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有用的情报
    和那位博肯船长的交谈顺利而且颇为愉快——最起码表面看起来是这样。

    在那位健谈的船长离开之后,郝仁和薇薇安开始整理刚刚收集到的情报。

    “这个老船长不一般,”薇薇安虽然穷了一万年,但人情世故方面的积累多少还是有点的,她一眼就能看出博肯无意识中透露出来的很多问题,“他表现得很好,健谈,热情,诚恳,但就是因为太健谈太热情太诚恳,才显得不那么自然,最起码已经超出了他对自己身份的描述。”

    “一个普通的民船船长,常年在‘世界裂痕’上空做客运生意,”郝仁回忆着那位老船长对自己的介绍,“除非这个世界隔三差五就会有和咱们一样画风清奇的宇宙飞船来串门,否则一个他那样的‘普通船长’在登上星舰之后的表现可不会如此淡定。他所有的好奇心都控制在最小的幅度,看似热情诚恳,但说的很多话都很含糊,而且他的热情诚恳本身就是很大的问题——他没必要跟咱们这些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如此套近乎,哪怕咱们刚救了他的命,感恩的热情和套近乎的热情是不一样的。”

    莉亚在旁边摇了摇头:“但这不重要。”

    郝仁笑了笑:“倒也是,并不重要。”

    自己一行人只是过客,为了调查一些事情才在拉赫瑞恩短暂停留,这里的人有什么恩怨纠葛或者阴谋算计跟自己一行人并没什么关系,而那位名叫博肯的船长即便隐瞒什么,也只是为了自保或者类似目的罢了,想来不会影响行动本身。

    “不过从他那里咱们倒是能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情况,”莉莉说道,“这方面他总不会有意识隐瞒什么。”

    郝仁一条一条地说着收集到的资料:“拉赫瑞恩人把这颗星球一分为二的地方称作‘世界裂痕’,海洋、陆地以至于整个星球都从这里被撕成两半,而在世界裂痕上空存在若干稳定的元素涡流,可以为魔导设备提供能量,所以当地人建造了可以飞行的‘飞空艇’来顺着元素涡流跨越世界裂痕、连通两个半球;星球的东半球和西半球各有较为强大的国度,东半球存在数十个大大小小的王国,他们以一个名为‘伊苏古国’的国度为首,成立了叫做‘白城联邦’的国际组织,至于白城二字的来源目前还不清楚;西半球则存在一个统一的强大帝国,名为德拉贡,在这个帝国所盘踞的半个星球上没有其它成气候的国度,只有一堆松散的城邦甚至蛮族自治领以附庸的形式生存在德拉贡帝国周围……”

    数据终端投影出了拉赫瑞恩星球的全息影像,这影像是用探测器在外太空拍摄下来的,而包括伊苏古国、白城联邦、德拉贡帝国、世界裂痕等在内的一个个名词浮现在影像之上。当然,这幅地图还不够完善,毕竟从博肯口中打听到的资料是相当有限的。

    “白城联邦和德拉贡帝国之间维持着平衡,但并不是亲善邻邦那种平衡,而纯粹是因为两半星球之间交通困难,有限的元素涡流根本没办法把足够的军队送到行星对面,所以两边常有摩擦但却从未真正打起来过,”郝仁一边说着一边指点着全息地图上的几个地名,“现在还不知道两边的实力对比怎么样,但这个大帝国明显强于星球另一边的任何一个单独王国……不过听那个博肯的意思,白城联邦中的伊苏古国是个狠茬,作为联邦之首,已经稳坐老大宝座好几百年了。”

    “白珍珠号是从伊苏古国前往这个德拉贡帝国的‘航班’,在穿过闪光云海之后遭到了海盗袭击,”莉莉补充了一点,“听那个老船长的意思,这些海盗还挺常见,因为拉赫瑞恩的高空元素力量浓度很高,还有各种各样会阻碍观测的自然现象,海盗们便藏匿在动荡的云海里面,时常出来袭击落单民船……”

    郝仁把这些资料在脑海里消化完,看向坐在一旁的莉亚:“很显然,这个星球在撕裂并重塑之后已经有了全新的世界线,而且之前世界毁灭的‘历史’已经完全消失,新的历史完全是建立在‘行星分成两半’这个‘自然现象’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那个船长压根不知道曾经世界末日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类似的传说流传下来。”

    “也就是说,这颗星球的历史已经被完全重塑了,”莉亚轻声叹气,“至少在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社会已经被完全重塑。再加上拉赫瑞恩从物理结构上也经历了一次毁灭性的的‘重生’,我们恐怕很难在这颗星球上再找到黑暗领域时代以前的线索。”

    薇薇安揉着额头:“事在人为吧,总不能一点线索都没留下。现在我对那个德拉贡帝国很感兴趣,博肯说那个国度的统治者有着巨龙的血统,灵魂永生不灭……如果是灵魂永生不灭的话,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事情。最起码……也该知道这颗星球‘新世界线’开启之时的事情。”

    “那个‘德拉贡’么,国家的读音就是巨龙,统治者也号称拥有巨龙之魂,倒是有点意思,”郝仁思索着,“那就得想办法去跟那位皇帝陛下见一面了。最好是别用小手段,能在对方主动配合的情况下完成接触是最佳方案,你们说……”

    他这边刚要跟大家讨论一下如何去接触那位传说中的“龙魂统治者”,诺兰的全息影像突然出现在房间里:“Boss,有两名‘搭车客’想要见你。”

    “搭车客?”郝仁眉毛一挑,“救上来的那些难民?普通乘客找我干什么?”

    “不一定是普通乘客,”诺兰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是值得关注的两个人:那个名叫查理曼的年轻男子和他的妹妹艾文娜,你在白珍珠号的甲板上见过他们,之后监控他们在房间中的交谈……也听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郝仁听完诺兰的监控报告,脑海中也把两个人对上了号,他想起了那个帅的相当于0.93个南宫三八的灰发男子,以及那个浑身脏兮兮从甲板下面跑出来的长裙姑娘——现在他已经知道那个姑娘当时是在白珍珠号的魔动中枢里面,帮助船上的技术人员抢救已经严重损毁的动力源。

    当然,那番抢救并未奏效,白珍珠号最终还是失去了所有动力,并且在几十分钟前便坠入了行星裂隙的深处,烧毁在那一片高热空间之中。

    “看来咱们救下来的这艘船确实不一般啊,船上还藏着了不得的人物,那些海盗竟然只是个幌子么……”郝仁捏着下巴,感觉此事颇为有趣,“好,那就让他们进来吧。”

    查理曼和艾文娜进入了这艘船的拥有者的房间。

    他们一路上都在认真观察着这艘船内部的结构,并尝试通过那些那些墙壁和走廊的走向来大致推断这艘船的功能划分以及各种设施的作用,但越是观察便越是心惊,这艘船的结构与已知的任何一种飞空艇都不相符已经够令人惊讶,他们更发现了自己一路走来所看到的舰内结构始终有一种违和感:在本应只有一层墙壁的地方会出现宽敞的舱室,在本应抵达尽头的走廊前还有更长的走廊,一些地方甚至理论上应该在舰船之外:如果他们对距离和方位的感知没有被人扰乱的话,这艘船根本不该有这么大的空间才对。

    但这些疑问都被他们埋藏在心底,因为在那种像炼金生物一样的机械乌贼的引领下,他们已经抵达了终点。

    这艘船的主人坐在他们面前。

    郝仁专注地看着眼前一对兄妹,对方表现的很到位:适当的不安和畏惧,以及克制不住的好奇心,妹妹躲在兄长身后半个身位,而她的兄长则略显紧张地抓了抓腰间的带扣。

    “你们想见我?”郝仁收回视线,笑着问道。

    “是的,船长先生,”查理曼轻咳一声,挺直了腰,“我和我的妹妹很感谢贵方的救助,但我们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到地面——家人会很担心我们。”

    “这个没准,”郝仁摊开手,“我们正在执行任务,视任务进展情况而定,这艘船有可能明天就找个地方降落,但也有可能就不着陆了。”

    这个问题显然极大地出乎对方预料,查理曼这次的惊讶是货真价实的了:“不着陆?!你们永远飞在天上不成?”

    郝仁摆摆手:“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我想说的是——你们真的就只是来问这个的?”

    查理曼皱了皱眉:“我们只是担心行程。当然,我们的家族会感谢这次援助,他们一定会奉上……”

    郝仁打断了对方:“咳咳,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想说……我们使用的窃听技术比较特殊,用魔力符文之类的东西恐怕并不能把它找出来。虽然我们无意侵犯乘客的隐私,但这是一艘军舰,而你们的身份不明——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

    帅达0.93个南宫三八的英俊男子和恬静的长发少女同时露出了惊慌和戒备的神色,不过他们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薇薇安在旁边淡淡地开口:“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