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圣约柜前的遭遇
    空气中流淌着刺鼻的烧灼气息,黑暗混沌的魔力逐渐溢进这条神圣的走廊,水晶形成的长廊已经浮现出一层灰败的色泽,古老的星舰防御设施在仅存的能量支撑下勉励抵挡着入侵者的侵袭,然而却节节败退。

    蓝白色的光束在空气中纵横交错地成型,并飞快地凝结成了一面晶莹剔透的结晶护壁,然而不过片刻,结晶护壁上便冒出了滋滋的火花,一阵强过一阵的震动和刺耳的撕裂声从护壁另一面传来,短短几分钟内,结晶屏障上便遍布着纵横交错的黑色裂纹。

    砰的一声,黑色裂纹支离破碎地爆开,结晶墙绽放出漫天华丽的碎片,三个身影裹挟着黑暗的魔力冲过了这最后一层屏障。

    走在最前面的是身披教皇圣袍的“奥古斯特七世”,这位“教皇”已经完全被混沌力量改造,他的皮肤上遍布可怕的黑色纹路,血管一根根暴突起来,浑身筋肉隆起,身高已然逼近两米,让人难以置信不久前他还是个苍老衰弱的垂暮老者,他手中提着仿佛宇宙碎片一般的黑色长剑,似乎长剑的能量正在侵蚀、改变他的身体结构,执剑的手臂已经不正常地膨大起来,足足比左臂膨胀了一圈,甚至撑破了他的衣服。

    走在第二个的是曾经的守护骑士,拉维尼亚,这位昔日的女骑士如今也已经严重魔化,皮肤上的黑色纹路和赤红的双眼完全破坏了她的面貌,虽然女骑士之前就算不上多么美貌,但现在这些变异的特征已经把她仅存的那点清秀破坏殆尽,让她更像是个狰狞的怪物。拉维尼亚怀里仍然仅仅抱着那个发出微光的圆盘,圆盘上释放出的神圣能量似乎正在烧蚀她的躯体,让她的手臂冒出阵阵白烟,然而女骑士却仿佛毫无知觉,只有脸上带着一股扭曲的狂热。

    走在最后面的则是郝仁的“老熟人”,威利伯爵。

    他的魔化与另外两人几乎没什么区别,但最让人惊异的,是他那原本被郝仁砍掉的手臂竟然又奇迹般复原了——说是复原也不恰当,因为那只重新生长出来的手臂呈现出扭曲增生的状态,无数丑陋的肉瘤和开裂的伤口遍布其上,与其说那是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的肢体,倒不如说是一条用黑魔法胡拼乱凑上去的恶魔胳膊。

    “守门人的反抗真是顽强……”威利低声咕哝着,满含怒气的语气中还带着嘶嘶的声响,仿佛声带也已经非人化了,“明明已经极端衰弱,竟然还能阻挡我们如此之久。”

    他的皮肤上除了黑色隆起的纹路之外,更可以看到大量纵横交错的皱纹,头发也已经花白一片,仿佛整个人已经衰老了三十岁,这显然是他使用洛克玛顿之力的代价。

    “守门人一向顽固,”奥古斯特七世的嗓音同样嘶哑低沉,全然听不出曾经的慈祥和蔼,“那是个愚蠢的人造灵魂,只会依照命令行事,根本不会理解我们事业的伟大。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用主赐予的力量重创了那个人造灵魂,在她完成重构之前,吾主就已经脱离桎梏了……”

    在奥古斯特七世提到“主赐予的力量”时,威利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对方手中那把宇宙碎片长剑上,眼神中浮现出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热切。

    那是主赐予的力量,直接来自伟大之主洛克玛顿的力量!与神匹敌,甚至可以撕裂神力,将世界的基础法则都一分为二的力量!守门人借助圣山阿苏曼之力设下了层层阻碍,如果没有这把神器,哪怕再来十几二十个教皇和代行者恐怕都只能死在这层层叠叠的水晶封锁里,然而在这把神器面前,圣山阿苏曼的结构却仿佛纸糊一样脆弱……只是可惜,如此一件可以与伟大之主直接沟通的神器竟然选择降临在奥古斯特七世这个刚刚蒙受启示的家伙身上,这着实让身为湮灭教派高阶干部之一的威利眼眶直跳。

    对方一度是女神教派的最高统治者,这么一个曾经的生死大敌现在竟然成了伟大之主青睐的幸运儿,这让威利非常不满。

    然而他并不敢把心中的不满表现出来——伟大之主的一切恩赐都是无可置疑的,祂降下的任何旨意,无论有多么匪夷所思,都容不得半点违抗,既然“裂世之刃”已经出现在奥古斯特七世手上,那他身为洛克玛顿的忠诚奴仆,就只能低头接受。

    现在他只希望奥古斯特七世能配得上伟大之主的青睐,同时他那个不争气的妹妹也可以顺利完成开启圣约柜的任务——然后,他才可以心无旁骛地欣然回应召唤,前往永恒沉沦的战场,在洛克玛顿的亲眼见证下奋勇作战。

    最后一层屏障被打破了。

    从一段倾斜向下的走廊中狂奔出来,一个宽广的空间出现在威利三人面前。

    这里与阿苏曼中任何一个舱室都截然不同——异常宽阔的、仿佛巨型洞窟一样的空间呈现出不规则的形状,地面也不再是结晶塑造,而是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石板与钢铁,在石板缝隙之间,随意生长的大小晶簇发出柔和的光晕,将这处空间照亮。威利看到这处空间的边缘微微向上隆起,有仿佛山壁一样的结构,而在“洞窟”上方,则是一大片令人头晕目眩的巨大水晶丛林。

    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了阿苏曼的主体范围,这里其实是地下深处。

    水晶圣山阿苏曼竟然是垂直镶嵌在一个巨大空洞上的。

    “多么……不可思议啊……”即便已经将灵魂奉献给洛克玛顿,威利却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倒是对圣域秘辛多有了解的奥古斯特七世首先镇定下来,这位昔日教皇抬起手中的“裂世之刃”指向前方:“那就是圣约柜……哼,还有‘典狱官’们。”

    威利抬头看向前方,瞳孔忍不住收缩起来。

    在洞窟中央,可以看到一个晶莹剔透的、高约百米的金字塔状建筑,它就像用一整块白色水晶雕琢而成,巨大的晶体表面看不到任何接缝与拼接痕迹。而在水晶金字塔表面,则可以看到一个硕大的圆形凹陷痕迹,似乎是用来放置什么东西的。

    在水晶金字塔周围,二十一个用岩石与钢铁浇筑成的巨人环绕挺立,震人心魄。

    这些岩石巨人每一个都惟妙惟肖,恍若真人,如果是曾经到过圣像大厅的人看到,一定会发现他们赫然就是圣像大厅中那些石像的真身——他们比圣像大厅里的雕塑更加生动,更加威严,甚至从那岩石金属混合的躯体里还渗透出了一股股的生命气息!

    然而这些上古的守护者却状态不佳——从水晶金字塔的基座中渗透出一股股黑色气息,这些气息不知道已经泄露出来多久,它们缠绕在岩石守卫们的躯体上,甚至已经渗入后者的体内,每一个岩石守卫都露出愤怒或痛苦的模样,然而他们却只能僵硬在原地,就好像真正的石像一样无法移动分毫。

    “三百年了……三百年前他们就已经被伟大之主的力量禁锢在此!”奥古斯特七世提着裂世之刃缓缓向前,那些曾经让他敬畏,让他膜拜的典狱官如今却成了他可以肆意评论的对象,“只可惜创世者留下的禁制实在坚固,即便典狱官失败,也有阿苏曼的自动防御机制和倒影之境的屏障存在,更有可以阻挡凡人靠近的各种神术与那个可恶的守门人……但这一切都结束了,最后一道防线也已经崩溃!拉维尼亚,去吧,把那光耀圆盘嵌入圣约柜,倒影之境就会翻转!遗忘深渊会敞开大门!”

    拉维尼亚的眼睛中燃烧着狂热的光辉,一步步走向水晶金字塔,在她身后,威利的声音也充满蛊惑地响起:“拉维尼亚,快一点,我们的先行者已经在深渊中展开最后一场战役!赶快打开大门,让我们把两个世界连接起来!”

    拉维尼亚径直穿过了那些僵硬静止的典狱官,来到水晶金字塔前。

    然后她就愣住了。

    威利不耐烦的吼叫声从后面传来:“拉维尼亚!你还在等什么?”

    “兄长……这……”拉维尼亚迟疑着转过头,“好像有点不对。”

    威利和奥古斯特七世来到金字塔前,后者保持警戒,前者则低声怒吼:“你还在犹豫什么?你对主的信仰还有迟疑么?!”

    这样的质疑显然吓住了拉维尼亚,她立刻摇着头:“不不不,兄长,我对伟大之主的信仰无可动摇,但实在是……我在圣约柜上没找到可以安放圆盘的地方,除了这个巨大的凹陷……”

    拉维尼亚抬手指向水晶金字塔。

    三位湮灭教徒仰着头,看着金字塔壁上那个直径达到十米的圆形凹陷区。

    然后他们又低下头,看着拉维尼亚胸口抱着的那个小小的塑料盘子。

    还没个脸盆大……

    威利的声音有点不确定:“大概……放上去就会变大了?”

    “或许并不需要严丝合缝,”奥古斯特七世虽为教皇,但有关圣约柜的知识在教团国中也只是个模糊的概念,再加上真正的光耀圆盘已经失踪多年,他现在也只能瞎猜,“说不定放上去就管用了。”

    拉维尼亚将信将疑地举起手中的圆盘在水晶金字塔前比比划划,她看到了盘子底上的神秘文字(就是塑料五厂的LOGO):“它好像分正反面……应该哪面朝上?”

    威利眉头一跳一跳的:“你都试试。”

    拉维尼亚犹豫了一下,便准备依言尝试。

    然而在她即将把圆盘放上去的瞬间,一个声音却突然传来:

    “如果我是你们,就肯定不会连说明书都不看的拿着个神器瞎摆弄。”

    威利悚然回头,看到了他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一张脸。

    郝仁带着打手牵着狗,拎着棍子揣着手,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然后两拨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各种惊呼声几乎同时响起:

    “你们怎么在这里?”

    “难道……教皇冕下?!”

    “卧槽老头你手里那大宝剑哪来的?”

    “那是我家的盘子!”

    “汪汪汪嗷嗷嗷!”(头狼说得对都别瞎BB!)

    一点都不讲究发言有先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