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是个好人
    威利家族的这些专家学者似乎真的对一千年前的那次空前战争颇为了解——尤其是黑袍的拉摩尔,他显然是“千年战争”的权威人士,他所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很专业,而且颇有条理。

    只可惜坐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古代守护者,面对这些专家提出的一个个问题,郝仁所能回答的实在有限,一些涉及到世界本质或者神学知识的东西他还能连蒙带猜再加上背员工守则的方式给糊弄过去,但涉及到历史背景的部分……那就只能以苏醒之后记忆缺失为理由回避了。

    但貌似他面前的学者们对他的应答也不是太在意的样子,他们与其说是在期待答案,不如说是更在意提问的过程本身,虽然郝仁回避了至少一半的提问,可拉摩尔还是在认真地询问其它东西。

    过了一会,旁边始终保持沉默的威利突然插进来一句话:“卡苏安圣殿位于圣山之巅是么?您能不能描述一下那座神殿的模样?”

    “神殿的模样?”郝仁好奇地看了这位伯爵先生一眼,“这跟狼行者的下落有关系么?”

    “没关系,”威利笑了起来,脸上带着点尴尬,“这只是我个人的好奇。虽然我不是圣域人,但我对创世女神的信仰是毋庸置疑的,那些失落的圣地对我有着难言的吸引力,您就当满足一位信徒的心愿吧。”

    这番说法有理有据而且情真意切,郝仁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再加上这还难得是自己可以准确回答出来的东西,他便点点头:“卡苏安圣山其实并不太高,但山上的神殿确实是一座恢弘的建筑,它由三个部分组成,中央的主体是一个巨大的圆柱状……”

    他一边说,桌子对面的学者们一边点头,等他的描述告一段落之后,拉摩尔抬起头来:“守护者大人,我听说卡苏安圣殿中有两件来自上古的神器,乃是从圣域流传到安苏大陆的,这两件神器一个叫做‘光耀圆盘’,一个叫做‘天空之心’,您知道这两件神器么?”

    郝仁一愣,随后微笑起来:“你们打听这个干什么?”

    “每一件秩序神器都是凡人对抗混沌的利器,在神光眷顾的上古时代,无数神器在凡世间构筑起了坚不可摧的壁垒,那时候的凡人文明强大到可以把混沌压制在世界的角落,但随着战争持续,越来越多的神器失落了,我们的秩序世界才会一点点萎缩、衰落下去。因此每一件神器的回归都至关重要,既然您这样的上古守护者已经苏醒,那么卡苏安圣殿中的两件上古神器或许也有机会重见天日——您知道它们的下落么?”

    郝仁眨了眨眼,看向威利:“伯爵阁下,你妹妹应该跟你讲过我们在混沌之地的旅程吧?”

    “当然,她对那段经历感到十分自豪,已经拉着我讲述很多遍了。”

    “那你应该知道我用一个会发出圣光的圆盘庇护了整个骑士团,那个圆盘在混沌最浓郁的地方都可以永无休止地闪耀下去,它的秩序能量是无穷无尽的。”

    威利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难道那就是……”

    “哦,那个就是光耀圆盘,”郝仁一脸认真地说道,“那个圆盘我还没要回来,现在应该还在维罗妮卡的掌旗兵手里吧。至于另一个神器‘天空之心’……那东西我倒是不知道在哪,我沉睡的时候情况很混乱,能在那种情况下保住一件神器已经相当不易了。”

    威利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但他很快便恢复平静,并对郝仁微笑着点头:“您说得对,我们不能太过贪心。真没想到一件上古神器竟然就这么回到了秩序阵营……我必须立即把这件事报告给陛下才行。”

    说完,他看了一眼不远处墙角的一座金色时钟,立刻一拍脑门:“您看看我,光顾着说话。守护者大人,请稍等,我这就吩咐下人给您准备午饭。您已经见过了国王陛下准备的宴席,但康德家族富有山地风情的饭食应该更合您的胃口。”

    威利伯爵一边说着一边摇响一把银色的铃铛,不多时便有一名侍从推门进来,伯爵对这名侍从低声耳语了几句,后者便躬身离开了。

    沉重的包银大门在侍从离开之后砰一声关闭,大门关上的一刻,仿佛分开了两个世界。

    威利伯爵站起身,带着温和的微笑来到郝仁面前:“守护者大人,其实我还有个问题想问您一下。”

    郝仁抬头看着这位实权贵族:“你说。”

    “您觉得这个世界到底应当走向混沌还是走向秩序?”威利伯爵捏了捏自己的袖口,镶着银丝的黑色袖口反射出一片细碎的银光,“如果科洛自有其命运,那么我们这些凡人在长达十个千年里的挣扎对这个世界的固有命运而言到底是好是坏?”

    郝仁挑了挑眉毛:“这好像是两个问题了,而且你这两个问题都有点逾越。”

    “我见过很多圣域人,但您和他们貌似都不太一样。您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世界本身就是混沌的,或者说世界的真相本就是混沌的,那我们这些秩序侧的小小生灵是不是就相当于科洛的疾病——我们自以为在为正义和公理而战,但实际上,正是我们强行扭转世界的命运,才为这片‘神眷之地’带来了更加长久的苦难。创世女神——她说不定更喜欢一个陷入混沌的世界呢?”

    郝仁的表情一瞬间极为“惊讶”和“愤怒”,他握着拳,在威利面前慢慢站起身来:“你这说法在这儿貌似有点大逆不道了。”

    话音未落,一道灼热的光芒骤然亮起,从拉摩尔的方向突然射来了一道黄昏夕阳般金红色的射线,这道射线在郝仁身边还有半米的地方便猛烈爆发起来,转瞬间化为一道火焰与光芒的风暴,将他整个人都彻底笼罩其中,下一刻,郝仁就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人形火炬。

    如此强大的灼热射线却没有引燃周围的任何东西,圣贤级别的魔导师那可怕的控魔能力把灼热射线的全部威力都束缚在一人大小的范围内,千百倍地提升了这个群体法术的杀伤力。拉摩尔在打出这道射线之后立刻便萎顿下来,仿佛整个人的精力都消耗一空般,而站在郝仁面前不过两米距离的威利则只是面无表情地后退半步——他丝毫没有受到伤害。

    “确实有点大逆不道,”这位伯爵大人脸上褪去了所有笑意,只有眼底的那抹忧郁之色仍存,“现在您可以去找女神大人诉苦了。”

    然而就在这时,从那纯元素形成的火焰中却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我要真因为这点破事儿就去找我家那位女神告状,绝逼会被她老人家一鞭腿抽回来。”

    威利伯爵脸上的表情瞬间大变,他那从不动摇的淡然镇定姿态终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狼狈不堪的侧滚——而就在他刚刚跳开的一瞬间,一柄银色的长枪撕碎了灼热射线形成的元素火焰,长枪尖端闪耀着蓝色的等离子射流,将长桌一分为二,并在伯爵大人曾站过的地面上留下一道恐怖的熔融切痕。

    火焰渐渐散去,郝仁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一层半透明的粼光在他皮肤表面涌动,那是元素的余波而非他的刚性护盾——事实上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的护盾根本没有启动。

    圣贤级别的魔导师的全力一击,被魔法免疫了。

    “有点热,”郝仁转头看向脸色灰白、满眼震惊的黑袍拉摩尔,“我说真的。”

    老法师双目圆睁,而他身边那些作为助手的“学者”也纷纷在震惊之下向后退去,他们似乎这时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赶紧从长袍下取出各种各样的魔杖和刀剑——这时候才能看出他们很多人的长袍下面竟然还穿着铠甲,那身宽大的衣服不过是为了掩饰里面的全副武装!

    “这不可能!”威利则高声尖叫起来,“圣域的教皇都不可能在拉摩尔的全力一击下毫发无伤!你……你不是什么守护者!你到底是什么人!”

    郝仁笑了笑,抡起长枪朝威利头上砸下去:“老子姓郝名仁,是个好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