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奥林匹斯家族的计划?
    “奥林匹斯的残迹?”赫斯珀瑞斯没想到郝仁专门派人把自己叫过来是为这事,她皱着眉,“你找那些东西干什么?”

    “真有?”郝仁本来并没抱太大希望,但赫斯珀瑞斯的反应让他觉得貌似这个问题有谱,“你知道线索?”

    赫斯珀瑞斯皱着眉摇了摇头:“我还说不太好——你先说说你找奥林匹斯遗产干什么。”

    郝仁看了旁边的薇薇安一眼,他觉得很难跟赫斯珀瑞斯解释清有关“终极赦免”、“弑神真相”、“引路人”的概念,但又不能不说,所以组织了一番语言之后他才开口:“跟薇薇安有关。我们上次在奥林匹斯的神殿遗迹里不是发现了薇薇安的神像么?后来我们在海妖的藏宝库里也发现了一座类似的神像,同样是你们奥林匹斯神系里的某个人或某些人秘密制造的。另外我们这次出任务的时候还发现了更多可疑线索,线索同样指向……薇薇安的‘偶像’,嗯,只能这么解释。”

    “所以你其实是想找我们家族里某些人秘密膜拜薇薇安的线索?”赫斯珀瑞斯听懂了郝仁的意思,虽然她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恐怕还有很深秘密,但她明智地没有挖掘下去,作为一个早已灭绝的上古家族的仅有后裔,她对很多事情的好奇心都已经很淡了,哪怕是跟自己昔日族人有关的,“这种线索恐怕不好找,因为连我都不清楚这些事,说明即便在当年,这些事也是保密的,而如今奥林匹斯山已经坠落,神话时代残存下来的东西稀稀落落,你就更难找到线索了。”

    赫斯珀瑞斯说着,同时脸上露出思索神色,她仔细回忆了一下,但还是轻轻摇头:“奥林匹斯山不像尤古多拉希尔,作为一个异空间,它不够坚固,宙斯神火熄灭之后它很快就崩溃了,能残留下来的部分很少。你上次找到的那个空间碎片在我看来基本上就是个奇迹,奇迹很难复制第二次。如今我所知道的奥林匹斯成员除了我,就只有藏在其它庇护所里的两三个小辈,他们甚至不算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成员,所知道的事情肯定比我还少,而我们手头所有的家族遗产加起来恐怕也没有让你感兴趣的。”

    郝仁和薇薇安对视了一眼,只能叹口气:“哎——好吧,我也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帮我打听打听。”

    “当然没问题,举手之劳,反正现在封锁也解除了,”赫斯珀瑞斯露出一丝微笑,“我会联络其它庇护所里的朋友,把流落世间的奥林匹斯遗物都收集一下,有情报立刻发给你。对了,你MSN多少?”

    郝仁愣了愣,表情有点不自然:“那什么,你用微信么?”

    赫斯珀瑞斯:“……算了,我还是发你邮箱吧……”

    郝仁木着脸跟对方交换了邮箱地址,这时候赫斯珀瑞斯突然想起件事:“对了,如果你真想找更久远一些的资料,我有个建议,虽然这个建议我自己说出来感觉怪怪的。”

    郝仁好奇地看着她:“啥建议?”

    “猎魔人,”赫斯珀瑞斯脸色不太好,但还是说了下去,“他们毁灭了无数异类家族,但总会把知识保存下来,他们的圣人和长者们总是对各种奥秘知识如饥似渴的。如果说有什么资料幸存而我又不知道,那就肯定是在猎魔人的藏书塔里。”

    或许是因为新签订的和平协定,她在说这些的时候刻意没有提及“掠夺”、“窃取”之类的字眼,但当年的历史真相是不用描述大家就都知道的。

    郝仁立刻便想到了科尔珀斯空间里那些宏伟巨大的图书馆,以及几乎一眼望不到头的书架。

    如果说海妖的藏宝库里收藏着这个世界最全最多的失落物品,那猎魔人的藏书馆中就堆积着这个世界最全最多的知识传承。

    顺便还有最全最多的漫画书和各种限量版游戏——感谢白火为地球文化传承做出的卓越贡献。

    他很快便给白火发去了消息,希望对方能帮忙查一下有关奥林匹斯家族的资料。

    等赫斯珀瑞斯离开之后,薇薇安才好奇地问:“你怀疑奥林匹斯家族制作的那些神像跟‘终极赦免’有关?”

    郝仁还没吭声,莉莉就蹦出来了:“不然呢?他们造一堆你的等身手办难道是因为家里闲钱太多堆得慌,拜两天穷神去去火气?”

    郝仁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想这么说……

    薇薇安使劲瞪了莉莉一眼——当然后者说话的时候完全没过大脑所以这时候已经溜溜达达走远了——随后转回头来:“难道那些神像的含义是……模仿起源方舟里的那个仪式?”

    “很明显模仿的不到位,但我忍不住会这么联系,”郝仁点点头,“或许奥林匹斯家族的人并不知道终极赦免,但他们有人知道弑神和原罪,并且误以为你就是创世女神的化身或者转世,于是他们希望能通过偶像膜拜的仪式来消除自己家族的罪业,或者避免终将到来的大末日。”

    薇薇安顿时就有点不明白了:“那他们怎么不直接来找我呢?来找当事人求原谅不比对着照片忏悔要强多了嘛。”

    郝仁挑着眉毛看了她一眼:“废话,你自己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当年他们真的跑来跟你讲‘哎呀你其实上辈子是个神啊,然后被人弄死了啊,我们不小心帮了凶手个忙啊,现在我们快遭天谴了,你赶紧站那别动让我们给你磕几个吧,因为不知道磕几个才管用所以你干脆在我们家站个十年八年的吧’,你会是个啥反应?”

    薇薇安仔细想了想:“我会觉得宙斯是个傻X,然后飞到地球对面躲清静去,走之前可能顺便揍他们一顿。”

    “这不就得了,”郝仁一摊手,“首先你就不会配合,然后更重要的是宙斯那边恐怕还不确定他们自己的研究成果呢,万一真找你举行个神经病一样的仪式结果发现没用那不就尴尬了——所以我觉得他们是先弄了个你的等身手办拜一拜试试疗效,万一有效就找你进行下一疗程……”

    莉莉随口在旁边插嘴:“那后面肯定是因为没有疗效所以奥丁他们才没找蝙蝠说明白吧?”

    哈士奇姑娘话音刚落,周围所有人就都用关怀傻狗的眼神看着她,郝仁憋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提醒:“那是因为人家还没折腾明白就被你上辈子的手下给灭了。”

    莉莉的耳朵顿时支棱起来,瞪着眼:“我是猎魔人的先皇!先皇啥意思知道不?退位之后洪水滔天关我毛事!”

    郝仁总觉得这个哈士奇精关注问题的角度好像有哪不对……

    不管是赫斯珀瑞斯还是白火那边,查找好几千年前的上古资料都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所以这件事就暂且被郝仁放到了一边。他转头寻找奥丁,却看到老爷子正跟海拉面对面地站着,俩人谁都没说话。

    也不知道他们已经这么眼瞪眼干瞪了多久,反正气氛看着是挺尴尬的。

    奥丁倒确实是看开了,一个能在铁王座上一呆两千年,而且还跟着尤古多拉希尔跑了趟外太空的老爷子,还有啥看不开的——但海拉那边就显得比较拘束。用薇薇安的说法,当年的海拉就是个让人一忽悠便头脑发热来抵抗家长的熊孩子,而且抵抗方式还比较清新脱俗:她选择领兵八十万来弄死老族长,这就比较尴尬了。

    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之间流传的北欧神话将诸神黄昏描述为一场可歌可泣的史诗战争,战争中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是无血无泪的英雄,后世人只需要知道诸神黄昏战场上的壮怀激烈即可,但真实历史上的诸神黄昏却充满了悔恨、盲目、欺骗和误解,而那些无血无泪的英雄实际上也不过是普通凡人。

    反正郝仁在旁边看着这俩,感觉自己的尴尬癌都快犯了。

    “你俩要瞪到啥时候啊?”南宫五月也忍不住用尾巴尖挨个戳着俩人,“要不先去吃点东西,回来接着瞪?”

    “没事,从以前就这样,”奥丁尴尬地转过头,“不管什么时候见着,都没什么话可说……算了,这次还听好了,上次见她的时候我们气氛更糟。”

    海拉也面无表情地偏过脸去:“不喜欢说话。”

    “行了行了,你俩爱咋咋地吧,”郝仁一看这情况,知道俩人起码是泯恩仇了,心也放下大半,“反正我是要回家了。”

    奥丁怔了怔,脸上神色变换几下,最后脸色肃然起来:“我知道言辞无力,但希望你知道,你为九大王国做的事让我……”

    “打住打住,”郝仁摆摆手打断了奥丁的话,“我不适应——这都是我的工作。”

    奥丁点了点头,抓住郝仁的手:“他们就交给你了。”

    郝仁露出个爽朗的笑容:“你就安心休息吧。”

    这时候海瑟安娜突然从旁边窜了出来,一把抱住薇薇安的腿:“薇薇安大人你要走啊?”

    薇薇安顺手一个闪电劈飞小蝙蝠精,拽着郝仁的胳膊就往外跑:“都别矫情了,赶紧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