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没得选择了
    “咣咣咣!”沉重的敲门声,很明显敲门的人有些过于急迫了。

    “来了。”院内传来一声不太高兴的回复。

    “嘎吱!”看门的护院顺着门缝看了看,黑灯瞎火之间没有看到什么稀奇的东西,于是缓缓地打开了正门,结果一群人一涌而入。

    张家的护院当即涌了上来堵住庭院,警示声尖锐而急促,整个张家院落涌出大量的护卫和进门的众人对峙。

    “阁下何人,胆敢擅闯我们南阳张家!”眼见对方只是站在门口不动,张家的护卫来全之后,当即一名主事人出现质问领头之人。

    “南阳张家,前车骑将军,前太尉张温之后?”领头人平静的看着面前这群结阵防守,威势浑厚的护院,毫无畏惧,看着对面的人平静的询问道。

    “既然知我南阳张家,还敢夜闯!统统给我拿下!”这时南阳张家的家主也已经出来了,盯着站在台阶上的对方冷冷的说道。

    秦汉这个时代,别说夜间擅闯世家大户,就算是夜间官员强入百姓家中,被百姓所杀都是无罪,自然张家此时法理与道义全占,面对夜闯本家的众人自然毫无畏惧。

    “全杀了。”李优神色平静的下令道。

    随着李优一声令下,一道巨大的军团攻击直接从外面砸了进来,而后箭雨洗地,南阳张家众人根本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迎面而来的一片纯黑的骑兵,直接碾压过去,外墙,屋梁一起撞塌,直接在宅院里面跑了两遍。

    “看看有没有还活着的,上去补一刀,东西全部拖走,让万鹏倒火油将这里烧成白地!”李优将那一册书拿出来,用朱笔在南阳张家上面画一个圈,随后便带着华雄等人离开。

    “南阳张家主脉三百七十一人,全部击杀。”很快李优的管家核对了人数之后面无表情的对着李优回答道。

    “走,去杀下一家,南阳邓家罪大恶极的三脉!”李优转身带着军队离开,身后的火光近乎亮如白昼,但是这时广昌之中却没有一个人制止。

    可能也是因为陈曦的道德,还有这么多年陈曦的表现,各大世家虽说小动作不断,但也确实没有想过陈曦会动手,加之他们现在又在北迁的路上,就算在广昌这种大城有别院,又如何能比的上在老家那种详细的布置。

    因为在李优这种连军魂军团都拉出来的做法,根本没有给这些人丝毫的活路,斩草除根是李优多年以来的习惯。

    “这些就是陈郡各地的地主豪强了,有点少了。”贾诩看着被陈郡郡守聚集起来的这群豪强地主,这些人最近活动的很努力,有善名有恶名,不过这都不重要。

    “是的,这些就是陈郡当前所有的地主了。”陈欣略带敬畏的对着贾诩欠身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一种大恐怖。

    “也好,那就这样吧。”贾诩也没有太过在意,当即跨步从后堂走了出来,原本在堂前小声交流的一众地主豪强尽皆闭嘴。

    在场所有的地主豪强,看着这个先陈郡郡守走出来的中年人,心中不由的一凛,他们这些人能见到的最高的官员也就是陈欣这个层次了,因而在看到贾诩先对方一步走出来就知道上面的人来了。

    这是他们一直的奢求,但真到了这一步,他们也有些惶恐。

    贾诩冰冷无情的眼光,如同刀一样扫过所有人,全场的气氛登时变得无比的紧张。

    “想来你们也应该知道,陈郡的世家已经搬走了,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个将你们心收回去,另一个你们跟着他们一起搬迁。”贾诩在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之后,隔了很久,将气氛弄的无比压抑之后缓缓地开口说道。

    说完之后,贾诩也没有给任何在场这些人讨论的时间,“选择跟世家一起搬迁的可以起来签文书,选择留下来的,你们的土地,政府需要回收到一千亩。”

    当即场上所有的地主都炸锅了,这不是要他们老命吗,但是贾诩根本没有在乎这群人,而所有人的吵闹声随着贾诩不开口,也在很快的时间内结束了。

    “我建议你们选择搬迁。”贾诩在所有人都闭嘴之后,冷冷的说道,“好了,我的建议就这些,将准备的东西发给他们。”

    说完贾诩就当场发东西发文书,发完直接离开,一边走,一边说,“给你们一炷香时间填完!”

    贾诩走后,这群地主豪强看完文书的当场就炸锅了,有人一甩袖子直接就要离开,而第一个人走了之后,一众地主豪强直接跑了大半,等贾诩回来的时候,陈郡的地主豪强只剩下十几家还在哪里等着。

    贾诩也没在乎其他人走了,将剩下十几家填写的东西收起来,然后让人送他们离开,这十几家的家主出城门的时候看着道路上仿若故意还没有收拾干净的尸体,整个人都寒毛倒竖。

    走了的,尽皆被诛杀于此,当天大军出陈郡,这些被诛杀的地主豪强家人也尽皆被拿下,但凡抵抗者尽皆诛杀,就算有豪强地主修筑了邬堡也难敌正规军团。

    贾诩和李优一地一地的杀过去,李优杀上家,全族屠灭,贾诩杀下家,反抗者直接灭门。

    两人配合之默契,准备之周全,各大世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李优已经将犯了三次以上的世家尽皆诛杀。

    世家北迁本身就是最脆弱的时候,离开了本土,没有了邬堡,没有了城池级别的防卫,没有了精心布置的逃跑路线,没有了勾连繁复的人脉,也不可能再如之前那般有人游离在外。

    一整个宗族的搬迁,所有人都会回来,自然杀的时候不会落下一个,也不会出现那种某个嫡脉不在家中的情况。

    “李儒你不得好死!”当年长安那些人毕竟还没有死完,自然有人还认得李儒,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李优带的尽皆是亲信。

    “杀!”李优冷冷的下令道,对于被叫破身份这种事情仿若没有丝毫的在意,不得好死,笑话,他李优还怕这个!

    “这是最后一家了?”李优杀得顺手,不过月余就将这些人杀的七七八八,各大世家就算是消息灵通也不可能现在收到李优灭了多少家的消息,毕竟这一手快狠准,根本没有走漏多少消息。

    就算有就近的人快速传递消息,但是各大世家没有共享,以军魂军团之迅捷,又有李优早做安排,封锁消息传递,就算是到现在各大世家绝对想不到他们之中已经有四分之一倒在李优的刀下。

    “是的,家主。”李优的管家欠身回答道。

    “走,现在将消息放开,让各大世家在五天之内收到这一消息,然后我们一家一家的过去编写户籍!”李优冷笑着说道,他李文儒编户籍编了这么多年了,尚未编完,不就是因为这些世家他没办法介入吗?而这一次他上门要户籍,各大世家绝对心有余悸!

    “是!”李优的管家当即命令传令兵快速去解除消息的封锁,李优手上的户籍最大的好处就在这里,他要限制某些人,很容易!

    “军师,你这样做的话,贾军师那里会被动啊,他现在肯定没作完。”万鹏有些犹豫的说道,李优要灭门的也就是四十多家,而贾诩要杀的实在是太多了。

    “放心,文和肯定处理好了。”李优看了一眼万鹏,万鹏也有些寒毛倒竖,这种感觉就像是十年前的时候一样,果然李优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为了一个目标,该杀绝对不留手。

    “呼,貌似杀的有些过了。”贾诩看着手上的书册,略微有些头疼的说道,“不过没什么了,已经杀了。”

    “时间有些紧了,现在就看文儒的了,恐怕这次世家也是哑口无言了,文儒的准备太过充分了,道义和法理都在手上,而且大军也准备好了。”贾诩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比狠的话,他和李优还差了一点点,这一次世家不低头,李优就敢再杀一波!

    以前一直不下手的原因就在于,陈曦心软,而且杀不绝,而这次再心软下去,以后绝对会有麻烦,加之李优有绝对的把握杀全家,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的后患!

    在这种情况下,李优这种出了名的狠人会如何选择还用说?杀全家的套路在李优给陈曦言笑间说是不会乱杀的时候就奠定了。

    在贾诩长叹间,李优已经带着大军包围了弘农杨家,五日已过,各大世家尽皆已经收到了李优的做法,这种疯狂的做法让所有世家慌乱不已,就算是陈荀这种世家都人心惶惶。

    “李文儒你此来何事!”杨宏一边命令自己家的护院结阵,一边亲自出来和李优交涉,当然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杨家,已经做好了被全灭了准备,因为在这之前四十多家已经被灭门了。

    就算是大白天,被大军直接包围,弘农杨家也是够呛,先是主脉杨彪自杀,虽说有书信送回解释了原因,弘农杨家虽说抑郁非常,但也遵从了约定北迁,可现在这是要玩完吗?

    “杨家的族谱,族中仆役名册于我!”李优直接开口说道,杨家自从签了文书就没有丝毫违约的地方,自然李优也就不可能灭掉对方,但如此时机不填补满自己的户籍,绝对是脑子有问题。

    杨宏发木,但是这个时候形势比人强,李优一声令下,杨家就会和之前四十多个家族一样直接被灭门,所以杨宏虽说不解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当即将族中的名册拿出来交给李优。

    “恭送杨家北上,此去北方原本九千四百顷土地沃土并于杨家名下,我再赠送杨家六百顷,算是给杨家压惊。”李优抱拳施礼,将早已准备好的地契还有地图的规划命人赠送给杨宏,然后率兵离开。

    杨宏看着自己手上的地图,还有地契,有些发木,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全家没事,还白得了六百顷的土地,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能送走这个瘟神简直太好了。

    杨宏完全不知道,这一份东西送到李优手上,李优一直想要的户籍就真正能开始编撰了,杨家的低头只是开始。

    之后李优一家一家的威胁过去,这个时候早已经心神大乱的世家在李优大军包围上来直接木了,自然是予取予求,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举动,前面那些灭门的世家血还没有干呢!

    这种大恐怖和慌乱之下,几乎所有的世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李优索要了族谱和家中私奴家丁私兵的名册,然后李优直接给一部分补贴率兵离开,根本不给这群提心吊胆的人任何的解释。

    “喂,李文儒,你别太过分啊,你居然大军将我们包围了,想干什么!”李优将荥阳郑家,山阳沈家,颖阴邓家三个家族包围之后,郑泰,沈文,邓伦直接跳出来。

    这三个家伙的家族本身就没在一起,但是由于当年有一起革命的友谊,加上三个家伙都是明白人,所以那次之后,这三家反倒混到一起了,北迁的时候也就一起搬家,结果现在被李优一起包围了。

    “文业啊,快跑啊,我来拦住李文儒,这家伙要杀全家!”邓伦做出一副要殿后的神色,将郑泰和沈文往后推。

    “我来殿后啊,你们俩快走!”沈文则是拉着邓伦。

    “行了,你们三个交出家族族谱和族中私奴的名册。”略带无奈的说道,这三家一直没搞过事,算是铁杆支持者,一直也没犯过什么事,也没添过乱,因此他们很清楚,别人再有事,他们也不会有事,所以见到李优也没什么好怕的。

    三人尽皆一怔,都面带犹豫,这基本就相当于将本家的底子给漏了,因而原本装腔作势的三人都明显沉默。

    “别想了,这事谁也躲不过。”理由看着对面三个家伙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收了多少了?”郑泰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询问道。

    “不算你们,就剩十一家了。”李优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