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屠龙之技终有用时
    能在云气压制之下使用十石强弓的士卒,只有那支在匈奴鼎盛时代,五千战八万匈奴精骑,甚至逼的单于亲自出手才消散在历史之中最终极的丹阳精兵。

    “这是丹阳精锐,灭掉他们!”乌洛兰氏怒吼的声音几乎传遍了整个战场,那十石强弓,那堪比床弩的威力,在这等距离之下就算是军魂军团也无法抵抗。

    漆黑的箭矢,不需要后面的尾羽进行加固,在十石强弓的驱动下就算是战马也能一箭射出碗大的透明窟窿,但凡阻挡在那一箭前的物体皆是一箭穿透。

    在这等威力的箭雨之下,就算你是典韦也不可能连挨数箭不死,因此就算是军魂军团也只有躲避一条路可走。

    可惜北匈奴禁卫虽强,但还不至于强到能在好不防备的情况下,轻易的躲开这等十石强弓的射杀,短短五息的时间,北匈奴军魂军团,就算是具有危险感知也被丹阳精兵强行灭掉了过百。

    而且看情况,如果北匈奴军魂军团依旧没有克制的手段的话,靠着这种硬抗对方强力攻击不死,己方攻击足够一击秒杀对方的战斗方式,最多一刻钟这一支一千人的北匈奴禁卫就会全灭与此。

    “好凶残,这就是你的计划?”陈曦双眼放光的看着丹阳精兵,从来不知道丹阳精兵能凶残到这种程度,军魂军团居然都能稳稳地压制住,这简直强的不可思议。

    “慢慢看,别说话。”周瑜冷淡的说道,实际上他心下也无比的吃惊,完全没想过在三道军团天赋的激发之下,丹阳精兵居然如此强悍,居然能在云气压制的环境下使用那种狙击用十石强弓。

    然而这种情况不过维持了数息,作为曾经在丹阳精兵终极状态下吃过大亏的北匈奴禁卫,岂能不去思考那一战带给他们的失败,数百年过去了,又怎么可能没有悟个通透?

    “攻击他们方阵的其他人!”乌洛兰氏怒吼道,也是这一声怒吼彻底止住了丹阳精兵的终极状态,同样也是这一声提醒,让北匈奴禁卫彻底恍悟了过来。

    丹阳精兵再强,他们也没有达到军魂这一层次,他们的终极状态不过是他们精锐天赋走向另一条方向的情况而已,丹阳兵的精锐天赋早在四百年前就定性了,就是增加组织力和统率力。

    然而当组织力和统率力增加到某一个极致的时候,丹阳兵就会进入终极的状态,也即是一个丹阳兵是一个整体,一群丹阳兵也是一个整体,也即是说,最终极状态下丹阳兵共享了自己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丹阳兵能以普通人的素质在云气压制的情况下拉开狙击用的十石强弓,同样也是为什么,丹阳兵能以凡人之躯轻易的扛住精骑的冲撞,同样这也是为什么丹阳小卒的一枪直刺,没用上力的乌洛兰氏甚至感觉到手腕发热的重要原因。

    因为最终极状态的丹阳兵看似是一个人在战斗,实际上他的每一次发力都带动了周围的战友,一个人的力量不够拉开十石强弓,那就十个人一起。

    这也是为什么三百多年北匈奴最鼎盛的时期,第一次遭遇到最终极的丹阳兵吃了大亏的重要原因,因为那个时候北匈奴根本不懂得如何破解丹阳兵终极状态那近乎无解的攻击和防御。

    云气之下就算是五层扎甲对于十石强弓都是一箭穿过,同样十人毫无保留的合力,一枪一剑的威力根本不是被云气压制了内气之后,内气离体之下的任何人所能抵抗的。

    和贵霜那种内气供奉给首领不同,丹阳兵的终极状态,对于每一个丹阳兵都是最终极的。

    这才是丹阳兵最可怕的地方,不过那次虽说击溃了丹阳兵,但是对于巅峰时期的匈奴来说根本就是耻辱,八万精骑,单于禁卫联手都未能全灭一支五千人的步兵,而且差点被反杀。

    这简直是天大的耻辱,自然匈奴对于这一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进行了研究,可惜卫霍的时代降临,昭宣奋起,西汉进入鼎盛,匈奴溃败,匈奴人倾一国之力研究出来的东西最后成了屠龙之技。

    只不过不想数百年后,在回归东方之后,居然又一次遇到了当初近乎于羞辱了他们的丹阳精锐,而且还是和当初同样的手段。

    “此战,定要一雪前耻!”乌洛兰氏怒吼道,所有的北匈奴禁卫皆是怒吼,北匈奴禁卫的每一次失败,每一个成为北匈奴禁卫的成员都会一代代的传承了下来,以待后人复仇。

    而当初浚稽山之战,对于鼎盛的匈奴简直就是耻辱,颠峰时期足以和汉帝国掰腕子的匈奴帝国,八万精骑加上单于禁卫对战五千步兵,打成那样,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因此在突然觉悟了这是丹阳精兵终极状态的乌洛兰氏顿时双眼血红,练习了无数遍的屠龙之技终于有了用处,没想到这个世界还真有第二支丹阳精兵抵达这个高度,而且还真一如既往的继承了曾经的精锐天赋。

    “去死!”靠着数代匈奴禁卫演练了无数遍的动作,北匈奴禁卫骑在银月的光辉之中诡异的摇摆之下,偏转出数个幻影。

    战马奔袭而起的瞬间,长枪直刺丹阳精锐,长枪带动的尖锐风声在刺向丹阳精锐的瞬间,丹阳精锐的士卒就挺枪格挡,但是却从对方的长枪之上穿透而过,随后下一瞬间长枪从另一个士卒的脖颈穿过,连带着刺向之前挥枪的士卒。

    演练了无数次的屠龙之技,在这一刻无比娴熟的使用了出来,综合了骑术,发力技巧,经验,以及半预知感知组合成的对丹阳精兵的终极杀招在这一刻终于显现了出来。

    这一刻丹阳精锐就像是和北匈奴禁卫演练了无数遍一样,无数的士卒在运起众人之力的之后,北匈奴禁卫顺手递枪,或是借力杀之,或是避实就虚随意的刺死力量被其余人借走的丹阳精兵。

    靠着双方层次差距所诞生的零点零零几的反射弧差距,北匈奴禁卫将那几乎刻入骨髓的屠龙之技施展了出来,斩杀正面的外围丹阳精兵之后,成功的冲入本阵之中。

    靠着视觉留存造成的偏折,轻易的将十石强弓发射出的威力强大的箭矢诱导到丹阳精兵的本阵,下一瞬血色降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