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海瑟薇
    这个突然响起的女声空洞而飘渺,众人已经不止一次在这里听到她的声音。郝仁转过身,看到在自己身后不到五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位白衣女子,她穿着两个多世纪前上流社会女子的仕女长裙,一头浅棕色的卷发盘成发髻,两束垂发则从耳后垂在胸前,她的容貌高贵端庄,带着贵族一般的气质,一如之前在画像中看到的那样。

    郝仁的视线在对方身上停留了一会,看到这女子的身体边缘呈现出微微抖动的半透明状:就如之前掌握的情报,这是一个亡灵。

    毫无疑问,她就是之前多次神神秘秘出声示警的那个幽魂。

    “你终于肯露面了?”郝仁看着不远处的女子,“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旁观下去呢。”

    “不是我终于露面,而是你们终于来到了我的地方,”亡灵女性表情淡然地开口了,声音中带着空灵,“没想到你们真的能找到这里,很少有人能抵达这一层空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郝仁忍不住想到了正在罐头瓶里呆着的小不点邪念体,他还记着是在这个小不点突然剧烈闹腾起来之后空间才发生了偏转,自己一行人才得以进入这“第二层领域”,虽然很难解释一个弱鸡邪灵怎么会有这种能力,但眼前的事情貌似就是跟小家伙有关。

    不过他没法跟眼前的亡灵解释这些,便只是点点头:“我们有自己的办法就是了。”

    女亡灵似乎对这个问题也没什么兴趣,她好奇地看着郝仁几个:“你们到底为何而来?我能感觉到,你们有个强烈的目标,然而不是财宝,也不是魔法知识,更不是单纯的好奇心……有很多人来到这里,他们所追求的不外乎这三样东西,你们又是追求什么?”

    “我们来找海格力斯,”赫斯珀瑞斯上前一步,“我们在找他带走的那件神器。”

    “啊……所有糟糕答案中最糟糕的一种,”女亡灵发出一声叹息,“你们在追寻最危险的东西,竟然还有人在追寻那个东西……”

    郝仁挥手打断了女亡灵的话:“等一下,你最好别这么急着下结论,先搞明白我们是谁再说——刚才开口的这位,她是奥林匹斯家族仅存的幸存者之一,赫斯珀瑞斯。”

    “奥林匹斯的族裔?”女亡灵脸上的表情似乎终于有了变化,“为什么,为什么奥林匹斯的幸存者会突然跑出来找海格力斯和那件神器?”

    “不是我要找,是我的朋友,”赫斯珀瑞斯抬手指向薇薇安,“你知道她是谁么?”

    女亡灵看了薇薇安一会,轻轻摇头:“不认识,即便曾经认识现在也不认识了……啊,我死了两个多世纪,如今还能记住的东西不多了。”

    “薇薇安?安塞斯塔,最古异类,这些你总该还记着,”薇薇安淡淡地开口了,一股长者的气场慢慢张开,“海格力斯的那件神器……现在我怀疑那东西是窃取了我的一部分力量。我从你们猎魔人的卷宗里找到了那件神器的记载,并追查至此,但现在看来,这件事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招来红月的女伯爵?!”女亡灵果然对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号印象深刻,“你说你从我们猎魔人的卷宗里找到记载……这怎么可能?那资料应在科尔珀斯……”

    郝仁清咳一声:“咳,我们去科尔珀斯不止一次了。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猎魔人和异类的战争刚刚结束,我们找到了先天敌对和猎杀本能的根源并已经彻底解除这个‘诅咒’。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稍后慢慢解释,现在你先跟我们说说这个地方……”

    “不,你先告诉我外面的变化,”女亡灵突然起身飘到郝仁面前不足一米的地方,面容如同森森寒冰,“你说的话在我听来如同天方夜谭,这让我更加不能相信你们。你们正在接近一个危险的秘密,我不知道你们是自寻死路还是胸有成竹,所以来说服我吧,让我相信你们!”

    亡灵的固执与喜怒无常是众所周知的,而且郝仁也知道如果想搞明白这里的事情就必须取得眼前这个女亡灵的信任,所以他没有推脱,叹了口气便开始解释自己一行人的身份,以及如今猎魔人和异类之间的局势——他重点描述了自己在科尔珀斯的历险经历,这是增强说服力的巨大依仗。

    当然,一些不宜告诉外人的秘密他还是很好地保留了下来。

    整个讲述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因为女亡灵总是会时不时地打断提出一些问题,到最后,等郝仁说完暗影议会的成立以及科尔珀斯百废待兴的局面时,女亡灵终于不再提问了。

    “天翻地覆,天翻地覆……”女亡灵轻声感叹着,“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我怎敢相信‘猎杀本能’是一种可以祛除的枷锁……然而你对科尔珀斯的了解是无法做假的,灵界钟塔里的情景,若非亲身经历,常人难以想象。那么,我愿意相信你,五成吧。”

    郝仁呼了口气,心说这有五成就已经不错了,他这还压着第一圣人投胎失误成了哈士奇、第十三圣人就是旁边这个吸血鬼祖宗的事儿没说呢,这两件事要是说出去恐怕反而更费功夫,因为但凡脑筋正常而且没经历过科尔珀斯之战的猎魔人都肯定不敢相信这些,与其说出去浪费唇舌,不如干脆暂时压下。

    为这,他刚才连续三次把莉莉的脑袋按回去:狗妹子刚才可是一直想插嘴来着,她特别想让人家赶紧过来拜见先皇……

    “我的名字叫海瑟薇,”女亡灵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而这是表示愿意合作的信号,“有什么问题你们就问吧,在这里,我有很多时间。”

    薇薇安首先开口:“为什么猎魔人会跟异类走到一块?你们的猎杀本能和海格力斯的先天敌对也都消失了?难道真是那件神器的力量?”

    “看来你确实不知道那件‘神器’的情况,”海瑟薇看着薇薇安的眼睛,大概是因为死了之后颇有点看破一切,她面对薇薇安的时候并没有普通年轻猎魔人或异类那样的紧张拘束,“你只知道它带有你的力量,却不知道它还蕴藏着远比你的力量更加深远的秘密。我们原本是负责猎杀海格力斯的一支队伍,我们有十二个人,在法兰西的西侧,我们设下陷阱,与持有神器的海格力斯进行了十个昼夜的恶战,在那场战斗的过程中,我们互相之间的敌对冲动就消失了。莫哈本大师第一个发现了异样情况,而他正好也对教团内部有关‘猎杀本能’的研究有所了解……这之后的细节无需赘述,总之最终,我们与海格力斯进行了停战协定。”

    郝仁想到了从白火那里得到的消息:“啊,我想起来了,我在猎魔人的卷宗里见到过有关你们的记载:对海格力斯的最后一次猎杀,有十二个猎魔人下落不明,疑似与猎杀目标同归于尽——那就是你们?是你们做的假?”

    海瑟薇无声地点点头,表示承认。

    赫斯珀瑞斯问道:“因为你们知道自己回到教团就会成为‘异端’,而在明知道猎杀本能有问题的情况下也不愿意继续去猎杀异类,所以你们干脆选择了叛逃?”

    “我们没有背叛教团,”海瑟薇对这个问题很重视,“我们只是隐姓埋名,用我们自己的方法去追查真相。”

    “好吧,我们不讨论这种问题,毕竟两个世纪前的猎魔人教团跟现代还是不一样,那时候没有猎杀本能可是要命的大事儿,”郝仁挥挥手,“我们的话题回到‘神器’上,我想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里面到底藏了什么,以及……你们对这个地方做了什么?”

    “我们建造了一个监狱,为了关押一个疯嚣的噩梦之君,”海瑟薇转过头,看着狭长的窗口,那里正是村庄的方向,“你们或许在现实世界看到了它的表面形态,但在这里,这才是监狱的真正所在。至于那件神器,它说来话长——那东西的核心甚至不是奥林匹斯‘神’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他们只是从某个更古老、更强大的存在手中窃取了它。”

    海瑟薇说着,看了薇薇安一眼:“不是从你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