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三百五十七章 未战先怯
    中原仙人努力寻找下家的时候,收兵回营的贵霜将帅尽皆面色凝重,至于营地士卒尽皆士气衰败,张任这一次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完全颠覆了之前贵霜众将对于张任的印象。

    营前大战,斩帅旗,破军阵,斩大将三连发之下,贵霜营地自上而下都进入了自我怀疑的阶段,士气差点降到了冰点。

    “接下来,我将拿出五成的实力,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一炷香之内,必斩你帅旗!尝试着挡住我吧,看看你面对我,是否如贵霜面对我汉室一般是螳臂挡车!”

    回想起这一句话,贵霜所有的参战的士卒和将校都不由得感到心寒,对方根本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实打实的当着贵霜一众将校士卒的面兑现了这句话,也即是说对方后面那句螳臂挡车真不是玩笑。

    在之前,他们最多认为张任是一员优秀的将领,一员具备军团天赋,具有名将资质的将领,但真要说有多强,匹配了神佛加持之后的贵霜将帅都自忖自己能和对方打的有来有往。

    然而这一战,张任非常实际的给贵霜众将甩了一巴掌,你们曾经所见到的我并非是我的全力,上一次文伽之战我根本就是在划水!

    贵霜当前尚在营地的将帅,千夫长以上尽皆来齐,帐内气氛也因此变得无比凝重,再无之前那种面对汉室,无畏无惧的气势,张任营前三连当真是动摇了贵霜在场所有将帅的意志。

    如果张任没有提前宣告,哪怕同样是营前三连,也最多让军心动荡,不至于让贵霜一众文武士气低沉到这种程度。

    可张任是先行宣告,之后再行作战的,也即是在贵霜明确知道汉室目标的情况下,汉室强行达成作战目标的方式,极大的挫伤了贵霜众人的士气,没办法,这种宣告后还能达成目标的,只能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对方已经强的没边了,你多说少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不管什么样的准备都已经失去了意义,说什么时候怼死你,就什么时候怼死你,这种是纯粹的暴力碾压。

    另一种则是,对方的实力稳压你一头,但是对方已经看穿了你一切的调度指挥,你的指挥调度水准根本没和对方在一条水平上,任何的布置都会被对方轻易破解,这是智慧的胜利。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足以让人心凉的绝望,而张任的宣告便事实性证明对方拥有后者的层次,这已经足以称作绝望了。

    光是想到这一点,拉赫曼等人就变得无比心寒,军团统帅水准提高一个等级会有什么效果,简单地说,前一个级别做不到的事情,后一个级别基本砍瓜切菜。

    越是谨慎的将帅,思虑的越多,而思虑的越多就会越绝望,更何况这种凝重的氛围是可以传染的,在当年这种气氛下,贵霜整体的战心都被动摇了。

    “张任真的强到了这种程度……”眼见营帐氛围越发的凝重,苏拉普利心知若是继续这么下去,营帐内参战的将帅自己都会因为心理压力太重,自己将自己搞崩溃。

    “嗯,对方在宣告之后,展现出来的实力完全超过了一个层次。”莱布莱利点了点头说道,“说一句不太好听的话,列位正面作战,绝对不可能是对手。”

    “那既然张任为主帅,破阵掠敌如此狂猛,斩旗,踏阵,斩将在宣告之后无往不利,那为何上一次作战的时候张任为副,严颜为正?”苏拉普利看着众人开口询问道,莱布莱利闻言一愣,随后面露思虑。

    “说这些有什么用,之前那一战,你坐镇中营未能看到张任所表现出来的强悍统帅能力,就之前他所展现出来的素质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估计!”阿尔巴兹烦躁的看着苏拉普利说道,阿米尔的战死,让阿尔巴兹清楚的知道这一战到底有大的危险。

    作为刹帝利出身的阿尔巴兹,一身修为靠着观想神佛无灾无劫的进入了内气离体,在这一过程之中虽说也事实性参与了所谓的对百乘战争,对明掸战争,对北方战争等等。

    甚至在去年还参与了对汉室战争,这些战争让阿尔巴兹真正见识了战争的惨烈,当然这种惨烈是对于别人而不是对于他们来说。

    阿尔巴兹作为高种姓贵族,这种低种姓牲口惨死在他们脚下的战争对于他来说毫无触动,反倒有一种博其一笑的欢乐,所谓的惨烈也就最多是自己的护卫受点伤什么的,再多,那就没有了,

    这一次是阿尔巴兹第一次见识到自己同级别的战友战死在自己的面前。

    那种物伤其类的惊慌让阿尔巴兹悲痛的同时更是生出了恐惧,和大多数出身于刹帝利种姓的内气离体一样,除非是天生的战士,养尊处优的他们意志相当的薄弱。

    第一次面对战友战死,阿尔巴兹的整个人都惶恐了起来,生怕接下来死得是自己,毕竟之前所有的战事,未曾折损过任何一个他们这个级别的贵族,而就在今天阿米尔战死了,被一枪穿心。

    至于吠舍,首陀罗这些,这些是人?死多少高种姓都不会在乎的,高种姓永远只关注自己,下面人死再多也不是事!

    吠舍和首陀罗,死了一批还有一批,天知道有多少,反正高种姓人口,从来不计算牲口,只知道牲口的数量多如牛毛,死再多都是毛毛雨,死在多也会有更多出现。

    可高种姓贵族的性命那可是无比珍贵的,每一个都死不得,阿米尔虽说不算纯粹的刹帝利,但抵达内气离体的他,有婆罗门作为梵天之口解除了罪孽,升任为刹帝利,那就是实打实的刹帝利,而就在之前一位高贵的刹帝利被击杀在他的面前。

    哪怕为此处死了之前所有保护阿米尔的亲卫,还有相关所有失职的士卒,阿米尔最终还是回归了梵天。

    这对于阿尔巴兹这种完全是来靠着天赋未经任何磨砺,前半生养尊处优,参与战争只是为了混军功的刹帝利武士来说,完全无法接受,没有多余的理由,就是不想死,人间富贵尚且还没享受完毕,为何要回归梵天!

    牲口们跪伏在脚下,高种姓享受着人间的繁华,本就是梵天的赏赐,相比于沉迷于人间的高种姓,真正对于将一切归于梵天感兴趣的只有低种姓的牲口和真正发自内心崇信梵天的苦修士。

    沉迷于人间富贵的高种姓们,虽说认同梵天是最终的归宿,但享受着人间富贵的他们,十个有九个都希望,回归梵天的那一天来的晚一些。

    阿尔巴兹就是其中之一,他来参战只是为了镀金,和贵霜海军那种必须要求精英的军制不同,贵霜南部对于陆军统帅的要求不是很高,内气离体带着自家护卫加入,一般不需要太多的测试。

    自然贵霜陆军的将帅可谓是鱼龙混杂,有一些统帅直接就是空有一身战斗力,只能打顺风仗,意志极其脆弱的渣滓。

    以前贵霜陆军打得都是王国,杂兵,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些情况,贵霜陆军之中那些心志不坚的家伙也无从暴露。

    这一次,阿米尔战死在阵前,给所有自认为天命所归的刹帝利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让贵霜陆军之中不少的高种姓出身的将帅心中的那根弦直接崩断了。

    连锁反应之下,其他几位出身较低,但是靠着实力,还有历经战事,身经百战提拔上来的刹帝利也变得压力过大,以至于让原本只是些许的士气衰败变成了当前这种复杂的情况。

    毕竟对于前来镀金的刹帝利来说,战争胜败关他们什么事,赢了战争,没了性命,那还不亏死,一切必须要以保命优先,在这种前提下,一众贵霜将帅能谈什么?

    “如果真强到那种程度,上一次主帅就不是严颜,而是张任了。”苏拉普利冷冷地说道。

    “以你们现在所说的情况看来,张任的表现比之前的严颜还可怕,而之前我们会盟的时候也从汉室那边探听清楚了,严颜和张任相互之间是平级,只是严颜的资历强过张任而已!”苏拉普利低声的咆哮道,而以苏拉普利的身份,这一声咆哮足够让所有人动容。

    “我明白了。”莱布莱利醒悟了过来,拉赫曼虽说面色难看,但是也醒悟了过来。

    “之前那一战关系重大,张任那个层次的将帅,当着我们说的话,足以代表汉室的观念,也就是说在汉室的认知之中,那一战他们输了肯定会将藩属交割,哪怕之后还会再战,尝试将藩属抢回去,也至少会先行进行交割!”苏拉普利冷厉的目光扫过所有的贵霜将帅。

    以巴纳特为首的将帅面露思虑状,他们已经有些明白了。

    “那一战对于汉室同样重要,也即是说在那一战严颜比张任更容易攫取胜利。”拉赫曼谨慎的分析道,“而文伽一战,汉室最后胜在严颜的防御指挥上,我军无论如何无法击溃严颜的本阵,最后被严颜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