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一百五十八章 盛大的节日
    就在罗马人商讨着明天怎么去打对面的时候,汉室那边的国书呈递了过来,罗马人看到要求停战六天的国书,有些纠结。

    “你们说汉军到底想要干什么,怎么突然要求停战六日。”塞维鲁面带不解的询问自己的参谋团。

    在汉军将正式的国书发过来之后,塞维鲁的神色就明显有些诡异,本来他准备今天演练一下,明天就率兵用十四军团的鹰旗能力直接从沼泽上冲过去,结果现在收到了汉室的国书。

    “原因虽说不清楚,但是以我们现在掌握的湿地范围,只要我们不动用十四军团的鹰旗,那么就算是他们不要求停战六日,我们也很难在六日之内从湿地上通过。”皮蓬安努斯无力的开口说道。

    虽说在之前已经做出了决策,但这么一会儿,皮蓬安努斯算是被这湿地给恶心死了,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调整一下作战时间比较好,之前他的话还有法比奥的话更多是提振信心,而不是要雷厉风行……

    之前罗马参谋团想过了各种各样的方式,但用湿地来作为防御圈这种事情罗马人还真没想过,应该说这是罗马战争史上第一次遭遇到敌人制造了大规模的湿地作为防御工事的战争。

    如果是其他常规性的防御,以现在罗马人的军势,一个军团攻击下去基本就能教对方做人了,然而换成湿地,十个军团攻击炸上去,你前面炸完,后面就抹平了。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这是敌人制造的湿地和雾气,这违背了罗马的战争常理,所以不管办法好不好,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解决,绝对不能被对方在心灵上留下一道阴影。

    “所以我们一致认为,他们应该是最近不怎么想和我们开战。”法比奥带着猜测说道,“甚至沼泽和雾气都是为了让我们停下来和他们一起等待六天。”

    “是要等待他们的援军到来吗?”苏利纳拉里突然笑着询问道。

    “怎么可能会有援军,安息现在恐怕都在尽可能的集结兵力赶往亚美尼亚进行防守,这里的话,就安息那点援军来了也没什么意义。”阿瑞斯托诺斯嘲笑道,因为亚美尼亚的地理位置,那地方几乎是安息的死穴,所以罗马人很清楚安息必然会第一时间兵出那里。

    至于两河流域,好吧,很重要,但是怎么说呢,安息在过去的几百年时间里,大多数时间都没有摸到两河流域,不也活的好好的吗,最多也只是将之前吃下去的吐出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而两河虽说重要,但是绝对不止于让沃洛吉斯五世拼死应对,也许会来援军,可是绝对不会超过五万。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那点兵力在罗马人看来根本不必计算,多那几万安息大军,少那几万安息大军,抱着碾压你的想法来的,有什么好在意的你的援军有多少。

    “这么说的话,倒是有些道理。”加纳西斯突然开口说道,他看到了皮蓬安努斯的示意了,虽说有些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对方作为一个清廉公正有能力的议员,加纳西斯还是愿意给于尊重。

    “按说的话,战场上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破坏敌人想要做的事情,但是相对于汉室,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好好思考一下。”诺维利摸着下巴开口说道,他已经明白了皮蓬安努斯的想法。

    虽说十四组合军团的鹰旗很靠谱,但是诺维利对于法比奥的胆大妄为有些纠结,万一走到中间,玩不转了,几万人沉了下去,那该怎么办,第一次用一根鹰旗给所有人加持啊,这种事情没做过啊。

    就算是罗马参谋团有一项职责就是联手用意识勾连鹰旗然后无损耗投射到士卒的意识之中,形成共通的能力,可是十几个参谋的意识联通勾连一杆鹰旗,并且用这一杆鹰旗给于十七万大军进行同步加持,诺维利实在是怕啊。

    毕竟这种事情没做过啊,虽说理论上讲,鹰旗确实是能全覆盖,但所有人都知道单个参谋意识联通鹰旗,给士卒投放鹰旗天赋是有人数上限的,虽说超过极限也能加持,但是怎么说呢,那个时候加的人越多加持效果越弱。

    所以罗马以前多是,这两个参谋联通这个鹰旗,给这个鹰旗军团率领的军团开该鹰旗的加持,然后另外两个参谋联通另外的鹰旗,给另外的鹰旗军团率领的军团进行这一天赋的加持。

    也就是说,在法比奥自信的说,绝对没问题的时候,其实整个罗马参谋团谁也没玩过这种事情,完全是凭经验在感觉。

    因而诺维利的意思是,还是多训练几天,确定一下情况,省的到时候玩漏了,将自己人坑死。

    当然诺维利也知道,之前法比奥和皮蓬安努斯之所以说的那么坚定的原因,是为了抹消掉汉室可能拥有变更天象能力带来的阴影,但是这么笃定,搞的诺维利很不安啊,万一玩漏了呢?

    那是沼泽啊,不是河流啊,河流船翻了,还能游回去,沼泽你游一个试试啊,我就不信你能在沼泽里面游泳,这要是翻了,天知道会不会一波沼泽死个十几万人,这样他们绝对要钉死在耻辱柱上。

    因而诺维利果断支持停战六天,有六天时间,够他们这些人将各种可能遇到的情况预测出来,并且列出各种解决的方式,到时候渡沼泽的时候安全性也就有保证了很多。

    更重要的是六天时间,哪怕是没有鹰旗这一解决方案,他们这些人也可能能拿出来新的解决方案。

    诺维利一开口,皮蓬安努斯果断跟进,就像诺维利猜的,皮蓬安努斯完全是为了稳定军心才丢出之前那句话的。

    汉帝国真拽啊,会变天啊,我们罗马也不菜啊,你会变天,我能强行通过,谁怕谁啊,还真以为就你们汉室会战天斗地?我们罗马人可不是水货,战天斗地而已,屠神,必须屠神!

    “说起来,今天我见到简先生换了一身非常华贵的衣服。”皮蓬安努斯眼睛一转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大帐里面不少人都点头,强行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拽到了一边,今天好多人都见到了简雍那身广袖锦衣皂袍。

    虽说红与黑的颜色有些不太符合罗马人的审美,但是衣料配合着那种色彩,举手抬足之间却有一种明显的威势,好吧,罗马人更多的是看着简雍的衣料流口水。

    那怕在座的诸位在罗马体系之中,都属于大贵族,就算不是大贵族也属于不差钱的那种高级军官。

    可是面对这个时期还没有太过夸张的丝绸价格,也就是所谓的一斤生丝三斤黄金的价格,他们看着简雍那身衣服也流口水啊。

    没办法,相比于罗马人能获得的丝绸,蜀锦这种东西原本就是作为汉室贵族的奢侈品,那怕是在中原产量都不是很高。

    自然这种以华美著称的奢侈品,罗马人能获得的那是少之又少,而简雍再怎么说也是刘备麾下的元老,被用来作为礼服的蜀锦当然是极品中的极品。

    简单来说罗马人在真正见到以前不怎么注重服饰的简雍穿了一身将他们闪瞎眼的华服之后,彻底明白什么叫做华贵与威严,对于汉室的富裕有了清楚的认知。

    “说起来的话,汉室的使节团今天好像都换上了新服饰。”皮蓬安努斯再次开口之后,这下连塞维鲁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汉室的衣料上了,丝绸什么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大概是什么节日吧。”塞维鲁想了想说道,罗马也有一些节日是全民性的,所以也能理解汉室这边的行为。

    “陛下,我去问询一下汉使,若是的话,给汉军一个面子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接下来的战争非同小可,我们也需要多做点准备。”皮蓬安努斯毛遂自荐道,他比较喜欢到简雍那里打秋风,简雍那里,就他所知,至少还有两箱用来做衣服的丝绢。

    偶尔运气好,皮蓬安努斯带着礼物正史来拜访的时候,简雍会送给对方一卷作为回礼,当然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

    “也好。”塞维鲁想了想说道,也觉得如果是全民性节日,去攻打对方的话就有些过分了。

    当然主要是汉室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有点太强,强到罗马人也需要顾及一下汉室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塞维鲁也不在乎安息的援军,毕其功于一役也没什么不好的。

    皮蓬安努斯跑到那个汉军的独立营寨里面,汉室使节尽皆身穿华服,在阳光下高歌饮宴,气氛异常的欢愉。

    “财政官阁下,可要来饮宴?”简雍端着酒杯笑着说道,那种迷醉之中洒脱和张扬,让皮蓬安努斯深刻的感受到简雍的放纵。

    以皮蓬安努斯对于简雍的了解,这是一个风趣智慧,但是又稳重的贵族,而这种自然的放纵以及这时酒宴欢愉的氛围,让他清楚的知道,这怕是汉室一个很重要的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