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两百九十四章 人生如此艰难
    “……”陈曦上下打量了一下陆骏,来来回回的扫了好久,扫的陆骏都全身发毛了,陈曦终于开口说道,“文则,给我将他绑到枪上,下一次用他来试射。”

    于禁闻言当即冲过来就要捉住陆骏,而陆骏一阵怒吼,手上绳锯呜呜的响,然而并没有什么意义,还是被于禁轻易的给活捉了。

    “幸不辱命!”于禁提着还在挣扎的陆骏跑了过来,这次连陆逊都只是捂着脸,不给自己父亲辩解,这次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曦指着远处的弩炮问道,“为什么炮台会爆炸,更何况这威力比你说的大了一百倍都不止了吧,秒速五公里?你给我看看那条通道!”

    陆骏尴尬的看着天际的那条直线通道,到看不清的地方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切线轨迹,这意味着什么,陆骏不懂,陈曦懂,这最低速度达到了脱离地球引力了!

    “应该是被甘兴霸组装错了,这个炮台主要靠内气和天地精气转化动力,有一个积蓄过程,威力极其可怕,当然这次这个威力,肯定是某些蚀刻线链接错误,阻塞淤积之后,并未摧毁蚀刻纹路,淤积的能量骤然爆发导致了这样的威力。”陆骏磕磕巴巴的说道,但是越说越流利,而且越说越有道理。

    “你们觉得呢?”陈曦扭头问郑浑等人,一众大佬尽皆点头。

    “没问题,就这解释?”陈曦再次询问道,众人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统一了思路,这个说法很对,我不过修改了些许地方,不可能造成这样的效果的,果然主要还是因为甘兴霸乱组合。

    “我警告你们啊,下一次试验要还是出现这种情况,我就抓一个人祭天,你们说,将谁祭天?”陈曦深吸一口气,问了一下外围的士卒,确定早上的时候甘宁确实在那里组装,于是压下心中的怒火,对着对面低声警告道。

    陈曦此言一出,陆骏、郑浑等人当即扭头看向张家最老的张家二太爷,这位是祭天的不二人选,然而可惜张家人远远多于陆骏的战友,被逼无奈之下,郑浑和马钧也只能统一战线顺从的看向陆骏。

    陆骏这一刻愤怒的挣扎,然而基本没啥意义。

    “好,看来你们已经选出来了,那么下次再出现在种情况,那就将之烧了祭天。”陈曦恶狠狠的警告道,这波真的将陈曦气得够呛。

    “没问题,没问题,刚好我们最近搞出来一个叫做血祭成灵的秘法蚀刻,到时候如果真出事了要祭天的话,我们会记得将之血祭的。”郑浑和马钧简直像是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

    “好,到时候出事了就给我将他血祭,作为引子,搞你们的血祭成灵。”陈曦大手一挥,一脸怨气的说道,“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你们就别出来了,直接给我将他祭天。”

    “马德衡,郑文公你们两个混蛋,到时候我要是被做了血祭灵的引子,我将你们俩也血祭了……”陆骏听闻此话气的够呛,当即挣扎着对着两人咆哮道。

    可惜还没吼完,陆骏就被他两个队友强行捂住了嘴拖到了一边,这种话怎么能乱说呢,成天血祭,祭天什么的,多不好的,都说了下次出现这种情况才会将你祭天,急什么急啊,这种错误会有两次?

    话说血祭灵这个秘法蚀刻还是陆骏他们三个一起搞出来的,虽说还没有验证,但是查阅典籍参考了很多神话资料,以及对照秘法灵制造研究出来的蚀刻秘法还是很有执行性的。

    可问题是,我本人研究出来的秘法被用在本人身上,郑浑,马钧你们两个混蛋,我一直将你们当做朋友,你们居然想将我血祭了。

    眼见着郑浑和马钧一人拖着陆骏一条胳膊,努力的捂住陆骏的嘴和鼻子拖走,陈曦莫名有一种感觉,搞不好陆骏这家伙真会被血祭了作为血祭灵的引子,呃,这种事情还是不要乱说,这种错误怎么会出现两次呢,要对大佬有信心,有信心……

    “以后都小心一些,这次试验差点出事,你们不知道吗?”陈曦一脸抑郁的看着面前这群大佬说道,虽说效果是好的,威力毫无问题,但在场所有人确实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这次是个意外,我们以后会小心。”张家二太爷很自然的承认了错误,“以后我们不会再让任何非专业人士进入组装场地了。”

    “甘兴霸那个家伙!”陈曦扶额,摆了摆手没再找张家的麻烦,他也不觉得这群人会出这么大的乱子,而以甘宁的作死程度,正常。

    “玄德公,这样就可以了吧,至于钢材,我回收之后,重新铸造一下也就行了。”陈曦叹了口气对着一旁的刘备说道。

    “下一次出这种事情,多弄几个去祭天。”刘备没好气的说道,今天也将他吓到了,“仲康,过去搭把手,将兴霸救出来,扣他一年俸禄,什么东西都敢乱搞!”

    就在刘备命令许褚去搭把手将甘宁掏出来的时候,张飞已经怒吼着发力,将那百多吨的基座直接丢了出去,整个人镶嵌在地上的甘宁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然而不等甘宁爬起来,吕布,关羽,张飞,太史慈,黄忠等人已经将镶嵌在地面上的甘宁围了一个圈。

    或是双手抱肩,或是双眼冷厉,或是脸色铁青,不一而足,但是每人都摆明了自己的怒气。

    “啊,多谢啊,被压在下面发不了力,差点被憋死。”甘宁扶着腰站了起来,不过看着周围一群人尽皆看着自己,莫名的感觉气氛不对。

    “咳咳咳,怎么了,我哪里有些不对吗?”甘宁咳嗽了两下,摸了摸自己铠甲上的土。

    “你组装的弩炮?”吕布略微低头,让甘宁看不见自己的双眼。

    “呃,没啊,张家人组装的啊,我只是给递组件而已。”甘宁不解的说道。

    “你递错了。”关羽同样微微低头,带着威严开口说道。

    “呃,我知道啊,我本身就不认识组件,只是他们说拿什么,我就拿什么,更何况组件长得都差不多,拿错了很正常。”甘宁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呃,关将军你的袍子怎么成了这样,而且胡须为什么成了这样。”

    张飞单手按在甘宁的肩膀上,“兴霸,你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幸运的武将。”

    “揍他。”吕布黑着脸说道,然后一拳将甘宁撂倒在地,其他人也都愤怒的朝着甘宁揍去。

    “你们再这样,我生气了。”甘宁被打倒在地,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即怒吼道,甚至愤怒的爆发了所有的战斗力,然而瞬间就被吕布,黄忠,关羽,张飞等人镇压。

    最后以至于甘宁近乎被一群人圈踢狂揍。

    看着最后肿成球一样瘫倒在地上的甘宁,吕布哼哼唧唧的收手,出口气就行了,真下死手那是不可能的。

    “甘兴霸,你是我吕布第一个围攻的家伙,哼,为此感激一生吧!”吕布看了看地上那团肿胀的球,抱肩站立在甘宁的尸体旁俯视道。

    甘宁趴地上哼哼唧唧的不答话,之前被揍的过程中,他也听清楚了为什么众人要围攻他,以至于被围攻的过程中也不敢还手。

    不过话说回来,就现在这种情况,甘宁还不还手其实结果没什么区别的,吕布带着关羽,张飞,黄忠等人在围攻,这种豪华阵容,没云气压制,项王也灰灰了。

    “虽说我非常怀疑,仅仅是组装错了组件就会出现这种可怕的情况,但是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得罪人了。”甘宁很二,但是甘宁不蠢,虽说他相信这里面肯定有自己的锅,但是他不觉得自己的锅会有那么大,那么多。

    “就这样吧,七代舰建设可以批准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虽说有很多的幺蛾子,但是最终的结果能达到这种威力,说明七代舰还是很有潜力的。

    “哦。”陆骏的冷漠脸,任谁之前被人推举出来作为下次祭天的对象,恐怕都会是这样。

    “你哦什么哦,七代舰给我盯好,再出现这种事情,你就等着被祭天吧,你们能完成任务不?”陈曦对着张家的众人还有郑浑,马钧等人说道。

    “没问题!”马钧高吼道。

    “有问题怎么办?再出这种幺蛾子怎么办?”陈曦连问两个问题。

    “我们会自己手动将陆季才祭天!”很整齐的回答。

    “……”陈曦目瞪口呆,隔了好一会儿摆了摆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就这么一会儿,陆骏就和这群人格格不入了,任谁遇到这么一群出事了就准备将老大祭天了的队友都这样。

    “好了,回头给你们在东莱批一块地方,开始搞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下一次试验我们就不参加了,甘兴霸,你记得去操作,子义,还有你,作为观察员。”

    太史慈闻言,不由得侧头看了看已经扭成一团的舰炮,还有趴在地上装死的甘宁,深深地叹了口气,人活着,怎么就这么艰难。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