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一百四十六章 算计
    张飞本以为自己的幽云骑哪怕不是最强的骑兵,也不会逊色于任何其他的骑兵,然而这一刻张飞终于认识到了一个事实,平原上白马义从真的已经可以和无敌画上等号了。

    “风驰电掣,无以形容,如果只是纯粹的神速白马,作为顶级骑兵还有一拼之力,可惜,这支骑兵继承了子龙的部分属性。”张飞神色难免有些僵硬,平原上,对方真的无敌了。

    “是啊,确实是无敌了。”法正先是审视般的看着张飞,随后缓缓地点了点头,确实,白马义从从某种程度上讲确实是无敌了。

    “也许以前灵巧白马还只是一种辅助,那么现在灵巧白马已经是神速白马最后的补充了,路虽说没走通,但也走出来了其他的方案,虽不算尽善尽美,但也算得上是平原无敌了。”法正隔了一会儿之后,给出了最后的论断。

    因为太快了,也太强了,快到让人发狂,强到让人心凉。

    等到张辽和张飞即将汇合的时候,这个时候月光之下,奥斯文和迪帕克也风尘仆仆的从东北方位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这一刻不管是奥斯文,还是迪帕克,亦或者库斯罗伊皆是嗅到了空气之中那让人作呕的血腥味,甚至身为内气离体的他们能清楚的看到那站立在血腥战场之中,一身纯白无暇的白马义从。

    奥斯文和迪帕克这一刻都有些手脚发凉,如果说之前他们还不明白白马义从到底是如何将婆罗门的正卒军团杀的见到白色直接理智崩溃,但是看看现在的情况,他们懂了。

    “婆罗门的青壮完了。”奥斯文惨笑着说道,“我们之前到底是在追什么怪物啊。”

    “怕不是死了超过二十万了,而且都是在极短的时间杀得,因为血甚至都没有凝固。”迪帕克紧抓着长枪,“看来对方露出獠牙了。”

    “我们怎么办?”奥斯文看着那被尸体鲜血平铺的疆场,看着那已经理智崩溃,四散溃逃的贵霜青壮,扭头看向迪帕克。

    “你觉得我们能退吗?”迪帕克头也不回的询问道,“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也下不了台的,如果没看到,还没什么,可现在,就在我们的眼前,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奥斯文抽出重新订制的刃枪,叹了口气,“不知道伽却里情况如何?不过看这个情况,我不怎么报希望了。”

    迪帕克低眉颔首,没有多说什么,其实两人都知道,伽却里怕是已经死了,至于收拢贵霜青壮这件事,他们两个谁都没提,因为他们都清楚,那群人就算是收拢起来,也没用了。

    “右边的兄弟,你是那部的!”奥斯文遥遥的对着库斯罗伊的位置招呼道,这个时候看到这一幕还能稳住军势,展现出凌厉气势的军团都不是水货,而以奥斯文的角度去看,库斯罗伊的军团不弱。

    “库斯罗伊及麾下本部。”库斯罗伊将眼神从远处的血浆上转动过来,看向奥斯文和迪帕克回答道。

    “不用收拢溃军了,打不赢对面,我们三个都会完蛋,这个时候收拢没有意义。”迪帕克远远的招呼道。

    奥斯文和迪帕克都没有以蔑视的态度,或者征召的方式召唤库斯罗伊,北贵不兴这套,外带正统的将帅,也都只服能力,不会服气其他,库斯罗伊是不是贱民对于奥斯文和迪帕克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

    话说间,奥斯文和迪帕克皆是朝着库斯罗伊的方向汇聚,因为在他们开口的时候,张飞那双环眼已经扫视了过来,恐怖的气势让奥斯文和迪帕克心中一凛。

    这俩人哪怕是放在北贵都属于顶级的将帅,更是和关羽刚过正面,遭遇过吕布,硬刚过铁骑,和汉室一票子神人,顶级军团交过手,因而在张飞的眼神搭过来的时候,这俩人就感觉到了不对。

    【小心一点,那家伙不对。】迪帕克传音给奥斯文,一边传音一边解除了整个军团的束缚,而奥斯文也进入了太阳模式,只不过现在处于夜间,整个军团瞬间灼灼生辉。

    “直面人心的恐惧?”库斯罗伊抬头看向张飞,嘴角浮现一抹嘲讽,别的人怕这种东西,他可是一点不怕,就算张飞转眼,目光和气势结合着整个军团的力量落在了库斯罗伊的本部,也依旧无用。

    哪怕是已经出现了动摇,出现了迷惘,可好歹已经成型了曙光,这等顶级的意志类型的顶级天赋,还不至于面对敌方气势就此崩盘。

    “对面来的都不是简单货色啊,话说之前不是说贵霜全都是杂鱼吗?”法正说不清楚是调笑,还是反驳的语气,但是张飞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都不弱。

    “果然就算是你麾下的幽云骑也必须要结合现实情况才能发挥出来超越极限的战斗力。”法正眼见张飞点头,不再谈论这一问题,转而说起幽云骑的短板。

    幽云骑这个军团强则强矣,可要真遇到这种不怕事的军团,貌似并不具备快速解决的能力,汲取不到对方的恐惧,所能获得加成其实也就是顶级双天赋的程度。

    “很正常,兵法有云,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张飞少有的转动了脑子,相比于之前砍瓜切菜的感觉,现在的张飞是真正认真了起来。

    “嗯,有道理。”法正点了点头,对于张飞的回答略有吃惊,随后看向对面皱了皱眉头,“看来,对面也有些忌惮我们啊。”

    “法孝直,有没有什么办法,将他们逼走,白马义从现在有些不太适合战斗。”张辽远远的传音给法正说道。

    之前看着杀的爽,但实际上白马义从期间也难免有一些意外的损失,当然这损失并不大,最大的问题在于白马义从的战斗力。

    陈曦给白马义从订制的锰钢脆直刀虽说在遭遇到过大冲击力的时候,会直接碎掉,避免因为白马义从高速移动对于士卒的臂膀手腕造成冲击,实际上这个再怎么设计,冲击力都是难免的。

    哪怕白马义从还是特意制作了白色护腕,但实际上动用这种洗地图的战斗方式,白马义从维持的时间稍微一长,手腕就会因为受到冲击处于半废的状态。

    之前潇洒的干掉了二十万贵霜青壮,在极短的时间内杀敌数达到了幽云骑的二十倍以上,但其结果就是,现在白马义从能握住刀都有些拜托自身意志力的原因。

    之所以不杀了的原因,可不仅仅是刀不够了,而是真的手快握不住刀了,这一点让张辽颇为尴尬。

    甚至说的过分一些,能维持那么高效率的杀敌,近乎以洗地图的方式在砍人,有不少的原因都在于张辽的破界级天赋,极大程度的缓解了手腕冲击带来的影响。

    毕竟真要说冲击,也就是刀断以及断之前那段时间,其他时候锰钢刀切片根本不看人,白马的速度,以及锰钢直刀的杀伤力,在初期,砍人根本没有多少阻力,可断那一下,冲击力都会让手腕发热。

    实际上到现在白马义从麾下不少士卒的虎口已经见血了,臂膀也有些不受力,可以说,现在白马义从就剩一个架子,不过这个架子非常恐怖,二十万贵霜青壮的尸体堆积起来的无敌之名。

    “你们现在失去了战斗力?”法正皱了皱眉头,远远的传音给张辽说道,两人现在距离已经相当近了,在贵霜汇合的时候,汉军也在汇合,虽说抱团带不来安全感,但贴近自己人是一种本能。

    “不是失去了战斗力,而是没有办法再继续像之前那么高效率的杀敌了,不过再等一会儿就恢复了。”张辽怨念的说道,他也没想到奥斯文和迪帕克两个猎犬居然真追过来了。

    虽说那两个军团因为速度和地形原因拿白马义从没有任何的办法,张飞的幽云骑没有白马义从这种程度的速度,一旦被奥斯文和迪帕克缠住,等到后面更大堆的追兵杀来,张飞绝对会很惨。

    至于说歼灭迪帕克和奥斯文,这么说吧,这俩人以及这俩麾下的本部精锐真心不是省油灯,两个虽说不算满编,但建制保留了大半的帝国禁卫军,如果不是白马义从跑得快,真要硬刚,张辽也没把握。

    杀溃军和杂兵,与杀这等精锐根本是两个概念,前者刚好属于白马义从的涉猎范围,后者那真就要拼命了,虽说拼起来,张辽有把握赢,但想要大胜并不容易。

    “需要多长时间。”法正询问道。

    “半刻钟,恢复恢复体力,缓解一下受到冲击的腕部,就差不多了。”张辽扫了一眼跃跃欲试的迪帕克之后,神色平静地说道。

    “没问题,我看我们八成走不了,不将这三个家伙打退,怕是不行。”法正点了点头,他也看到了对面的神色,面对这等尸山血海的战场对面那三个军团没有一个畏惧,反倒都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

    “三个帝国禁卫军?”张飞扛着蛇矛反问道。

    “那个我不知道,另外两个是,奥斯文当初在开伯尔山口的时候和子健的神铁骑刚过,没赢,但是也没死,嗯,我说的是没有加持帝国权杖的状态。”张辽看了看奥斯文,将情报告知于张飞。

    “这就很厉害了啊。”张飞默默点头,敢和华雄刚正面的军团,说实话,少得很,能活下来的,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对面那个步兵,可能是库斯罗伊,只是不知道他麾下的军团是什么情况。”法正神色凝重地说道,他之前收到库斯罗伊的情报,但是没有当作一回事,而当前出现的军团,虽说有其他可能,可直觉告诉法正,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库斯罗伊。

    “他麾下不都是达利特吗?我怎么看不像呢?”张飞看着那些身上散发着金属光泽,无所畏惧的士卒,扭头对法正询问道,“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家伙的麾下可能比那两个还强。”

    “谁知道呢?”法正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又不是全知全能,给你做个推测已经不错了。”

    “你对付那两个家伙,我对付这个怎么样?”张飞指着奥斯文和迪帕克对张辽说道。

    “问题不大,不过白马义从现在不在状态,当然那俩被我一路折腾的够呛也不再状态,都算不上太好,而且也动手了不少次,我这边可以拖住。”张辽看了看奥斯文和迪帕克,点了点头说道。

    “看来对面已经分配对手了,那个黑炭有点凶,你小心点,汉室的将校有时候武力会出乎预料的夸张。”迪帕克对着库斯罗伊叮嘱道,“对面合起来差不多有个一万二三的样子,我们三个加起来,好像也这么多,不过你是步骑混成,有点吃亏。”

    库斯罗伊看着对面的张飞,对着张飞认真起来,统合麾下气势,凝聚成近乎实体一样的状态,就算是库斯罗伊麾下的士卒都隐隐感觉了皮肤的刺痛,随之而来的便是自主的开启精锐天赋。

    “唔,我来拖住那家伙,你们最好不要面对那个黑子。”库斯罗伊感受着张飞方向传递来的压力,“那家伙的军团不太对。”

    奥斯文对于库斯罗伊的判断并没有感觉到不满,他们和汉军交手过,所以清楚汉军到底有多邪门,要是伽却里还在,有伽却里开启狂暴突击,硬碰硬强攻猛刚,应和对面拼命,他们倒还不畏惧,而现在这个情况,不管是奥斯文,还是迪帕克,看向张飞都隐隐有些压力。

    毕竟都是沙场上熬过来了,打过流氓,磕过三天赋,硬碰硬和军魂交过手,要是连点直觉都没有,那才是怪事。

    “好,那你小心,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定要保持结阵状态,我们两个不能保证将那个白马义从拉住,他太快了,而且也太灵活了,顺带一说,就现在的伤亡,以我们的经验判断,都是那个军团在极短时间造成的,所以战线必须保持完整。”奥斯文叮嘱道。

    库斯罗伊倒吸一口凉气,在看向张辽的时候,慎重了三分,毕竟之前他见过白马义从,那个时候只是震惊于白马义从的速度,等来到这边还以为这尸山血海是那个黑子搞出来的,没想到是那个纯白军团,要知道从那边追过的自己,只花费了十几分钟而已。

    “我对付那个黑子,你们小心。”库斯罗伊缓缓地说道,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

    “张辽,我们来了结一下,这一年间你对于我贵霜的破坏!”迪帕克当先策马而出对着张辽吼道。

    “有本事你来打我啊!”张辽根本没有多余的话,给了张飞一个眼神,左手一拉缰绳,带着所有的白马义从如风一样斜着向西北方向飙去,完全没有和迪帕克、奥斯文死磕的想法。

    “我们去了,你小心!”奥斯文策马狂飙而去,临走给库斯罗伊交代了一句话。

    “这一次就在这里干掉你们!”张辽狂笑着说道,整个军团如风如电,到了这个程度,白马义从已经解锁了相当多的战术,已经具备了再一次击杀禁卫军的能力,哪怕现在现在战斗力受损,但就以张辽这种浪人,根本没有任何的畏惧。

    “如你所愿!”奥斯文怒吼着飙马冲出,整个军团直接朝着张辽军团斜飙的方向阻击了过去,拼速度,谁遇到白马都是死,和白马义从战斗的核心方式,只有一条,那就是限制白马义从的速度。

    “放箭!”奥斯文的箭雨平射狂飚而去,直接横在白马义从即将通过的方向,如果对于其他的军团而言,这等即没有精准度,又没有威力的箭矢根本就是笑话,但追了白马义从这么久,奥斯文清楚的知道,对面那个军团到底缺什么。

    “就这样还想限制我?”张辽自然的拨马朝着奥斯文的方向冲了过去,直接一个大转弯,毕竟现在的速度对于其他军团而言已经快若奔雷,但对于白马义从而言,还处于可控制的范围之中,因而调头什么的毫无压力。

    “左右散射!”奥斯文一边朝着张辽迎头冲杀,一边大声的下令道,在遭遇到白马义从的调戏之后,奥斯文已经将这一幕预演了无数遍,而现在终于可以用到了,虽说白马义从依旧可以调头,但这么一点点时间已经足够另一支军团进行下一部的布置了。

    单凭一个军团干掉白马义从,奥斯文在看到白马义从绝尘而去那次就放弃了,至少需要两个,至少要能将之封锁起来。

    “调头。”眼见左右被封锁,张辽第一时间调头,毕竟再逼近一些,对方平射弓箭,他们就没办法躲了。

    然而这一幕正好就在奥斯文的预计范围之内,因为解除了大地束缚的迪帕克已经横向朝着张辽包围而去,诚然迪帕克没有白马义从快,但奥斯文为饵,跑得没有迪帕克快,就足够将吸引过来的白马义从拉入这个大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