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信息量超大
    科尔珀斯事件,每一步的发展都峰回路转。



    简简单单的一次猎魔人内战竟然可以牵扯出如此之多的远古秘密,郝仁这时候说实话已经有点麻木了。创世女神的遗留宫殿,弑神之剑的发现,薇薇安与猎魔人教团之间的惊人联系,这每一件事都足以让他回去写起码八百多字的报告,顺便跟家里这帮妖魔鬼怪们一块对三观进行数次的灾后重建工作,所以这时候弥米尔提到那些古老资料的时候他反而很淡定——吓人一跟头的故事都听完了,还怕再把文字版的看一遍么?



    当然,淡定归淡定,他还是对那些古卷颇为期待的。毕竟那上面不但记载着薇薇安在六千年前的经历,更记载着猎魔人对科尔珀斯的早期发掘情况,在郝仁确定了科尔珀斯就是女神宫殿遗迹群之后,这些资料对他而言已经成了最为宝贵的东西。



    弥米尔微微闭上眼睛,那颗巨大的头颅周围开始浮现出神秘古老的符文,这些符文在空气中流转着,突然飘向祭坛后方的墙壁,并在墙壁上组合成一扇门扉的形状。当门扉缓缓打开之后,一个更深层的密室暴露出来。



    “那间密室是第一圣人曾经隐居的地方,”弥米尔的声音在众人脑海中响起,“在被薇薇安重伤之后,她仍然勉强存活了数年时间,而那时候黑暗之剑的特殊诅咒已经开始生效,圣人们发现有关薇薇安?安塞斯塔的所有书卷、石板、器物都变得无法阅读,于是他们认为这恰好是你的力量对黑暗之剑造成重创的证明——那把剑是因为忌惮你的伟力,才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你的影响力消除掉。所以经过一番商议,圣人们搜集了族中所有与你有关的东西,全都封存在这间密室中,而第一圣人在生命的最后几个年头里,就不断地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来对这些卷轴和器物进行祝福和加固。



    “到最后,第一圣人油尽灯枯,她便让人从外面封锁了这间密室。并留下遗言:只有当那个不可被提起名字的人来铲除了‘盘踞在圣地中的阴影’之后,才可以打开这扇大门。后来猎魔人们把我带到这座塔里,我用了一千年获得他们的信任,最终我被安置在这个地方。用来看守密室。”



    郝仁正要走向那间密室,这时候突然有点好奇:“我很好奇一件事——你是怎么获得猎魔人信任的?”



    弥米尔拥有令人尊敬的古老智慧,即便猎魔人有时候也需要求助于他的知识,但除此之外,这位守护巨人在猎魔人眼中仍然是个“异类”。郝仁可以想象,在北欧神系刚刚覆灭的时候,普通猎魔人肯定是将弥米尔和奥丁他们混为一谈的——狂热状态下的猎魔人可分辨不出两者的区别。



    “取得信任很不容易,刚开始他们很想杀掉我,”弥米尔神色自如地说着,“但他们没有立即动手,而是想要先从我这里取得一些古老知识。因此我在灵界钟塔里呆了很长时间,直到跟他们一样被黑暗之剑的低语声控制。我想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对我解除了敌意。”



    在对方同样被“低语”控制之后,猎魔人便解除了对弥米尔的猜疑和敌视?



    郝仁微微点头。对那把弑神之剑的力量规律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那把剑似乎是在寻找仆从,只要同样被它控制的,便会被强行划归到一个阵营里去。



    在克洛德的带领下,众人走进了弥米尔身后的那间密室。



    除了足够宽敞之外,密室内的陈设简单朴素。



    房间中放着一张石床,一套石桌石凳,这就是昔日第一圣人日常生活所用的全部个人家具。石床上曾经的被褥早已经全部朽烂成灰,石桌上则还能看到一些古老的、难以分辨作用的工具。厚厚的灰尘堆积在这些家具上,已经完全掩盖了它们本来的颜色和棱角。



    而除此之外,密室中随处可见的便是沿着墙壁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大架子。



    巨大古朴的木架上摆满了东西。有原始的手抄本书卷,也有厚实笨重的附魔石板,还有与如今猎魔人所用截然不同的、六千年前的装备与圣器。这些年代古远的东西全都落着厚厚的一层灰尘,然而在魔法的保护下它们仍然完好。其中一些带有特殊魔力的物品还在微微发光,在黑暗中仿佛萤火虫一样发出光亮。



    白火与图坦因看到这些东西之后终于忍不住轻声叹息起来。在刚才弥米尔讲述那些古老故事的时候,这两位猎魔人全程都处于惊愕失语的状态,而这时候他们好像是缓过劲来了。白火捂着胸口:“这就是第一圣人的遗物……”



    图坦因则看着薇薇安,似乎是为了躲开弥米尔的注意,他压低声音:“我仍然对那些故事持保留态度。”



    “人之常情。”薇薇安不以为意地轻轻点头,“说实话,我自己也还有三分保留呢。弥米尔或许没有说谎,但他知道的应该也不全。”



    图坦因没有回答,只是带着复杂的表情摇了摇头,显然,他根本不知道这时候该说点什么。



    “这些东西保存的都很完好,”薇薇安默不作声地来到那些古老的书架旁,随手从上面取下一份卷轴,积累了六千年的尘土飞扬开来,被她挥手吹散,“……科尔珀斯的早期拓荒记录。”



    郝仁把终端摸出来:“扫描,留档。”



    这些东西都是无价之宝——不仅对郝仁而言有着重大的研究价值,更是猎魔人们的珍贵文物,所以他并不打算仗着平乱之功强行收缴这些东西。数据终端的扫描功能便足以把这些文物的所有细节保存下来,用来研究是足够的。



    而在薇薇安和郝仁徜徉在这些古书旧卷里的时候,莉莉很快便失去耐心,她在第一圣人曾经用过的家具周围绕来绕去,又好奇地摆弄着桌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



    在摆弄那些古老用具的时候,她脸上渐渐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第一次狂乱之灾结束后,这些书卷都被神秘力量影响,”克洛德来到郝仁和薇薇安身旁,一边小心翼翼地翻看那些文书一边低声说道,“只有圣人能看到上面的文字,普通人看这些书卷的时候便头痛欲裂,难以阅读。直到现在,仍然时不时有人会从藏书馆的浩瀚卷宗里发现无法阅读的古代文书,除了一少部分是真正的禁忌书卷之外,大多数就是因为记载了薇薇安?安塞斯塔的名字或者第十四圣人的事迹。不过重要的书卷都已经被封存在这间密室里了,在外面发现的那些大多是些无足轻重的东西……”



    不远处,莉莉听着克洛德和郝仁他们絮絮叨叨地讨论这些让人头大的古老故事,闲极无聊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她用尾巴扫了扫第一圣人的石床,大概清理掉灰尘之后便一屁。股坐下去。



    越来越强的倦意弥漫上来,哈士奇姑娘再次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这次连眼泪都快挤出来了。



    而在困倦与哈欠带来的迷糊状态下,她看到一个身材娇小的女性身影突然凭空出现在门口,这个身影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在密室里绕来绕去。



    “你是谁呀?”莉莉好奇地问道。



    “你跟谁说话呢?”伊扎克斯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



    莉莉指着某个空荡荡的方向:“那边不是站着个……诶?人呢?”



    她手指的地方空无一人。



    “额,大概是瞌睡糊涂啦!”莉莉不好意思地拍拍脑袋,从石床上跳了下来,随后轻车熟路地蹲下来拍打着石床上的某个位置,三两下拍击便打开了一个之前谁都没发现的暗格,她伸手去暗格里掏了掏,却只抓出一把黑乎乎的碎渣,“呀,我的点心怎么变成这样了?”



    密室中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莉莉的举动,克洛德忍不住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那里有个格子?!”



    “啊?这是我设计的我当然知道啊,”莉莉脸上闪过一丝迷糊,但还是下意识答道,随后她径直来到石桌前坐下,一边熟练地收拾着上面的东西一边扯着嗓子对外面叫道,“芬格尔!把我的魔光水晶拿来!顺便去告诉贝多利斯,今……这里怎么脏成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