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高塔上的噩梦
    克洛德,也就是之前魔王军在前线上抓到的那名教团高阶猎魔人,他当时与其他教团猎魔人一样精神状态诡异,完全拒绝交流,众人对他的第一次接触可以说是毫无结果,而且他还曾尝试袭击薇薇安。郝仁原本以为这家伙要很久才能恢复过来——毕竟连数据终端都搞不明白对方那古怪的精神状态是怎么回事,却没想到他却突然清醒了。



    这突如其来的进展称得上是个惊喜,伊扎克斯好奇地来到克洛德面前:“你现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还有些……后遗症,”克洛德站在一圈士兵中间,他的脸色还有点苍白,战斗中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也没换,而且仍然锁链加身,看上去颇为狼狈,他表情尴尬,“貌似给你们造成挺大麻烦。”



    “不只是麻烦那么简单,”白火双手抱胸站在克洛德面前,“我先问你几个问题,确认你真的已经清醒。”



    另一边,郝仁来到拉尼娜身旁低声问道:“你们都看到下面几层的情况了?”



    “跟着你们留下的路标和人员指示一路追上来的,当然都看到了,”拉尼娜细长的尾巴在空中扭来扭去,那双魅惑的眸子里满是对某件事产生兴趣的神彩,“很奇妙的现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座塔的时空结构肯定被改变了,而塔里的人貌似被囚禁在时空错位导致的裂隙里。这个世界果然很有意思。”



    一个魅魔,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甚至不喜欢自己的种族天赋,却惟独喜欢带兵打仗以及研究科学,郝仁只能感叹这姐姐真不愧是伊扎克斯带出来的。



    视线转回克洛德那边,白火询问了他一些东西,都是有关猎魔人内部事务以及在这次“内战”前后几件事情细节的问题,最终她确认克洛德已经完全恢复神智,忍不住松了口气:“呼……总算有个家伙恢复正常了。看样子可以先把你身上这些符文锁给……”



    “不。还是戴着这些东西吧,”克洛德微微后退了半步,身上的符文锁连叮当作响,“我主动要求的。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稳定。那些……那些声音仍然时不时在我脑海中回响起来,幻听,还有幻觉,还有其他的什么想法……我觉得自己戴着这些东西会更安全,对所有人都安全。”



    “声音?”薇薇安走上前来。“你说有个声音?”



    “是的,一个声音……也可能不是,我很难精确描述它,”克洛德看到薇薇安的时候身上肌肉明显紧绷了一下,似乎某种并不属于他自身意志的攻击冲动仍然残留在这幅躯体里,但他和他身上的符文锁连共同抑制了这股冲动,就如克洛德自己说的,戴着这些枷锁确实是明智之举,“那东西在我的精神世界回荡,就像是直接把一个想法、一个人格覆盖在我的大脑中。它并不是……声音,而是更加直接有效的……”



    “思维钢印,”郝仁打断了他,“说真的,你们该多准备几本现代词汇方面的教材,在藏书馆里那堆已经发霉的魔药大全中间夹两本现代词典会让你们更灵活点。”



    “好吧,思维钢印,这个说法很贴切,”克洛德看了郝仁一眼,扯扯嘴角。“我知道这个词,只不过一时间没想到。”



    “那么问题果然还是出在精神控制领域,”薇薇安双手抱胸,她没想到问题最终回到了这个最粗浅的原点。“更高明,更有效,更隐晦,但归根结底还是心灵控制?这个答案可有点让我失望。”



    克洛德立刻摇头:“不,与心灵控制有区别,我亲身经历了这个过程。我可以肯定并没有任何外力在扭曲或者遥控我们的想法——它只是激发并放大了我们心灵深处的一部分思绪,随后任由这种趋势发展。虽然在这里承认这一点很不好,但……净化异端确实是每一个猎魔人潜意识中的想法,包括现在正站在你们身边的这些战友们,如果他们也‘听’到我脑海中的那个东西,他们和长老教团将毫无区别。”



    克洛德这句话让现场的一小部分猎魔人略有骚动,一些不那么稳重的猎魔人用尴尬的视线看向身边的魔王军团士兵,然而后者无一人出声,拉尼娜只是淡然地说着:“每个人心中都有阴暗面,将特定的阴暗面抽取并放大,这对我们恶魔而言并不是什么高明手法。只不过在长老教团和圣人们脑子里动手脚的家伙更厉害点而已。”



    白火轻声咕哝:“你们倒挺大度的。”



    “在我们的家乡,全世界每个会喘气的生物都想干掉我们,”拉尼娜耸耸肩,“我们早就习惯被任何人敌视了。以一个较低的标准,你们简直是模范盟友,至少你们确实和我们一起冲锋陷阵。”



    “先把话题拉回来,”郝仁摆摆手打断拉尼娜和白火的交谈,他看着克洛德的眼睛,“所以就是那个‘声音’,那个操控思想的家伙影响了长老教团和圣人们?这座塔里现在的状态……”



    他抬手指向贝多利斯圣人的遗骸:“以及他如今的下场,也是因为那个‘声音’?”



    克洛德直到现在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贝多利斯,他难以抑制地惊呼出声:“圣者啊!”



    “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就倒在这里,死亡方式很奇怪,他的躯体完全变成了一种烟雾状态,最后只留下这身衣服还有一些灰烬,”图坦因解释着这边的情况,“所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克洛德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惶,似乎回忆起这座塔里发生的事情仍然让他心惊胆战,他压低声音:“我们唤醒了一个远古意志……一个强大的,无法理解的,没有实体的东西在这座塔里苏醒过来,随后通过科尔珀斯各个遗迹之间的神秘联系迅速影响了所有人。”



    “具体是谁唤醒的?为什么唤醒?那东西原本是个什么形态?”郝仁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是圣人们,”克洛德的答案不出预料,“在哈苏长者从安卡特罗领地回来之后,圣人们召见了他,随后他们立刻进行了几次秘密商谈。我不知道他们具体在讨论什么,但每一个圣人在那之后明显都很紧张。随后圣人们从藏宝库里取出某件太古圣器,并在仪祭大厅里举行了仪式,情况就是从那场仪式之后开始不对劲的。”



    克洛德努力回忆着,尽量描述那场仪式之后的情况:“当时只有圣人们走进仪祭大厅,其他人奉命在外等候。有一阵嗡嗡怪响从门里面传来,就好像无数人在大厅里争吵一般。随后仪式结束了,但圣人们并没有从仪祭大厅里离开,他们传令说要在大厅中继续冥想一阵子。我比较清楚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之后发生的事情……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有些奇怪,但根本没人意识到这种异常,影响是潜移默化进行的,在我们有所察觉之前,它就已经生效了。”



    “也就是说,起码在你的记忆里,那些圣人自从走进大厅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郝仁盯着克洛德,“除了‘某种东西’的力量从大厅里跑出来,并没有任何人或事物离开那里,对么?”



    克洛德想了想,用力点头:“可以肯定。”



    “恐怕他们在仪式之后就已经被摧垮了,至少精神层面已经全灭,”薇薇安指着贝多利斯残留的那套衣物以及一点灰烬,“贝多利斯或许勉强逃了出来,但只坚持到这个地方,墙上的留言就是他当时能留下的所有信息。”



    莉莉扭头看向墙上那句留言:“根据留言的话……‘那个东西’应该还在仪祭大厅里呆着。”



    白火有些怀疑:“可整个科尔珀斯都已经被它‘感染’过一遍了,它还会老老实实在大厅呆着么?”



    “因为它还没有完全脱困,”郝仁脱口而出,“从大厅里泄露出去的只是它的力量,圣人们大概在仪式后半段就察觉到情况不对,所以他们应该是用了某种办法把‘那个东西’的本体禁锢在了仪式现场!”



    薇薇安对猎魔人的圣人有种本能的不信任感:“你怎么知道那些圣人会这么做?”



    郝仁指着墙上贝多利斯的遗言:“因为他们压根不想把那东西放出来——他们甚至不知道会把那东西放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