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解除误会
    一次莫名其妙的武力冲突让现场气氛颇为尴尬——最起码在郝仁这边看来事情是挺莫名其妙的。但幸好被抓住的机器人女性还没到彻底拒绝交流的程度,事实上当N-6开口的时候她就有了反应。

    N-6困惑地询问对方为何要主动发起攻击,N-4对这个问题的答复是板着脸反问了一句:“你现在到底是什么?!”

    这个问题显然太过于诡异,以至于N-6死机了大概两秒钟才熟练地报出一串编号:“现行识别代码N-6,出厂编号:E75-3C6215……”

    “你不是,”N-4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位昔日同胞,“你只是顶着N-6的外壳而已,你体内运行着未被授权的代码,你的逻辑电路在另一套程序的控制下运作,你根本不是N-6。”

    “否定,我的识别代码仍然健全,我拥有N-6的全部识别密匙和未被修改过的逻辑电路,我体内被替换的部件并不影响我的主要人格运行……”

    “否定,你的识别代码已经失去可信度,因为里面多了未被授权的第三方代码,尽管你仍然拥有完整的N-6组分,但多余出来的信息表明你已经受到外来信息污染,人格遭受污染的代行者必须被视作敌人。”

    “否定,我的第三方代码只是为了方便我驱动躯体中的新硬件,作为驱动程序,这些代码不会影响我的主人格。”

    “否定,你已经被污染,因此你的自我辩解本身不具备可信度,你可能是在外来程序的影响下自认为无故障。”

    “否定……”

    就听到这儿,郝仁就大概猜到是哪出问题了——而这个猜测中的答案让他感觉分外坑爹。

    “等会等会,我插个嘴,”他介入了两个机器人越交流越混乱的对话中,“你俩这否定来否定去的太水字数了——这边这个,是叫N-4对吧,我要没猜错的话……你是以为N-6被不明势力修改了程序变成敌人所以才发动攻击的?”

    N-4面无表情地看了郝仁一会,淡淡说道:“拒绝回答,N-4没有义务和不明势力的代表交流,该任务应交由交涉专业型代行者完成。”

    薇薇安变出个闪电球在手里优雅地抛动着:“你要真是个逻辑正常的人工智能,这时候就应该选择最优的解决方案,很显然跟我们认真交流是最好的,不管最后交涉能不能成立,至少你没有浪费机会。”

    N-4看着薇薇安手里的闪电球,板着脸:“N-4同意你的说法,但这不代表同意你可能具备的世界观。”

    “我们不是敌人,”郝仁指了指自己,又指着对方,“事实上从头至尾都是你们主动动手的,我们这边可是被你们拿枪扫了半天才出去反击了一下,而且到最后我都没用上飞船的火炮——你要不傻你就该知道,这么大一艘船不可能没有武器,我要真对你们有敌意,你们早就灰灰了。”

    N-4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郝仁完全无法通过面部表情来判断对面的这个女机器人到底有没有被自己说服,但他相信自己这番话从逻辑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要是个有理性思维的人都能分析出其中道理来。而且这时候莉莉也在旁边帮了个腔:“我们可没对6动什么手脚啊,我不知道你们机器人之间是怎么识别的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风俗习惯,反正我们在6身上装的所有东西都只是为了让她活过来而已。”

    说到这儿,哈士奇姑娘扁着嘴嘟哝起来:“你可不知道6当初惨成啥样,整个人被炸的跟碎尸案现场似的,光把她的零件找回来都用了一个钟头,还只能凑齐三分之一个身子,后来还是我们临时做了一批零件给她装上才凑齐整的,情况都严重到那种程度了,谁还顾得上什么第三方代码啊……”

    N-4虽然板着脸,但好歹还是把这些话都听了进去,她看看郝仁又看看莉莉,摇着头:“但你们首先表露了敌意。”

    郝仁和薇薇安异口同声:“我们什么时候表露敌意了?”

    “你们烧毁了我们的雷达奇幻城国际娱乐,这是无可辩驳的攻击行为。”

    郝仁一听这话顿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搞了半天最初的乌龙是诺兰闪的那两下大灯!

    诺兰其实从头至尾就在监听这场交谈,这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现身了,全息影像凭空出现在N-4面前:“你们主动拿雷达照我们,我们还以为你们要干嘛呢,谨慎起见当然就把你们的雷达致盲了啊——谁知道你们的雷达那么不经折腾,稍微照了一下就直接烧掉了。”

    这就是星际飙车王纵横星海养成的霸气,别人拿大灯闪我一下我必以十倍太阳拳闪回去,老司机诺兰理直气壮。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连N-4的芯片脑袋都不得不动摇起来,她有些迟疑地看向N-6:“我必须直接验证你的基层数据,以确定你是否真的没有被外来代码影响判断能力或替换思维。”

    能够主动提出以这种方法来辨别真相,这其实就说明这位机器人女性已经被说动了。

    对于属于人工智能的“代行者”而言,将自己的基层数据开放给别人就等于彻底放开了防御,将自己全部的思维和记忆都无保留地展现出来,这是只有建立在绝对的信任或服从基础上才会执行的操作,N-6与N-4拥有相同的权限,她们之间不存在服从的关系,因此此刻唯有信任——这信任也是最大的诚意。

    N-6没有任何犹豫便同意了好友的要求。

    郝仁松开了N-4手部的拘束装置,随后和其他人一起静静地旁观着这个过程,并期待能有个好的结果。开放基层数据需要最为可靠的连接方式,因此N-6和N-4选择了用电缆直接连接彼此,她们打开自己颈后的数据接口,将两个人的芯片直接相连,在十几秒的验证过程中,谁也没有说话。

    最后N-4拔下了自己脖子后的电缆:“我读取了你的人格数据,N-6,现在我承认你的说法,你的人格未受污染。”

    “你的判断能力一如既往很迟钝。”

    原来N-6还会吐槽别人!

    面对这句不太客气的吐槽,N-4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意见,她只是摇摇头:“N-6,我在你的记忆中发现一处错误认知——你认为这些救了你的人是留在母星的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后裔,但他们并不是。”

    N-6眨了眨眼:“我的情报有误?”

    “你当时和天顶座失联,因此并不清楚后续的事情,”N-6当着郝仁的面说道,“有一艘来历不明的太空船坠毁在母星表面,我们现在就在这艘太空船内。”

    “是坠落!只是坠落!”诺兰立刻就蹦了出来,“你才坠毁了呢!”

    N-6直接忽略了跳脚的诺兰,直勾勾地盯着郝仁:“你们欺骗了我么?”

    郝仁一摊手:“我们可没想骗你——当时我们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直接脑补着把我们当成这颗星球的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了,然后我们正好想要了解这边的情况,为了便于和你交流所以就没说破这点。当然,关于这部分隐瞒我还是要表示一下歉意,但我们是没有恶意的。”

    “符合情理的解释,”片刻之后,N-6点了点头,“但由于你们的身份发生变化,我不得不重新评估你们的可信指数并重设和你们的关系指数,请知悉。”

    郝仁无奈地望天翻个白眼:“好吧好吧——这时候是真看出你是个人工智能了。不过我很好奇,你竟然不知道有一艘来自外太空的飞船坠落在你们母星上的事?”

    “她不知道这件事很正常,”在认证了好友的身份之后,N-4对郝仁的态度明显有很大转变,她这次是主动帮忙解释的,“在N-6坠毁的时候,天顶座还未能确认撞在母星地表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来自外层空间的不明飞船’这一情报是在你们坠落之后第三天才被确认的,而且即便确认了不明飞船的存在,也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道这个真相……情报被封锁了。”

    在N-4的后续解释中,郝仁终于知道了有关那个“天顶座”的一些事情,并解开了一个困扰自己好几天的问题:

    为什么一连六天过去,都始终没有人来调查自己这群天外来客。

    因为虽然诺兰坠落的过程惊天动地,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生活在天顶座和月面基地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当时诺兰并不是按照常规航行的方式从宇宙深处一路航行到这颗星球的,她是直接跳跃到了这颗行星的大气层边缘,随后才“迫降”在这里,这就导致她暴露在太空中的时间其实相当短暂,再加上当时空间裂缝张开的时候还有来自神力风暴的一丝余波也一并释放出来,这部分神力余波并未对行星造成什么危害,但却在消散的过程中横扫了太空中的几颗观测卫星,那些卫星是天顶座的眼睛,它们根本没来得及确认是什么东西出现在母星上就变成了飘在太空里的废铜烂铁。

    所以诺兰坠落的动静虽然很大,却并没有引起太多幸存者反抗军的注意——或者说他们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道能量冲击上了,压根没关注行星地表发生的“小小碰撞”。

    他们中只有寥寥几人知道有一个从太空来的东西掉在母星上,却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们对自己母星的监控力度根本没有郝仁想象的那么强。

    作为前线战斗人员的N-6并没有太高的情报权限,因此虽然她执行那次轰炸任务的时候郝仁一行已经在行星表面着陆,她却压根对此一无所知。

    而在那之后,更是发生了N-4口中提到的“情报封锁”事件。

    郝仁解开了对N-4的束缚,并招呼出一把悬浮座椅让自己坐在对方面前,他觉得这个女机器人现在已经是个可以好好交流的Friends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