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久远记忆
    “这就是洛克玛顿残留下来的东西……”

    从歌者图娜拉手中接过那团散发出微微光芒的“物质”之后,郝仁颇为感慨地说道。

    那是一枚只有拳头大小的微光碎片,碎片整体呈现出朦朦胧胧的质感,仿佛一团没有实体的稀薄烟雾,但却完全不透明,而且有着一定的重量,以郝仁的见识也完全说不出这到底是实体还是虚体。与此同时,尽管碎片的主人已经死去,它却还在进行规律性的不断胀缩,就仿佛仍然保有生命特征一般。

    发出银光的蛛丝包裹在这个碎片外部,却没有与其接触,就仿佛一个结构松散的茧状结构,而碎片则是漂浮在这枚“茧”的中央。

    蛛丝隔断了碎片与外界的能量交换,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很像是极端强大的灵魂在破碎之后留下的实体‘映像’,”对灵魂领域也有一定研究的安东尼摸着胡须说道,“这个‘洛克玛顿’的强大确实很匪夷所思,如果不是我们可以直接借用女神的力量来攻击它,它对一般审查官的威胁还真不小。”

    歌者图娜拉原地踱了两步,八条优雅而纤长的蜘蛛腿仿佛在按着韵律跳出舞步:“我在攻击它的时候感觉到类似真神神力的‘反震’,这一点与炸弹仁你提及的情报一致。其他人大概没有我感知的清楚,但基本上应该都有这种感觉。”

    图娜拉是一位资历和龙后相仿的审查官,作为由蛛魔晋升而来的半神,她有着卓越的感知力,这是她昔日种族天赋的强化和延伸。

    “咳咳……图娜拉女士,我的名字叫郝仁,不叫炸弹仁,”郝仁尴尬地咳嗽两声,很严肃地看着这位“歌者”,严重怀疑她就是故意的,“如果我从真言石板里解读到的模糊印象没有错,洛克玛顿确实具备真神的部分神性,只是缺乏关键性的信息绕动力以及对这部分神性的真正掌控力,它还不能被称为真神。”

    图娜拉双手环抱,与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不同而显得更加纤长阴郁的红色双眼中冒着感兴趣的光彩:“是么……真是有趣。你回去有成果之后把研究资料给我一份,我很喜欢收集这方面的知识。”

    “说不定现在就能有些成果,”郝仁拨弄着微光残片外面的蜘蛛丝,“你们俩帮个忙,护个法。”

    图娜拉一愣神:“护法?什么意思?”

    倒是平日里就与郝仁有不少交流的安东尼对这位“炸弹仁”的情况有些了解,老法师一下子想起了在数据库里看到的有关郝仁的几种特殊能力:“你打算从残片里直接读取洛克玛顿的记忆?”

    “本体死亡,灵魂又只剩残片,这东西的危险性应该没那么高了,”郝仁笑着扬了扬手中的“茧”,“图娜拉女士,这玩意儿应该怎么拆开?”

    “直接叫我图娜拉就可以,都一个单位的,加个‘女士’叫着生疏,”图娜拉笑着说了句,然后顺手在“茧”上一划,原本需要强大能量切割装置才能破除的蛛丝封印就直接裂开了道口子,“我大概猜到你要干什么了——放心吧,我和安东尼在旁边帮你看着,说实话我对你那传说中的思维直读能力还挺感兴趣的。”

    郝仁定了定神,将手慢慢探向那块洛克玛顿残片。

    他感觉自己的手指接触到了一团冰凉而且不断旋转的“气团”,气团越往内部的密度便越大,当手指探入大约两厘米的时候,其密度便达到了无法轻易穿透的地步。

    一阵轻微的眩晕袭来,随后大量不知已经有多少岁月的古老记忆便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起先,是一片朦胧的光,随后光中出现了晃动的事物,晃动着的影像逐渐区分出不同的细节,然后渐渐清晰,化为一片红色的海洋,以及一片单调乏味的天空。

    这样单调乏味的天空与海面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一个特殊的个体突然出现。

    那是红色海洋中隆起的一个身影,她身上笼罩着一层迷雾,也或许是记忆过于久远导致的面容模糊,也或许是某些更加神秘的原因,郝仁无法看清这个身影的容貌,但在这个身影出现的第一时间,郝仁就意识到了“她”是谁。

    在洛克玛顿的视角中,这个身影飞快地靠了过来,她似乎非常惊喜和激动,一直在绕着圈子转来转去,足足转了十几圈,才有一个声音直接在郝仁心中响起,不,在当年的洛克玛顿心中响起:

    “啊——在动!这个在动!成功啦!我成功啦!”

    巨大的喜悦顺着心灵上的联系蔓延过来,于是这种情绪也成了洛克玛顿记忆中的第一种感情:喜悦。

    生命的诞生是值得喜悦的。

    “你以后就陪着我啦!”那个被洛克玛顿理解为“母亲”的身影很快说道,“我要给你起个名字……名字是有必要的,它很有用!”

    说是起名字,但实际上母亲当时冥思苦想了很久都没有把这个名字想出来,因为她自己貌似也不是很明白“名字”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被赋予“洛克玛顿”这个名字已经是那个发光的大火球在天空飞过好几千次以后的事情了。

    慢慢的,洛克玛顿知道了有关母亲的很多事情,以及自己诞生的经过。

    “母亲”似乎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生命——不算后来出生的自己的话。

    她在很多很多年前就住在了这个地方,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该去往何方,母亲从来说不清自己的来历,更说不明白为什么整个世界都看不到第二个与她类似的个体。她在这片看不到边际的红色海洋上到处游荡,漫无目的,无所事事,在想到“制造一个陪着自己的小玩意儿”这个好主意之前,她最大的爱好是躺在海面上观察太阳的运转和晚上的星星。其中观察太阳运转是一件顶无聊的事,因为它总是一成不变,而看星星则有趣一些,因为那些星星很多,而且总是会有些变化。

    极偶尔的偶尔,还会有一些更有趣的事情发生:燃烧的大石头会突然从天上掉下来,在海面上砸出特别大特别大的水花。

    母亲可以因为这些水花激动上千个昼夜。

    但观察星星、等待陨石落在水面上也并不是太有趣的事情,母亲终于开始厌倦,无趣,越来越强烈的孤独感让她沮丧起来。

    长久的岁月之后,她终于决定制造一个可以陪伴自己的东西,一个与自己类似的,或者至少能活动的,能交流的东西。

    她失败了很多次,最后在一通胡乱摆弄之下,她才终于成功制造出了它,洛克玛顿。

    一个盲目蠕动的、懵懵懂懂的肉块。

    这就是洛克玛顿诞生的经过。

    在一些奇妙的、超脱般的视角中,郝仁看到了“童年时期”的洛克玛顿。

    它是一团暗红色的小小肉块,只有人头大小,上面完全看不到器官分部和一丝一毫的对称性,它慵懒而无知地漂浮在水面上,有时候则被母亲抱在怀中,用笨拙的咕噜声和震颤来和母亲交流。

    母亲带着它游览了整个“世界”,在红色的海洋中追逐风暴,追逐太阳,观察星星,去海底寻找发光的裂隙,甚至钻入裂隙,去灼热的熔岩之间探险,他们还在海平面上找到了一小块陆地,那是整个“世界”上仅有的陆地,母亲用石头在那上面建了个小房子,房子周围的空地上则摆满母亲的收藏品:从海底捡回来的石片,晶体,还有天上掉下来的石块烧尽之后留下的金属核。

    在洛克玛顿最原始的记忆中,所有东西都带着一种温暖的感觉。

    然而经过了无数岁月的沉淀和磨损,很多湮远的记忆中早已褪去感情,郝仁阅读着洛克玛顿的记忆,除了最开始那一点深刻的喜悦之外,大部分内容都是空洞冰冷的。

    它冰冷地记录着这些极端久远的事情,就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般把这些记忆封存归档,存放在灵魂的角落。

    在记忆里,它逐渐成长起来。

    母亲也逐渐成长起来。

    母亲慢慢发现了她自身的一些力量,于是开始一点一点地掌握它们、尝试它们。

    她似乎觉得自己的孩子也应该学会这些技巧,于是一股脑地把自己的神力也注入到了洛克玛顿体内。

    再往后,记忆显得更加冰冷苍白。

    神明的力量对洛克玛顿而言是一样过于强大的玩具,而它深深迷醉于此。

    它开始挥霍这些力量,不论这些力量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创造或毁灭——都会让它心满意足。

    它渐渐不满意于母亲的管束,不满意于这个单调乏味的世界。

    母亲喜欢观察星星,并进而产生了前往那些星星的想法,她学会了如何进入太空,甚至在天上那个发光发热的大火球表面飞了一圈,回来之后,她告诉洛克玛顿,那是个很亮很亮的地方。

    洛克玛顿觉得这是个机会,可以离开这个单调乏味的红色星球的机会,于是它再次乖巧起来,希望跟着母亲一起去探索群星。

    记忆更加冰冷,甚至连那些跃动的画面也逐渐蒙上了一层黑雾。

    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就是在那次探险中发生的,它将解释洛克玛顿彻底扭曲的原因,以及创世女神的某些秘密,而这段记忆被埋藏极深。

    郝仁继续向着记忆深处潜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