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洛克玛顿的终末
    在洛克玛顿的记忆中溯游是一个令人难受的过程,大量距今已经久远到难以想象的记忆碎片混杂在一起,中间还夹杂着各种光怪陆离的异象,有一些异象即便只是稍微窥探,也会给人的灵魂造成极大的压迫感。也不知道是因为它的灵魂残片缺损严重,还是洛克玛顿那怪异的生命形式导致它的感知与记忆方式都异于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总之郝仁在那混乱的讯息里见到了大量难以辨识的东西——自从最深处那一点点有序的记忆之后,剩下的就大都是混乱难辨的碎片了。

    但在仔细梳理之后,这些混乱难辨的碎片仍然可以提供给人一些情报。

    根据郝仁的判断,洛克玛顿与创世女神相处的时间其实极为漫长,在岁月的最初,创世女神是个懵懵懂懂的存在,洛克玛顿同样如此,在极端孤寂、单调乏味的原初创始之星上,他们用了很长时间来让各自的心智成长,而即便他们踏上探索星空的第一次探险之旅,这种成长也远远没有结束。

    他们是在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深入宇宙空间的。

    并且这种探险还进行了不止一次。

    在那些最模糊、顺序最颠倒混乱的记忆中,郝仁看到洛克玛顿与它的“母亲”在创始之星的轨道上飞掠,也看到他们在漆黑冰冷的太空中流浪,笨拙地尝试着各种能够快速穿梭宇宙空间的途径。他们曾经险些一头坠入太阳,或者说已经坠入了太阳,却凭借着创世女神诡异莫名的神明力量直接修改了这次失败事件的因果,他们也曾找到地质运动活跃的半固态原始行星,那熔融的地壳和剧烈变动的星体结构让创世女神惊叹不已。

    在较早期的一次宇宙穿梭中,洛克玛顿还遭遇过“神秘的能量风暴”,它生了病,创世女神不得不带着它在附近的一颗气态巨行星里修养了一千年,而为了避免今后再发生类似的危险,创世女神再一次将自己的神力注入到洛克玛顿体内,赋予了它一个可以免疫世俗绝大多数伤害的灵魂内核。

    而他们遇上过的最大危机是第一次尝试“超深空跳跃”时,他们跃过了超过此前想象的距离,那次跳跃甚至扭曲了创始之星附近的时空规则,导致它在三维空间中的映像从此成为一个无法用数学语言表述的亮斑——这一事故让他们险些找不到回家的路,让他们用了数千年才从茫茫宇宙返回创始之星。

    这些在宇宙深空跟着母亲一起探险的经历被埋藏在洛克玛顿的记忆深处,而且呈现出支离破碎次序凌乱的状态,每段记忆都仿佛被冰封的标本一般,画面犹存却褪去了温暖,仿佛宇宙深空的冰冷也同样冻结了洛克玛顿的内心——如果它有一颗心的话。

    然而创世女神却对这些变化一无所知,或者说,由于从未接触过其他生命个体,自身也没有成长的经历,创世女神根本不知道这些变化意味着什么。

    而随着岁月流逝,洛克玛顿自身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汲取着创世女神的神力,汲取着宇宙深空那些黑暗混乱的原始能量,它变得越来越强大,身体也从一个小小的肉团变成了不可名状的庞然巨物。

    在这些零碎记忆的尽头,画面的流转变得迅速又模糊,郝仁只能勉强从中推断出一些东西:

    他们在穿越一片极端古老的星区时找到了大量恒星燃尽的残骸,宇宙群星寂灭暗淡,仿佛群星之墓,而在这片“墓地”深处,他们遇到一群奇妙的“生物”,它们没有实体,就像发光的气团一样漂浮在空中,体内充斥着仿佛群星般闪闪发亮的光点。那是他们在宇宙里游荡了这么多年之后第一次见到除自身之外的生命,“母亲”显得异常兴奋,她和那些生物相处了数千年之久。

    而在那些神秘生物的引导下,创世女神又见到了其它的原始生命,它们有的像发光气团,有的像太空里随处可见的漂浮岩石,有的则如闪电般在小行星带里跳跃,每一次闪烁都是一次生死轮回,无数道这样的闪电聚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可交流的意识。

    这些生物几乎全都与郝仁所熟悉的碳基生命或硅基、硫基生命大相径庭,它们的生命形式堪称超出认知,多半介于能量与物质之间,似乎梦位面原始宇宙中的亘古生命都是如此。

    而所有这些生命被发现时的居住环境也有着惊人的相似:它们都生存在已经燃烧殆尽的、仅剩下恒星余烬的古老黑暗星区内,物质资源几乎枯竭,冰冷死寂彷如坟墓。

    无论如何,这都不像是良好的宜居环境。

    考虑到亘古生物的历史久远,他们的故乡变成这副模样似乎也能理解,但创世女神发现的每一个生命都生存在这样的环境中,而且还没有表现出丝毫想要前往外界的意愿,这就有点可疑了。

    然而在洛克玛顿的记忆里,郝仁并没有找到这一问题的答案。

    因为后续的记忆变得更加凌乱残缺,并且出现了严重扭曲的迹象。

    越往后,洛克玛顿记忆中的画面就越是晦暗变形,颜色褪去之后只剩下冷冰冰的灰白色,而且万事万物都仿佛被一层抖动的水幕透镜笼罩着,呈现出光怪陆离的模样,一开始创世女神的身影还算清晰,但渐渐地,就连创世女神的身影也变成了一束跳跃着的昏黄光芒。

    它视野中的大地变成了扭曲的长条。

    它视野中的恒星燃烧着苍白的火焰,表面升腾起无数狰狞的巨大肢体。

    它视野中的星云宛若地狱,无数天体被吞噬碾磨,被蠕动的光影吞噬。

    因为这些记忆本身并不具备感情残留,郝仁无法判断洛克玛顿在视野变成这幅模样的时候内心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但仅他自己看来,这些景象无疑是骇人恐怖的。

    假如这不是灵魂残片的数据受损现象,那么这些扭曲变化的视野就是真实的记忆写照,它们或许象征着洛克玛顿已经受到了某种黑暗力量的影响,而这种影响导致它眼中的世界发生了变化。

    在最终的几幅画面里,郝仁所能得到的情报更加稀少,但却能看到洛克玛顿的终末:

    它终于变成了一个黑暗恐怖的怪物,用强大的力量摧毁着它眼前的一切。

    它不再服从自己的母亲,反而一次次与她对抗,用毁灭一切的行为来对抗母亲守护和创造的意愿。

    它甚至攻击了母亲千辛万苦创造出的第一个生态星球,一夜之间,几乎让整个星球的生命完全灭绝。

    最终,创世女神意识到洛克玛顿的疯狂已经无法挽回,她不得不亲自动手摧毁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洛克玛顿的身体被湮灭,力量被抽取,灵魂也遭遇重创。

    然而创世女神却无法完全消灭它,不仅仅是难以下手,更重要的是当初为了让洛克玛顿“健康茁壮”,她冒冒失失地将大量神力注入到了对方体内,甚至为它塑造了一个几乎无法摧毁的神性内核,以创世女神自身的神力很难将其湮灭,即便用全力将其强行摧毁,所引发的反噬也会异常恐怖,甚至可能通过因果连线的方式影响到创世女神曾造访过的每一处宇宙空间。

    面对这种局面,创世女神不得不选择用永久禁锢的方式来处置这个“逆子”,于是她创造了科洛,以及科洛世界最初的二十一位典狱官——也就是后来守护巨人的原型,强大的“旧日守望者”。

    在这段记忆之后,就是彻底的一片黑暗了。

    洛克玛顿在被“科洛”禁锢期间的记忆、它中途苏醒的过程、有关弑神剑的资料、创世女神陨落以及那之后一万年的情报,这些本应存在的记忆都是一片黑暗。

    郝仁怀疑这部分记忆并不是被抹掉了或者被它自己屏蔽,而是当时洛克玛顿的思维已经异化、混沌到完全不可名状的地步,任何有理性的读取尝试都不会得到结果。

    伴随着一阵眩晕和时空跳转的错位感,他眼前的景象摇晃破碎并重组成为熟悉的巨龟岩台号舰桥。

    歌者图娜拉与大贤者安东尼一左一右好奇地看着这边,注意到郝仁眼睛一动,图娜拉就迫不及待地凑了上来:“你看到了?”

    “看到了,”郝仁晃晃头,直接读取洛克玛顿记忆造成的精神损耗比预想的还大,刚才一瞬间他竟然有了站立不稳的感觉,而他相信自己的读取过程在现实时间中恐怕只过去不到几秒钟,“有很多信息,甚至与我已经掌握的某些情报出现了矛盾……我需要等到安静的时候整理一下这些矛盾点。”

    安东尼理解地点点头:“你整理起来,如果可以的话就发布到公共数据链里,我们可以在下次‘心灵会议’的时候一起讨论。”

    郝仁点点头:“我会的。至于现在,我得回去收拾残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