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三百六十六章 莫名的熟悉
    啃着猪蹄的兀突骨很难理解孟达内心的复杂,他的人生很简单,吃饱,睡觉,听老大的指挥,打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再说以兀突骨脖子上挂神石,自身接近精破界,本身还天赋异禀,就算武艺极其粗糙,其本身的战斗力也是相当靠谱的。

    因而兀突骨听到孟达的话,很自然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在吃东西,怕是什么,能吃吗,好吃吗?

    “还是你的日子过得好啊。”孟达苦笑,会的越多,也就怕的越多,兀突骨这种人怕是天生就没有怕这个感觉吧。

    不过随后孟达就觉得自己蠢了,居然问兀突骨这种高难度的问题,以对方的脑回路,大概是完全不能理解这种东西吧。

    “吃完了,带上两千人去挑战一下。”孟达看着啃骨头啃得特别香的兀突骨说道,还是说点简单的对大家都有好处。

    张任将经常骑的小马送给张肃,换上刘璋送从北方购入了青骢大马,一米八的肩高,张松骑在上面显得意外的高大,在南方这种矮种马流行的地方,这种大马,看起来特别的震撼。

    张任驾马走在所有人的前方,身后的亲卫,本部,还有左右护军缓缓地展开,各种制作好的床弩,投石车被工匠推了出来,这几天张任也不是什么都没干,攻城器械他可是命人制作了很多。

    话说回来,益州的工匠现在制作农具的速度可能都不如制作床弩的速度快了,感觉他们现在完全成了专业的战争武器制作工匠,

    “出发!”朝阳之下,空气已经有了些许的燥热,张任深吸一口气,一夹马腹,胯下宝驹蹬起四蹄轻快的朝着前方迈去。

    大量派遣出的侦查,已经让张任掌握了方圆二十里的情况,清楚地知道了现在的态势,这一战贵霜无有援军,也没有伏兵,外面一切的准备都是自己的准备,他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拿下营地。

    “严防死守吗?”张任耻笑着望着远处的营寨,“直接赌守过了今日,援军必然会抵达吗?还真是谨慎而又平庸的手段,完全不像情报里面所说的像是什么历经战场的老将。”

    和上次一样,张任驾马朝前,然而还未抵达喊话的距离,一发箭矢直接对着张任射了过来,而张任随意的用剑刃将之劈成两半。

    “这就是你们贵霜最后的选择?看来我的好意被你们辜负了,不过,既然如此!攻营!”张任将箭矢劈成两半之后,缓缓地抬头,双眼肃杀的看着对面的贵霜营地,今天就踏破这贵霜营地。

    伴随着张任的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好的床弩爆发出尖锐的暴鸣,与此同时大量的士卒扛着木盾朝着贵霜的营地冲了过去。

    张任随意的展开自己的军团天赋,不需要天命指引,只需要展开就足够了,他的军团天赋足够给操控战争武器的本部带来相当可怕的加持,所有靠脸和概率作战的战争兵器,张任的军团天赋都足够让操纵武器的人使用出超乎极限的威力。

    装满桐油点燃的火罐被投石机准确的砸在贵霜木质的营墙上,靠着绞丝拉开的床弩,将一根根手臂粗的箭矢朝着营墙射去,暴鸣声和尖啸声从张任下令的那一刻就未曾停止下来。

    贵霜营地上青色的云气也在张任怒吼出的瞬间狠狠地撞在了张任头顶那金辉之上,与此同时张肃快速的释放精神量勾连云气,给益州所有的士卒加持上了暗淡的金辉。

    “君矫,加持绝对碰撞!”伴随着金辉的生成,张任直接让张肃变更军团加持效果,和其他州一样,益州这地方也是有着其他地方很难模仿的特殊力量。

    “好!”张肃闷哼一声,不再多言,直接转换加持属性,全军的士卒统统被加持上了绝对碰撞的云气效果。

    这个时候贵霜营墙上则是箭雨间不容发的射杀了过来,而汉军士卒则是举着大盾在自家伯长,什长,伍长的率领下,以及己方箭雨的掩护下,怒吼着朝着营墙冲了过去。

    燃烧的桐油罐炸碎在营墙之上,升腾起了巨大的火焰,虽说不足以灼伤营墙之上的贵霜士卒,但是随后一根根巨大的弩矢带着尖啸钉在营墙之上,某些因为运气不加过于脆弱的部分,甚至因为这种强大的弩矢直接被射碎,火焰也在营墙上出乎预料的开始蔓延。

    “放箭!”巴纳特身处在营墙之上,亲自指挥着贵霜的弓箭军团进行反击,但是汉室那五十多架大型床弩的命中率实在是高的可怕,原本完全靠脸的攻击,在有张任本部接管之后,五十多架大型床弩甚至能靠着射击压制住贵霜营墙上的反击。

    这一种足够从地平线这边直接攻击到接近地平线那边的武器,区区贵霜士卒的身躯,只要被擦个边就足够让贵霜士卒回归梵天,而一旦有士卒被音爆和弩矢正面命中,甚至会炸成碎块。

    原本床弩这种东西只能作为战略威慑,打压士气,在数量没达到一定规模之前,不具备太高的实战价值,毕竟命中率实在扯淡,然而这些战争武器在张任本部的操控下,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贵霜的预计。

    那怕是贵霜同样准备了战争武器,但是在对飙的过程之中,没有打出战绩,便被汉室这边的床弩集火打掉,以至于巴纳特的防线到现在只能用箭雨先行压制汉室。

    可惜汉室这边早有准备,第一波攻势之强远远超过了贵霜的估计,先头部队在后方的弓箭手和床弩反压制了贵霜之后,当即抓住机会举起配备的重锤和木盾怒吼着朝着营墙发动了冲锋!

    眼见汉室的士卒以狂猛的速度或是举盾,或是举起木槌狠狠地轰击在营墙上,超乎预料的撞击力,让营墙为之一颤,不少站立在营墙之上准备用兵器攻击的贵霜士卒,甚至一个没站稳直接滚落了下去。

    “倒火油,放火!”巴纳特心知局势不妙,不敢再有丝毫犹豫。

    当即贵霜营墙之上的士卒一脚踢到脚下的瓦罐,乌黑的油料直接滚了下去,很快整个营墙直接就燃烧了起来,除了少数已经被打碎了营墙的位置,汉军和贵霜骤然被火墙分割了开来。

    汉室这边的士卒有心要从破碎的营墙冲进去,但是面对其中已经列阵等待的贵霜士卒,少量的士卒冲杀进去根本无力抵挡,哪怕是如鄂焕这等好手,冲杀进去,面对数千严阵以待的士卒,也很难讨好。

    “床弩换实弹,投石机换滚石!”眼见攻势受阻,张任面上无有丝毫的担心,在贵霜营墙燃烧起来之后,当即下令本部亲卫换成实弹,正常状态下打不碎营墙,烧起来那还能挡住滚石?

    随着床弩和投石机用滚石炸碎了一片营墙,张任彻底看清了贵霜营地的布置,里面还有一层营墙,这种布置让张任有些熟悉,不由得看了一下营墙后面严阵以待,秩序井然的枪盾。

    不需要张任指挥,已经冲在最前线的鄂焕在营墙崩塌的第一时间带领着自己的本部就冲了上去,双方的箭雨如雨一般倾泻而下,贵霜的士卒在各自百夫的率领下结成一个个的小阵自发的朝着鄂焕率领的本部迎了上去,巴纳特则率领着自己的亲卫和鄂焕撞在了一起。

    “命令吴懿,率领左护军,还有杨怀给我从贵霜营寨左营角发动进攻!”张任看着贵霜的营地内纷乱的布置,越发感觉到熟悉,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告诉张任,他看不到的贵霜左营角在三道防线之内是破绽,而且这个营地看似只有三道,实际上内扣六层!

    “是!”传令兵大吼一声,开始变更鼓点旗号,用战旗下令吴懿部从现在完全不知道形势的贵霜营寨左营角发动攻击。

    吴懿看到战旗指挥,虽说心生不解,但是战场上服从命令是将军的责任,因而怒吼一声,挺身而出,率领自己的本部朝着贵霜营地左营营角发动了攻击。

    “张将军……”张肃并非是那种不知兵的文臣,自然在张任调动了兵力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一脸吃惊的看着张任,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集中重兵,直接破开本阵,然后集火二层防线吗?

    张任并没有回复张肃,只是冷漠的看着左营营角的动静,吴懿几乎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破开了左营营角,然后长驱直入,传令兵紧急汇报张任说是吴懿一头撞上了贵霜一支正面面对他们的军团,而且抵抗力极其可怕,极有可能被打退,请求增援。

    “玄襄古阵,三旋内转,不,是四旋内转!”张任的面色铁青,直接对一旁等待的高沛下令,“率领本部,给我压上去,不惜一切代价给我从左侧营角打进去!”

    “是!”高沛闻言怒吼一声,直接率领两千本部朝着贵霜左侧营角冲了过去,而随着张任的命令,床弩也朝着贵霜左侧营角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