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红月?
    客厅里,争夺电视遥控的战争最终胜利者已经决出,豆豆成为了最后的赢家,这时候正抱着电视遥控器安安心心地趴在茶几上看海底总动员,小不点人鱼的胜利有其道理:伊丽莎白没抢几下就被她老爹叫去读《帝王论》了,而滚则干脆就是小人鱼的跟班,就剩下一个莉莉孤军奋战面对两个熊孩子,饶是以哈士奇的脑回路也感觉有点尴尬,于是最后干脆大度地一挥手表示自己还要回去赶稿子,就把遥控给了豆豆。

    客厅中央的“战争”告一段落,在客厅角落的窗台旁边,郝仁和洛丽萨的交谈却才刚刚开始。

    这位“精灵女王”在听到郝仁的话之后表现的并不意外:“你果然会对这些感兴趣。”

    “毕竟我在调查梦位面,而一万年前霍尔莱塔星球上的宗教活动显然有助于我了解创世女神陨落之前你们那个宇宙的神灵力量运作方式,”郝仁笑了起来,“而且还有更重要的,我对创世女神本人也颇感兴趣,尤其是她在弑神战争爆发之前一段时间的言行变化,这大概能揭示她那时候的心路历程。”

    洛丽萨看了他一眼:“你知道么,如果你这话让一万年前我们那边的神官们听到,他们大概会跟你拼命——简直是大不敬了。”

    郝仁一摊手:“爱咋咋地,我职称还是教皇呢,平常讨论讨论神仙又怎么了,我这边的女神就从来不跟我讲究这么多规矩。话说难道梦位面的创世女神是一个很注重自己权威的神明么?”

    洛丽萨立刻摇了摇头:“不,神本身是不在意世俗世界对自己的看法的,她就如日月星辰的运转一样运行在宇宙之中,不受任何世俗荣辱,就如凡人的言论与认知根本无法影响到真理本身的存在。只不过神可以如此大度,我们这些凡人却不行——上古时代的……霍尔莱塔是在教会的引领下发展起来的,女神的影响从起源之种流淌出源血开始就灌输进每一个生灵的血管里,宗教与信仰伴随了我们社会的始终,它已经成为我们维持社会稳定、生产有序的重要工具,即便教义与时俱进,教会也从封闭保守走向开放包容,但神权的权威性却绝对不可动摇,最起码在我们那个年代是这样的。”

    如今洛丽萨也跟着郝仁的习惯,将自己的星球称作“霍尔莱塔”,但在提及这个名字的时候她仍然会磕绊一下,显然这对她而言还是个挺陌生的词汇。

    郝仁纯粹出于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那个时候,女神教派的领袖在世俗社会中的影响力能有多大?和魔法皇帝们比呢?”

    “事实上魔法皇帝本身就是一国范围内女神教派的最高领袖,”洛丽萨笑着说道,“我们实行了双主教的制度,每个国家有两个最高主教,一位是主持教权的‘督主教’,他负责所有仅限于宗教活动内的事务,另一位‘权主教’则由各国的魔法皇帝兼任,我们管理着世俗世界,同时也在教会内部具有和督主教对等的话语权。而除了国家级的主教之外,还有一个最高的‘教皇’,这位教皇则是唯一的,也是最接近神明之人,他平时便可以直接与女神对话,同时,教皇的思想也长时间浸没在神明的思绪之中,他因经常注视到神的思维而被影响,所以完全不过问世俗世界的权力争端,只是将全身心都投入到维持女神与现世的联系上。这就是霍尔莱塔一万年前的教会形态。当然,细节之处可以讲述的东西更多,不过一时半会是说不完的。”

    郝仁也就是出于好奇地问了问这方面的问题,当然没打算真去研究一万年前霍尔莱塔的教会是怎么运作的——他真要想搞这方面的东西那直接找俩同事借几本工作笔记就啥都有了。所以在大致了解到古霍尔莱塔女神教派的结构之后他就转移了话题:“你们平日里要如何与女神沟通?沟通的难度高么?是直接能听到她的声音还是只能感应到她的气息?”

    “每一个被女神创造出来的子民都能从血脉中感应到那种归属感,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被谁创造出来的,所以可以做到心无旁骛的祈祷,而在祈祷过程中就能与神沟通,这对我们而言没什么难度。只不过通常的祈祷是无法直接听到女神的声音的,因为她要关注于整个宇宙的运行,不可能去仔细聆听每一个孩子的声音——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只是能感应到她的气息而已,或者在提出问题的时候得到一个固定的答复。”

    郝仁一听就明白了:“哦这个我懂,自动答录嘛,特别省事,我们这的女神也用它,提前设定好自动应答就行,信徒一有什么人生疑问就立刻得到回复了,这样两边都方便。只不过我们这的女神用这玩意儿主要是因为懒得听投诉……”

    洛丽萨自动过滤掉了郝仁那大不敬的最后一句,只是对前面的话感兴趣:“哦?其他神明也是如此的?那位渡鸦女神通常是怎么回应祈祷的?”

    郝仁:“你呼叫的女神不在服务区,或者不要怂就是干,有空找妈不如回头揍他,打不过了老娘替你出头之类的……说实话我觉得第一条自动回复还文雅点。”

    洛丽萨:“……恕我冒昧,你们这个宇宙真的有人信仰她么?”

    郝仁一摊手:“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点。”

    洛丽萨:“……”

    “咳咳,我们还是继续说正事,”郝仁自己都觉得自家上帝这工作作风问题要扔到世界观正常的人眼里绝对是个奇葩,所以赶紧把洛丽萨的注意力拽回去,“那么你们是否有直接和创世女神对话的经历?谁能做到这一点?直接的对话是怎样的?这个过程最好可以跟我详细说说。”

    “女神偶尔会找自己的孩子聊聊天,这一过程不局限于某个种族或者某个个体,往往是随机的,这种交谈被称作‘启示’,通常发生在梦境之中,入梦者会看到一团模糊的光芒,而女神的思绪会直接传达到他们的精神世界中。由于女神在无数的星球上播种了生命,因此能得到这种启示的无一不是极端幸运者,在我们的记载中,整个历史上得到这种启示的幸运儿也只有寥寥数人,他们后来都成了伟大的神官或者学识极端渊博的开拓者,”洛丽萨认真讲解着,“而除了这种启示之外,教会中的虔诚信徒还可以通过特殊的仪式来直接沟通女神——当然,这有很高要求,基本上只有主教级别的人才能获此机会。通过与女神约定好的仪式,我们就能直接呼叫神国,然后女神会通过一个盛大的幻象降临……”

    郝仁顿时被这个关键点所吸引:“幻象?什么样的幻象?”

    “不一定,这取决于祈祷者的认知,以及仪式的具体执行方式,但通常是一个无法辨认的、发出光芒的女性身影,或者是一团不定形的光芒,但也出现过诸如结晶体一般的通天巨塔、神秘浩大的宫殿、无边无际的红色海洋或者未知的星空之类的记载,后面这几种幻象基本上都是在较为特殊的仪祭过程中出现的,参与者众多,或许是大量参与者不同的精神激荡导致出现的幻象也不同。能看到幻象的只有参与仪式的人们,在他们眼中,幻象就如取代了真实世界一般真切,但不参与仪式的人哪怕就站在祭坛旁边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只会感觉有庞大的能量和无边无际的意志在天空扫过。”

    “嗯,你们看到的应当是创始之星上的景象,看样子创世女神是通过长子的心灵网络把创始之星的影像直接传输到了你们的仪式现场,它本质上是一种超远程脑波通讯,你们的精神与长子的脑波联系在一起,再与创始之星上的控制中心联系在一起,就是这样一个过程。”郝仁一边说着,一边微微点头,在心中完善着关于“长子心灵网络”的模型猜测。

    洛丽萨也认同地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我们自古以来与神国的联系都是如此,但在那道‘神谕’降临之前的几年里,也就是你说所的‘弑神战争’爆发前夕,我们看到过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幻象中出现了历史记录里从未出现过的景象……”

    “是什么景象?”

    “以往看到的幻象都是光明灿烂的,充满令人振奋与安心的气息,但在那几年里……主教们在大型祭典上频繁看到充斥着黑暗与怪异线条的图案,各种景物就仿佛受到干扰一样呈现出歪斜扭曲的状态,女神的形象也再未出现过。而在所有的幻象中,有一样东西则不断出现……那是一轮血色的月亮。”

    郝仁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了半拍:“血色的月亮?!你确认是月亮?而不是创始之星?据我所知创始之星也是红色的……”

    “不,我可以肯定,因为我也曾看到过那东西,它绝对不是创始之星,它就是一轮红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