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八百六十一章 不要毁灭少年的梦想啊!
    “这个我专业,我来!”丝娘直接从席子上跳了起来,高声的说道,刘桐叹了口气,对贾诩点了点头,这件事一直都是拜托丝娘的。

    然后不等丝娘动手,玉玺上出现一层薄薄的辉光,之后,一个修长的人影从玉玺之上显化了出来。

    没办法韩信实在是惹不起丝娘,因为丝娘这家伙的逻辑非常克制韩信,因而如果不想倒霉,不想在后人面前,失去仅有的淮阴侯的气度,韩信觉得自己还是飞出来比较好一些。

    “噫!”丝娘不满的叫了一声,贾诩莫名的发现韩信的影像抖了一下,心下有了一些想法,抓短板什么的,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凉州贾诩,贾文和,见过淮阴侯。”短板什么的发现是发现了,但是面子上该有的还是要有的,对于大佬一般都需要捧着,杀手锏什么的,用起来主要看值不值得。

    “我管你是谁?”韩信落在地上一挥手,面带不屑的说道,虽说被丝娘天天逮住强化,但是韩信表示自己在其他汉室朝官面前还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开国元勋加兵仙称号,老子碾压一切不服。

    “哦,也是,这个您却是不用管。”贾诩点了点头,一副您说的很对,“不过有人指使我来找您,说您一定会管。”

    “谁啊,谁这么拽!”韩信一甩头,高傲的望天,完全不记得谁敢这么对自己说话,非暴力不合作,就是我韩信了。

    “贾尚书,让我来啊,我可以和他非常好的交流!”丝娘这个时候在一旁兴冲冲的说道,和韩信交流什么的,他一直都有着绝对的自信,完全不担心交流不能,不行逮住团成球球什么的!

    韩信当即一甩头,给了贾诩一个眼神,好吧,这是认怂的意思,表示交流可以,跟个面子,别把我给那个叫丝娘的妃子。

    贾诩就像是七老八十的老头一样,默默地动了动嘴,没有出声,但是却认同了这个提议,双方成功完成了利益交换。

    “是这样的,李文儒让我来找您。”贾诩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文儒?”韩信动了动脑子里面的气体,对上了人,就是那个疯子,连输了那么多战,居然还能不管不顾,不带任何动摇的继续开战,那家伙统兵一般,但是意志真的够恐怖。

    “对,就是那位,那位希望能从您这边请教一个问题。”贾诩依旧是一副棺材脸,全然一副帮别人来传话的传话筒。

    “我为什么要回答。”眼见刘桐将丝娘拖走,虽说临走的时候,被拽着到拖的丝娘,还举着爪子作虎扑威胁状,但是没用啦,走了之后就管不上我韩信了,我韩信,兵仙,拽的二五八万!

    “他说让您不要毁灭了您崇拜者内心之中最后的一点形象,简单点说法,您太弱了,您崇拜者太强了,需要给您保留点面子,所以让我过来找您谈谈。”贾诩毫无起伏的语气给韩信心上扎了一把枪头。

    “……”韩信表示真亏自己现在是个气态心脏,否则这把非气的吐血不可。

    “大致就是如此,那个少年人才二十六,对于汉初那群人崇拜无比,如果告诉他,他所崇拜的那群人在他还没发力的情况下,就被他平推了,大概身为先辈的光辉都要成渣渣了。”贾诩一副难为我们这么为你考虑的份上,您还想说什么。

    “……”韩信的脸已经变色了,神态甚至都有些扭曲了。

    “您看,您也不想扭曲自己在崇拜者心目之中百战百胜的形象吧,您觉得我们这群人认为您是韩信重要,还是您的崇拜者认为您是韩信比较重要。”贾诩一摊手,表示这种事情,我们不介意啊,少年的崇拜对象随时可以拿出来毁灭一下。

    “那是萧何和张良两个家伙的问题,战场上我一场没输。”韩信黑着脸强自辩解道,而贾诩只是轻声的呵了一下,但是面上的揶揄之色就算是韩信这种政治负数,不会察言观色的家伙都看出来了。

    “李文儒那种家伙,我能打十个!”韩信对于贾诩嘲讽的神色深表不满,然后高声的宣告道。

    “是的,是的,但是有用吗?”贾诩成功把握了节奏,一副你说的非常有道理,但你怎么不说结果,最后你可是被李优包围在汉中,连兵都没有了,唉,凄惨,凄惨。

    “那不是李文儒的能力,是另一个年轻人的能力!”韩信黑着脸低声怒吼道,“要不是他,李文儒能赢我才见鬼!”

    “好了,辩解这种没意义的事情出不来结果,咱说点现实的东西,就算汉初那群人全都跟淮阴侯一样,处于巅峰状态,您能赢吗?”贾诩突然一转画风,那种带着嘲讽,耻笑的神态骤然变成郑重的问询。

    韩信陷入沉默,他是真的想说能,但是兵仙韩信不屑于说假话。

    “是吧,看来您也明白,说再多都赢不了。”贾诩郑重其事的说道,“那现在您觉得,您配得上那位少年人心目之中的自己,心目之中的汉初三杰?或者再问一句,您真的是淮阴侯吗?”

    韩信直接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他记得自己死了,也记得张良和萧何的布置,但自己真的是韩信吗?兵仙韩信,不败的传说,结果,现在突然发现一觉醒来,什么都变了。

    “毫无疑问,我确实是淮阴侯韩信。”韩信叹了口气说道。

    “但,毫无疑问,您不是那位心目之中的韩信。”贾诩淡笑着看着韩信,这话韩信确实是无力反驳,自己确实不是陈曦心目之中那个不败的传说,不是那力压天下的汉初三杰,兵仙韩信。

    这种话也就是骗一骗韩信这种家伙,以贾诩对于陈曦的了解,陈曦前天八成是没过脑子,全程堆后勤,将韩信堆死,根本没看对手,反正陈曦这种手法早就说过了,只要后勤足够,对方迟早被对死。

    根本不看对手,全程堆后勤,堆到十层板甲能干死一个对手有富裕就行,因而从实际角度讲,再强也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贾诩估摸着现在跑去告诉陈曦那是淮阴侯,陈曦最多是愣一下,之后看看对方的操作和指挥什么的就能反应过来,但如果没人说的话,陈曦估计一辈子都注意不到对手是谁。

    反正对手是谁不重要,一定打不过我这一点肯定是不会变化的,贾诩基本已经脑补出来陈曦的思维模式了,就算全程不看战场,堆够了足够的后勤,也自然有人能将对面堆死,己方水平高低不影响结局的情况,只影响战争持续时间和己方人口损失什么的。

    因而陈曦认识不到自己的对手是韩信,这很正常,因为有盯着对方的套路研究对方身份的时间,还不如我研究一下战时经济体制,提升几个比率什么的,然后对方就死了,多么简单的事情啊。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了,没什么好说的。

    至于说陈曦崇拜汉初三杰什么的,笑笑就是了,贾诩估摸着那不过是陈曦嘴上一说,就跟拜神一样,管他有效没效,路过拜一拜,管他强不强,听说很强,我就随大流夸两句。

    真要说的话,陈子川横压一世,如孤月凌空,你真当说笑的,内政压垮一切不服,后勤镇压一切,真以为“金汤之固,非粟不守;韩白之勇,非粮不战”是说笑的啊!

    不过这些东西韩信当然是不知道的了啊,他的对于陈曦的印象基本停留在,能不能不要找我啊,我战争很垃圾啊,我认输行不行,放我一马,然后他韩信就被吊起来打了一个半死。

    以及在李优故意挑衅韩信说“有子川的后勤支持,整体的规划,要打赢我们至少需要汉初三杰加楚汉一众英豪,外加项王才行”时,陈曦面带敬服真挚的辩解道,“不至于吧,淮阴侯,酂侯,留侯还是非常厉害的,再加上楚汉那群人,算上项王的话……”

    韩信表示自己真是被人锤了还需要感谢对方的跨脏,而且败在这种人手中,自己还真不能表示自己的真实身份,毕竟对方的语气口吻,自己要承认的话,那基本上就相当于毁灭对方的崇拜对象。

    这种事情在韩信这边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辛毗,审配,许攸,荀谌这些忠于袁家,甚至愿意为之赴死的臣子穿越到正史之中,见到了正史的袁绍一般,这群人肯定要将真袁绍生撕掉。

    假货,你居然敢冒充我主公!然后就GG了。

    “您看子川也不容易,您应该不想毁灭对方心中的形象吧。”贾诩一副你看我为你思考的多么仔细,你难道不应该为我考虑一下吗?

    “赶紧说,你想要什么,我马上给你搞定!”韩信面色青白,硬是没办法反驳,深切的认识到自己还是要点脸的,不能毁灭纯真年少的崇拜者内心之中的形象。

    “有您这句话就稳了,很简单的一些事情。”贾诩温和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