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文化与传承
    巍峨的霍尔莱塔古城墙真真切切地耸立在每一个人面前,城墙上的一砖一瓦甚至每一个线条都吸引了那些来自地球的“异类”们的目光,他们惊叹地看着这座古老又辉煌的城市,看着它壮观坚固的建筑,看着在这些建筑物之间活动的人群,看着那些铭刻在建筑物表面的莱塔符文,看着所有这些东西所逐渐透露出来的、超脱于物质基础的事物:文化与传承。

    疏离仍然存在,陌生感也不可避免,事实上郝仁几乎从来就没有指望那些地球异类在看到梦位面之后能产生什么睹物思人的思乡之情——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在这方面的记忆早就随着神血原罪的冲击而彻底消失了,但他仍然可以期待那些有着深厚见识的古老异类可以在看到梦位面的种种之后从中体会到一种文化传承的厚重感,这种厚重感与他们是否对其认同、是否对其理解无关,它就浸透在每一个历经岁月洗礼的文明的一砖一瓦里,只要来自文明集体,就自然能嗅出它的气味,而它将有助于每一个“受选者”认识到梦位面的“真实性”。只要这种“真实性”建立起来,地球异类们就会发自肺腑地认同这个世界的存在,并将它当成一个既定事实去思考——思考这个“故乡”对他们的意义。

    文化与传承在什么地方?不在反复宣讲中,不在那些旅游手册和资料集上,也不在巨龟岩台号里面循环播放的全息投影里,它只能在它诞生和繁衍的地方:古老的建筑,口口相传的语言,历经岁月变迁的文字,这些都是它的载体。街头巷尾的叫卖声就是文化,沿街皮匠铺的修补手艺就是文化,皇家骑士帽盔上的纹章就是文化,就连街边行人看到访客之后挥手的那个手势都是文化——而这些东西从古代流传到现在,成为人们习以为常的元素,并在你面前展现,这就是传承。

    生活在地球上的异类种族没有这些东西,这是他们最悲哀的地方——即便在辉煌强大的神话时代,他们凭借武力统治整个星球,让星球真正的土著主人瑟瑟发抖地跪在他们脚下,他们也无法改变自己毫无文化和传承的事实。他们不知道自己该崇拜什么样的祖先,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含义,不知道自己的社会结构和技术体系,强大的奥林匹斯神系只是个混乱的大家族,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每一个土著神都过着不断收集财宝和美食然后吃饱就睡的混沌日子,即便他们中的某一些绞尽脑汁,灵光一闪间勾勒出一些礼仪、律法、文化方面的东西,他们那稀少且极不稳定的族群也根本无法将其维持下去。

    所以地球上的异类族群没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传承,他们也从没有想过,自己所属的种族如果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化传承会是什么样子。

    在王城的暗夜贵族区,来自霍尔莱塔血族的年轻贵族子弟们热情地给自己的地球同胞介绍有关暗夜贵族的起源与神话故事,他们提到了第一代鲜血大君是从起源之种的汁液中诞生,而早期血族的守护神是一个名叫“赫尔托利”的神明,那位神明居住在较大的月亮上,甚至到今天都还有一些生活在偏远地区的血族老人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故事。

    在参观一座战争画廊的时候,王国的狼人将军埃尔森骄傲地告诉来自地球的狼人们,他们一族自古以来便是这颗星球上最骁勇善战的种族,同时也是暗影魔法的早期探索者——尽管后来狼人因为体质所限,在暗影魔法领域被吸血鬼们后来居上,但狼人在探求真理领域的功绩一直被世人承认。狼人曾经在这颗星球上建立过强大的魔法帝国,并且直到今日,他们建立的大大小小的王国仍然是这个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力量。他还告诉那些来自地球的懵懂同胞,狼人有一座圣山,圣山就在这个王国的西部,那里终年被白雪覆盖,能够去圣山朝圣是几乎每一位狼人的心愿……

    符文矮人终究没有找到他们失落的附魔技术传承,因为那些技术在霍尔莱塔同样已经失传了,可是符文矮人们找到了比那更宝贵的东西: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先祖文字。

    那些文字被刻在一百二十二块石板上,保存在霍尔莱塔王室的藏宝库中,如果不是为了这次意义非凡的“访问活动”,那位吝啬的莫罗恩陛下恐怕未必舍得把这些藏品搬出来给人看。符文矮人在看到那些石板的时候表现出的态度甚至让郝仁惊愕到目瞪口呆:一群像是肌肉墩子一样的粗犷矮人竟然抱在一起失声痛哭,鼻涕眼泪把他们的大胡子都打的透湿,全然看不出他们出发时的无谓与冷漠了。

    郝仁与这些符文矮人接触不多,只知道他们曾经是北欧神系的组成部分之一,在诸神黄昏到来之前他们便接到风声,打造了一条黄铜巨船逃离了即将倾覆的尤古多拉希尔,在猎魔人眼皮子底下逃到大洋深处并在地下隐居起来。他们是地球上很多有关地底精怪、大地空洞怪谈的起源,而直到最近暗影议会成立,这些离群索居的隐居者才重新出来活动。

    他好奇地向赫斯珀瑞斯询问有关这些矮人的情况,才终于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们一直在寻找自己失落的文字,”赫斯珀瑞斯指着那些留着光头,却把胡子几乎拖到地上的矮墩子们,“他们极端重视文字的传承,但在一万年前穿越到地球的时候他们失落最多的偏偏是关于文字方面的记忆。你看到他们皮肤上那些符号了么?那就是他们勉强保留下来的‘文字’。据说第一代符文矮人刚苏醒的时候仅能模模糊糊地记起这些符号,然后他们立刻就把这些东西刻在了自己身上,他们一边刻,一边遗忘这些符号的意义,一直刻到全身鲜血淋漓,他们也就彻底遗忘了自己的文字。从那天起,每一代符文矮人都把自己父辈身上的文字刻在自己身上,用这种方式一代代传递这些东西,并期望着有朝一日可以破解它们,重新搞明白自己的文字之迷。然而或许是你口中那个‘神血原罪’的影响,他们在这方面的努力全部失败了……”

    在赫斯珀瑞斯静静的讲述中,郝仁可以在脑海中还原出当年那一幕的景象:

    一万年前,尤古多拉希尔承载着无以计数的梦位面难民,在弑神战争导致的恐怖能量风暴中冲出一条血路,它撕裂现实之墙坠毁在地球上,许多方舟乘客在着陆的瞬间便已经死亡……

    幸存的难民们在某种自动程序的控制下被一个个地弹出尤古多拉希尔,并被甩到地球的各个角落。那星球当时还荒蛮一片,迎接难民的只有莽原、山林、沼泽和荒地。尽管尤古多拉希尔可能已经提前根据着陆星球的环境指数筛选过迫降的地点,但恐怕仍有相当一部分较为脆弱的难民在最初的几十天到几个月内死亡了。

    而剩下的人则在恐惧和迷茫中醒来。

    符文矮人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醒的,他们在古欧洲的寒冷冻土带上醒来,像做了个漫长而真实的噩梦,然后他们发现噩梦成真了,他们不知自己从何而来,要到何去,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地方,他们或许想要记录下第一手采集到的资料,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正在逐渐遗忘自己的文字——在记忆飞快消退的过程中,他们只能选择把那些东西刻在最不会被遗忘的地方:自己身上。

    然后就这么刻了一万年。

    符文矮人们激动地请求霍尔莱塔王国可以允许他们带走一份石板拓本,他们这个要求自然得到了满足,于是他们再一次拥抱痛哭,这些大嗓门的家伙几乎让整个画廊的人都不得不停下了交谈。等矮人们稍微平静一些之后,郝仁忍不住对赫斯珀瑞斯感慨:“真没想到,地球异类中竟然还有像他们一样苦苦追寻失落的文化传承的。我还以为你们全都对那些东西不屑一顾呢。”

    “因为符文矮人躲过了诸神黄昏,他们是神话时代结束之后受损最小的种族之一,恐怕仅次于压根没有受损的海妖,所以他们才有多余的心力去思考文化传承的问题,”赫斯珀瑞斯淡淡地说道,“至于我们……我们中的很多人并非对这些无动于衷,而是根本没有余力,就好像我,整个奥林匹斯家族只剩下包括我在内的寥寥几个幸存者,我们哪还有时间思考文明归属的问题?”

    薇薇安在旁边说了一句:“但在战争画廊有人讲雷霆巨人的时候你不也听的很入迷么?”

    赫斯珀瑞斯脸色变了变,故意板着脸不再吭声。

    郝仁则微微笑了起来,看着自己带来的那些“观光客”在霍尔莱塔方面安排的“导游”带领下继续向前参观,良久,才点点头:“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点用的。”

    “但最大的意义并不在这里。”数据终端漂浮在旁边,出声提醒了一句。

    “当然,最大的意义并不在这里。”郝仁微微颔首,然后抬起头来,目光仿佛穿透建筑物的拱顶,直接注视着无尽高远的宇宙深空。

    越来越多的神力振荡正在梦位面各处涌现,并被无人机群捕捉到。

    一个之前被隐藏的很好的“网络”,似乎终于浮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