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世界深层之战
    骤然出现在天空的那片异域战场仅仅只是昙花一现,但其壮丽却又恐怖的疯狂却已然深深印在康斯坦丝的脑海中,她仍然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态,尽管天空已经重新被云层笼罩,那片在火焰与雷霆中熊熊燃烧的扭曲时空却仍然仿佛印在她的视网膜里一样。

    终于,她收回了视线,有点茫然地看向周围,却发现周围的普通士兵仍然只是在做着各自的事情,没有一个人盯着天上看,也没有一个人露出惊慌或者无措的模样,就好像他们完全没听到刚才的一声巨响,也没看到天空裂开之后呈现出的景象似的。

    其他人看不到刚才那一幕?

    康斯坦丝瞬间明白过来,并低头看向身旁的莉亚,而后者这时候正在略带慌张地搓着手指。

    “刚才那是什么?”康斯坦丝忍不住开口问道,“天上那个……”

    “是幻觉。”莉亚瞬间抬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康斯坦丝眨眨眼:“但我确实看……”

    “是幻觉。”莉亚绷着脸,努力让自己认真一点。

    康斯坦丝:“……”

    “好吧,不是幻觉,”莉亚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使用神言扭曲现实的想法,“你刚才看到的是这个世界另一层正在发生的事情。”

    “果然……”康斯坦丝紧皱眉头,脑海中一瞬间涌上了不知道多少思绪,“我知道……我看过那个空间,虽然只是远远地看过,但我知道那里是戈尔贡深渊……可是我记忆中的戈尔贡深渊并没有那样的战场……”

    莉亚看了刚才匆忙中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臂环一眼,那臂环在她的注视中流过了一片微光,随后她将其捡起来套在自己胳膊上,这一次,天空并没有什么异象出现:“本来不想让你提前知道太多的……因为郝仁担心你的意志会动摇,进而影响到最后一场战斗。毕竟……你可能是最后一个有能力终结湮灭轮回的传承者了,你的战斗将是这个世界最后一次希望。”

    康斯坦丝很聪明,事实上哪怕她不聪明,倚靠着无数次轮回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和历练也足以让她具备足够的智慧了,她轻轻叹了口气:“所以……郝仁他们应该就在戈尔贡深渊吧?我刚才看到的,应该就是他们……那是什么?这个世界平行存在的另一片战场么?”

    “就像你说的那样,传承者经历无数轮回,每一次轮回都会导致一部分记忆被剥离,所以你自然不会知道另外一片战场的存在……那里可不只是戈尔贡深渊,而是世界的背面,”莉亚摇摇头,“来吧,我详细告诉你真相。”

    ……

    “守护者军团第二梯队各级战舰受损严重,后退修复,第三梯队进入炮击阵位!”

    “无人机群已经释放脉冲云雾,确认敌舰队活性降低——湮灭长矛进入待机发状态!”

    “侦测到高能量反应,全舰做好抗冲击准备——3,2,1,冲击抵达!”

    一阵剧烈的晃动从脚下传来,外部监视器传来的画面上也随之出现了大片白色的闪光,巨龟岩台号的护盾在一束高能光束的轰击下剧烈波动着,但很快便重新恢复了稳定。

    郝仁扶稳座椅,一边看着各处侦查探针传回来的画面一边询问:“诺兰,报告损伤。”

    “护盾未被击穿,本舰受损轻微,”诺兰的声音从舰桥广播中传来,“另外,这片时空结构体仍然在不断扩展,现有侦测探针已无法满足监视需求——时空结构体的扩展速度超过了探针的补充和部署速度。”

    “很正常,我们不可能扫描整个时空结构体,”郝仁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这片时空结构体是这个宇宙经过无数次湮灭与重生之后重组出来的,它包含着每一次世界末日之后宇宙剥离下来的碎片与执念……我们的探针能扫描一片战场,却不可能扫描整个世界的每一次沧海桑田。”

    薇薇安看向舰桥中央的大型全息投影,眉头微微皱起:“有些和戈尔贡战舰不一样的东西浮出来了。”

    混乱的战场边缘,时空已经呈现出极端混沌的状态,大片大片的云海在炮火轰鸣中被撕碎,无数纵横交错的暗色条纹漂浮在半空中形成了仿佛蛛网般怪异而可怖的结构,而在那些暗色的条纹中,依稀可以看到闪烁的旧日群星,以及一个个逐渐上浮的混沌虚影。

    那些虚影逐渐凝结出实体,终于呈现出其本来面貌:那是一座座仿佛倒立金字塔般的巨大星舰,每一座星舰的表面都镶嵌着海量的水晶以及符文阵列,而在星舰周围,则可以看到数不尽的浮游炮台以及用途不明的尖塔。

    这些新浮现出来的旧日幻象在凝结成实体之后便开始迅速变化,它们那银白色的装甲几乎在瞬间被黑暗覆盖,大量变异增生的触须从舰体内蔓延出来,在星空中以令人恐惧的姿态蠕动、延伸,而随着星舰装甲的打开,无数的跃迁式舰载机和重型跃迁导弹也仿佛保卫蜂巢的蜂群般涌了出来,冲向战场各处的守护者舰队以及那些武装无人机。

    永远没有感情的战术辅助AI再次开始广播:“检测到未知单位在当前时空实体化——确认敌意,正在制定迎敌方案——基本作战方案已下达,重型无人机第1至第195大队进入拦截位置,广域型跃迁干扰器展开。”

    “是另外一个纪元的残响实体化了,”郝仁将手按在控制台上,面色冷峻地说道,“这便是这片平行战场的规则——只要秩序不灭,疯嚣之力就会不断将一个又一个纪元中的残响唤醒并派上战场,这片时空结构体的不断延伸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只要我们还在这里坚持,那么就会有更加靠近远古时代、更加强大的旧日文明出现。我们刚开始对付的还只是赫尔松加的低技术武装卫星,但现在出现的这些……明显已经比戈尔贡星舰还要厉害了。”

    莉莉顿时瞪大了眼睛:“那这岂不是会越打越难?谁来都得死吧?!”

    “有一个最高难度,”郝仁咧嘴笑了一下,“最多也只会到先祖文明而已。”

    莉莉想了想,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你说过先祖文明可能会比守护者军团还能打的!”

    “所以我们在这片战场上的任务便是坚持,坚持尽可能多的波次,一直等到康斯坦丝完成这次纪元交替为止,”郝仁静静地说道,“而随着她不断靠近帝都,靠近最终战场,我们这片时空中的敌人也会以更快的速度出现并进化——两个平行战场相互干涉相互影响,其中一个推进的时候另外一个便会加速,其中一个溃败的时候另外一个也会急转直下,而一旦两个战场同时沦陷,那便是秩序世界全面崩盘,纪元重启的时候了。”

    “在此之前的无数次湮灭轮回,纪元交替,最终都是因两处战场全面崩溃所引发的,是吧?”薇薇安开口道,“而且自从这个文明彻底失去了在世界深层的防线之后,他们就等于失去了在正常情况下翻盘的机会——不管他们如何努力挣扎,都不可能取得真正的胜利。”

    “所以审查官就是干这个的,”郝仁笑了笑,“这个文明有潜力,有韧性,有勇气和信念,他们只是缺个机会而已——现在,咱们给他们这个机会。”

    他这边话音刚落,脑海中便突然响起了莉亚的声音:“郝仁,我这边发现点情况。”

    “怎么了?”

    “康斯坦丝看到了你们那边的景象——不过只有她和我两个人看到。”

    “啊?”郝仁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了?”

    “看样子几千年前我那暴走的神力将拉赫瑞恩一分为二之后在这个世界所留下的不仅仅是一道世界裂痕那么简单,”莉亚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无奈,“我们在靠近帝都的地方发现了一些‘神器’,是从创世神殿中遗落的、我的个人物品。”

    莉亚的声音并非只在郝仁脑海中响起,因此这一时间,舰桥上的三个人都面面相觑。

    “我的神力重塑了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留下一些痕迹,但我没想到这些痕迹会强烈到实体化的程度,”莉亚说道,“我和康斯坦丝同时接触了那样东西,结果不小心短时间打开了世界表层和深层的界限,这其中的原理应该是神力的共振贯通时空所致。总而言之康斯坦丝已经目睹你们的战场,我把事情都告诉她了。”

    郝仁沉吟片刻:“那么……她有什么反应?”

    “她决定继续向帝都进发,就像之前计划的一样,终结所有的纪元交替之战。我认为她没有丝毫的动摇。”

    “……那个有关于她个人的真相,你也告诉她了?她同样没有动摇?”

    “没有。这一点让我都很意外。”

    “那么……很好,”郝仁轻轻呼了口气,“她已经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就让她走下去吧。莉亚,你把刚才你激活神力共振时候的数据给我,我这边有个计划。”

    “好。我顺便把我们发现的‘东西’给你,我大概猜到你要干什么了——但是千万小心,神的力量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

    “放心吧——至少在现阶段,我比你看的书都多。”

    “噫——”

    莉亚的精神力量脱离了郝仁的脑海,而与此同时,舰桥的控制台上也浮现出一片光华,当光芒散去之后,一只小巧的臂环出现在郝仁面前。

    而在这个臂环被传送至“深层战场”的同时,郝仁便感觉这片时空仿佛发生了一次微弱的“偏移”,这种感觉极为难以描述,它超脱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的感官与思维,郝仁觉得如果非让他说出来的话,那便是刚才的一瞬间,他觉得巨龟岩台号外面的整片时空突然化为了虚无,战场上除了守护者舰队和无人机军团之外的一切都失去了实体,而在下一瞬间,这种感觉又烟消云散。

    即便只是这一瞬间的感觉,也让他确信了一件事: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数千年前将拉赫瑞恩一分为二的那道神力冲击波……余波未消。

    它的力量还可以再发挥一次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