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零一十六章 完成的法理
    至于说使用艰难等等问题,其实对于西凉铁骑军团来说真的不是问题,用惯了就行,甚至都不需要用惯,意志扭曲现实到信即是真的程度,铁骑的素质毕竟是能做到的。

    更何况等着群混蛋真的完成了意志扭曲现实,认定了这个就是遗产之后,靠着他们的素质,就算是不配套,也能发挥出来当年飞熊一半左右的效果。

    毕竟这世间当前残存的军团之中铁骑单说基础素质绝对是名列前五,甚至比罗马第十骑士军团更强一筹,因而从素质角度来讲,只要他们的意志能强行完成构想,那绝对就能挨得住反噬。

    根本不会存在像阿特拉托美的神骑那般空有连第十骑士军团都觉得璀璨的意志,却无法发挥出来应有的强悍效果。

    李傕离开之后,天空之中看完这一战的观察团皆是神色凝重,倒不是因为罗马的实力什么的,诚然罗马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是非常强,甚至可以说是强的令人惊惧,但大致对比国运的强度,一众仙人也明白罗马也就和汉室半斤八两而已。

    也即是说罗马看着很强,但实际上也就是和现在不显山不漏水的汉室处于同一档次,就算是略有超出,也在一条水平线上,因而完全没有什么可怕的。

    这些观察团的成员惊奇的是凯撒的存在,那并非是仙人,仙人是斩断了过去,从凡人向死而生之后诞生出来的天地精气生物,和曾经的那个人的关联几乎没有。

    没有记忆,没有过去,没有相关的血缘联系,有的就是孑然一身的孤独,这就是仙,舍去了一切,甚至连自己也舍去,诞生出来的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曾经的自己的生物。

    所谓羽化登仙,在之前斩断如果是尘缘的话,那最后一步登仙的时候斩落的可是自己,活过来的则是从自己生命之中诞生的,和自己印记完全相同,但又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凯撒的状态则和这群仙人完全不同,那是保留下来了记忆,保留下了自我认知,并且印记也和历史上那位完全一样的存在,简而言之的话,凯撒根本就只是换了一身皮,然后直接活过去了。

    “叹为观止的手法,传说国运可以保留下来我们的一切,以前还在好奇这到底是谁流传下来的,不想居然还真有这样的存在。”荧惑感慨连连的说道,随后扫了一眼下面那些视线传来的方向,“我们也走吧,罗马人看起来也在催我们离开。”

    “走吧,早早回去。”北冥默默地点头,他也感受到了下放那让人心悸的实现,罗马的强者有一些确实是强的让仙人需要绕道。

    说完之后,一众仙人当场崩散。

    长安地宫守着地宫镇压国运看场子的一众仙人分成两大区域在各自扯淡,双方分的很开,颇有些泾渭分明的意思。

    没办法双方本身就不是一路人,虽说现在编入了户籍之后,仙人也算是大汉朝子民,享受国运加持,但双方之间的怨忿也不是一会儿能消除,好在活还是该干的。

    就在双方扯淡的时候,地宫之中镇压国运的位置突然放光,然后一堆仙人就从国运里面冒了出来,吓得紫虚差点控制不出出手,还以为国运出现了什么问题。

    “你们怎么敢将分身放在国运里面!”看到这一幕的南华有些难以接受的愤慨,差点就动手了。

    “别闹了,赶紧去政院那边,罗马-安息之战已经打完了!”北冥黑着脸说道,“不过感觉好奇怪啊,那边天亮没多久,咱们这边怎么已经日头偏西这么多了?”

    “哼哼哼,让你们多学点知识,看看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紫虚最近陪着甘石两家做了很多实验,得以吸收了一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知识,但不管如何,他好歹知道原因。

    “行行行,你紫虚最强了,结果飞出去几年都没飞回来。”然而荧惑根本没等紫虚进行高端的解释,直接抱臂嘲讽道,“这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哈哈哈!”

    “哼,至少我看遍了这个地球,你们呢?”紫虚虽说憋了一口气,但输人不输阵,一脸傲慢的说道。

    “呵呵呵,还地球呢?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这还是跟着甘石两家学到的东西,来,我们的道仙呢?”北冥当场一边往出跑一边嘲讽道,真以为他们邪仙之中没有知识渊博之辈?被抓去做实验的这种事情,我们邪仙之中的南斗可是非常有经验的,而且人家还是个道仙!

    双方一边对喷,一边将各自记忆之中看到的罗马-安息大战复制了下来,之后靠着各个视角的拼接,硬生生将之制作成为了一个3D全视野的罗马-安息战争片。

    “这个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拿走去找陈侯那边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北冥看了看制作出来的东西,没有给里面胡乱添加任何的玩意儿,深表满意,打算那过去给政院那群人开开眼。

    泰西封,沃洛吉斯五世注定败北之后,蒯越就扭头从泰西封城墙上走了下去,接下来他的身份就是汉室驻安息使节,兼职汉室驻罗马使节了,而且有些问题也需要澄清了。

    黑发黑眸,虽说打扮的有些问题的蒯越并没有受到羁押,罗马进入泰西封之后就果断的执行了塞维鲁当初说好了的计划,也就是所谓的将一切值钱的全部搬走,搬不走的拆碎,至于人,当场捆起来,管你是什么身份,罗马现在很需要奴隶。

    “汉室驻安息的使节吗?”很快罗马这边就收到了消息,而蒯越哪怕是没有节杖,也没有令牌,但是靠着那种视天地万物,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一切为棋子的眼神,也让罗马人看到自己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相信这确实是一个大人物。

    因而蒯越并没有受到为难,很快就见到了主事人,罗马元老西里奥,而和蒯越那双无情的眸子对视之后,西里奥就再无丝毫的小视。

    这个人绝对不是下面那些人汇报的被困在泰西封之中的汉室使节,而绝对是有着任务在这里等待着他们罗马的智者。

    “敢问先生姓名,此来所谓何事。”西里奥并没有绕圈,罗马现在势大,而且根基雄厚,所以根本不担心汉室有什么想法,更何况双方本身就是盟友,绕圈子对于双方都不好。

    “来结账。”蒯越平静的说道。

    “结账?”西里奥闻言点了点头,神色不咸不淡的说道,“还是之前盟约,米迪亚以东汉室拿走,以西到扎格罗斯山脉前五十里作为共管商业区,再往西我们罗马接手。”

    “你们需要多长时间?”蒯越默默地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国库里面的汉室和安息盟书迟早罗马就会看到,不急于这么一时。

    “不是我们需要多长时间,而是你们能在多长时间摆平这些地方的流匪贼人?”西里奥看着蒯越平静地说道。

    “接下来我们的人就来了。”蒯越神色冷漠的说道,“这是盟书,我们双方重订,希望以后不要因为盟约的问题留下隐患。”

    西里奥接过蒯越的盟书,点了点头,细节内容自然有专业人士去处理,而大体框架谈好了就行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佩伦尼斯突然出现,看了看帐中的蒯越以及西里奥不由得叹了口气,“汉帝国,好手段!”

    “彼此彼此!”蒯越拱手一礼,“我想您也不是来杀我的吧。”

    “如果杀了你能解决问题,我现在都动手了,可惜并不能解决问题。”佩伦尼斯看着蒯越略有赞叹的说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泄愤吗?像你这种智慧之士,汉帝国也不多吧。”

    “不说车载斗量,但也绝对不少,更何况,我早就该死了。”蒯越平静的说道,“米迪亚以东我们汉室自会解决。”

    “好。”佩伦尼斯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蒯越也没二话,直接调头离开。

    “怎么了?”西里奥看向佩伦尼斯说道。

    “帕提亚是汉室的属国。”佩伦尼斯轻声的说道,“沃洛吉斯五世自己签订的,从一开始汉室和安息签订的就不是结盟的盟书,而是从属的盟书,汉室可能发现了,但是没改,安息不知道有没有发现,恐怕就是发现了恐怕也不能说出来。”

    “藩属国?”西里奥难以置信的看着佩伦尼斯。

    “是啊,这还不够,后面还有汉室呈上的藩属国的责任和义务,以及宗主国的责任和义务,法理非常完整,而且是放置在国库之中的。”佩伦尼斯感慨连连的说道,对于汉室的手段佩服不已。

    “这不可能!”西里奥惊叫道,如果说上一个是签订的时候是因为以外,后面这个帕提亚就算是翻脸也不可能承认的。

    “有什么不可能?”佩伦尼斯看着西里奥反问道。

    “沃洛吉斯五世绝对不可能接受!”西里奥斩钉截铁的说道,但是说着西里奥便停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