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黑暗深渊
    梦位面。

    尽管已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世界碰撞”中受到重创,变成了另外一个宇宙的附庸位面,梦位面对大多数凡人文明而言仍然是个广袤无边的世界,这里有着深邃无垠的宇宙深空,有着无数古老的银河和新生的星辰,也有着无数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埋藏在太空最深处的黑暗空间。

    在宇宙的中央,古老的星云几乎已经全部转化成废热,昔日光辉灿烂的银河如今只有大片大片死气沉沉的阴影和灰烬残余,光芒正在消逝,并且在这里成为极端宝贵之物:逐一陷入寂灭的恒星在这片深邃的黑暗中点缀出为数不多的光芒,每一簇星火余烬都是一座堡垒要塞。这些在星云废气中被勉强收集并点亮的星体极其稀少,相互之间隔着数万甚至数十万光年的距离遥遥相望,它们的烛火之光无法照亮这片被遗忘并且逐渐步入死亡的宇宙深空,也无法滋养任何生命,至少是常规生命。

    没有生命,就没有心灵运转,没有思想活动,牢笼中的邪恶力量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于是这座牢笼就千百年如一日地沉寂着,在无声中守着时间流逝。

    但这里并不是全然没有任何生命。

    那些在黑暗中看守牢笼的“守夜人”居住在这里,它们围绕着一簇簇星火余烬设下要塞,层层监视着这片死亡空间最深处的黑暗深渊,监听着自己身边哪怕最细微的一点点声音。

    寂静如死,这是这座牢笼的常态,冰冷死寂的宇宙空间中不但没有一点点声音,就连星光的震颤也被严格控制,这里更没有凡人种族生存,心灵之间的鸣响自然无从谈起——一切都是为了阻挡那股被镇压的力量突破封锁。但即便如此,守夜人们之间也有自己的交流方式。

    这些上古的生灵已经掌握了保护自己内心的诀窍,并且得到神明的祝福,当他们通过恒星之间的共鸣交谈时,被镇压在牢笼深处的邪恶力量是无能为力的。

    一颗位于黑暗深渊外部事件边界的孤独恒星稍微明亮了一点,发出一连串超光速的、对普通物种而言无法理解的信息,这串信息迅速便传遍了整个星区,并立刻引发附近几颗恒星的回复。

    “S-26号,控制你的频率,不要进行不必要的交谈。”

    “S-26号回复,并非不必要的交谈,已经进行了心灵屏蔽,这次震颤是安全的。”

    “有何发现?”一个来自黑暗深渊中层的讯息插了进来。

    “创始之星熄灭已经超过一百个时间单位,依照约定,现在开始报时。”

    “外面的世界可有什么变化?”黑暗深渊中层的讯号源继续追问着。

    “一片安静,非常安静,初步估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生命灯火已经熄灭,少部分深空区域安静的就像在临界点中。”

    恒星们沉寂了一段时间,可能只有几秒钟,也可能长达数天。在黑暗深渊的临界点内,时间流逝变得非常诡异,守夜人们甚至已经不太适应通过时间来记录事情,对他们而言,时间的流逝就是一个事件接一个事件的递进,在两个事件之间的漫长沉寂中,时间毫无意义。

    如果不是为了记录那场战争已经过去多久,守夜人们早已废弃“时间”这个概念了。

    在若干时间的沉默之后,S-26号边界监听站突然又发出了讯息:“W-17,我听到深层空间传来嘈杂声,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黑暗深渊中层传来讯号:“它在尝试突破外墙。”

    一个新的讯号从数百万光年之外的某颗恒星传来:“越来越频繁了。”

    “创世女神留下的方舟与火种仍然没有任何消息,她制造的守护者们到现在还没恢复正常的迹象,看来当初泄露出去的污染比预期的还严重,”W-17很反常地说了很长一段话,“我们要做好准备,局势恐怕会继续恶化下去。”

    “局势会继续恶化下去,”S-26赞同道,“我们要珍惜使用人力,不要去做不适合我们的事情了。在一百个时间单位内,我们已经损失了很多看守。”

    “但必要的巡视还是应该继续的,”W-17说道,“这个宇宙仍然在产生变化,有一些我们不了解的东西产生了,并且正在蔓延。S-26,还记着你曾经发现的那些东西么?”

    “是的,我对它们印象深刻——扩张速度令人吃惊,而且有着高度的纪律性,甚至比我们更有纪律性。现在它们已经蔓延到了数千个星系,并且扩张速度随着蔓延范围急剧提升,恐怕终有一日,它们会覆盖整个宇宙。”

    “我们对它们了解多少?”另外一个来自黑暗深渊中层的讯号源问道,“它们如何制造自身?”

    “难以理解的方式,那些东西似乎不需要物质资源便能够源源不断地自我复制,不管是在贫瘠星区还是富饶星区,扩张速度从不减缓。我曾经观察到,在一个没有任何天体的物质真空区突然冒出了成千上万的那种东西——几乎是凭空出现的。”

    “它们的目的是什么?它们有害么?”

    “无法判明,它们似乎是具备高智慧的生命,却缺乏智慧生命的目的性,它们只是在不断地扩张着,并且在宇宙空间中设下大量难以理解的巢穴和哨站,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它们既不攻击任何人,又不占领任何星球——比起在行星上登陆,它们似乎更热衷于留在太空观察。因此我无法判定那些东西是否有害,只能确定它们具备威胁。”

    S-26的讯息刚刚发完,位于边界的另外一个哨站也进行了响应:“有补充情报。我观察到它们具备相当程度的武力,在某些意外事件中,它们能轻而易举地摧毁威胁到它们巢穴的流浪天体,而这些具备武力的个体在它们整个群体中的比重正在飞速上升。或许那些东西的扩张已经达到了某个临界点,现在它们正在逐渐转为武力模式。”

    S-26也再度发言:“补充情报,观察到它们的扩张方向有所变化,正在从无目的扩张转为定向扩张,它们的先头部队似乎是朝着这里来的。”

    新的补充情报让所有守夜人沉默下来,短暂的沉默之后,W-17发出信息:“它们的行为模式正在改变,我认为应该加大对它们的监控力度。”

    “或许采取更主动的应对?”某个边界哨站问道,“比如迎击。”

    “这应当是别无他法的情况下采取的行动,S-77,”W-17说道,“我们要保证内部防线的稳定,一旦‘它’突破墙壁,危害将远超过任何灾难。”

    “同意。”“同意。”“同意。”

    寂静的黑暗深渊牢笼之中,恒星之间的共鸣交谈渐渐平静下来,这片不被任何人观察到、从未有人涉足过的星区再一次恢复死寂,就仿佛这里过去,现在,将来都不存在任何生机一般。

    而在一片寂静之中,最后一声呢喃般低沉的鸣响突然又打破了沉默:“W-17,最深层临界点内的情况如何?”

    “临界点内已经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它’完全占领了自己的囚室,那里只有无尽的狂叫和喧嚣,但最后一道防线上的哨站还在传回消息,N-66正在领导其它哨站封锁囚室。”

    “……W-17,我的兄弟,你还记着这个宇宙安乐祥和的田园时代么?”

    “……S-26,我的兄弟,我和你一样,已然忘却。”

    “为了忘却的恩赐。”

    “为了忘却的恩赐。”

    守夜人们的交谈结束了,它们回到宁静之中,继续等待几乎已经失去意义的“时间”进入下一个值得讨论的节点。

    而在距离这座永恒监狱极远的地方,另一片宇宙星空之中,一座新的无人机巢穴正逐渐启动,在巢穴那纵横交错的、仿佛生物组织一样的合金框架深处,红色和蓝色的光芒如呼吸般开始脉动起来。

    一副不断变化的面容从巢穴表面浮现出来,无人机群的集群意识遥望着黑暗深沉的宇宙,在那片黑暗之中,万事万物都不正常地沉默着。

    宇宙深空确实是寂静的,但寂静到这种程度,有些不符合常理。

    在一瞬间的思考与计算之后,集群意识下达了一系列新的生产扩编计划。

    它唯有一个使命:扩张,继续扩张,一直扩张的宇宙的深处和尽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