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尚香小萝莉
    很快陈曦就将这些话抛在了脑后,仅仅记住了几句,诸如自己对于执行者的要求,以及对于自身的要求,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真到了那种情况,就交给刘备处理。

    虽说很不想承认,但陈曦不得不说,陈纪告诉他的方案确实是最合适的,虽说对方的眼界还是有些偏小,但他的经验和阅历依旧给出了陈曦在面对这种事情时最佳的答案。

    从这一点上,陈曦不得不再吐槽一句,社会学真心是一个伪科学,而且是那种没底线的伪科学。

    之后数天就在陈曦详细的解读之中过去了,等陈曦这一部分过去之后,朝会之中的老头们基本都消失了,剩下来的都是真正要按照陈曦的命令干活的文武百官。

    江东,诸葛瑾已经收到了孙策快马加鞭的命令,也得知了长安之中生的一系列情况,顺带庆贺一下自己的弟弟成功平了汉室军功侯最年轻记录。

    当然诸葛瑾自己的官位也被往上挪了挪,虽说诸葛瑾自己在军事方面的能力简直是一塌糊涂,而且在内政方面的能力也不如张昭张纮这种大能,但是不得不承认,诸葛瑾由于来得早,而且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稳稳的把持着内政这一系的官员。

    毕竟诸葛瑾本身就擅长调和人际关系,而他的精神天赋又能让人迸出智慧的火花。

    因而诸葛瑾坐镇中央,虽说干的事情不多,却让之前因为袁术和孙策蛮干猛干导致荆襄豫扬一片混乱的局面逐渐趋于稳定,并且政令也逐渐通行到治下的每一处。

    看似诸葛瑾干的活不多,但张昭和张纮却逐渐现整个荆襄豫扬政令的效率在不断的提高,因而由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人,同样也因此不得不承认,一代新人胜旧人。

    “要保袁公吗?”张昭和张纮皱了皱眉头,这等大事,虽说是孙策法令通传诸葛瑾,但诸葛瑾也不得不和张昭兄弟谈一谈。

    “且不言袁公的所作所为,为臣者不遵君令,却是失了臣子的本份。”诸葛瑾淡笑着说道,张昭和张纮闻言不再阻止,由诸葛瑾筹备奇珍异宝。

    自然诸葛瑾一方面从府库之中抽调部分宝物,一方面如孙策所说前往孙家,与孙老夫人商议。

    孙老夫人本身就是明理之人,在见到孙策的手书之后,便将库房要是给于诸葛瑾,让其前去自取。

    毕竟孙老夫人也算是认识袁术二十多年了,以前虽说看不惯袁术的跋扈,但当年孙坚身死,袁术庇护孙家并没有任何的失仪之处,虽觊觎玉玺,但是却也真就是看看。

    单就凭这一点就足够让孙老夫人刮目相待,更何况人家之后数年一直也没有欺凌过他们孤儿寡母,更是有收孙策为义子的想法,虽说最后事情没成,却也让孙策继承了自己的基业。

    自然袁术有事,要花钱疏通,在这等人看来自是无有不允,毕竟孙策的基业有一部分都是袁术赠送给孙策的,若是袁术有难,孙家不帮,那孙家有何颜面坐守一方。

    “咦,见过诸葛先生。”诸葛瑾正在往府库走的时候,突然听到孙权的声音。

    “见过二公子。”诸葛瑾非常恭敬的施礼道,没有丝毫的小视。

    孙权听到这一声莫名的有些烦躁,虽说相较于其他人诸葛瑾对于他没有丝毫的小视,更是恭敬有加,但是一声二公子却也确实让他心中烦闷。

    “您这是要干什么?”孙权虽说心中烦躁,但是却举止有礼。

    对孙权的问询,诸葛瑾并没有什么隐瞒,将之详细解释了一遍。

    孙权闻言,心下不由得对于自己兄长的做法嗤之以鼻,【这么好的时机居然去搭救一个已经没什么用的袁术,这荆襄豫扬本就是我们孙家自己打下来了,袁术一直压在我们孙家头上,不趁着这个时候踢开,居然还要去搭救,果然兄长做事根本不过脑子。】

    不过孙权心中如此思考,但是面上却是不变,对着诸葛瑾开口说道,“既然如此,诸葛先生随我来。”

    很快孙权就带着诸葛瑾进入了孙家的府库,一排排,一架架各种奇珍异宝在仆奴的收拾下,装入了箱子,很快偌大的一个孙家府库,就空了大半,一旁登记的孙权核对了之后将之贴在箱子上。

    诸葛瑾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下哂笑,孙家二公子还真是小气,且不言他诸葛瑾是什么身份,就算要核对,也不能当着人前这么干,也就是他诸葛瑾,若是其他人怕是面色难堪。

    “二公子若是核对无误,我就派人将礼单写好,送往长安了。”诸葛瑾笑了笑说道,【如此不智,果然需要少接触对方了。】

    “嗯,不知道是谁将这些东西押送到长安?”孙权问询道。

    “潘文珪。”诸葛瑾温和的说道。

    孙权有些犹豫,不过并没有说什么,转而命令仆奴扛着箱子往外面搬去,其他人守住门口,却没注意到,等两人离开之后,一个七八岁的小萝莉探出脑袋看向府库,又看了看诸葛瑾等人的背影。

    “哼,臭二哥,我让你不陪我玩。”小萝莉三两下就跑到了府库之中,孙家在府库外的仆役虽说看到了小小姐,却也没有阻拦。

    因为孙策非常宠溺这位,府库里面的东西被孙尚香弄出去弄碎的不在少数。

    然而每次弄丢了,弄碎了,孙伯符得知之后都是打个哈哈,就当做没看到,也不让别人拦着,父亲去世了,长兄为父,这等小事,宠宠宠,就一个亲妹妹,还能舍得责骂。

    只不过孙策北上之后,孙尚香就被孙权下了禁令,不让来府库,钥匙都给没收了,至于孙权的弟弟们,也被孙权弄去学武了。

    自然孙尚香极其不开心,加之孙权不陪着孙尚香玩,大乔又有身孕,不能陪着孙尚香玩,其他的哥哥又全部被弄走了,孙尚香每天闲的无聊,只能在家中厮混。

    毕竟孙权管教的极严,以前孙策在的时候,就算是孙尚香要出去玩,孙策都只是让人保护好,现在被关在笼子里面,孙尚香自是非常郁闷了。

    “哼哼哼,这东西就是二哥最喜欢的宝物了。”孙尚香看着架子上的玉玺一脸得意,偷偷观察了这么久,她早就现了他二哥三天两头跑过来一脸痴迷的摸这个东西。

    三两下将玉玺收起来,然后用绸布包好,孙尚香扛着这东西就往外面跑,其他的仆奴眼观鼻,鼻观心。

    以前孙策在的时候,孙尚香从府库拿东西,仆奴都会跟着,然后上报给孙策。

    自从换成孙权掌握孙家之后,对不住,他们这些人只能站在这里,谁进府库谁死,所以站在这里就行了,至于什么东西丢了,反正是小小姐拿走了,管好自己的性命就好了。

    “哈,我将这东西弄碎的话,二哥大概会哭吧,怎么弄碎呢。”孙尚香现在也才不到一米二,而玉玺这东西孙权经常摸,又有国运加持,孙尚香摔来摔去,也没摔碎。

    “好烦啊,怎么弄不碎呢?”孙尚香折腾的气喘吁吁,也没将这东西摔碎。

    无奈之下孙尚香又抱着这东西准备往厨房跑,准备找厨刀将这个东西砍碎,毕竟现在孙尚香年纪太小,孙策也不敢给这家伙一把刀啊,一柄匕之类的东西,就怕伤了自己。

    孙尚香穿过正厅的时候,正巧看到孙权和诸葛瑾,赶紧躲到柱子后面藏起来,等两人离开之后,孙尚香蹑手蹑脚的跑了进去,就看到地上堆了不少大箱子,也没有人看守。

    不过这里毕竟是孙家正厅,也确实不需要看守,更何况孙权去制作封条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孙尚香抱着玉玺,用一只手奋力的打开一个箱子,里面各种奇珍异宝,然而孙尚香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尚香,你在干什么?”就在孙尚香想着要不要找个小的摸走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一声轻柔的声音,吓得孙尚香手一抖,绸布包着的玉玺直接滚入了箱子之中,箱盖也落了下来。

    “啊,小乔姐姐啊,你吓死我来。”孙尚香吓了一跳,扭头现是小乔,顿时放心了下来,伸手又开箱盖,准备将玉玺拿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孙权从后厅出来,眼见正在奋力打开箱盖的孙尚香斥道,“尚香,你又要干什么?”

    孙尚香本身就因为孙权总是收拾她,非常不开心,之前又想着打碎孙权最喜欢的宝物,现在见到孙权自然惧怕无比,当即扭身就跑,撞了小乔一个满怀,之后抱着小乔的大腿躲到小乔身后。

    “二公子。”小乔拍了拍孙尚香的小脑袋,然后对着孙权欠身。

    “周夫人,还请原谅尚香冲撞。”孙权欠身回礼道,然后指着孙尚香,“你给我过来!”

    “我才不要。”孙尚香对着孙权做鬼脸,拽着小乔的衣服,示意小乔掩护自己走。

    “好了,尚香你也稳重一些,仲谋,你也别和尚香计较了。”小乔的声音就像是有安抚其他人的魔力一样,快的让两人平静了下来,就连孙权之前因为见到小乔而焦躁的心情也平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