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九百二十一章 民心向背
    “空空的文伽故都,我要了!”蒙康布带着不容反驳的气度开口说道,“走了,阿鲁诺!”

    伴随着蒙康布不容质疑的语气,阿鲁诺当即率兵抄文伽故都冲去,那座故都的城墙尚且未完全修复,更何况现在接近空城状态,面对冲锋而起的蒙康布,文伽故都近乎不设防。

    “所有人给我追!”陈到怒吼着朝着文伽故都的方向追了上去,那里有着他们从抵达这里以来积攒下来的一切资源,而且那里还有这董昭辛辛苦苦征召起来的文伽百姓,还有他们建起来家园。

    依靠着汉室强权建立起来的一切,虽说一开始文伽百姓还有些不太认同,但仅仅两个来月的时间,这些百姓已经认同了汉室的统治,对于他们来说汉室的统治除了霸道一些,其他什么都好。

    这也是为什么文伽故都现在时不时就有以前的文伽百姓跑过来求收留,汉室虽然霸道,但像陈到,黄忠这些人都有着自身非常明确的准则,他们不至于做出纵兵劫掠这种事情。

    自然文伽当前的情况,除了法度严苛一些,其他方面,对于文伽百姓来说确实相当不错。

    而如果现在被贵霜冲进去的话,那么一切都完蛋了。

    已经将这些人当作自己子民去庇护的陈到,这一刻血管都从额头崩显了出来,怒吼着率兵冲了上去。

    至于李优则是面无表情的跟了上去。

    是夜,文伽大火,汉室在文伽故都数月建立起来的一切毁于一旦,蒙康布斩获无数成功撤回恒河。

    次日陈到神色冷漠的带着自己的大军救援着文伽故都之中的百姓,看着那些好不容安定下来的文伽百姓,现在再一次陷入绝望,陈到的内心变得沉重无比。

    带着大军去救助,去许诺,去承认自己的失败,一遍遍的给那些人道歉,看着用着磕磕巴巴的汉语说着诉说着自己的悲痛,甚至绝望的对着陈到去发泄自己的怒吼。

    原本高高在上的陈到,就像是荀攸一样沉默的给那些人道歉,去承认自己的错误,希望得到那些人的原谅,哪怕是对方挥拳相向,他也没有进行任何的反手。

    白毦精兵也都如他们的主帅一般沉默的面对着这些尚且还活着的文伽百姓,将他们救出来,给他们带来食物和水,然后帮这些人搭建新的房屋,在这一过程之中陈到无比的沉默。

    “你是故意的吧,甚至火能烧的那么快也有一部分的原因吧。”董昭从海边回来之后,看着文伽故都被烧掉了大半的样子,看着李优的冷脸小声的询问道。

    李优扫了一眼董昭,没有说什么。

    “你不怕陈叔至知道了这些找麻烦吗?更何况你现在的做法可能已经动摇了陈叔至对于你能力的信任。”董昭眼见李优的神色就确定了李优是故意的,当然不是为了烧蒙康布,文伽故都城墙都没有建立,烧起来,蒙康布也能随便跑掉。

    “没什么,陈叔至是职业军人,他就算是知道了,也迟早会理解。”李优冷冷的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那就只能随机应变了。”

    “不过叔至这个反应,有些出乎预料啊。”董昭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陈到,不由得面带不解。

    “正因为是他,所以我才会选择这个方案。”李优平静地说道,“蒙康布的水平很高,而且黄汉升手下的射声和长水在侧,对方不会硬上,那么一旦对方选择封锁水脉,我们就会很麻烦。”

    董昭点了点头,之前那一战汉军并不能说是压过了贵霜军团,蒙康布的表现就算是董昭也有些头疼,而黄忠的战绩一旦暴露,蒙康布肯定不会硬战,选择恶心汉军的可能性很大。

    虽说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会选择退走,但按照那一夜蒙康布展现出来的气度而言,他会蛰伏等待时机,但要说直接跑,不太至于。

    “吊民伐罪?”董昭突然开口说道,他已经知道了李优是抱着什么样的打算,这种反向操作确实是出乎了董昭的预料。

    如果说正常情况下,汉军固守文伽故都,文伽故都的百姓还没打了,那么正常文伽百姓都会放弃再继续往文伽故都这个地方聚集。

    可李优现在的做法则是故意造成这样的效果,然后陈到沉默的接受了这些愤怒,并且在沉默中帮扶这些还活着的文伽百姓。

    人心都是肉长得,汉军做了什么他们能看到,贵霜做了什么他们也能看到,尤其是陈到真将这件事当作自己的过错之后,也就自然会将这些人当作自己人对待,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不管李优是不是黑手,百姓能看到的只有陈到付出的真心,以及贵霜的凶狠,毕竟文伽这个国家也是贵霜下手解散的。

    恨吗?怎么可能不恨,以前是没有胆子,而现在汉军站出来了,甚至为之付出了真诚,这些人会有什么反应?

    会因为这次的事情恨汉室吗?不会,文伽的百姓会直接倒向汉室,至少汉室的诚心就在眼前,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道歉,会站在百姓的身前挡住贵霜的刀枪。

    也许下一次出现这种事情,可能会动摇,但是这一次,只会让文伽百姓更为拥护汉室,而吊民伐罪的基础就在这里,民心也就在这里。

    “好狠的主意。”想通了一切之后董昭看着李优心下有些发冷,现在来的这些文伽百姓可都是真正相信汉室能带给文伽胜利的的百姓,而且愿意在这一过程之中献出自己一份力量的百姓,但是李优却像是棋子一样将之舍弃,这种狠辣,董昭不由得心中发寒。

    “这里是文伽人的文伽故都,而不是汉室的国土。”李优悠然的说道,并没有丝毫的动容。

    “毁掉这最后的痕迹,然后收拢民心于汉室吗?”董昭缓缓地点头,他已经明白了这个计划的核心,毫无疑问,此次之后文伽这片地方就不仅仅是汉室和贵霜的战场,而是汉室吊民伐罪的战场。

    汉室和贵霜打生打死,本质上是不关文伽百姓任何事情的,他们可以这么混着,等到任何一方倒下去当顺民即可,然而这一次的事情,在陈到真诚付出之下,文伽人自然会站汉室立场。

    那么之后水脉的问题对于汉室就完全不是问题了,本土作战的最大优势就在于到处都是耳目,到处都有人会帮忙,只要差距不大,本土作战基本不可能输,而李优的做法就是强行将文伽百姓拉入到汉室的阵营,至少在对贵霜战争的时候,文伽就是本土!

    那么现在汉室和贵霜在文伽投入的兵力差距大吗?其实真要说的话,砍掉了瓦纳那那边之后,汉室已经总体占据了优势了,只不过蒙康布不上岸的话,汉军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也就是说,蒙康布继续在水脉上游曳的话,拖是能拖到汉军迁移的百姓过来的,那么到时候之前赢的一切都会输回去。

    至于说对付水脉上的蒙康布,说实话,射声营虽说厉害,但是要将船射爆还是想多了,均摊伤害之后,射声营的攻击能不能射穿甲板都是一个问题,更何况,相比于步兵,航运的速度优势太明显。

    而水网最大的弊端,也就是线路固定问题,就算是李优都没有办法将之用上,文伽的水网太多了,而汉军的人太少了,看守的水网的人越多,越能确定蒙康布水军的运动位置,也就越容易估算水军将要出现的位置,但同样汉军的机动兵力也就越少。

    要这两者平衡的话,根本没有可能,除非李优的运气能好到依靠极少数的斥候确定蒙康布水军的运动位置,然而李优的脸一直不太好,他一般都是靠超强的能力解决问题。

    这一次,理由也同样是用能力绕过了这一点,自己的兵力不够,但是文伽的百姓可不少,将之变成自己人,那么不就到处都是耳目了吗?蒙康布的水军会跑到哪里,那不就相当于洞若烛火吗?

    贵霜水军再拽,对于水网的掌握力度也没有本土的文伽人强悍,而遍布各处的文伽人只要倒向了汉室,那么就算其战斗力处于废物状态,靠着那分布于各处的耳目,汉军情报能力大增之后,集中兵力对付蒙康布易如反掌,恐怕也是摧枯拉朽。

    到时候不管是蒙康布对于文伽百姓下手,还是强忍着不下手,人心向背之下,汉室迟早将这片地方铸造成铁桶江山。

    这便是李优的计划,之前他并不是挡不住,而是懒得去挡,他需要贵霜去当这个恶人,需要自己去做局外人,需要陈到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去展现自身的真诚和善意。

    这种事情李优做不到,假的就是假的,他去作,哪怕是天衣无缝都会有些不协调,而陈到去做,那就是真心换真意,不掺任何杂念的真心,必然会生出李优想要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