么信心啊,”郝仁叹了口气,“我又不是心理医生……”

    他心里头还有后半句话:我要是心理专家早TM治好你这个神经病了……

    渡鸦12345这次倒是敏锐了一把,看着郝仁的眼神飘忽她就警惕起来:“总觉得你心里头刚才在转一些特别失礼的念头——我跟你讲,我这脑子是器质性损伤,神经病跟精神病不一样知道不!”

    郝仁差点一口口水把自己呛死:“咳咳……还有这么说自己的!你这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帮混蛋背地里说什么,”渡鸦12345摆摆手,“不跟你们计较罢了。”

    这次轮到郝仁尴尬了:“……”

    “行啦,有关创世引擎和终焉网络的事情就先这么着,你回去等着,我去向上级申请点技术支援过来,反正主基调就是不能让创世女神的自杀计划继续执行,而且还要把创世引擎和终焉网络改造之后把握在咱们手里,”渡鸦12345继续说道,“现在我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你说那个造梦的脑子在完蛋之前说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是么?”

    “嗯,说的是什么梦境终将结束,她会醒来,它也会醒来,”郝仁点点头,“我认为这句话意义深远。”

    虽然这句话来自一个作为敌人的怪物,而且那怪物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四分五裂,处于极端混乱的状态,但郝仁仍然对其极端重视。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和薇薇安做了一些推测,但并没有太靠谱的结论,现在到了女神这边,他想听听渡鸦12345对此会有什么看法。

    “第一个‘她’,指的很有可能是创世女神,第二个‘它’,我认为是疯嚣之主,”渡鸦12345的想法和薇薇安不谋而合,“那个巨脑原本很有可能是创世女神制造出来的某个生物,然后疯嚣之主的力量让它扭曲成了怪物,所以它同时具备两种特性,那么借助两种力量之间的微妙联系,它很可能会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比如……创世女神和疯嚣之主的现状。说不定它甚至能连接到神国目前所处的那个黑暗领域?或者直接连接疯嚣之主?

    “它提到的梦境终将结束,我认为所指的并不是你们破坏了它在阿曼提尔制造的噩梦世界,而是一个更加‘上位’的、影响更加深远的梦境或者是类似的东西,而这个‘梦境’与创世女神和疯嚣之主都同时有着联系。

    “在阿曼提尔的噩梦巢穴或许不仅仅是个制造怪物的兵工厂,它说不定就是另外一个噩梦世界的延伸。让我猜猜看……或许是创世女神和疯嚣之主目前正被同一个梦境连接在一起?而这个梦境就是二者之间交战的战场,同时也是把他们两个同时困在里面的牢笼,你们在阿曼提尔的行动惊醒了这个梦境……”

    听着渡鸦12345的分析,郝仁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情况可就不太妙了。”

    “梦位面的情况从来都没有妙过,”渡鸦12345倒是很看得开,“现在也没有更糟,而且从好的方面看,至少你们终于切实地削弱了疯嚣之主的力量——把那么多神造生物腐化为怪物,还折腾了一个‘造梦之脑’出来,我可不认为这些都是毫无消耗的,而你们摧毁的这类爪牙越多,到时候要面对的疯嚣之主也就越虚弱,这点毫无疑问。”

    郝仁仍然皱着眉:“不过话又说回来,疯嚣之主的本体目前不是还被困在宇宙深处的黑暗深渊牢笼里么?它怎么会和一个梦境世界有关?而且还通过这个梦境世界把自己的力量延伸到了X星团……”

    “到了神明和半神的层面,时间与空间,现实与梦境,一切概念都不一样了,”渡鸦12345的声音有些飘渺,“疯嚣之主的本体确实是被束缚在黑暗深渊牢笼,但困住它的不一定就只有那一个牢笼。你要学着适应这些抽象的东西,因为你自身已经步入其中——从成为我的教皇的那天起,你自己就已经成为这些不受时空与概念束缚的‘超凡者’中的一员了。”

    郝仁撇撇嘴:“听你这么严肃地说话还真不习惯。”

    “嘁,老娘也不习惯,”渡鸦12345敲了敲桌子(这又把小弱鸡吓了一跳),“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你应该还有事吧?你之前报告书里提到的那个道标奇幻城国际娱乐……”

    “是由三块水晶形成的联合道标,但其中的阿曼提尔水晶已经被严重污染,无法和其它水晶达成共鸣了,”郝仁点点头,“创世女神设置的这个道标奇幻城国际娱乐非常特殊,只有在三块水晶建立共鸣的情况下道标才会成立,否则以任何形式对水晶进行读取和计算都无法得到准确的结果,简直就像个量子黑箱一样——只要奇幻城国际娱乐不完整,黑箱就不会输出任何数据。”

    “这是为了提高安全性,在所有守护者都状态正常的情况下才会开启通往神国的通道,”渡鸦12345倒是赞许地点了点头,“虽然没上过学,但那个创世女神的警惕意识倒是很高,看来她早早就考虑到自己留下的三支守护者军团发生问题的可能性了。但倒是给咱们留下了一点麻烦……”

    郝仁一听对方的语气就笑起来:“对你而言只是‘一点麻烦’,那看来并不难解决喽?”

    “把三块水晶的扫描数据都给我,”渡鸦12345露出自信的笑容,“最多半个月,我就把创世女神的神国道标给你折腾出来。”

    郝仁顿时跟见鬼似的上下打量着自家女神:“哗——你什么时候这么可靠了?!”

    渡鸦12345扔过去一个白眼:“滚,老娘什么时候不可靠了?!”

    郝仁嘿嘿一乐,顺手把桌子上已经吃完肉片正在舔手指的小弱鸡拎起来:“那您老人家就先忙吧,我回去等结果——三块水晶的扫描数据我会让数据终端给你拷贝一份,下午发给你。”

    小弱鸡被突然拎起来顿时一愣,抬头看了看郝仁,仔细思考了一下,随手扔过去一发腐蚀能量箭:“biu——”

    好吧,看来这点还是没啥变化……

    渡鸦12345压根没有在意郝仁对待上司的糟糕态度,只是一脸浑不在意地摆着手:“快滚快滚——”

    等郝仁离开之后,大办公室里一时恢复了冷清,渡鸦12345收敛起脸上不正经的笑容,双手扶着桌面,面色沉静地似乎陷入思考。

    一个声音突然从房间某个角落传来:“看起来心情不错?这位‘新星审查官’的本事看来确实不小啊。不过你就这么有信心?半个月的时间……那位野生女神制造的东西虽然不专业,但也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吧。”

    渡鸦12345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的空间正在波动,一位与她容貌完全一样的银发女性正从波动的空间裂隙中信步走出。

    “23333,下次走门行么?”

    “谁让你这地方隔三差五就被炸的稀烂,连个门框都留不下来,”渡鸦23333耸耸肩,“习惯直接空间传送了。话说回来,你真的有自信搞定?我记着你专精的并不是这个。”

    渡鸦12345神秘地眨眨眼:“知道知道,我是战斗专精的嘛,不过我早有安排了。”

    “哦?说来听听。”

    渡鸦12345微微一笑,站起身一甩长发,然后直接一跃而起跳过了眼前的办公桌,砰一声落在渡鸦23333面前抱着对方的腿:“大佬!大佬帮帮忙啊,大佬!!”

    “卧……你滚!”

    “大佬我知道你靠谱的!你专门升级过运算和虚数推演模块的是吧大佬!”

    “松手,你给我松手!你是前辈,你比我编号还靠前你知……”

    “我管这个?!你是大佬就够了!刚才太入戏吹比吹大了,现在能挽救我尊严的就只有大佬你了啊!!”

    “尊你个头啦!你现在哪有一点尊严!放手……卧槽你放手啊!!”

    今天的女神大人,一如既往的没有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