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外科手术
    如果之前得到的情报都准确无误,世界树发生腐化的源头确确实实应该在尼德霍格的巢穴正下方,而最有可能发生腐化的毫无疑问就是长子的核心组织:脑核。众人沿着地穴一路探索到这里,沿途发现的种种迹象也表明了这种腐化蔓延的趋势,但只有一点出乎郝仁预料:

    他眼前的这个器官是一团健康的生物组织。

    “这些触须……还有神经节的情况不太对劲,”数据终端在大洞穴中飞来飞去,用蓝色扫描光束不断扫过那些盘根错节的藤蔓状触须,“它们看上去分成两个泾渭分明的……阵营。”

    不光数据终端发现了这点,郝仁在观察之后也发现了神经节附近的生物组织状态异常。在大洞穴四壁的那些触须并不完全一致,其中有一部分发生了严重的病变腐化,其表皮褶皱发黑,毫无光泽,仿佛被烈焰炙烤过,另外一部分看上去却相当健康,它们显得饱满鲜活,在部分表皮上甚至还能看到闪闪发亮的银色符文:那是尤古多拉希尔这个特殊长子所独有的标志。这两种触须就好像来自两个不同的生物体一样显得泾渭分明,它们纠缠在一起,给人一种势同水火的感觉。

    如果是寻常生物发生病变,病变区域多半是“渐变”的,健康组织和不健康组织会融在一起,还会有很多介于“半病态”的生物组织出现,但这里却完全没有这种情况。

    不管是健康的触须还是病变的触须最终都汇聚到了大洞穴的中央,生长在那颗不断跳动的大节点上,这让郝仁最终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那个器官上。

    他瞪大眼睛仔细看了半天,终于从那看似健康的器官里找到一些可疑端倪:在脑核所处的结缔网格区域,有一些模模糊糊的黑影在里面轻微脉动着,一开始他以为那是正常的血管阴影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但后来才突然想起:长子的脑核周围是没有血管的。

    因为脑核浸泡在活的“源血”里,这种活血根本不需要血管进行运输分配。脑核悬浮在一个充斥着液体的腔室中,它和周围组织之间的信息传递则是依靠一种近乎灵能连接的方式来进行:在它周围,没有任何可能产生阴影的实体器官或组织!

    数据终端在洞穴中央的大型器官周围盘旋,正在考虑是否直接打开大功率的探测装置进行照射,因为大功率的探测极有可能直接导致长子苏醒,它不敢随意下这个决定。

    “我们得检查一下里面,”郝仁指着那些黑色的阴影说道,“这里的结构有些不对劲。”

    “扫描一下呗?”数据终端立刻飞了过来。

    “不,”郝仁一挥手,“开刀,我要直接看看。”

    “风险太大,”数据终端当场便使劲晃动起来,“尤古多拉希尔一定会苏醒的,这是很严重的刺激,而我们目前并没有对长子有效的催眠方式——从霍尔莱塔复制来的‘摇篮曲’装置只对特定的长子有效,对眼前这个大玩意儿理论上没有效果。”

    郝仁摇摇头,指着洞穴中央的源血之池:“最危险的是源血暴走,只要能抑制源血的活动,就能极大削弱长子的力量,同时给他注射晶核研究站刚合成出来的强力镇定剂,我觉得问题不大。”

    晶核研究站摆弄从霍尔莱塔带来的两个样本已经两年了,即便长子的神秘度再高,如今也有了相当多的研究成果出现,其中就包括针对性的镇定剂:那是在进行各种高刺激性测试时必不可少的药剂。

    数据终端对这种镇定剂的效果倒是并不怀疑,但最大的问题却是另一个:长子最麻烦的是他的“血液”是独立存活的,源血这种东西没法被镇定或安抚,药剂无效!

    它当场便提出自己的质疑:“镇定剂好说,巨龟岩台号的货仓里就备着不少,但源血怎么办?”

    一个小不点的身影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郝仁灵光一闪:“把豆豆接来!”

    “对了,豆豆可以抑制源血!”薇薇安也是瞬间反应过来,她想起了小鱼宝宝在塔纳古斯展露出的惊人天赋:作为一个世界的生命之末,豆豆在生态阶梯上有着极其特殊的位阶,创世女神创造出来的源血对其有着先天性的敬畏和退避本能,只要豆豆在场,源血就会立刻失活!

    数据终端立刻出发去地球接引小人鱼,在空间传送技术的帮助下,它这一来一去可是相当迅捷,郝仁他们没等多久就看到半空中一道蓝光闪过,随后一条小鱼宝宝就从传送门里蹦了出来,小家伙兴高采烈地挂在郝仁脖子上,鱼尾巴在后者胸口噼里啪啦地拍打着:“爸爸爸爸呕……”

    数据终端这空间传送功能果然还是有点生猛,小人鱼适应了这么多次,传送过来还是晕晕乎乎的。

    “咱们最好赶紧搞定啊,”数据终端一边在郝仁脑袋旁晃悠一边嘀咕,“你家鱼刚才正忙着跟你家猫玩呢,现在鱼跑了,那只猫不一定能安分多久……”

    豆豆继续在郝仁脖子上挂着使劲拍尾巴:“猫真好玩哒!”

    加拉卓尔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全程不说话:她对郝仁这个团队的相处方式早就不想发表意见了。

    数据终端还顺便用空间传送弄来了飞船上储备的“对长子专用强效镇定剂2.0版”,一个银白色的大箱子里全都是一个个封装起来的金属管,随便哪一管打下去都够普通长子局部麻醉半个钟头的——但对尤古多拉希尔这个特殊进化的长子效果如何还有待验证。

    当所有条件都准备好之后,郝仁决定开始实施这次充满创造性的外科手术。

    “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干?”薇薇安有点担心地看着洞穴中央那团微微跳动的生物组织,“万一刺激过头会发生什么可说不好。咱们或许应该先把暮光之都的人转移出来。”

    郝仁耸耸肩:“但尤古多拉希尔保持现在这个状态的话,咱们什么也干不了。”

    他从随身空间里释放出三台自律机械,其中一台叽里咕噜地绕着众人转了两圈,便用机械触手抓起了一管镇定剂向长子的大神经节飞去。自律机械的诸多触手功能各不相同,其中一条触手末端具备可以随意变形的拟态结构,这个一直叽里咕噜个不停的小家伙将触手变化为注射装置,小心翼翼地刺入了长子的神经节内。

    “嗤嗤……”

    伴随着一阵细不可闻的加压声,镇定剂被注入尤古多拉希尔体内,几乎肉眼可见的,那团神经组织表面跳动的红光便黯淡下来,然而并没有彻底熄灭。

    镇定剂生效了,但就如郝仁预料的那样,效果并不如在普通长子身上那么显著,尤古多拉希尔显然是个更加强大的个体,它抵抗了镇定剂的部分效果。

    于是自律机械又把二号和三号药筒里的镇定剂也打了进去,这才终于完全抑制住眼前这部分核心组织的神经反应。

    “开始抑制源血活性,”郝仁捧着条一尺多长的小人鱼一脸严肃地站在源血之池旁边,一边特正经地宣布一边把豆豆放在地上,“开始第一次接触!”

    豆豆立刻拍着巴掌向眼前那些涌动的红色液体跳去:作为一条鱼,见着水就往里蹦几乎是她的本能。至于这些“水”那看上去就很危险的颜色和形态,豆豆才不在意——她在作死这方面可是宗师级的,就是看着不正常她才往里蹦的欢!

    就如预料的那样,豆豆刚往前蹦了两下,源血之池便一瞬间平静下来,最靠近池塘边缘的源血甚至开始层层叠叠地往后退去,这种退避反应最终影响到了尤古多拉希尔的神经节,在触须和节点器官内的源血也纷纷失去活性,整个洞穴内的长子生命反应都瞬间降到了最低点!

    加拉卓尔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这真的行啊?”

    南宫三八听到之后随口回答:“他就这样,越管用的招数看上去就越土鳖。”

    加拉卓尔:“……”

    郝仁仔细交待豆豆让小家伙不要乱动地方,就在池塘边缘保持对源血的压制,到小家伙一脸严肃地握着小拳头做出保证之后他便命令剩下的两台自律机械开始切割脑核外部的结缔组织。

    当切割光束划破结缔皮的一瞬间,一股恶臭骤然涌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