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薇薇安的关切
    发现莉莉在写啥之后家里所有人都表示了巨大的震惊——然而当事人本人却没有一丁点的自觉,她甚至觉得这帮家伙有点大惊小怪。事实上莉莉从一开始就没隐藏过自己的稿子,只是家里人一般也很少在她在开工写东西的时候去看,原因无他,众人都觉得一只哈士奇写的文章有啥好看的……

    现在郝仁知道了,这狗不傻,真的,只不过是她动脑子的时候其他人都注意不到而已……

    不过想到自己走南闯北的历险经历就这么被个哈士奇精改成了幻想小说,而且据说还在某个平台上大受欢迎,郝仁就总觉得怪怪的,而更感觉诡异的是这个哈士奇精还用这样赚来的稿费交着房租,长期在一群白吃白喝的房客里面占据道德制高点……你说这找谁说理去?

    郝仁就这么纠结了半天,最后也没纠结出什么来——反正他也拦不住莉莉写啥,而且平心而论,他在看了莉莉的文章之后真心发现北大毕业四次的学霸狗就是不一样,二虽二,可文笔还是杠杠的,那堆故事真要交给他自己去写估计卖废纸都有点玄,所以这终究还是某个文艺女青年才能掌握的财路。再者回过头想想,有人能把那些故事记录下来,演绎出来,其实也挺好的,虽然主角换成了哈士奇精,虽然题材是幻想小说……

    众人回家已经是傍晚时分,闹闹哄哄中不知不觉夜色就渐深了,热闹过后的郝家大宅渐渐回到寂静之中,从外面看,只剩下莉莉的房间还亮着灯光——她准备彻夜赶稿,断更俩月的后果看来挺严重……

    郝仁原本还想整理一下这次的任务报告,但看了看时间,也就把这件事推到了明天:刚刚完成一次史诗级任务让他颇为疲惫,难免产生了想给自己放个假的想法,所以一番洗漱之后就早早回屋睡觉去了。

    但这一觉并不安稳。

    各种诡异的梦境纷至沓来,郝仁在一个接一个的幻象中沉浮着,朦朦胧胧中,他好像再度看到了洛克玛顿灵魂碎片里的那些早期记忆,随后光影变幻,他又看到了创世女神从创始之星上发射起源之种的景象,他的视线仿佛被绑在那些飞向深空的“种子”上,跟着它们跨越冰冷的宇宙,掠过一颗颗星辰,随后在一个陌生的行星上扎了根,孵化出长子,制造出最初的血潮,繁衍生命,观测星空,为创世女神发送各种信号……然后画面又是一变,天空一片漆黑,一团无法描述的黑暗阴影笼罩下来,这个阴影横跨整个星河,阴影内部还有一颗跳动的红色核心,他看到一位女神手持两把黑色长剑冲向了那团阴影,她的身影一瞬间也放大到几乎如同星河般巨大。他看到女神与那阴影一同被爆炸吞噬,宇宙的原始能量摧平一切,爆炸中心的两个身影纠缠、融化,慢慢地什么都没了,只有一团团的暗红色在黑暗中沉浮。又过了一会,耳边响起哗哗的水声,郝仁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一条河边,河中水流湍急,不时有水花飞溅起来,打在他脸上,凉丝丝的……

    凉丝丝的感觉越发真切,郝仁一下子惊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脸上确实有水珠。

    他半撑起身子,看到旁边桌子上的水盆里豆豆正探出脑袋,小人鱼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身上,一双漂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映着月光闪闪发亮,而她的尾巴则刚落下去,带起一阵水声。

    “豆豆,好好睡觉。”郝仁还以为鱼宝宝是半夜不睡觉起来跟自己捣蛋,于是随口说了一句。

    “豆豆在好好睡觉!”小人鱼搅动着水花,“但爸爸睡觉说梦话!”

    “我?说梦话?”郝仁一下子愣了,“我说什么了?”

    “不知道,不像是人话。”鱼宝宝很诚实地说道。

    “不像人话……”郝仁一下子表情有点微妙,但他知道小家伙肯定没恶意,应该是自己说梦话的时候稀里糊涂,压根听不清楚。他意外的是自己这次不但做了一大堆梦,甚至还说了梦话——自从成为审查官并接受了身体强化以来,他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已经今非昔比,说梦话这种事情可真稀罕。

    起身略微清醒了一下之后,郝仁摇摇头,失去了睡觉的兴趣。

    他轻轻按了按小人鱼的脑袋,让小家伙乖乖回去睡觉,然后披上件外衣,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客厅里一片昏黑,只有不甚明亮的月光斜着洒进来,为房间带来一点点朦胧的亮度,在客厅另一端,莉莉的房门下面还能隐隐约约看到灯光,偶尔有敲键盘的声音传入耳中,让郝仁笑着摇了摇头。

    可很少能见着哈士奇精这么勤快的。

    不想惊扰其他人,所以郝仁也没在客厅里逗留,而是悄无声息地打开后门,来到了屋子后面的空地。

    深冬世界,屋后面的野地一片萧瑟,所有草木都已经败尽,只留下光秃秃的土地和黑沉沉的远山,冷冰冰的月光洒在地上,给人带来一丝偶降霜雪的错觉。

    郝仁就想在外面站会,静静心便回去,但他还没站多久,就突然听到夜空中传来一阵扑啦啦的声音。

    这阵不加掩饰的声音在寂静的夜幕下格外突兀。

    郝仁抬起头,看到弯弯的残月辉光中有一群小黑点正迅速放大,很快便变成了一群黑压压的蝙蝠,蝙蝠飞到屋后空地上空,打着旋盘旋了两圈,最后凝结成薇薇安的身影。

    “刚‘散步’回来?”郝仁对薇薇安招了招手。

    “去附近飞了一圈,”薇薇安仿佛没有重量的云雾般“呼”一下就飘到了郝仁面前,“你在干嘛?心情不好?又做怪梦了?”

    郝仁刚想着怎么解释自己半夜不睡觉出来晒月亮的问题,就听到了薇薇安带着关心的问话,不禁一怔:没想到对方这么了解自己。

    “确实又做梦了,”郝仁点点头,“有点睡不着。”

    “你有不小的压力,”薇薇安看着郝仁的眼睛,“别说谎,我看得出来——我怎么说也活了一万年,还不至于跟莉莉一样活到狗身上。”

    看着薇薇安猩红色的认真双眼,郝仁终于还是没敷衍过去,他点了点头,表情多少有点郁闷:“让你看出来了——这次在科洛找到的真相对我触动挺大,刚才做了堆怪梦恐怕也跟那些有关。”

    “因为突然知道了创世女神可能是弑神计划的发起人?还是因为疯嚣之主可能比预想的更难对付?”

    “两者都有,”郝仁点点头,“但更多的是一种颠覆吧……之前的很多推论一下子都被颠覆了,让我觉得事情有点失控。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失控的东西。”

    “在我看来,创世女神的计划一开始就失控了——当她决定用隔绝记忆来封印疯嚣之主的时候就失控了,”薇薇安叹了口气,虽然她知道郝仁说的“失控”是另一方面,但还是把话题拉到了创世女神身上,“我觉得她从来没有成功把那些记忆封存起来,尽管她自己意识不到,但那些记忆恐怕一直都在影响她。”

    郝仁好奇地看着薇薇安:“你看出什么了?”

    “科洛的典狱官和外面的守护巨人除了‘材质’不同,其他方面看起来很像,科洛的水晶圆盘明显就是黄金圆盘的前置,还有那个‘圣约柜’引擎,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创世引擎的原始版本……如果创世女神真的完全封印了自己的记忆,她怎么把第二代的那些东西造出来的?所以我觉得有关上个纪元的所有记忆其实始终就隐藏在她的潜意识中,而这些未能清除干净的‘潜意识’大概就是导致情况最终恶化的罪魁祸首吧。”

    薇薇安一条一条地说着自己的想法,血红色的双眼中满是认真,显然她也一直在认真思考这些事情。

    “没想到你想了这么多……”郝仁由衷地说道。

    薇薇安笑了笑:“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面对这些事,最起码还有我跟你一起承担呢。”

    随后她又像是要转移话题般地补充了一句:“事实上就连那个整天稀里糊涂的大狗有时候也会找我讨论梦位面的事儿,不过她的意见通常没什么参考性……全都出自她那发散性的小说家思路。”

    郝仁笑了笑:“莉莉平常也想这些?这我还是真没想到。”

    “她想的多着呢,”薇薇安撇撇嘴,“只不过大部分想法咱们正常人都没法理解罢了。”

    郝仁心说这大房子里真存在正常“人”么?但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只是很认真地对薇薇安点点头:“谢谢,我现在轻松多了。放心吧,我多少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还不至于被这点麻烦吓住。”

    “既然轻松了那就赶紧回去睡觉吧,”薇薇安眨眨眼,眼睛恢复了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形态的黑色,“用不用我帮你催眠一下?”

    郝仁一乐:“你忘了你的血魔法对我不管用么?”

    薇薇安举起拳头晃了晃,露出一点狡黠的笑:“动能催眠喽。”

    郝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