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上山
    当郝仁一边狂轰滥炸一边从圣山上冲下来的时候,维罗妮卡的表情是懵逼的。

    事实上不光是她,现场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懵逼的,包括那些正在被狂轰滥炸的怪物们。不同的是后者属于被炸懵……

    一个抡着炸弹从山上冲下来的男人——直到很多年后维罗妮卡仍然对这诡异的一幕印象深刻,后来她才意识到这样的场景是多么画风违和,然而现在,她只是深深震惊与那毁天灭地一般的大爆炸,以及从圣山上跑下来一个活人这样冲击性的事实。

    “圣灵在上啊!”莫里安胯下的战马在爆炸火光中不安地晃动着,老骑士一边稳住坐骑一边低声惊呼,“火焰与风暴的化身从天而降了么?”

    “轰!!”

    从山上冲下来的男人对远方的怪物摇摇一指,从他身后突然张开一道波光粼粼的裂痕,一支银白色的、后方喷吐着光芒的巨箭随之从裂痕中飞出,划破长空并带着一道弧线落入远方的混沌大军之中,这一次产生的爆炸远超之前,甚至堪称恐怖——一团百米直径的火球迅猛爆发出来,成百上千的怪物瞬间化为灰烬,而火球熄灭之后,一朵小型的蘑菇云才渐渐从爆炸点升腾起来。

    爆炸点距离骑士们的阵线其实很远,然而维罗妮卡仍然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浪吹的自己几乎要落下马背,她禁不住骇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宫廷的皇家法师中恐怕也没几个人能制造出这种规模的火球术吧?!

    而这时候郝仁已经跑到骑士团前方不足百米的地方,他刚才颇为心疼地动用了从艾瑞姆精灵那里顺来的一枚崩解飞弹,这种无污染的迷你核武器他储量不多,但效果却极为可观:骑士团后方最大的一波追兵已经被核弹摧毁,那诡异的黑色雾气在大爆炸的撕扯下也显得稀薄了许多,虽然它们貌似还会聚拢并重新凝结出怪物,但至少短时间内骑士们要承受的压力会减少许多。

    “赶紧过来!朝这边跑!”郝仁在骑士队伍前大声喊道,“这边是上山的路!上边没有雾!”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骑士是什么来历,也不知道那些凭空出现的怪物是怎么回事,但两拨人马快把脑浆子打出来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好不容易见到一群当地人自然要尽量救下来。

    否则找谁问路去。

    维罗妮卡看到那个强大的“施法者”正在给自己的士兵们指路,她当然在怀疑对方的身份来历,但这种局面下已经容不得她细想,再加上刚才这个神秘人确实是对自己这边施予援手,所以她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就举起了长剑:“骑士们!跟上这位隐士的指引!”

    郝仁这边一愣,他可不知道为啥自己扭脸就被认定成隐士了,但这并不影响他娴熟的业务手法——更多的爆炸物被他扔到骑士团的侧翼,随后他手中武器切换,一手等离子长枪一手审查官配枪,开始跟那些已经冲到附近的怪物鏖战起来。

    维罗妮卡陷入了更大的惊愕。

    她没想到这个神秘的“隐士”不但是个强大的法师,竟然还精于肉搏,而那种一边用长枪格斗一边用炼金武器射击的战斗方式也是闻所未闻。骑士公主虽然是第一次担任指挥官,但却不是第一次上战场,她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这种古怪战技绝不是花拳绣腿:那长枪威力非凡,攻守兼备,短枪射击的每一次时机则都堪称完美,这是必须在残酷的战场上才能历练出的技巧,没有丰富的经验是无法掌控的。

    如果她知道郝仁跟多少BOSS级的怪物打过架,平常又是跟着一帮怎样的超人做训练,就不会这么奇怪了——郝仁这近身格斗的本事可是跟莉莉一块对练出来的。

    总而言之在各种爆炸物以及骑士们奋勇作战的双重开路下,尚未完全聚拢起来的怪物大潮终于被撕开一条通路,这支几乎陷入绝境的骑士中队看到了生存的希望,立刻向着山上冲去,郝仁则转头一马当先地跑在维罗妮卡和莫里安骑士前面带路。老骑士看到这个神秘的盟友只能徒步行进,立刻在马上大喊道:“隐士!后面还有多余的战马!”

    郝仁头也不抬:“不用,你们这马不一定有我跑得快——我要不是悠着点,你们都追不上我的!”

    他一边说一边保持着和战马同样的速度在前边跑,就跟他说的一样:他要是敞开了跑,这些凡俗的马匹还真不一定能追上他呢……

    这都是平常到处跑着去抓莉莉和滚的时候磨练出来的,跟魔物娘们一块生活不容易,魔物娘里面有俩喜欢到处乱跑的二货那就更不容易了。

    这时候维罗妮卡已经对眼前发生的事情麻木了,她不再怀疑这个神秘男人是否友善,而是开始猜测对方的来历——在这被人遗忘的荒芜旷野深处,在已经熄灭的圣山神殿里,突然冒出一个大活人来,这应该怎么解释?

    从小就喜欢看冒险故事的公主殿下忍不住产生了丰富的联想,一个故事在她脑海中渐渐成型,这个故事包括上个纪元的某次神圣战役,一群困守神殿的狂热战士,一次近乎全军覆没的保卫战,一个最后幸存的老兵,一个被人遗忘的神殿以及在这座神殿里孤守防线的隐士……骑士公主被自己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是了,应该就是这样,卡苏安神殿曾经也是上个世代有名的伟大殿堂,但却终究被混沌吞噬,昔日神殿的守护者中或许有一个人幸存下来,然后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在黑暗世界里孤独守望的隐士。

    据说上个世代的强者是可以长生不老的。

    维罗妮卡用力甩了甩头,战场上走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而就在这时,身旁传来的一线金光让老骑士和维罗妮卡同时精神一震:

    掌旗兵手中那破破烂烂的战旗终于完成充能,符文丝线之间跃动着淡金色的火花,火花越聚越多,最终汇聚成一片金色光芒。

    金辉战旗的光辉照耀在每一个人身上,虽然这光芒微弱,但却仿佛有着至高无上的存在之力,光明照耀的地方,黑暗与混沌立刻退散。

    那些从黑暗中凝聚出来的扭曲生物在接触到金辉战旗光芒的瞬间便哀嚎着向后退去,它们身上升腾起一阵阵灰白色的浓烟,仿佛被这光芒灼烧一般,而那些已经冲到骑士团战阵里的怪物则来不及退回黑暗,它们在光中剧烈挣扎扭曲,浑身散发出刺鼻的焦臭,几乎眨眼之间便化为满地灰尘。

    尚能行动的怪物如同逃避天敌般飞快地退回黑暗,它们的形体在雾气中重新归于虚无,就如它们出现时的倒放一般。

    战旗的光芒慢慢向四周扩散,光辉笼罩的地方,雾气便会变得稀薄,阴影也随之消融,很快那种萦绕不去、令人压抑的氛围便消散了,四周渐渐平静下来。

    而这时队伍也已经冲过卡苏安山脚的平缓上坡,前方就是更加陡峭的山道了。

    郝仁惊讶地看着一面旗帜放出光芒便驱散了那看似无穷无尽、仿佛永远无法被真正杀死的怪物大军,他忍不住眉毛一挑,目光落在掌旗兵手里的那块“破布”上。

    淡金色的布面上用蓝色和银白的丝线绣着精致的女神像,虽然旗帜边缘已经破烂不堪,但唯独神像仍然完整无损。

    这显然是一件强大的魔法物品……严格来讲,应该是一件宗教物品。

    “殿下,战马不行了!”

    一名亲卫骑士的呼叫也让维罗妮卡从愣神中惊醒过来——危机的突然解除让这位公主殿下不小心有点放松。她看向周围,注意到骑士们身下的战马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开始摇晃,这些忠诚坐骑的毛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白卷曲,失去光泽,而它们眼中则逐渐布上血丝。

    维罗妮卡看向前方的陡峭山道,下令放弃战马。

    “前面已经不能骑马了,所有人下地步行。”

    一阵甲胄碰撞的声响之后,二十多个骑士离开坐骑,跟着郝仁开始上山,而在离开之前,他们每个人都给自己的战马喂下了某种草药。

    郝仁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那些战马一个接一个地无声倒下,很快便被黑暗吞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