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八百七十三章 南北
    周瑜的调度和行军的速度还是相当靠谱的,或者更应该说是,南方这边的兵力什么的一早就准备好了。

    因而等周瑜率领的舰队在海上测评完毕,南下抵达秣陵之后,一声令下秣陵周边快速调集了七万多专业的水军。

    随后回到秣陵的各部将校带上兵符前往自家曾经的防区,将留在荆扬的精锐部曲全部抽调过来,全数装船完毕。

    当然期间周瑜也收到了一些其他的自己本未关注,但是却自然传递过来的消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南方世家迁徙委员会成功组建。

    据说这一次组建世家南迁委员会的时候,中间连一点波澜都没有,袁术飙过来表示要组建委员会,所有的世家都发自内心的对于此事表示认同,并且在第一时间就组建了起来。

    等到李优在数日之后南下,表示要迁徙,并且要在两个月之内看到结果,整个南方世家就像是已经预热好的机械一样,高速而又坚定的运转了起来,很多南方百姓都不由自主的被裹挟整合了起来。

    甚至不少深处南方,还有点其他想法,想要拖一拖的官员,直接被世家举报,积极的简直让地方官员都想骂娘。

    可以说南方世家有史以来执行力最强的时候,毫无疑问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了,因为他们实在是怕啊!

    对此周瑜也不太想再说什么了,全权交给李优就是了,没有什么好说的,当初答应的事情,由对方去处置就是了,至于自己,既然已经接过了军方的事情,那么就做好自己的职业军人就是了。

    想太多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抱着这样的想法周瑜在秣陵调兵的时候,对于李优在荆扬的折腾可谓是视之不见,当然荆扬的世家也没有一个跑到周瑜这边诉苦,估摸着这群人是真有了心理准备。

    所谓鬼怕恶人,恶人还需恶人磨,毫无疑问,李优这个慈祥老爷爷绝对是恶人之中恶人,至少比荆扬世家这群人猛地太多,自然整体的迁徙在袁术和李优的前后告诫下,运转的相当厉害。

    对此周瑜心情愉悦的同时,也有些可惜,不过看看自己的舰队,也明白,国家既然统一,那么不允许地方势力保有动摇中央的力量也是理所应当,更何况统一了就要有一个统一的架势。

    “啧啧啧,这群人还算是明事理啊。”甘宁在临走的前一天,周瑜宴请一众将官的席宴上开口说道。

    朱治面无表情,这种事情再说都无用,更何况大势之下,他就算是心有不满,对抗了也只能将自己陷下去,还不如乖乖的跟着周瑜继续征战,好歹还有以一人之力再兴家族的可能。

    “在李文儒的刀下,不存在不明事理的人。”周瑜冷笑着说道,“更何况他们本身就犯事了,这次基本上是相当于再议,不存在能挡住他的南方世家,谁都不行。”

    太史慈沉默的看着上首的周瑜,南方迁徙一事,一开始他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随着当前的近战,哪怕是在政治上比较迟钝的太史慈都明白,这对于在座的这些战友意味着什么。

    “好了,这些事情都不是我们该管的,作为将帅,为国征战才是我们的职责。”周瑜随意的说道,“其他的事情由文臣来处置即可,军是军,政是政,在这一次还是不要互相插手的好。”

    李优现在人在荆州,荆襄的那些世家已经发动了本土的力量,将百姓调动了起来,随时准备着李优一声令下,他们就开始搬迁,至于说大军,理由已经抽调了最为精锐的那部分,先行开拓荆南道路。

    同行的还有从孙乾那边借调来的一整支大型的工程队,准备彻底铺设荆南古道,不过现在这个时期的荆南可谓是丛林遍布,气候也差不多属于亚热带,乃至热带雨林气候,植物长得过快。

    纯粹进行道路铺设,而不进行路基建设的话,用不了多久,这群疯长的植物就会将道路彻底摧毁。

    毕竟种子的力量所有人都学过,藤蔓的生长速度什么的,也都差不多心里有数,在这种情况下,要快速铺设一条道路,基本上也就做好了“铺设完毕之后,今年恐怕都没用完,路就碎的差不多”的准备。

    然而就算是如此,李优也决定不要管其他方面,先行强铺一条路,能用一年左右,先将百姓迁过去,之后再花费人力,缓缓修筑一条真正意义上的永固性道路。

    现在毕竟是在争取时间,争分夺秒的时候,浪费钱财和人力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的话,那就浪费吧,这次值得这么干。

    顺带一说,这种不用铺设路基的建设方式,其实是毫无难度的,因而为了节省时间,李优现在已经发动本地人一同开始修建,准备在年前先将这条路强行铺设出来,为此,部分世家已经拿到了水泥的配方,说起来这个配方已经革新了好几代了。

    至于说袁术,现在这个家伙正在扬州,扬州那些世家曾经都是袁家的小弟,自然这群人都是由袁家去解决的,只是有那么几个世家强迁往贵霜那边有些不太合理,袁术虽说属于坚决执行的家伙,但是架不住这个南迁组织是以袁术为执行者的委员会。

    因而在袁术波及到那几个专业造船的家族之后,由远见的执行委员会已经通知陈曦,让陈曦拉一把,实在不行也将这群人迁到东莱,或者将东莱的陆家船厂迁过来,让这群人蹲在一起相互促进。

    至于其他的扬州大小世家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袁术要人搬家,谁敢不搬,更何况袁术这次可是带着一大堆的背景来了,而李文儒那个柄屠刀就在荆州,南方大小世家因此没有一个不甘心的。

    总体来说这一次还算是相当顺利,并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南方世家也没有什么推三阻四的情况,倒是下面的百姓很是有些故土难离的意思,但是怎么说呢,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在这一方面,国家的可能都没有世家做的好,毕竟东汉这个时代属于地方由世家豪强进行统治的时代。

    对于个地方的百姓来说,相比于不知道在哪里的中央政府,抬头不见低头见,管理他们百多年的世家豪强迁移他们的话,不管是管理难度,还是整编造册的成本都比国家下手更低。

    南方百姓虽说因为这种强迁的情况有些怨气,但是面对本土世家集体性的动作,根本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如果说以前还可以上告官府,但是这一次说白了官方和世家沆瀣一气,怎么可能会站出来给百姓站场子,最多是保证百姓吃好喝好,但是想要不搬迁,呵呵,你莫不是没睡醒,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说起来正是因为南方百姓没有一点反抗之力,中间也得以没出任何幺蛾子,迁移工作的第一阶段基本上算是无波无澜的得以推进。

    当然民怨什么的肯定是有的,于是李优毫不客气的以国家的名义站出来,给百姓主持了公道,表示各位吃好喝好,继续上路。

    这么大一个黑锅直接甩在了南方世家的头上,成功得以让一众百姓保持了对于汉室的认同。

    至于南方世家,对此没有发表任何的感言,锅背的非常实诚,面对地方百姓都是一副——“就是老爷我干的,你们想咋”的表情,牛气哄哄的让一众百姓硬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最后这件事也是不了了之了,胳膊扭不过大腿,要么听话拿钱,要么强迁拖走,二选一,不迁不行。

    这种情况下,没什么好说的,蝼蚁尚且本能求胜,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岂能不趋利避害,于是,南方各地的百姓,乖乖的的拿了钱,听各大世家的指挥,编制造册,做好过段时间迁徙的准备。

    至于各大世家,他们之前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他们背锅,没什么好说的,谁让自己当年干了那么多烂事,结果现在被人抓住要算总账了,完蛋了也不算是意外。

    不过这么一个大黑锅扣下来,南方世家也集体松了口气,之前那种过来游荡了一圈,没杀死几个,吊死几个的,就那么离开的举动,让这群人的心肝都有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

    毕竟当年搞了那么多黑材料,以李优的为人处事的方式,这么翻过去肯定不合理,与其天天提心吊胆,等着对方什么时候将自己处理掉,还不如赶紧出个结果,不管是好是坏,也好过现在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吊着,没看最近不少南方世家的掌舵人都老了近十岁。

    好在现在终于算是过去了,给国家背了一个大锅,以前的那些靠着这个黑锅差不多也就挡完了,若非当前李优还在荆州,这群给汉室背了一个锅的家族,都应该敲锣打鼓的相互庆贺以后又是条好汉了!

    终于算是熬过去了,不管期间有多痛苦,这次可算是熬了过去,成功逃脱了清算,而北方看热闹的世家,则都在骂南方那群走了狗屎运的货色,明明应该被砍死的家伙居然逃过了一劫!

    与此同时,糜芳和徐盛也已经乘船抵达了幽州,这个时期原本北方的那群世家已经将这里建设的相当厉害了,城池都立起来了。

    而且相比于依旧燥热的中原,这个时候的幽州北部,已经有了那么一丝凉意,时不时刮起的大风,让糜芳和徐盛感受了夏日的凉爽。

    “幽州这边还真是不错啊,这个点远比在中原舒服的太多。”徐盛作为一个南方人,第一次在这个时间点来幽州,对此感觉到相当的惊奇,毕竟他们那边这个点还处在热的要命的程度。

    “哈哈,那到冬天的时候带你来一次,你就知道了。”糜芳笑了笑说道,“这里的冬天真的很冷,不过窝冬的话,窝两下就不想出去了,加之土地肥沃,产出不缺,冬天基本都在窝着。”

    “我听人说过,冬天这边的江水都被冻成了一块一块的。”徐盛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他真没见过那种情况。

    两人闲扯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远处带着十数个官员策马过来的田豫,当前幽州的主事人便是田豫。

    之前的幽州刺史其实是公孙恭,只是这家伙身体实在不行,事情全部交给凉茂来处理,自己就是一个混子,所以后来中央便将田豫给弄过来了,给公孙恭加了将军位,荣升了一下,算是让其养老去了。

    同样给凉茂也升任了一下,成为了幽州别驾,田豫则是迁为幽州刺史了,算是双方都没亏。

    不过和其他地区的刺史不同,田豫这个刺史到现在还有军事实力,而且手上的兵力还不在少数。

    田豫也知道在当前中原大一统的情况下,自己还保有不少的军事实力,实乃取死之道,因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撤裁,借调。

    刘备倒是很信任田豫,但田豫再三恳请,刘备也就只能允了,这次兵力调动从某个角度来讲,也是在消弭田豫的兵祸。

    自然田豫在听说糜芳和徐盛两个来调兵的心情自然很爽,带着自己的全体手下一起来港口迎接糜芳和徐盛。

    “国让,我等有数年未见了吧。”糜芳笑着对田豫招呼道,当年海军初建,还允许经商的时候,他没少和田豫打交道,双方也算是熟识,因而见到田豫亲自来迎接,糜芳当即先行施礼道。

    “哈哈,子芳,我们弟兄确实是好久不见了。”田豫也是笑着说道,随后翻身下马,亲自过去迎接糜芳。

    调兵毕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糜芳和徐盛自然也是需要在田豫那边盘桓上几日,而田豫也因此有时间给糜芳等人介绍一下自己治下的官员,并且设宴宴请了一下糜芳。

    一顿饭吃完糜芳也将田豫治下的官员认识的七七八八,也就是个官场人情,认识认识,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地方豪强,不过糜芳比较奇怪的是一直以家里蹲著称的雍家居然有家主在场。

    这诡异的家族是什么一个情况现在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基本不参与任何私会,宴请,常年蹲在家里面,基本不出门,全家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模式。

    “雍家是什么情况啊?”糜芳宴会之后,私底下找田豫询问道,“我只是好奇,如果有什么不能说的,国让老兄摇个头就行。”

    “没什么特殊的情况,雍家只是想搬迁而已。”田豫无所谓的说道,雍家之前是和北方世家蹲在一起,蹲在一起离得近了,总会有些其他世家跟雍家搞个人情往来什么的,哪怕常年闭门谢客,也有些免不了,时间久了就有些不太习惯,受不了的雍家决定举家搬迁。

    至于说搬出去了没城住什么的,这对于雍家来说毫无问题,花个两三代人建一座就是了,成天人情往来好不习惯,离远点,离远点。

    我们家里蹲家族和你们这些人玩不到一起去,走了,走了,惹不起你们这群大爷,我还躲不起了,于是雍家内部一合计,举家搬迁!

    雍家表示我们家族也习惯在穷乡僻壤了,更何况出来之后,发现建设难度比曾经低了很多,到时候搬个穷山沟,修条路,山沟入口修个要塞,你们都别来,不跟你们这群跳的欢的家族玩,我们要搬家。

    于是雍家人相互推举,最后家主被迫跑出来干活,来找田豫的意思就是,幽州刺史,您是地头蛇啊,给我们说一个偏僻的没人来,有山沟,离得远,还能修条路出来让人买物资的地方。

    我们雍家准备举家搬迁过去,这坑爹的地方住不下去了,天天都有人来上门拜访,拜访个鬼啊,十个过来的有九个我都不认识是谁,但是看着对方的拜帖,不开门还不行,还让不让人活。

    雍家是个家里蹲家族,但这并不代表这个家族没有脑子,别人登门拜访,他们闭门谢客什么的,那不是得罪人吗?更何况大多数都是豪门直接下得拜帖,不接还真有点熬不住。

    因而一来二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雍家最近半年出了十几次,雍家表示这日子实在不是人过的,于是就想搬家,大汉朝版图那么大,我们雍家一个开国列侯,还能找不到一个穷乡僻壤?说笑呢?

    实际上雍家最近这个情况,主要是袁家的锅,袁家跳的太欢实了,而其他家族又不想和袁家正面,自然只能换个方向,雍家可是袁术放话肯定要保的世家,而且雍家在其他家族看来也确实是袁家铁杆。

    当然,这主要是袁家在缺钱的时候,雍家直接给开了仓库,没办法家里蹲不怎么花钱,宅家里就可以窝过去,花钱的地方不多,所以直接按照府库的比例给袁家了大半。

    这种铁杆队友,在其他家族看来,雍家肯定是知道一些袁家的事情,实际上雍家压根没问袁家一个字,死宅需要问吗?不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