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来,叫祖宗
    房间中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默默传阅着那些珍贵的古老文书和器物。猎魔人长者们全神贯注,仿佛捧着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对待每一件递到他们手上的东西,生怕损坏一点半点。除了白火和图坦因之外,在场的全都是猎魔人中最渊博、最有资历的一群人,他们完全能看出这些古董物品的价值和意义——这些陈旧的卷轴,刻字的石板,记录信息的水晶,还有带着铭文的远古圣器,它们每一件都有着至少六千年的历史,那是“猎魔人”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势力建立起来的时期,是他们的历史转折点。



    也是一个被谜团与浓雾笼罩的年代。



    猎魔人很清楚自己与地球上的其他异类其实有很多共同点,即便他们一直努力想把二者区别定义,但他们至少要承认猎魔人这个种族与其他异类一样,都是在一万年前突然出现于地球上的。他们知道自己在这颗星球上至少有着一万年的历史传承,但六千年前的某个特定时期对他们的学者而言却是一片混沌:他们的历史在那几百年里颇多缺漏。



    那段时期只有区区百年,与一万年的传承比起来只是弹指一挥,但却是最重要的百年时光。



    在这个转折点之前,猎魔人只是一支在寒冷北地流浪迁徙的弱小族群,尽管有着优越强大的身体素质和魔法才能,但由于缺乏必要的技术和文化知识,也没发展出属于自己的职业和力量体系,他们相当弱势,只能躲避那些四处游荡的强大异族,在冰天雪地里过着隐居生活,几乎没有异族知道他们的存在。



    而在这个转折点之后,猎魔人突然间繁荣昌盛,他们有了一个名为“科尔珀斯”的异空间国度作为家园,有了数不尽的远古遗迹可供发掘,坐拥某个超级文明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他们开始开发自己的天赋血脉,形成如今标准的“猎魔人”力量体系,并且更重要的——他们建立了远大的精神目标,在“猎杀异类”这个崇高而一致的目标下团结起来。展开了历史上第一次“猎杀战争”。



    但没人知道这个转折点具体是怎么发生的:这百年时光的历史全都神秘消失了。



    猎魔人就仿佛遇上从天而降的奇遇般,在付出百年时光的历史空白之后,一下子变成了这颗星球上最能打的暴力团队。



    无数学者们付出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来调查当年的真相,然而却一无所获,能找到的零星证据根本不足以揭开那百年迷雾的面纱。这对猎魔人而言是个巨大的遗憾,长者格里高文便曾经感叹过:“我们有着一万年的辉煌历史,却单单缺少了最关键的一百年!”



    如此不自然的断层,难免会让人想到其背后有着什么阴谋黑幕。



    不过郝仁很清楚,他们历史断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百年时光里,薇薇安几乎全程参与了猎魔人的崛起。她可以说是“猎魔人崛起资料片”的核心角色,当她的名字和事迹被抹消之后,这整整百年历史也就不剩什么东西了。



    “这……这……”格里高文长者双手颤抖地捧着一份古老的卷轴,卷轴上记录的东西让他惊愕而困惑,呼吸都忍不住急促起来。“这上面提到的第十四位……”



    不等格里高文说完,郝仁便主动站起来:“需要鉴定一下卷轴的真伪么?”



    房间中的长者们面面相觑,他们都已经看到了那些关键的资料证据,但世界观上的巨大冲击让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怀疑起来——怀疑一切,也包括眼前这些文书案卷。



    “如果这些是真的,那简直是个……天大的玩笑,”长者安达赫尔声音有些沙哑,她略显娇小的身躯更加往自己宽大的风衣里缩了缩,似乎要逃避什么一般,“而且并不好笑。”



    郝仁没吭声。只是哭笑不得地耸耸肩,表示现实确实比小说里离奇多了。



    “这些东西的真伪无须怀疑,”克洛德站了起来,“这些东西在过去几千年来一直被封存在第一圣人的密室中。上面仍然残留着第一圣人留下的魔法祝福,诸位可以自行检验一下。另外……”



    克洛德说着,视线落在长者格里高文身上。



    “格里高文长者,您是这里最年长的前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应该已经可以确认这些记录的真伪了。”



    格里高文叹了口气。仿佛很疲惫一般用手捏着自己的眉心,随后看向身边那些等着自己发言的后辈们。良久,他敲了敲桌子:“恐怕……这都是真的。”



    现场隐隐有些骚动。



    “从三天前开始,我便被一些支离破碎的梦境和记忆困扰,”格里高文叹了口气,“刚开始我以为那是离魂症的影响,但很快离魂症的幻视幻听便消失了,唯有这些破碎记忆和梦境还在不断冒出来,现在我终于确定那是我童年时期的记忆。几位老友应该知道,我的童年记忆始终很模糊……就是我们缺失的这些。”



    格里高文苦笑着,指向桌上的古董书卷。



    “我看到了薇薇安?安塞斯塔带领猎魔人在北极圈活动的景象,以及科尔珀斯早期的挖掘工作。虽然记忆只恢复了一小部分,但可以确定,它们与这些书卷上的记载相符。”



    郝仁顿时眼睛一亮。



    他还以为六千年前那一代的猎魔人都已经死绝了,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个活着的——有这个格里高文佐证,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只是貌似那弑神之剑的诅咒威力颇强,已经永久损坏了格里高文的一部分记忆(也可能是当年的格里高文太过脆弱,被诅咒影响更严重),老猎人能回忆起来的东西有限,否则这证据就更有力了。



    但无论怎么说,接下来的事情走向开始明朗起来……



    郝仁把自己从弥米尔那里听来的、有关薇薇安和“猎魔人崛起”事件的所有情况悉数告知在场的长者们,也包括“黑暗之剑”引发的狂乱之灾的真相。他没有详细解释那把剑的来历以及背后的弑神秘密,因为这些事情涉及的背景更加复杂,一次性解释清楚是不可能的。而在郝仁讲解的过程中,白火、图坦因、克洛德则不断补充细节,让整个过程更加可靠可信。



    格里高文脑海中那点模模糊糊的记忆碎片则与事实完全贴合。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等一切都说完之后,郝仁指了指薇薇安,“这位就是你们的第十四圣人,严格来讲,是目前仍然健在的、最有资格的猎魔人领袖。不论你们愿不愿意承认,在圣人团集体陨落的情况下,她已经成为你们的最高首领。”



    郝仁偷偷在心里补充了俩字:之一。



    现场的首领们刚听完有关第十四圣人的故事之后还沉浸在世界观的巨大冲击中,压根没有余力想这些事情,这时候让郝仁一提醒,所有人才猛然反应过来。



    就连薇薇安本人都是激灵一下子。



    这真要按祖宗家法的话,薇薇安这个“第十四圣人”压根就没有退位,而现有的其他圣人团成员已经全员扑街,所以……猎魔人集团的最高领袖真的变成这个吸血鬼老祖宗了!



    不过郝仁要爆的猛料显然还不止这么点,他压根没给长者们反应时间:“另外还有件更重大的事情要宣布,比起薇薇安的圣人身份,这第二件事恐怕更刺激,你们等听完再炸锅……”



    安达赫尔呼一下子就站起来了,声音都有点哆嗦:“还能有比这更吓人的消息么?!”



    在她心目中,薇薇安的真实身份就已经足够给现场所有人的三观进行粉碎性灾后重建的,压根不相信郝仁还能有更吓人的消息。



    结果郝仁顺手就把旁边睡的昏天黑地的莉莉给提溜起来了,他拎着哈士奇姑娘的领子晃了晃:“来,叫祖宗。”



    莉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嘴角口水还没擦:“……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