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打开的通路
    仗着两把宇宙碎片的强大属性,郝仁这边早早就解决了战斗,而在另一边,哈苏的战斗也出人意料的顺利——甚至完全用不着别人帮忙。

    只见哈苏扬起燃烧着圣焰的银白色长剑,一剑斩向哈苏的肩膀,哈苏举剑格挡,并间不容发地抛出一枚符文卡片,哈苏挡下了哈苏发动的符文魔法,并借着死角抬腿踹去,哈苏被哈苏一脚踹飞,哈苏又给哈苏身上补了一发圣焰大火球,哈苏被哈苏打的溃不成军,哈苏随即乘胜追击……

    反正划拉半天公式你们也别指望看明白这上头的关系式,只要知道俩人打的格外热闹就行了。

    郝仁领着莉莉跟海瑟安娜在旁边强势围观,莉莉伸着脖子脸上满是按捺不住的表情:“房东房东,咱们上去帮忙不……”

    郝仁想了想:“……妈的,俩人长得一模一样我已经不知道谁是谁了。”

    海瑟安娜也看的一脸懵逼,听到郝仁的话忍不住嘀咕起来:“这老头有这么穷酸么,从公元前44年一直到公元1400年都穿着同一套衣服,连鞋都没换过。”

    “我听白火说过,猎魔人的制服几千年都没换过样子,尤其哈苏还是个老古董,平常除了工作服就没别的衣裳了,衣柜打开之后里面那景象跟复制粘贴出来似的。说实话,他们的东西就知道追求实用性,武器装备虽然隔三差五就更新换代,但造型还真没怎么变过……”

    海瑟安娜撇撇嘴:“啧啧,这生活质量真低,白活这好几千年了。”

    仨围观看戏的吃瓜群众在这儿肆无忌惮地品头论足,正在场上激烈战斗的俩人(一个人?)脑袋上同时冒出了青筋,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你们有完没完!”

    郝仁:“……我去这俩居然连说话都一块的。”

    说话间,场上的两个哈苏之间已经渐渐分出了胜负。

    随着对面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剑舞,其中一个哈苏脚步终于踉跄一下露出破绽,而这次破绽毫无疑问是致命的,他手中的长剑在下一回合便被磕飞,紧接着护身的符文护盾也砰然破裂,随后一枚印有莱塔符文的卡片便飞到了他的怀里——在一次零距离的贴脸爆炸之后,老猎人整个人被炸飞出去几十米,登时昏死过去。

    如此大威力的爆炸也没炸死,而只是深度昏迷,这也足以证明他的实力之强悍了。

    还站在场上的哈苏长出口气:“呼……跟自己打还真有压力……”

    说完他便收起长剑,转身向郝仁这边走来,但还没迈开步子海瑟安娜就嚷嚷起来:“等会你站那别动!先对暗号!”

    行事古板的老猎人哪能跟上小蝙蝠精的思路?顿时就愣住了:“对什么暗号?”

    海瑟安娜叉着腰:“拿破仑最后死哪了?1962年的美国总统是谁?白火平常最喜欢看的是什么书?”

    哈苏哭笑不得(他那张脸本来也没这俩表情):“拿破仑死在圣赫勒拿岛上,1962年的美国总统是肯尼迪,63年就死了,白火平常最喜欢看的……咳咳……”

    说到这儿老猎人不自然地干咳两声,努力挺着腰杆:“是我送给她的《魔药配制大全》。”

    海瑟安娜斜着眼看着老猎人:“你敢摸着自己的良心再说一遍么?”

    “好吧是漫画……”

    “行了行了,”郝仁看小蝙蝠精闹的差不多便出声打断,“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猎魔人随时会再派人过来,毕竟他们的总指挥官在这儿跟人交手了。”

    哈苏走过去把历史上的另外一个自己拖过来,一边拖一边说道:“嗯。我怀疑‘我’来这儿是查看这些辐射雾的污染情况的,这时候波塞冬神殿的正面攻势已经结束,接下来的几天是圣教军依靠不间断的魔炮轰炸来摧毁大屏障的阶段,这时候已经不太需要最高长官亲自坐镇指挥,所以‘我’才有时间来这边。咱们在这儿的战斗动静不小,再加上这批猎魔人迟迟没有返回,恐怕很快就会引起注意。”

    “你打算怎么处理他?”郝仁看了一眼哈苏手上拖着的另外一个哈苏,表情颇为精彩,“弄死么?你要下不去手就让我来吧。”

    “等等,不能杀,”哈苏立刻出手阻拦,但却并非是不忍心弄死“自己”,“你不了解圣教军的情况——像我这样的指挥官,在进入战场的时候身上会恒定一个示警法术,这个法术和灵魂绑定在一起,一旦最高指挥官阵亡法术就会激活,然后整个军团都会收到警报,这个法术甚至还能传递具体的地点坐标和敌人的大致数据。这也是为什么刚才我没下死手,怕的就是这个。”

    他还有一点忘了说,那就是由于事态变化,接下来他最好的选择就是顶替这个历史版本的“自己”去混入圣教军的指挥中枢,那就更不能杀这个公元前44年版本的哈苏了,否则到时候死亡通知都发布全军了他却活蹦乱跳地跑出来,那还能不露馅?

    郝仁也想到这点,他咂咂嘴:“啧……这个法术是只要宿主活着就可以是么?”

    “没错,活着就行,它主要就是个死亡警报而已,”哈苏点点头,“你有什么主意了?”

    “先把他捆结实,防止乱跑,”郝仁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随身空间,取出各种束缚装置套在那个昏死过去的公元前44版哈苏身上,“然后咱们把他藏好……”

    哈苏看到郝仁掏出来的那些镣铐就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可清清楚楚地记着在公元1400年的时候就是这些玩意儿把自己捆了一路,而且这些玩意儿还让他顺便想起了被莉莉敲满头包的耻辱经历……

    他甩甩脑袋,把这些不怎么光荣的记忆扔到一旁:“你打算把他收进随身空间?”

    郝仁摆着手:“不,我担心出bug,咱们就要见到薇薇安了,到时候薇薇安一苏醒,所有属于这个时空而且不属于咱们小队的东西都会变成信息碎片,如果那时候我忘了把他从随身空间放出来,天知道他在那个特殊空间里会发生什么变化。而且即便不这样,我也不大放心把这么个不可控因素放进自己的随身空间里——当初把你抓进来那实在是没有办法,搁平常我才不这么莽撞呢。”

    要不是面瘫,哈苏这时候早吹胡子瞪眼了!

    “你们放心,我有更稳妥的办法……”

    郝仁一边说着一边把这个公元前版本的哈苏捆了个结结实实,以保证对方即便醒来都动不了一根手指头,而旁边的小伙伴们则有点好奇,海瑟安娜还四周看了看,却完全没找到什么安全稳妥的藏匿地点:现在整个奥林匹斯山都已经被猎魔人控制了,冥府通道也已经崩塌,在这个敌人的大本营里,还能把人藏哪?

    然后他们就看到郝仁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了一座水塔般巨大的重型巡航导弹……

    郝仁一脸得意:“我把战斗部拆了,里面足够塞个人,还能塞一套防辐射护板进去,防止导弹在辐射云里穿梭的时候里面的人挂掉。等会咱们就让这个哈苏在奥林匹斯山周围巡航飞行,你们觉得我这主意咋样?”

    哈苏定定地看着郝仁的脸,半晌憋出一句:“我没挖过你家祖坟吧?”

    能把这么个面瘫+老古板憋出这种冷笑话,足以看出郝大官人的本事了。

    “事急从权,就别讲究那么多了,”郝仁大气地一挥手,便指挥着两个自律机械把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的公元前版哈苏塞进了巡航导弹的战斗部空仓里面,“我之前还骑在导弹外面呢,你这多少还有个包间。”

    哈苏:“……”

    在众人的翘首仰望中,被临时命名为“哈苏一号”的重型巡航导弹发出巨大的轰鸣,喷吐着烈焰缓缓升空,并一头扎进奥林匹斯山上空翻涌不休的辐射云层内。

    一旦钻进高能云团,即便猎魔人看到有这么个玩意儿升空,他们也没办法把它打下来了。

    接下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猎魔人军团都不会发现他们的最高指挥官已经消失,而一个“假”货却混进了他们的指挥奇幻城国际娱乐内。

    几乎在导弹升空的同时,郝仁就感知到有几个强大的精神力向这个方向聚焦过来,随后莉莉皱了皱鼻子:“有人正在向这边靠近,数量在一百以上。”

    郝仁微微点头,看向身旁的老猎人:“哈苏,接下来交给你了。”

    老猎人神情严肃:“放心吧,我有信心给你们打开一条通路。”

    “那你也要小心点,”在这种情况下,猎魔人和异类那点矛盾早已经不算事,顾全大局的海瑟安娜还是出言提醒道,“虽然你确实是他们的正牌指挥官,但毕竟有两千年的时差,你这不是假货也变成假货了,千万别暴露了。一旦情况不妙就按照之前的预案,想办法突围到光路平台这边汇合。”

    老猎人转过身,留给众人一个挥着手的背影:“不用为我担心,两千年前我便指挥了这场战役,今天我仍然是圣教军的领袖。”

    看着哈苏渐行渐远的背影,郝仁不禁心有所感:“……老家伙还挺能耍帅。”

    莉莉:“怎么感觉有种一去不回的flag?”

    海瑟安娜:“咳咳,你俩能不能说点好的?”

    而在另一边,哈苏离开之后便加快了速度,一路闪现带疾跑,终于在半路上截住了那些两千年前的老部下。

    看着眼前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老猎人心中突然有些感慨。

    在正常的历史中,这些面孔里有将近一半都永远地消逝了——他们倒在诸神黄昏的战火中,没能等来诅咒消退的日子。

    然而在这里,在这个扭曲的时空中,这些昔日的战友都还活着,尽管他们只是一些破碎又短暂的历史幻影,但至少在这一小段时空内,他们切切实实地站在这里。

    “长者!”一名猎魔人大师看到了哈苏,立刻止步行礼,“我们刚才看到有个奇怪的东西从那边……”

    “不用担心,是奥林匹斯余孽的‘小玩意儿’,”哈苏摆手打断了对方,两千年前的记忆在脑海中复苏,他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语气和气度来说话,“控制那玩意儿的家伙已经被我净化掉了。”

    “跟您一起的菲利克斯大师他们呢?”

    “我让他们去别的地方巡逻,看还有没有类似的漏网之鱼,”哈苏语气如常地说道,“回指挥部,我刚才发现了一些东西,我们的巡逻路线和警戒哨需要立即做出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