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薇薇安的进展
    在薇薇安苏醒的瞬间,整个时空静止下来,随后如梦境般渐渐消散。

    罗马消失了,正在坠落的奥林匹斯山也在染上一层灰白色之后被分解成最基本的信息单元,波塞冬的神殿,猎魔人的军团,笼罩天空的光路之网……

    一切的一切都在瞬间凝固,并渐渐被黑暗吞噬,就如每一次回溯时那样,最终只有郝仁一行所处的神殿大厅保留下来,并变成了一个只有黑白灰三色的静滞时空。

    被追的满大厅跑的哈苏终于能停下脚步,他喘口气,扭头看着已经静止下来的几个奥林匹斯族裔,扯扯嘴角:“可算赶上了。”

    薇薇安左右摇晃两下脑袋,似乎从之前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被唤醒之后还有点后遗症,随后她看到了周围坍塌破败的神殿和那些处于静止状态的奥林匹斯“神灵”,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怀念之色:“你们已经来到奥林匹斯毁灭的这天了么……”

    郝仁刚下意识地点点头,就紧接着反应过来:“等等!你知道现在的情况?”

    “多亏了你们的努力,”薇薇安浅笑着,侧面肯定了郝仁的猜测,“你们不断寻回我的力量和灵魂碎片,终于松动了这个扭曲时空对我的压制,我现在能联系到已经被你们唤醒的那些碎片……虽然还有一些模糊,但好歹记忆能连续起来了。”

    这可是真个意料之外的好消息,郝仁还没吭声站在他旁边的莉莉就咋咋呼呼地蹦了起来:“嗷嗷!这回至少不用每次都跟你重新解释一遍世界观了!”

    薇薇安没有吭声,只是微微笑着,扭头看向自己身旁,她看到海瑟安娜正一脸激动地看着自己,仿佛随时打算扑上来,而自己另一边则站着已经被时空静滞下来的小海瑟安娜:小小蝙蝠精还保持着时空静止最后一个瞬间的模样,她躲在薇薇安的身旁,一脸的紧张和兴奋,小家伙一点都不害怕之前一大堆人突然打起来的情况,反而因为能在妈妈怀里看热闹而显得无比高兴。

    完完全全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小屁孩模样。

    就这样看了一会,薇薇安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复杂的表情,她轻轻用手抚摸着小海瑟安娜的脑袋,仿佛是在喃喃自语:“是啊,我当年把你忘在罗马了……忘了很多年才想起来。”

    “薇薇安大人……”海瑟安娜看到这一幕终于忍不住轻声开口,还罕见地露出了迟疑的模样,“我……”

    “小时候让你吃了很多苦,”薇薇安对海瑟安娜招招手,“其实我后来把你送到庇护所里也只是为了不想让你继续受罪而已,你知道的,跟着我不可能生活的安稳……”

    海瑟安娜大概是没想到薇薇安会有主动让自己靠近的时候,禁不住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一下子扑进薇薇安怀里:“哇——妈妈——”

    “还真是好长时间没听你这么叫我了,”薇薇安的表情有点尴尬,被海瑟安娜抱着在身上蹭眼泪鼻涕更是让她分外不自在,但最后她只是拍了拍小蝙蝠精的脑袋,“算了,就这一次啊。”

    莉莉戳戳郝仁的胳膊:“房东房东你看,我就说薇薇安是空巢老蝙蝠吧,你看她身边这气氛。”

    郝仁撇撇嘴:“人家好不容易母女感情修复一下你就别吐槽了。”

    海瑟安娜并没有失控太久,或者说常年担任族长之职让她锻炼了非常强大的心理素质,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分清楚轻重缓急,她知道薇薇安在这个时空能滞留的时间非常有限,所以很快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恋恋不舍地从薇薇安怀里抬起头来:“薇薇安大人,你找回多少力量了?”

    她连对薇薇安的称谓也换了回去——倒不是别的原因,而是这个称呼她已经用了一千多年,反而更加熟悉一些,至于刚才那声“妈妈”,单纯只是因为心情激动下的发泄而已。

    “在最深一层领域中发生的战斗很难向你们描述清楚,我的力量不断恢复,然而黑暗腐化的因子就扎根在我的灵魂深处,它也在抢夺那些不断回归的力量,我变强,它也能变强,所以与其说那是一场战斗,它更像是不断的争夺,我们都在争取把更多的力量握在自己手里,以获得最终的主导权,”薇薇安拍了拍海瑟安娜的脑袋,转过头看着郝仁,“不过不用担心,我有必胜的把握。”

    郝仁听到薇薇安前半段描述的时候心里还咯噔一下子,心说搞了半天自己在回溯过程中收集到的力量碎片竟然同时也在强化薇薇安灵魂中的腐化面,但听到后面他就惊讶了:“必胜的把握?”

    “我之前一直把自己灵魂中的腐化面视作另外一个自己,哪怕它是混乱的,我也将它当成是一个邪恶且有独立‘人格’的敌人,但不久前我发现它其实早已经‘死’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但我发现它只能遵循一套复杂却固定的逻辑来运作,我做出刺激,它做出固定的反击,就好像……”

    “就好像一台电脑?”郝仁眨眨眼,他没想到薇薇安灵魂深处竟然还有着如此复杂的“内情”,但无论如何他现在听到的都是一个好消息,“这么说你已经找到你灵魂中那个腐化面的本体,并且摸清了它的活动规律?”

    “只是掌握了一部分规律并猜到它的本质而已,距离找到那东西的本体还有点距离,”薇薇安淡淡地说道,语气中却带着十足的信心,“我很快就能把它彻底挖出来……不管那东西在我的灵魂中扎根有多深,我都要让它知道,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看到薇薇安如此充满自信的表现,郝仁可以相信对方绝对不是为了安慰自己才如此说的。

    “那么祝你一切顺利,”他点了点头,“我会继续回溯下去,争取尽快把你全部的力量都送回去——这样你获胜的也会更容易一些。”

    薇薇安嗯了一声,突然看着郝仁展露出灿烂的微笑:“那么……我们下个时代再见。”

    随后她又看向海瑟安娜:“你也是,要在梦境中保护好自己,希望我下次醒来的时候你还在……”

    就如每一次回溯成功之后的匆匆相会,薇薇安这次的苏醒仍然相当短暂,扭曲的时空在抵抗着她,并将她迅速排斥出去,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她就已经是个近乎透明的虚影了。

    然而在多次经历这一幕之后,郝仁对这一切已经能坦然面对,他相信分别也只是暂时的,很快,他就能真正将薇薇安永久地从这个漫长而扭曲的梦境中拯救出来。

    他对这一点坚信不疑。

    薇薇安的气息终于完全消失了,海瑟安娜却还在呆呆地看着前方,郝仁生怕这个小蝙蝠精出什么状况,赶紧在对方眼前挥了挥手:“哎哎,醒醒,醒醒——你没事吧?”

    海瑟安娜怔了怔,突然魔怔一样念叨起来:“她说下次醒来的时候还想见着我,她说下次醒来的时候还想见着我……薇薇安大人说她还想见我哎!!她说她还想见我哎!”

    小蝙蝠精越说声音越大,到最后干脆就是手舞足蹈连蹦带嚷了。

    郝仁一脸懵逼:“……至于么?”

    而在另一边,随着薇薇安离去,在一群仿佛石像般的奥林匹斯族裔中赫斯珀瑞斯的身影突然晃动了一下。

    下一秒,那灰白色的身影就骤然被染上了鲜活的颜色,赫斯珀瑞斯果然如郝仁预料的那样成功“偷渡”进入了这个扭曲时空。

    “嗨,让你们久等了,”这位黄昏女神抬手对郝仁和海瑟安娜打着招呼,紧接着便四下打量,“那个该死的哈苏呢?”

    哈苏顶着一张大义凌然的脸走了上去:“我在这儿——但咱们说好了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而且这次只是历史的镜像而已……”

    好吧,他一点都不大义凌然,他就是面瘫所以看不出心虚来。

    赫斯珀瑞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哈苏:“咱们是停战了,但我又被拉进了这段历史里所以现在我看着你的脸真是相当不爽啊——”

    哈苏:“好吧,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还想报仇的话我希望能在离开这里之后——外面地球都快末日了你总不能这时候公报私仇吧?”

    赫斯珀瑞斯盯着哈苏看了半天,最后不耐烦地摆摆手:“嘁——看见你这张脸就烦,不过我多少还是识大体的,你别碍我的事就好。”

    郝仁看到这儿终于松了口气:他刚才最担心的就是赫斯珀瑞斯进来之后跟哈苏的关系问题,虽然俩人所属的阵营在外面的现实世界已经签了休战协定,但休战协定是一回事,私人关系是另一回事,再加上赫斯珀瑞斯又是在这奥林匹斯覆灭的时刻进入这个时空的,触景伤情之下难保她不会因为回忆起国仇家恨的问题而影响到团队稳定,但现在看来种种担心都可以放下了:二十一世纪的赫斯珀瑞斯毕竟不是公元前44年的氪金萌新,她还是很识大体的。

    想到这儿郝仁实在忍不住有点感慨:唉,小组成员成分复杂了,队伍不好带啊,对比之下果然还是家里边的一帮吃瓜房客组的队伍更让人省心,不管是狗男女组合还是鱼狗双怂组合还是猫狗鱼组合还是……

    话说为啥不管哪个组合都绕不开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