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一百二十章 维护社会稳定
    能不积极吗?除了农忙的时候,长安城空了,其他时候只要闲下来就来这边上工。

    毕竟是正儿八经的给钱的工程,甚至有其他地方的百姓跑到长安来上工,干活好啊,干活给钱啊,官府从陈曦上位之后,别的不说,给钱这一点非常爽快,而且基本上现在都是一旬结算一次。

    每一次都长安的中央银行,每次都是官府结账的人给票据,然后让百姓去银行自己领钱,时间久了之后,长安的百姓也习惯了银行,不像开始那样每次票据到手之后,就去银行取钱,反倒也开始存钱了,就算利息很低,但白赚的利息,老百姓也还是很满意的。

    时间久了之后,陈曦终于从老百姓手上开始吸取钱款了,哪怕不多,但这也意味着陈曦又多了一个调节经济的指挥棒,而且涉及的人数更为广阔,至于说超发的问题,说实在,就这种劳动积极性,陈曦觉得去年朝议的时候自己太保守了。

    确实应该听刘巴说的超发个两千亿,汉室稳定之后,百姓被陈曦搞的连轴转,各处劳动赚钱,以至于超发的钱,轻易的就消化了,该说是这群人创造的实际价值已经大于陈曦的超发了,以至于这个国家的五铢钱购买力居然还有一定的上升!

    同样和五铢钱直接挂钩的信用货币也更坚挺了,进而更进一步促进国家的经济建设,妥妥的良性循环。

    想到这一点,陈曦就不得不佩服刘巴,那家伙虽说是曹操的脑残粉,但是在经济建设方面确实是有着远超其他人的敏感性,实际上完全不知道刘巴当年说的是每年两百亿的超发。

    当然去年的报表出来之后,刘巴看着陈曦那接近七百亿的超发,并且全面消化,国家经济完全没有丝毫的起伏,币值极其坚挺,没见任何玩意儿有大幅涨价的结果,佩服的无以复加,果然自己的眼光和能力距离陈曦还有非常大的差距。

    说起来去年汉室国内粮食因为天象稳定,良种导致大丰收甚至有点降价的意思,若非各地政府直接兜底,搞不好就要创造一个历年最低的粮价了,不过这种事情陈曦早有估计,粮价同样稳定。

    进而有了大量的物资储备,经济也得以有了多方面的挂钩,币值甚至出现了些许的上升,不过被陈曦强行锤下去,至于锤的方式非常简单,钱少了钱升值,我不会多印点钱,保持实际价值吗?

    光这一手,陈曦就相当切了工商业,矿业,以及各种物流,作坊等等好几百亿钱,总之印钱真开心。

    祖国母亲的另类赚钱方式就是对内货币贬值,贬值的比例,直接就等于国家众酬到手的资金,而且只要你用钱了,而且储备了钱款,那就不可避免这种方式。

    陈曦用的同样也是这种方式,只不过更为温和,毕竟汉室在经济上本身就是一片荒芜,陈曦种什么玩意儿都不会亏,附加的价值太多,切一部分平准物价也是理所应当。

    毕竟维持货币的应有价值,也是国家经济的规则之一,不服不要玩,总之靠着这种手段,陈曦去年一年陆陆续续超发了七百亿钱,并且得以让国家经济将之彻底消化,不得不说,多搞点花样确实不错。

    至于今年,陈曦依旧在超发,不过根据现在陈曦的预算,当初估计的两千亿的超发应该是不够了,汉朝经济随着粮食充足之后,自然的会流转部分的人口进入工商业和手工业,再进一步刺激经济。

    加之汉朝的人口规模相当庞大,在道路畅通,物流运转水平更高的情况下,汉室应该能达到宋朝的经济水平,一年税收一亿贯以上。

    这个是税收,而不是其他,而税收并不等于全国百姓所持有的所有的钱款,甚至只能说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也是陈曦相对乐观的认为今年超发一千亿钱,也就是一亿贯,应该能彻消化。

    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大汉朝的潜力还是非常厉害的,这也是为什么陈曦疯狂的修路,疯狂的搞基建,因为没有什么玩意儿比这种东西更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在陈曦的观念之中,与其让百姓农忙结束之后闲下来,还不如让这些人连轴转,在稳定社会局势,消除内部隐患的同时,还让老百姓多赚一笔款子,更重要的是其所创造的价值国家还能回收,进而更大程度的促进国家的经济发展。

    因而陈曦现在近乎是催着全国上下不是在搞建设,就是在国营大型厂子疯狂招人,反正年纪不够的统统送去教育,年纪足够的除非身体有病,不去当兵保家卫国,就给我去上班。

    总之尽可能的让这个社会别有一个闲人,闹事?混黑?这不都是因为没事做才成这样吗?统统给我来干活,淳朴劳动人民愿意干活,那最好不过,发钱管饭让你上班,维护社会稳定,外加促进经济发展。

    非淳朴劳动人民,偷奸耍滑不好好干,专政铁拳收拾你,不过这个世界上,在这个时期,尤其是刚刚经历了乱世,谁不想当淳朴劳动人民,干活拿钱吃饭,再哪里都能站得直,站得稳,又不是后世那种笑贫不笑娼的时代,有这种好事当然来干啊。

    于是山贼土匪路霸什么的全被感化了,要么是以德服人,要么是以理服人,总之现在只要是人,陈曦恨不得当场找个位置让他们出力干活,毕竟只要干活那就是在创造价值,多少都比搞破坏强!

    当然换成其他人的角度那就是陈曦脑子有病,沉迷于到处修筑各种东西,到处开厂子招人,到处培训上工。

    当然没人敢在陈曦面前说陈曦脑子有病,到现在他们只能承认陈曦操作太厉害,他们看不懂,以前还有刘巴给他们解析陈曦银行从他们手上骗钱搞建设,搞东搞西,到现在他们基本确定了,他们那点钱搁陈曦手上算个鬼?

    世家曾经占到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经济比重,现在有没有百分之四十都是问题,各种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大型手工作坊一座座的冒出来,比有钱,这些人现在已经快要怀疑人生了。

    如果说以前这些人还觉得陈曦能有这样的规模有他们几分功劳,毕竟没有他们的钱,陈曦根本没有办法运作,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搞不好当年陈曦真的是看在大家同一阶层的份上拉他们一把。

    毕竟陈曦现在发钱发的太狠了,整个雍凉四百万人啊,男的出来干活也就罢了,女的出来干活陈曦也照着计件工资在发钱,农忙的时候干活的人剩十几万还能理解,农闲的时候干活的人都上百万了,雍凉规划三年完成的水利建设,让这群人去年一年干完了!

    然而陈曦管都不管,今年继续在搞建设,搞厂子,九倍之前的长安城啊,今年八成就完工了,敢问为什么这么快,因为砸钱啊!

    据说现在九尾狐已经不仅保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姻缘生育这些了,居然还保财源滚滚,感觉这神职就是陈曦自己手动加上去的。

    自然陈曦开口表示要修,崔琰能站出来问几句已经是看在自身身份上了,说实话,现在雪球越滚越大,基本上涉及到钱的问题,陈曦说拍板,三公九卿直接过,论证的过程都免除了。

    甚至现在监管的权力,发放的权力,以及回收的权力,已经让陈曦一肩挑了,用刘巴的话说就是,就你一个千年狐狸,装什么菩萨,我都滚出去了,监管个鬼,你要想贪,谁都看不出来,甚至贪对于你来说的都属于最低级的游戏,监管个鬼?

    以至于刘巴彻底下台之后,监管这一方面没人接了,倒不是因为这玩意儿是一个清水衙门,实际上这是一个肥差,而是因为刘巴说的太对了,刘巴都看不懂的玩意儿,让我们来看着,说笑呢?

    您喜欢怎么搞怎么搞吧,反正好不好我们不眼瞎,国家是蒸蒸日上,还是江河日下,都不是傻子,能搞的蒸蒸日上,钱哪怕全跑到您口袋里也没人管,搞的江河日下,就是勤政死在任上,也是耻辱柱。

    于是从监管到人事,陈曦从头吃到了尾,除了陈曦自己不想涉及到的那部分,陈曦现在已经相当于半个丞相了,另一半算是陈曦自己放弃了,总之现在朝堂上的官员都很冷静。

    不和吕布争武力,不和陈曦争经济,不和刘备争人品,只有这样才能活的很快乐,至于其他的爱咋咋地去吧。

    至于刘桐的所思所想,世事洞明的那些老家伙都懂,但还是那句话,屁股决定脑袋,骑墙派的皇甫嵩能直言不讳的对陈曦说,若使你早生二十载,天下不至于如此!

    可坐在世家角度上,那些上一辈的老头绝对不能说出这样的话,他们只能说,五百年圣人出,海晏河清,陈子川当孤月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