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使节团
    查理曼与自己的妹妹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情况……有些超出了预料。

    没想到在艾文娜认真排查之后,自己仍然被人监听了,这样导致了极大的被动,现在两人的身份或许没有暴露,也可能已经暴露,但这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这几个神秘人究竟想干什么,以及他们到底和那些海盗有没有关联。

    这是一艘军舰——军舰两个字让查理曼芒刺在背。

    这个世界上会出现一些来路不明的神秘之物,比如隐世几百上千年的古代巫师突然骑着机械龙招摇过市,比如某个遗迹里面突然跑出了失控的魔导士兵,也比如某些隐修组织手中掌握的那些不被人所知的奇特造物,查理曼一度以为眼前这艘银白巨船也是上述几种情况之一,但它偏偏是一艘军舰。

    郝仁看出这个名叫查理曼的男子表情在变化,于是没有给对方过多的思考时间:“我不知道你在脑补些什么,但我首先声明一件事——我们没有敌意,与你们的遭遇以及介入这次袭击事件完全是个意外,我们确实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把你们从海盗手里救了下来,至少这一点是没什么可隐瞒的。”

    查理曼的眉毛抖动了一下:也就是说,眼前这些人和那些海盗并没有联系?这真的是巧合?

    但是对方的可信度又有多少……

    不过就在查理曼还权衡利弊的时候,艾文娜却向前走了一步:“我们来自伊苏王室,伯伦丁陛下是我们的父亲。”

    查理曼立刻便有些不满地低声叫道:“艾文娜!”

    艾文娜脸色平静如水:“哥哥,我们在他们的船上,所有人都在他们的船上。”

    这一句话立刻让查理曼清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事情,而艾文娜其实比他看的还明白。

    自己兄妹两人在别人的船上,而且这艘船到现在还悬浮在世界裂痕上空,在这种局面下,只要自己二人“身份可疑”的事情被这艘船的拥有者知道,那就已经没有任何主动性可言了。而至于“所有人都在他们的船上”这句话,并不只是在担心其他船员会被作为人质来威胁自己,更是提醒查理曼,那些船员和乘客也可能把情报泄露出去——即便不是故意的。

    与其那样,还不如配合一点,反正比起真正的秘密,自己二人的身份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在听到艾文娜的话之后,郝仁确实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来到这颗星球还没展开行动便误打误撞地救下了如此两个特殊人物,但仔细想想自己的事儿逼属性,他便瞬间淡然起来。至于眼前二位王子和公主的身份,这在他看来倒是没什么打紧的——公主也就那样,照样要读书写作业晚上按时睡觉,看漫画打游戏而且不小心拆坏家里电器之后还得被打屁.股,他自己还是艾瑞姆的太阳王呢,每天不照样为了两块排骨跟一只哈士奇斗智斗勇?

    不过他仍然对这二位特殊人物挺感兴趣:“伊苏古国的公主和王子?如此特殊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一艘单独出航的客船上?而且还被海盗给袭击了……”

    “这本是一次秘密的出使,”查理曼略有些愤愤地说道,反正身份已经暴露,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说出来也没什么影响,“我和艾文娜是作为密使从伊苏前往德拉贡帝国,而那些海盗……”

    不等他说完,薇薇安已经恍然地接过了后半句话:“那看来那些海盗也不是真正的‘海盗’了。”

    查理曼深深地看了这位突然插嘴的女性一眼:“……有些偏差,但那些海盗确实不纯粹。”

    郝仁有点意外地看着薇薇安,后者不在意地摆摆手:“类似破事儿我见多了,当年欧洲几个国家海上争霸那阵子在公海跑的海盗得有一半是吃皇粮的,我还差点动心思想当个海盗呢,不过后来船沉了就没当成……”

    郝仁顿时大惊:这位女伯爵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呢?自己当初回溯万年果然还是走的太匆匆,漏了很多细节啊!

    “咳咳,”注意到查理曼和艾文娜好奇的神色,郝仁赶紧清咳两声把话题引回来,“我明白了,也就是说你们俩是秘密从伊苏国前往德拉贡帝国担任特使,但行动不但暴露了,而且还有人打算下黑手,所以你们才被海盗袭击是吧。怪不得你俩给我的感觉老有点被害妄想症的意思。”

    艾文娜脸上有点好奇:“被害妄想症是什么?”

    “就是疑神疑鬼,别人打个喷嚏你们都怀疑是在对暗号,跟人吃个饭都时刻担心人家把杯子一摔召唤出五百刀斧手来,”郝仁摆摆手,“说实话,跟这种状态的人打交道特别累,说一句话你们就能脑补出二十万字的刀光剑影来。啧……不说这个了,你们之前是担心我们跟那些海盗有联系是吧?”

    “说实话,到现在都在担心,”艾文娜坦然地说道,“但看你们的态度……我有点不这么想了。”

    “……就当这是一句夸奖吧,”郝仁叹了口气,“这么说,所谓的白珍珠号客船以及那上面的一船人就是伪装起来的使节团喽?”

    “并不全是,”查理曼说道,“白珍珠号确实是一艘客船,上面也确实是普通乘客,使节团只是混在其中罢了。”

    郝仁脑海中浮现出了某个白胡子叼烟斗的老船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至少那个博肯船长是知情人,对吧?”

    “看样子你们已经和他接触过了,”查理曼倒是没有隐瞒的意思,“博肯船长一直是白珍珠号的船长,他经营那艘客船超过二十年,但他为伊苏王室效劳则长达三十年。”

    “培养已久么……真是可惜了那艘船和那位船长,”薇薇安有点遗憾地摇摇头,“出了这件事,他的事业和前途基本上就都等于完了。”

    “你们这次出使的目的是什么?”莉莉眨巴着眼睛旁听了半天,这时候终于忍不住问道。

    查理曼的神色一下子格外警惕起来,这是最关键的秘密,而且属于只有他和艾文娜两人知道的秘密,因此已经不在可以“配合”的范畴内了:“这一点恕难奉告。”

    莉莉点点头:“哦,那就不用说了,我就是好奇随口问问。”

    然后她就回过头,从旁边拿了杯饮料,把吸管插进去开始咕噜咕噜地吹泡泡。

    查理曼:“……”

    这位王子殿下的内心波动十分复杂:这就……不问啦?竟然真TM是随口问问啊!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咳咳,别想太多,她真的就只是好奇随口问问,”郝仁觉得气氛有点尴尬,赶紧开口,“这么说,你们是要去德拉贡帝国……去见那位有着巨龙之魂的皇帝陛下喽?”

    “这与你们有关么?”查理曼脸上谨慎与戒备的表情丝毫没有减弱,甚至比刚才还明显了几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们的身份——如果说是要‘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我想你们这时候至少应该自我介绍一下了。”

    在几次交谈之后,他终于决定不再回答下一个问题,而是想要先搞明白眼前这些人的来历——不管是不是真实来历,至少要打听一下。

    “哦,这是我们疏忽了,”郝仁干笑了一下,随后指着自己,“我们来自世界树神殿,你可以叫我郝仁,旁边这几位分别是……”

    他没有把关于希灵神系和审查官的那一套复杂奇幻城国际娱乐拿出来,因为没有必要,而且还得解释一大堆背景设定,所以干脆给自己这些人安排了一个“世界树神殿”的出身,而且从某方面来讲这也真不是骗人:他们真是从世界树神殿出发的……

    “世界树神殿?”查理曼果然皱起了眉头,“我从未听过这个教派或者组织……”

    “我们与世隔绝,从未插手过这个世界的事务,别说是你,就连你们那位国王父亲恐怕也不知道世界树神殿的存在,”郝仁特别诚恳地说着大实话,“所以你也不用对我们抱着这么大的戒心:我们是与世无争的。”

    查理曼没有全信这套说辞,但一个从不插手世俗事物又冠以“神殿”之名的隐修组织倒并不是全然没有可能,虽然他们拥有“军舰”这一点让人惊奇,但或许这只是证明了这个隐世组织的底蕴和财力,而且这艘船的奇特之处也正好证明了对方“与世隔绝”的说法。

    至少对于一个还未进入太空时代的文明而言,世界上的隐世组织总比宇宙中的天外来客要容易理解一点。

    他选择半信半疑,但开口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一个隐世的教派?你们与世隔绝,那这次突然现世是为什么?”

    郝仁偷偷舒了口气,心说终于可以把关键点说出来了:“说来凑巧,我们也要去德拉贡帝国,去找那位龙魂的皇帝——但没想到在跨越世界裂痕的时候却遇上了白珍珠号,更没想到的是白珍珠号上竟然有你们两个也要前往帝国的‘密使’。说来难以置信,但这说不定是种缘分。”

    这时候艾文娜忍不住开口了:“你们也去德拉贡帝国?你们去做什么?”

    “也算是一次出使吧,”薇薇安模仿着刚才查理曼的口气,“但具体目的……这一点恕难奉告。”

    “总而言之,我们有着共同的目的,”郝仁拍了拍手,“如果不介意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结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