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因果与信息纠缠
    发生在赵玺身上的事情虽然离奇,但貌似已经没多少疑点,其实整个过程非常简单:不管创世女神是不是真的完全死亡了,反正她陨落时刻留在科尔珀斯的执念不灭,这股执念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在灵界钟塔徘徊万年之久,赵玺阴差阳错地接触了这股执念并成为后者的载体,而她自己则陷入了长时间的混沌状态——神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仅仅是他们陨落后残留的一点点思绪都足以让一个强大的猎魔人失去心智。



    而郝仁用休眠舱重塑赵玺精神的举动刺激了潜伏在她灵魂深处的神念,那休眠舱即便只是个民用设备,它也是希灵制造的,你按生产许可证编号来查那就是个神器,所以神性对神性,赵玺灵魂中的女神意念便被激发出来,最终化为一句神言。而当时数据终端正好跟设备连接在一起,它用自己的内部线路承载了这句神言,结果一下子没处理过来就死机了:毕竟它只是个PDA,而且当时它的连接方式导致了防火墙并没起作用。



    大约半个小时后,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一点模模糊糊的人声,郝仁看到窗外的路灯纷纷又亮了起来,看样子小恶魔已经成功修好了那个比她都高的变压器。但外面的街灯亮起来之后家里的电力却没恢复:就如伊扎克斯说的那样,较为脆弱的室内线路都已经被彻底烧毁了,估计要修好得费一番功夫。



    薇薇安又从抽屉里翻出几个备用灯泡,让她的小蝙蝠们叼着这些灯泡去各屋挂着恢复照明,虽然这个法子槽点颇多,但家里恢复灯火通明的状态之后多少让人安心不少。郝仁看了一眼颇有点惊魂未定的赵玺,跟柳生商量:“看她这状态估计还要恢复一晚上,不如你们今晚就住这儿吧——没空房间了,你们在客厅里凑合一下行么?”



    柳生犹豫了一下想要婉言谢绝,但还没开口就被薇薇安堵回去:“让你住你就住,别跟我们矫情。猎魔人一号和二号老大都在这儿呢,你不用有心理压力。”



    柳生一听这个脸色就垮下来了:“我就是这样才有心理压力的……”



    而莉莉则在旁边兴冲冲地戳着薇薇安的胳膊:“蝙蝠蝙蝠!你说一号老大是不是我?是不是我?”



    薇薇安斜了她一眼:“滚,你六千年前就驾崩了,现在撑死算个先皇。我可还没退位呢。”



    猫姑娘机灵地抬头喵了一声:“啥事?”



    薇薇安和莉莉异口同声:“没你的事!”



    这时候伊丽莎白推开大门走了进来,小丫头脸熏的黢黑,俩大眼睛在黑色的背景下闪闪发亮:“终于修好啦!变压器里面都给烧糊了,真是好大的劲儿……幸亏我手艺高明。”



    “大家要没啥事的都早点休息吧,”郝仁抬头看了看客厅众人。“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其实这时候时间还早,要都回房睡觉的话大家也都没什么睡意,可都挤在客厅的话也着实没啥事情可做,再加上看到赵玺精神已经相当萎靡,众人也就都各自回屋了。薇薇安找到两套被褥送到客厅,给柳生和赵玺过夜用,让两位猎魔人很是感谢了一番。



    郝仁却没有回房睡觉,他直接去了屋后面的空地,想要清清静静地思考些问题。



    滚也不是老实回屋睡觉的性格,她看到郝仁没有反对。便溜溜达达地跟着从后门跑了出来。或许是刚才神言的威压余威犹在,这只蠢猫难得的很乖巧,她安安静静地在郝仁身边蹲着,自顾自地玩着尾巴,总归是不捣乱。



    过了一会,郝仁听到身后的门响了一下,薇薇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又思考什么呢?”



    “刚才突然冒出来的想法,”郝仁头也不回,“为什么我会正好遇上这件事?正好遇上女神的‘遗念’?”



    薇薇安也没多想:“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不是经常遇上这种稀奇古怪的事件么。谁让你就干这个的。”



    “以前的事儿可以这么解释,但这次这个……纯粹用巧合解释的话概率太低了,”郝仁摇摇头,“赵玺只是成千上万个普通猎魔人中的一个。为什么她就正好成了那一缕神念的载体?我跟她的关系也只能算熟人,为什么我就正好今天想起来要去看看她跟柳生的情况?我正好今天想出门遛遛,正好突然想起来要去市里,正好突然想起要去找他们两个,而赵玺——她就这么恰到好处地成了神念的载体。这一连串程序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我就会错过今天的线索。而赵玺则可能被女神的神念彻底洗掉灵魂,那时候就什么都没了。你觉不觉得咱们听到的那句‘神言’简直就好像在那等着似的,就等着我去见它?”



    “或许你只是想多了,”薇薇安来到郝仁身边轻声说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每一件事都是巧合堆砌起来的,只不过人们很多时候都不会刨根究底而已。创世女神的事情太特殊了,她的那句……‘遗言’也很特殊,所以让你有点精神紧张。要不我再给你熬点安神汤?”



    “额,还是算了。”郝仁下意识地摆摆手,他又想起上次薇薇安熬的安神汤来,上次他出主意让薇薇安熬汤的时候顺便把豆豆扔进去,结果小家伙直接把锅里的好几样东西都给吃了,他和莉莉一人喝了大半碗鱼汤之后精神到后半夜,豆豆则一口气睡到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半……



    挥去这些乱七八糟的记忆之后,郝仁从随身空间中取出一样东西。



    那把黑色的弑神之剑。



    “其实我是想到了这个。”郝仁轻轻挥动黑色长剑,而旁边正在专心玩尾巴的“滚”则一下子被这把剑吸引了注意力,猫科动物的直觉让她充满警惕却又好奇不已地盯着那星光闪烁的剑刃,她渐渐竖起尾巴,一边后退着一边对弑神剑发出威胁的呜呜声。



    “你是说……”薇薇安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郝仁轻轻点头:“渡鸦12345说过,这把剑上纠缠着创世女神的因果,当我持有这把剑的时候,它就会‘牵引’我逐渐接近创世女神。现在,我猜它恐怕已经产生效果了。”



    “你怀疑赵玺这件事就是所谓‘因果纠缠’的结果?”薇薇安瞪大眼睛,“因果这玩意儿真这么厉害?”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个说法,感觉它跟咱们画风不搭,但换种说法我就很能接受了:信息纠缠。我不能肯定赵玺这件事是不是百分之百与弑神剑的信息纠缠有关,但我刚才仔细询问了赵玺一些她能回忆起来的细节,又自己换算了一下,发现她并不是一进入灵界钟塔就失去神智,她彻底失去神智的时候几乎就是我接触到弑神剑的时刻。”



    薇薇安顿时感觉这就有点玄乎了:“你怎么确定的?”



    “赵玺提到了一个细节,”郝仁说道,“她模模糊糊记着有一队恶魔出现在灵界钟塔的军械库,而她的心智是在那一幕画面之后才彻底消散的,那是什么时候?那正是咱们出发前往仪祭大厅之后不久,当时拉尼娜在等待咱们消息的时候派了一些人手去搜查灵界钟塔的深处。我几乎可以肯定,在我看到这把弑神剑的一刻,赵玺接触了创世女神遗留下来的神念。我们可以大胆地猜测:这两件事就是同时发生的。”



    薇薇安听着郝仁的说法,一种毛毛的感觉慢慢就从心底里弥漫上来:“我怎么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的?”



    “也不用过于紧张,至少就目前为止,咱们从创世女神身上感受到的还只有善意,”郝仁很能宽慰自己,“而且你自己就是创世女神用神血造出来的,要说信息纠缠,恐怕你跟女神之间的联系不比这把剑浅多少,只不过你身上的信息纠缠都没法表现出来而已。”



    薇薇安点了点头,到底经历过很多大风大浪,她还不至于因为这事儿就慌了神。等静下心来之后她好奇地看着郝仁:“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郝仁平举起那把弑神之剑:“还有谁比这把剑更了解创世女神临终时的情况呢?每当我拿起它,它就一直在我耳边絮絮叨叨地说一大堆东西,所以我想跟它聊聊,看看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薇薇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