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九百四十一章 我意已决
    不管凯撒到底有没有降世,可凯撒可能会降世这个结论还是让塞维鲁产生了不安,他必须要有一个伟大的功绩,一个伟大到足够让那群老家伙下来也动摇不了自己位置的伟大功绩,而吃掉极尽升华的安息,是最适合,也是最现实的方案,所以塞维鲁不准备结束了。

    退一步什么的,这不符合塞维鲁的习惯,如果是以前他在佩伦尼斯的劝说之下还可能见好就收,但是现在的话,塞维鲁不可能低头了,这货已经被逼着和凯撒进行对比了。

    哪怕塞维鲁心知自己的能力真要说的话,和凯撒相比差的其实很远,那家伙是一个死了两百年,但是罗马还为他呼唤的大帝,就算对方是由罗马元老院亲手弄死的,罗马也承认着对方的功绩。

    甚至就连元老院也同样承认凯撒的功绩。

    塞维鲁虽说同样很强,但和凯撒比一比那各方面真就远远不如了,如果现在这样回去了,他面对凯撒并没有任何的优势,还不如爆发出一切的潜力,将升华到极限的安息吞下去,变成罗马的底蕴。

    这样的话,懂的人肯定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而凯撒,元老院之中的大佬能不懂吗?肯定懂的,而且到了那个时候,塞维鲁哪怕能力上确实是逊色凯撒一筹,相比凯撒也不会主动动摇自己的位置。

    至于说其他人想要靠着凯撒的名义去动摇塞维鲁,说实话,塞维鲁并不怕,他也是马上打天下的人物,这个时代比他强的人可能有,但他绝对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波。

    和凯撒相比他确实是有差距,但那并不是说塞维鲁差,只能说某个人太优秀了。

    就像是周瑜,皇甫嵩这些将帅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足以称之为名将一样,可是面对韩信依旧是被按着打,这种情况真的不能说这些人弱,只能说对手太强了。

    塞维鲁也是如此,凯撒可能降世的说法给了塞维鲁太大的危机感,相比于那些活着的对手,这个死了两百年,第一个闹着要称帝的家伙,确实是非常伟大,伟大到现在罗马依旧传唱着他的事迹。

    伟大到后世罗马崩塌,明明并不算太高的凯撒,依旧在历史上伟岸到让人发狂。

    这样的人物,塞维鲁能有挑战的心态,并且做出针对性的措施已经说明了他的能力,只是这不够,凯撒如果真降临了,那么塞维鲁要保住帝位,所需要的功绩实在是太多了。

    更重要的是塞维鲁不仅仅是想要保住帝位,他也有自己的野心,他想要积累出堪称伟大的功绩,然后正儿八经的让元老院将自己之前的大帝,自己之前的伟大的执政者召唤出来,让他们看看自己。

    让自己在他们面前站直身躯,让历史上游的伟大者承认自己的伟大,到了那个时候罗马将没有任何人能动摇自己的帝位。

    凯撒降世确实让塞维鲁感受到了些许的紧迫感,但是却更让人生出了一种刺激,一种能正儿八经在诸位大帝,贤王面前展示自身伟岸的机会,让臣子,让公民承认自己的伟大,哪里有让和自己身处同样高度的大帝承认自己的伟大更让人满足。

    我要超越他们,我要真正的站在他们面前让他们承认我的伟大,我塞维鲁可能能力上与你们之中最强的那些稍显不足,但我在这个时代所留下来的伟业,绝对足够碾压你们所有人。

    让你们这些历史上游的人来见识一下我塞维鲁建立的帝业,让你们感受一下罗马远超你们时代的伟大。

    这是野心,也是雄心,同样也是塞维鲁的气魄,他是真的想要站在五贤帝,奥古斯都,凯撒,甚至是更早的马略,西庇阿那群人面前,让他们承认自己的强大。

    这个时代在掀翻了安息之后,罗马内部已经不可能有任何能对抗塞维鲁的对手了,而凯撒那些人如果能降世,塞维鲁真的不介意和这些人见一见,让他们明白这个时代,是谁的时代。

    “抱歉了,佩伦尼斯,我不可能退的。”在佩伦尼斯离开之后,塞维鲁轻声的说道,随后双眼恢复了原本的锐利,他完全不准备后退了,什么见好就收,如果是以前,尚且可以,现在的话,绝无可能。

    佩伦尼斯走出塞维鲁营帐的那一瞬间,也听到了塞维鲁的声音,他也知道塞维鲁的意思,也明白塞维鲁的想法,更知道元老院这次作死作得太厉害了。

    可以说这一战如果塞维鲁拿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拿到奠定自己伟业的根基,那么塞维鲁回罗马可能还会笑眯眯的找罗马元老院让他们召唤先帝下来,展示一下自己的伟业什么的。

    要是塞维鲁失误了,哪怕是打下了安息,恐怕元老院都难免被塞维鲁来一场大清洗,帝王有时候真的是很缺乏安全感。

    毕竟就连佩伦尼斯都知道,现在罗马的军团到底有多少是凯撒留下来的,这些军团除了十三军团是倒了,其他的军团可都在啊,哪怕十四军团被尼禄改了,问题在于尼禄也姓克劳狄乌斯啊。

    在这种情况下,佩伦尼斯当然能理解塞维鲁的想法,而塞维鲁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没出现大的起伏波动,依旧稳中有进,佩伦尼斯已经相当佩服了,甚至在之后佩伦尼斯猜到塞维鲁要比拼历代执政者的时候,佩伦尼斯所剩下的只有震撼。

    超越所有的执政者,带着自己的伟业去面对那些伟大者,让伟大者承认自己的功业,这种事情,如果做到了的话,罗马恐怕在塞维鲁死之前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动荡,所有的力量都会因为塞维鲁的意志拧成一根绳子。

    “唉,干了!”佩伦尼斯在听到塞维鲁那句话之后,在营帐外驻足,隔了良久之后,一脚踢在地上,下定了决心。

    不就是可能成就无敌吗?阿尔达希尔身上就算是有天命,他们罗马也不怕,再强又能如何,汉尼拔不强吗?不也被罗马弄死了,阿尔达希尔又能如何,一个世纪一出的光辉?我罗马又不是没弄死过!

    “既然陛下想要和那些伟大者相比,那么我也和西庇阿将军比一比,我还真就不信阿尔达希尔能有汉尼拔的水平,就算是有,现在的罗马也远强于当年的罗马!”佩伦尼斯再无丝毫的迷茫,双眼冰冷的望向东边,阿尔达希尔就在那里。

    区区一个百年一出的人物,罗马又不是没弄死过,当年困守一地的,只有一个罗马城的罗马,现在扩张到连地中海都成为自家澡盆子的帝国,罗马靠的可不仅仅是嘴皮子,而是靠着手上的武器。

    “去,召集所有的军团长,包括蛮军的军团长,让他们所有人都来开会,有些事情下放通知,也该给他们一些压力了。”佩伦尼斯下定决心之后,原本还有些犹疑的他,彻底进入了状态。

    在佩伦尼斯反身通知塞维鲁之后没多久,一众军团长全部来齐,包括之前还在放空大脑的马超。

    “还差几位,嗯,还在战场上,我们先开会,回头贝尼托你将消息传递给那几位。”佩伦尼斯神色坚毅的说道。

    贝尼托闻言点头称是,然后佩伦尼斯扫了一眼在场所有人,在马超身上停顿了一瞬,之后缓缓地开口说道,“一月初,我们准备和安息进行决战。这一次只有一个要求,彻底覆灭了安息。”

    佩伦尼斯此话一出,整个营帐都欢呼了起来,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之前不管怎么折腾,总有一种罗马拉着他们不要尽力的感觉。

    “安息所有的潜力已经被逼的差不多了,最后这一段时间,他们应该会将所有的潜力转化成自身的战斗力,而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最巅峰的时候,给我将安息覆灭掉。”佩伦尼斯伸手压了两下声音之后,带着些许自信说道。

    “至于外围的阿尔达希尔,如果他不进来你们就不要管了,如果进来,被攻打的那个军团,左右两侧全体进行援助,我倒要看看这个可能背负了安息天命的家伙,到底有什么水平,到时候议会卫队会全力加持。”佩伦尼斯冷笑着说道。

    “这样是不是有些高看阿尔达希尔啊,要不到时候我做机动军团去对付他如何。”卡密略有些犹豫的询问道。

    “你和超去对方阿特拉托美,还有贝尼托,你到时候给我居中传递消息,我亲自指挥,看看安息到底有多少底子能翻盘!”佩伦尼斯冷冷的说道,他本人就是大军团指挥,局中调度的情况下,他还真不信就安息这点本钱还能杀出去不行。

    “阿特拉托美啊。”卡密略对这个分配很满意,于是点了点头,扭头看向马超,反倒是马超有些犹豫,不过最后马超还是没有开口。

    贝尼托则是点了点头,战争扩大到这种程度,云雀没在的情况下,十四作为消息中转中心确实是更有利于发挥出大军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