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黄金棺椁
    海瑟安娜还不知道薇薇安“幻听”的事情,因此这时候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薇薇安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但都是幻听,”郝仁一边说着一边转向薇薇安,“又听到声音?最近不是已经好了么?”

    “这次比之前的还要清楚,”薇薇安脸色凝重,“我几乎能确定它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她所注视的方向,是黑沉沉的甬道尽头。在火之非常高兴摇曳的火光中,十米开外就已经只剩下深沉的黑暗,而那甬道尽头就更是仿佛被永恒恶意的未知笼罩一般,带着一股冷冰冰的气息。

    郝仁觉得薇薇安的“幻听”恐怕并不像一开始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现在仔细想想,似乎她的“幻听”也确实是从海瑟安娜家族的人发现这个异空间之后才出现的。

    如果两者之间确实有联系,那么这座古城中到底埋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甬道尽头是个开阔的大厅,空空荡荡,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穿过走廊的石质拱门之后,郝仁看着眼前这个空旷的地方问道:“你确认声音是从这里传来的?”

    薇薇安环视着周围,从长长的走廊里一出来就是这么个四四方方的、仿佛殿堂一样的地方,从位置判断这里应该已经靠近大金字塔的中心区,就和神庙里其它地方一样,这里也已经被人完全搬空,除了大厅中央的巨大石柱以及石柱上的浮雕没法被人搬走之外,这里原本可能陈设的各种装饰品与华贵塑像早就不见了。

    “那声音又不见了,”她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但肯定是从这个方向传过来的。”

    由于外面的石像兵团不会进入大神庙,此刻数据终端已经回到郝仁身边,它在空旷的大厅里到处飞了一圈,最后停在大厅中央那个四四方方的花岗岩石柱旁:“这柱子上的图案似乎有点线索!”

    那花岗岩石柱是大厅里最醒目的东西,它的每一面都足有数米宽度,上面刻满了精美的浮雕图案,即便历经几千年风霜,那些图案也仍然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完好,数据终端很快便通过还原技术修复了浮雕上的少数几处缺损,然后发现这石柱上的画面赫然就是外围神庙里那些壁画的后续部分。

    郝仁第一眼就看到了石柱上的那个面具图案:厄托斯居民用这个面具来表示他们那伟大的“主宰”。

    “这上面描述的是厄托斯巨兽死后,人们在巨兽头颅建起新城之后的事情,”数据终端用不同的光束分别指示着浮雕上的不同位置,“这里,还有这里,都是连续的。”

    “‘伟大主宰’杀死厄托斯之后并未离开,而是在平原上定居下来,ta既没有接受凡人的供奉,也没有离开这个地方,而是默默关注着新城市的建立……”莉莉用手指着浮雕下面的楔形文字慢慢读着,“在幸存的兽首神领导下,人们用了二十二年终于建成厄托斯,并在厄托斯周围的肥沃土地上建立起另外四个城市。”

    “在城市完工之日,厄托斯的天空被云环笼罩,兽首神中的狼之神认为这是极大的吉兆,于是率领着其他兽首神前往平原上的洞窟,请求伟大主宰前来庇护这座城市。他们献上了大麦、鹰嘴豆、蜜糖以及涂抹香料的烤肉,以追随者的姿态对伟大主宰进行供奉,于是伟大主宰终于点头应允,成为了厄托斯的主神。”

    听莉莉读到这里,郝仁忍不住询问薇薇安:“这个‘供奉’有什么讲究么?”

    “供奉的内容没多大讲究,因为那时候也没个统一的礼制,是‘供奉’本身有特别的意义,”薇薇安解释道,“神话时代各个种族风雨飘摇,并不是每个异类都能长期作为凡人的最高统治者的——有时候大天灾或者战争会让一些较弱的‘神明’败下阵来,他们便会以凡人供奉自己的态度去供奉别的比自己强的异类,这样会导致他们被别的‘神系’吞并,甚至完全失去‘神’的地位,但至少能保住性命。看样子当时厄托斯周围的局势很恶劣,那些兽首神感觉自己没能力保住自己的地盘,于是就去抱那个伟大主宰的大腿了。”

    郝仁点点头,继续向下看去,并自己读着浮雕上的内容:“……新主神居住在厄托斯中心的大神庙里,日夜接受凡人的朝奉,在强大神明的庇护下,厄托斯成为无人敢于冒犯的国家……

    “兽首神们选择臣服于新主神,他们成为了厄托斯的祭司,并居住在大神庙和周围的小神庙中。

    “为了保护城市,兽首神们收集了厄托斯死后从其身体上脱落下来的骨板,他们将这些骨板锻打和焚烧,为它们注入火焰与大地的力量,然后将其制作成巨大的战士……

    “这些战士是以兽首神的形象制成,它们力大无穷,有着山岩一样坚固的身体,而且永不疲惫……”

    “兽首神的外形,巨大的石像,永不疲惫,”莉莉眨眨眼,“这说的就是咱们遇上的那些巨像嘛。”

    “毫无疑问,”郝仁赞同地点了点头,“没想到那些石像的本体竟然就是用厄托斯的残骸制成的,怪不得那么结实,而且看着也不像地球上已知的金属和矿石。”

    伊扎克斯指着浮雕上描述新主神入住厄托斯的画面:“所以这个伟大主宰就住在这座城的中心神庙里——也就是咱们现在呆的这个地方?”

    郝仁站直身子,打量四周的眼神愈发疑惑。

    这是一座已经被搬空了的神庙——甚至说是洗劫也不为过,如果那位“伟大主宰”真的是厄托斯的最高统治者,如果ta真的在这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那为什么这里反而变成了这样?

    考虑到周边的小神庙里一切完好,这座大神庙更像是在城市出事之前就被废弃的,那时候统治此地的“最高主宰”难道已经搬走了么?

    浮雕上没有此事件的后续记载,甚至没有记录这座大神庙被废弃的经过,不过想想也是,既然人们已经废弃了这个地方,那也没有必要在拆迁废墟里留下一个施工说明了。

    薇薇安站在刻满浮雕的石柱前端详良久,似乎想要努力回忆起这座被她的月光毁灭的城市,可惜她那支离破碎的记忆一如既往难以调动。在长时间的思考与沉默之后,她把手放在了石柱上代表“主宰”的那个面具图案上:“说实话,这个面具还真丑……”

    她的话刚说到一半,那石柱便突然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浮雕上的线条扭曲起来,本来坚固的硬质石料这一刻竟好像软泥一样开始流淌变形,石柱上的楔形文字和充满古代文明风格的图案被这软泥一样蠕动的表面飞快吞噬,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石柱上的所有浮雕在几个呼吸间便溶解一空!

    随后一行又一行扭曲的文字浮现了出来:

    不要唤醒祂!不要唤醒祂!不要唤醒祂!……

    石柱上的文字就好像疯狂刷屏一样一行一行地冒出来,然后又迅速随着软泥般流淌的表面消解下去,这一幕诡异而骇人,而这还只是个开始:随着石柱上的异变,整个大金字塔内也突然回荡起了一阵低沉的声音:

    那声音难以描述,它就像在云间翻滚的闷雷,连绵不断仿佛永无休止,但闷响中又夹杂着仿佛无数人呼喊惨叫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噼里啪啦的撕裂声和狂风呼啸一般的尖锐鸣响,在郝仁背上的滚几乎一瞬间就被这声音惊醒了,她手忙脚乱地从郝仁背上跳下来,四脚着地趴在地上,眼睛不断看向四面八方,尾巴仿佛一根毛茸茸的棍子般笔直地竖立起来,后背弓起老高:“喵呜呜呜——”

    “侦测到空间畸变,重复,本机侦测到空间畸变……”数据终端也在同一时刻出声示警,随后向前方打出一道指示光束,在光束末端郝仁看到大厅的一面石墙突然“扩展”开来。

    这是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大脑难以直接理解的现象,原本四四方方、无遮无挡的石质大厅就好像镜花水月一样剧烈抖动,一面石墙在抖动中变得越来越远,须臾之间,这大厅的面积就扩大了一倍有余,就好像它原本便是如此巨大一般,而在大厅新增出来的部分,郝仁看到一座高高的石台立在那里,石台周围分布着一圈火盆——它们在出现的瞬间便自动燃烧起来。

    在那仿佛祭台一样的石台顶部,一具用黄金打造的沉重棺椁正在被慢慢推开。

    郝仁瞬间感觉汗毛倒竖。

    “挖坟掘墓必备知识点之一,”莉莉在薇薇安身边没好气地说道,“别碰任何你搞不明白干啥用的东西。”

    薇薇安则紧盯着石台上的黄金棺椁,努力咽了口口水:“竟然睡金棺材……好有钱……”

    众人:“?”

    “管它什么玩意儿呢。”郝仁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饱览各种电影电视剧小说剧情的他深谙等着对手完成变身/觉醒/充能/爆气就等于作死的道理,所以趁着那金棺材刚开到一半他就直接抬手一个引力子炸弹扔了进去。

    轰隆一声巨响炸开的瞬间,他又掏出自己的审查官配枪,砰砰砰连着补了三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