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意外遭遇
    又闲谈了一会之后,郝仁以赴约为由起身告辞。

    “守护者大人与人有约?”维罗妮卡好奇地看过来,“您难道已经找到了熟人?”

    “不,是你们的一位贵族邀请我,”郝仁解释道,“他说自己来自崇山领的一个家族,叫做威利,他说他的家族与很多古老隐士有联系,而且知道很多上个世代的秘密,我准备找他碰碰运气。抱歉,我对你们的贵族体系实在不熟悉,而且即便当年我也是不操心这些事情的,所以没太记清他的封号。”

    维罗妮卡有点惊讶地张大眼睛:“是崇山领康德家族的威利伯爵?威利?提利安?康德,啊,那可是个很有名的人,塔罗斯著名的少壮派贵族,恐怕也是王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伯爵了——尽管目前只是个比较虚的封号,但等他继承完自己的所有产业,并且再积累一点功勋,就肯定会是一个可以留名青史的贵族楷模。”

    “这么厉害呢?”郝仁有点意外,“还真没看出来……就看出他挺帅了。”

    “没想到圣域人也会看人外表,”阿尼亚笑了起来,“那位年轻的伯爵大人确实很有名,事实上这一次康德家族的两位年轻人都不简单,不但出了个年纪轻轻就获得黄金称号的天才女骑士,威利伯爵更是在政坛上风生水起,他在北荒原带兵平定七支蛮族叛军的经历让很多比他资历更老的军派贵族都刮目相看。三十岁前就能获得这种成就,恐怕王国在一百年内都很难再遇上这样有天分的年轻人了。”

    “乱世出英雄,”郝仁说了句地球上的俗语,“天下局势风雨飘摇,天才都是在这种时候才能崭露头角的。不过比起康德家族的两个年轻人,塔罗斯的两位公主殿下名气貌似更大一点——至少从军功上,那个威利伯爵也不过是在王国境内平定了几个山头部落的叛乱,维罗妮卡却已经在混沌边境作战多年了。”

    维罗妮卡听到这句赞誉之后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她矜持地笑着:“嗯,我确实是比他厉害。”

    ……好吧貌似这位直肠子的公主殿下也没矜持到哪去……

    寒暄几句之后,两位公主起身亲自将郝仁送到外面,而就在他们走到小花园的石子路尽头时,一辆装饰着蔷薇花枝和匕首徽记的黑色马车突然从大路上拐了过来:似乎有客人来访。

    马车缓缓停在石子路旁,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侍从跳下车,打开车厢一侧的门,郝仁此刻正好从旁边走过,在看到从车厢里走出来的身影时,他的脚步不由得顿了一下。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走下马车,他的脸颊消瘦,神情阴郁,似乎永远笼罩在一层冰霜之下,一对淡灰色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如猎鹰般锐利的眼眸,这双眼睛郝仁很熟悉。

    在他刚刚抵达白城时,就被这双眼睛充满敌意地注视过。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阿尼亚突然出声打断了郝仁的思绪:“卢恩叔叔,你怎么来了?”

    卢恩?这就是那个卢恩大公?是他推荐的炼金师用魔药治好了王子和公主的“诅咒急病”?

    郝仁略有点惊讶,下意识就开口:“你就是卢恩大公?”

    卢恩大公这次看到郝仁倒没有露出任何异样情绪,他只是一如既往板着脸,神色就好像被冰封一样毫无变化,他首先对两位公主以及躲在最后面的安德鲁王子微微弯腰致意,最后看向郝仁,“守护者,很高兴见到你,昨天的宴席上我们就应当见过了吧?”

    “第一天飞空艇降落的时候咱们就见过了,”郝仁也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只是带着微笑,“只是我这个人一向记不太清别人的名字,请见谅。”

    “听说阁下是一位强大的古代战士,而且还是神殿的高阶主教,身居如此位置,而且还和现在有一千年的间隙,对我们凡尘中人不太关注也很正常,”卢恩大公淡淡地说道,“我来此地是看看阿尼亚殿下和安德鲁殿下的康复情况,不知阁下来访是……”

    “哦,我也是来探病的,维罗妮卡带我来的。”

    卢恩大公听到之后有些狐疑地看了郝仁一眼,这一次,他几乎没有掩饰自己的神色。

    “有什么问题么卢恩叔叔?”阿尼亚立刻看出气氛的变化,而她对卢恩大公的称呼则显示出她与这位王国重臣的私下关系貌似很好,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真的存在某种亲缘关系,毕竟在王国盘根错节的上层贵族圈,血缘关系已经变成一种错综复杂的网团结构,甚至可以说整个塔罗斯王国的上层贵族总共也就是由两三个大的血脉组成的,一些王公贵族在私人环境中以亲缘关系相称是正常情况,“守护者大人对我和安德鲁的事情很关心。”

    “是么,那多劳守护者费心了,关注我们这些一千年后的小辈,”卢恩大公木着脸说道,然后突然话题一转,“既然此刻突然遇到,那倒正是个机会,我有一些问题正好想找守护者求证一下。”

    郝仁有些好奇:“问题?”

    “我虽非学者,却对很多古代知识很感兴趣,”卢恩大公眼皮抬起,似乎真的在谈到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只是历史中充斥着残缺虚构的阴影,我这样的门外汉很难触摸到真正有价值的知识——我想向您这位一千年前的守护者打听一下,在十个世纪以前,圣域的三位‘圣灵战士’究竟是如何将悬空河一分为二的?后来那悬空河又是如何就恢复如初了?”

    郝仁顿时一愣。

    然后冷汗就开始在脚背上流淌了……

    但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好歹维持着没有变,在一番超高速思考之后,他硬生生憋出些话来:“咳咳,我当年一直驻守卡苏安圣殿,在你提到的那场战斗发生之前,卡苏安圣殿就沦陷了,然后我陷入长时间的沉睡中,对你提到的后续的事情当然更是一无所知。虽然很遗憾,但这方面我可帮不上你的忙。”

    “是么……圣灵战士分开悬空河的壮举确实是千年战争末期的事,”卢恩大公点点头,但紧接着就是下一个问题,“那么您知道在‘苍白骑士’瓦格纳陨落的那场战斗中,是谁破坏了冰霜女王的权杖么?众所周知,正是那把权杖的破损才导致永冬联军未能及时抵达战场,可是那把权杖被破坏的真相却是众说纷纭,恐怕只有您这样亲身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才能告诉我们真相。”

    维罗妮卡这时候忍不住插了个嘴:“卢恩叔叔,那不是……”

    卢恩大公立刻抬起手打断维罗妮卡的话:“我希望得到守护者的指导。维罗妮卡殿下,您的每一堂历史课都是睡过去的,这时候也听听比较好。”

    维罗妮卡:“……”

    郝仁是看出来了,虽然不知自己什么地方露出马脚,但这个卢恩大公显然是对自己这“古代守护者”的身份生疑,他根本不是求教,而是质疑来的。

    “我知道啊,”他当场一摊手,“但我现在没空告诉你。”

    卢恩大公一愣——这可没按套路出牌。

    他跟很多人勾心斗角过,但貌似没有这么不要脸的!

    “因为我跟人有约了,”郝仁这时候才大喘气地继续道,“康德家族也在邀请我,而且也是讨论古代知识的问题,作为一个重视承诺和公正的圣域人,在完成这次赴约之前,我不能跟你说更多。”

    他这头两句话就把概念偷换完毕,惹得身旁两位公主窃窃私语:“阿尼亚,圣域有这戒律么?”“没听说过啊……”

    郝仁板着脸:“一千年前有。”

    卢恩大公怔了怔,随后面色不变:“既然如此,那是我唐突了。请守护者大人先去赴约,我将静候您的指教。”

    言下之意就是回头他还得再过来考证考证,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他这块老姜估计已经辣出油来了……

    郝仁一个头两个大,但好歹是过了眼前这一关,他保持脸上表情毫无变化,一边维持着世外高人的派头一边对卢恩大公点点头:“没问题,教导世人正是我等神职人员的天职,小家伙你勤奋好学的精神让老夫甚是欣慰啊。回去等着吧,等我整理好思路,回来肯定好好开?导?开?导你。”

    说完这话他也不等对方回答,扭头就走。

    卢恩大公在后面表情都石化了,半晌才喃喃自语一句:“小……小家伙?”

    维罗妮卡和阿尼亚觉得这个称呼完全没有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