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秘教团
    白城,金蔷薇宫。

    鲁道夫三世的密室今天显得有些拥挤,这间从不同时接见三名以上访客的特殊房间此次破格招待了很多人——国王的三个儿女坐在他身旁,他的两位重臣,卢恩大公和葛罗恩将军坐在另一侧,而“古代守护者”则坐在他的对面。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两个人也在房间里。

    一个是王子和公主们的历史和博物学导师,王国的著名学者阿尔弗莱德,这是一个有些谢顶的、胖胖的老先生,白胡子垂在他那简朴的黑色学士袍上,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和蔼,他笑眯眯地坐在郝仁旁边,一直在好奇地打量着这位大名鼎鼎的“古代守护者”。

    另一人则站在国王身后,是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罩袍中的神秘女人,她既高且瘦,不发一言,站在那里就仿佛一块不会说话的木头,连面容都隐藏在某种仿佛是魔法效果的阴影之下,无论从任何角度都无法看清她的面容,郝仁只能通过那罩袍下依稀露出的身材判断出对方的性别,并猜测这个神秘人的身份:这个人的气息隐匿功夫令人惊讶,即便盯着她的方向看过去都会很容易忽视掉她的存在感,而且即便你注意到她的身影,只要一转脸就会迅速将其淡忘,这并不是魔法效果,因为连郝仁的魔免天赋都对她的气息隐匿无效。

    这恐怕是王国的一名密探,或者是国王的秘密骑士,亦或者是其它什么类似的角色,总而言之不是个简单人物,她出现在这里,就足以证明目前这场交谈的意义了。

    “首先我要说话,”第一个打破沉默的不是国王也不是郝仁,而是维罗妮卡,这位公主殿下从刚才开始就有点怒气冲冲的,“我知道你们都很警惕邪教徒的事,但你们就这么把一个救过我的命,并且保护了西境要塞的古代守护者列为怀疑目标,这让我难以容忍——塔罗斯一向是以公正和理智立国,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被一群邪教徒吓的惶惶不可终日只会胡乱怀疑别人的胆小鬼了?”

    “对古代守护者生疑的只是我个人,”卢恩大公淡淡地开口,神情万年不变,“与陛下和葛罗恩将军无关,公主殿下如有意见,对老臣一人发泄即可。”

    维罗妮卡瞪着眼:“我不是发泄,我只是在质问。”

    郝仁没想到这位公主殿下竟然对自己的事儿这么上心,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但其实他自己对这次误会反而没那么在意——刚开始的莫名其妙和不爽还是有的,但在隐约猜到事情真相之后他也就无所谓了。作为一个游走在凡世和神明之间的审查官,区区一个塔罗斯王国对他的影响其实约等于零,他在注视科洛,而不是科洛的任何一个国度与个体,只要这些东西别干扰到他正在做的事就行。

    不过必要的表态还是有的,他摆摆手:“维罗妮卡,不用这么激动,我并不在意。看得出来,你们陷入了一场麻烦中,这个麻烦恐怕不小,所以我能理解。”

    鲁道夫三世默默地看了郝仁一眼,眼神深处有一丝欣赏与感谢:“感谢守护者的深明大义,我们确实遇到了麻烦——那我们就长话短说吧,不知道守护者大人对‘湮灭秘教团’了解多少?”

    郝仁一呆:怎么又是个新名词?

    “就是你们说的那什么湮灭信徒?”他摇摇头,这些事情没办法信口胡诌,所以他干脆也不编了,“不了解,我没听说过他们。”

    维罗妮卡很惊讶:“但这个邪教组织从古至今都有啊,一千年前他们的名气也不小。”

    郝仁眨眨眼,感觉这TM就比较尴尬了……

    但好在他这个古代守护者“记忆缺失”、“常识混乱”的特征已经众所周知,而且这个问题也不是关键,所以在场的人也没有对此深究下去,只是老学者阿尔弗莱德在旁边解释了一下:“湮灭秘教团,他们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邪教团体了,甚至连圣域的学者们都专门研究这个团体,并认为他们与这个世界上的混沌一样古老——他们是被引诱堕.落的凡人,是一步步踏向混沌的疯子,自从邪恶巨人洛克玛顿呼出最后一口气,他的气息就污染了远古的凡人,制造出最早的湮灭信徒来。”

    阿尼亚公主接过自己导师的话:“湮灭信徒是崇拜混沌,将邪恶巨人洛克玛顿视作‘世界真相’的狂信者,他们认为世界的命运就是一步步走入混沌与黑暗,这是创世女神建造科洛世界的根本目的,而秩序与光明不过是世界发展过程中偶然泛起的涟漪,在这涟漪中诞生的凡人及其文明却把这短暂的秩序当成了真理这是‘原初的愚行’。他们认为凡人延续秩序、对抗混沌的行为是在阻挠这个世界沿着正确路线发展,是科洛的痛苦之源,他们认为正是无止境的混沌战争才导致科洛四分五裂,给这片大地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而他们则自有一套崇高的‘理想’来纠正这些‘错误’,那就是终结凡人的抵抗,让整个世界落入应有的轨道。”

    维罗妮卡翻着白眼:“说白了,就是四处搞破坏,想方设法让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输掉混沌战争。”

    郝仁认真听完有关这个邪教团体的叙述,说实话他对任何邪教团伙都不陌生,听到这个湮灭秘教团的事情之后也没太大惊讶的:邪教徒嘛,说来说去都那样,怎么疯癫怎么来。他只是有些好奇:“他们的理念倒是挺清新脱俗,但他们自己难道不也是凡人么?”

    “是啊,所以他们把自己也视作需要‘净化’的目标,”维罗妮卡摊开手,“这就是他们最神经病的地方,他们疯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我听说湮灭秘教团的‘湮灭法典’里还明确说过当世界末日来临的时候所有湮灭信徒都应当即刻自灭,以取悦洛克玛顿,你说疯到这种程度的家伙,还有逻辑么?”

    郝仁听了连连点头:“嗯嗯,我知道,他们疯起来真是连自己都打的。”

    常人听到这么个疯狂的邪教团体之后恐怕会感觉难以想象,因为这些狂信徒的行为不但没有逻辑,看上去也毫无意义。寻常的邪教总是以世界末日中唯一的救赎机会来作为蛊惑人心的筹码,让信徒们坚信自己的疯狂行为可以让他们避免某种灾祸或者得到远超人上的回报,然而这个湮灭秘教,他们的教义却指向唯一的灭亡——信徒们非但不会在世界末日中得救,反而也是必须被毁灭的存在,他们把自身也视作需要被净化之物,信徒丝毫没有从这份信仰中得到任何东西。

    反而注定失去生命。

    但郝仁对他们这错乱的教义其实并不太意外,因为他知道在梦位面有很多不可名状的力量,这些力量对凡人而言就是精神上的毒药,即便只是耳闻,也足以令心志坚定之人狂乱疯癫。

    如果那个邪恶巨人洛克玛顿就是这种力量的代表,那么祂的信徒疯狂到什么程度都不奇怪。

    “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阿尼亚和安德鲁身上发生的事,”鲁道夫三世声音低沉地开口了,“虽然最终也没找到明确的证据,但蛛丝马迹都显示出这件事背后有湮灭信徒的影子,而今天发生的事情更加印证着这点。”

    郝仁立刻明白过来:“维罗妮卡……”

    “没错,维罗妮卡在西境的遇险并非偶然,”鲁道夫三世的脸色阴沉,“在白城,是卢恩卿找到的炼金大师治愈了阿尼亚和安德鲁的恶疾,在西境,是守护者保护了维罗妮卡,若非如此,后果不堪设想。”

    “西境战局失利是混沌潮涌和教团国撤军两方原因所致,难道那些混沌教徒竟然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控制这些因素?”

    卢恩大公摇摇头:“那些邪教徒本身就与混沌力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便他们不能控制混沌的潮汐,也能做到借助混沌潮汐来制定自己的计划,至于教团国提前撤军……”

    大公说着,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鲁道夫三世。

    国王点了点头,发出一声叹息:“说吧,这些事很快就不是秘密了。”

    “皇家秘术师在奥秘之塔上眺望圣域,观察到圣域之巅的阿苏曼之光已经熄灭。”

    阿尼亚与维罗妮卡失声惊呼。

    显然,这两位公主与郝仁一样,都是此刻才知道这个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