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让你乱来……
    就在陈曦思考是不是自己哪里想岔了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门外有一道偷偷摸摸的身影。



    “门外何人?”陈曦不太高兴的说道,心下不由得觉得自己是不是对于侍女有些太过宽厚了,居然躲在外面偷听。



    “咳咳咳,芸娘你先出去吧。”刘备咳嗽了两下从门后探出身来,眼见陈芸在陈曦身后,招了招手示意陈芸先离开。



    陈曦微微有些尴尬,完全没想到居然是刘备,起身迎接,“玄德公坐吧,芸儿,你去后房布置饭食,别让人打扰了。”



    陈芸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随后顺手将门带上。



    刘备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的陈曦非常想笑,于是叹了口气说道,“玄德公,你现在这样子看起来有些不对啊,哪里出问题了,需要这样。”



    刘备不答,只是面上尴尬,有些坐不住,张口又没说出来。



    “这里就剩咱俩,也不会有人偷听,何况就我们现在怕谁啊,出什么事顶不住?”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他和刘备现在在中原这块地图上多强大,有啥摆不平的?



    “咳咳咳,这事不好解决。”刘备面色尴尬,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说。



    “我口风挺严的,再说玄德公都跑到我这里了,还不给我说?”陈曦眉毛跳了跳,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咳咳咳,我夫人怀孕了。”刘备有些尴尬的说道。



    “这是好事啊。”陈曦刚开口,随后反应过来,一脸懵懵的看着刘备,“咳咳咳,你该不会说的是张夫人吧。”



    刘备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要是别的姬妾怀孕了他除了高兴至于这么尴尬慌乱吗?只有这个他准备娶的正妻张氏才会如此。



    说来也是在甘氏未来之前,在邺城的刘备一直是张氏在照顾,而娶张氏本就有安抚整个北方世家的蕴意在里面,加之两人又是郎有情妾有意。所以张氏在邺城帮刘备打点也没有人太多关注。



    至于甄家,张氏将家主的身份卸下传给甄宓之后,就回到清河张家,毕竟她是清河张家的女儿。甄家没什么阻拦她改嫁的意思,那她回娘家等待换新衣改嫁就可以了。



    本来汉朝也不怎么在意改嫁这种事情的,而且一般改嫁的话,女方如果有子嗣,原本的夫家不介意的话。连子嗣也会带走。



    不过甄家这种情况就算了,张氏是甄逸的嫡妻,一般来说这种是不怎么可能改嫁的,但是甄逸死了,张氏又只生了一个甄宓,其他的甄姜,甄脱,甄荣全都是庶女,就甄宓一个嫡女,那肯定不能带走。



    张氏改嫁在甄家住的不太惯。于是就自己回了娘家,没带甄宓,清河张氏那同样是豪门,虽说不是之后那个超级豪门,但也不是闹着玩的,也都知道张氏是准备改嫁给刘备,所以并没有薄待。



    当然张家也相当矜持,并没有做出什么太多的举动,大概这里面还有一部分是因为现在张家掌家的不是张氏那一脉了。



    当初在上一代确实张氏的父亲张瑾掌家,不过张瑾那一脉的儿子都不怎么争气。家主之位在张瑾死后落在了张辰一脉,加之张家当初算计甄家的时候并没有留情,双方感情也确实淡了。



    因此张氏住在张家住的不惯转而搬到了刘备那里,想想陈曦也曾大清早就在刘备那里见到过张氏。所以发生点什么其实很正常的,张氏毕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女,耳鬓厮磨之下不发生点什么才怪。



    陈曦默默地朝着刘备竖了一根大拇指,对于刘备他真的挺佩服的,这真够厉害的。



    “别竖大拇指了,赶紧说怎么办?”刘备一把将陈曦的竖着大拇指的手拍到一边。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赶紧结婚,三书六礼加速,反正别人问就说是我们在两年前就订好了,反正我的战略到现在该知道的都知道,不会有人怀疑。”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还能说什么?



    “这样能行?会被别人看穿吧,就算是三书六礼加速,也需要一两个月才能解决。”刘备苦笑着说道。



    “现在几个月了。”陈曦想了一下问道。



    “两个月了。”刘备有些尴尬的说道。



    “那还不赶紧,明天就去请亲,中间的一并解决,张氏肯定知道轻重,这事还有谁知道。”陈曦一脸无奈的说道。



    “除了你我,就只有张氏的贴身侍女和甘氏知道了。”刘备苦笑着说道,也亏张氏发觉之后赶紧就来找刘备,否则要再耽搁个把月那真就不好掩饰了。



    “那行,我今天就去请亲,黄道吉日是哪一天?”说着陈曦就开始算日子,“二月十七这个日子不错,就这天了。”



    “这个是不是有点着急了。”刘备尴尬的说道。



    “着急也比被看出来强啊。”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玄德公去找文儒,让他赶紧布置,开始下请帖,我命人今天就去长安将原本就通过的赐婚拿下来。”



    “多谢,多谢。”刘备拱手感谢道,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刘备可能也是觉得尴尬,于是换了一个话题,“子川,你和宓儿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



    陈曦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备,看的刘备有些羞恼,说实话他就是想占陈曦便宜,虽说也不算什么大便宜。



    “还早,第三张文书基本不可能能要下来,我需要想别的办法。”眼见刘备承认,陈曦也没兴趣继续抓着那些细节问询了。



    “也对,这种事有一有二,但是第三次就困难的多了。”刘备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能理解。



    “所以正在想办法。”陈曦无比平静的说道,“好在她只要一个准话,也不算太着急。”



    “不过你确定别人看不出来吗?”刘备补了一句又转回来了。



    “看不出来,能看出来又有什么区别,反正玄德公和张夫人愿意就可以了。”陈曦没好气的说道,不过也亏得张氏和刘备的流程已经走了一部分,否则绝对贻笑大方。



    “也确实是我贪欢了。”刘备扯了扯嘴说道,“子川,你以后也注意一点,省的害了别人。”(未完待续。)



    PS:    默默地求点月票和推荐票,我貌似记起来我忘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