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八百四十七章 给你个提示
    “文章这种东西本身就不能强逼啊。”陈曦一脸崩溃的说道。

    “本身就是啊,可是某个人别无选择了。”蔡琰笑着说道,起身给陈曦添满茶水,两人靠近之间,透光严重的白纱,让陈曦看的更为清晰,蔡琰则是瞟了一眼陈曦,就是不给碰。

    “喂喂喂……”陈曦伸手看着又跑开的蔡琰,略有头疼。

    “好好处理政务吧,文章对于你来说是小道,我的话,你还是在等等。”蔡琰轻笑着说道,陈曦觉得这一刻,自己的头,应该和曹操的头一样疼,嗯,可能更疼。

    “万一解决不了怎么办?”陈曦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解决不了的话,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更何况,就算是解决不了的话,你觉得亏吗?”蔡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烧红,“所以尽量去写,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吧。”

    好吧,看看面前的蔡昭姬,陈曦有点像下手,然而对方现在的节奏就是文艺少女模式,听琴听琴,想占点便宜什么的,大小姐看起来还是有些其他的考虑。

    “不亏,不亏。”陈曦义正言辞的说道,反正都是说胡话,而且如果从当前现实角度,站在中原各大家族的立场来说,甄宓自带的嫁妆啊,商会三分之一的管理权啊,远远不及蔡琰。

    就算蔡琰自带的嫁妆非常少,但是对于各大家族来说,蔡琰的价值也远远大过甄宓,这还不算自带的隐藏属性,也就是必然会诞生一个精神天赋拥有者这种近乎离奇的能力。

    如果算上这个的话,蔡琰在各家族眼中大概能值好几个甄宓,哪怕甄宓自带的商业人脉,自带的嫁妆对于这个豪族需要外迁建立封地的时代而言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问题在于,这些能值一个家族六十年稳中有进吗?

    看看老袁家奉上的三千斤黄金白银,就知道出了国门钱的价值到底掉了多少,智慧和力量才是千年不变的准则。

    不过这些也都是对于其他家族来说,对于陈曦来说,好吧,就算是陈曦理性上也无法说出甄宓比蔡琰更有价值这种话。

    “完全不诚心。”蔡琰修长的食指点了点陈曦,“不过这种话本就不应该来询问你。”

    蔡琰伸手轻点陈曦的时候,陈曦不由自主的有些想要动手动脚,主要是蔡琰以前实在是太过清冷,一贯都是可远观不可亵玩,就算是蔡琰有时候翻阅一些放在这个时代有些有伤风化的玩意儿,那种冷淡的神色给人的感觉也像是在研究,而不是观赏。

    不过最近蔡琰收了那种冷冰冰的态度,而且说穿了自身和陈曦之间的隔阂之后,陈曦见到蔡琰就有些不由自主的想要动手动脚了。

    “啪!”蔡琰伸手将陈曦某个乱跑的手拍掉,眸子中带着些许的不满看着陈曦,都说了最近不要动手动脚,然而自从给陈曦开了口子之后,陈曦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手脚。

    坚决拒绝,蔡琰将陈曦的手拍开,看着一脸讪讪的陈曦没好气的端着茶壶离开,绝对不能惯着陈曦,这是蔡琰之前放开口子,有些把握不住度,心乱之下,差点被陈曦拿下后生出的感悟。

    当时刚从甘泉宫回来没多久,蔡琰也是心思不多,陈曦早朝发现刘桐又没在,快速的汇报了自己的事情之后就逃班了,先去甄宓那边,毫无意外的失败了,于是跑到蔡琰这边求安慰。

    那段时间正处于蔡琰心情非常好,对于陈曦基本没啥戒心,加之又是白天,蔡琰就没想过陈曦会乱来,因而一开始陈曦占占便宜的时候,蔡琰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加之早朝太早,陈曦随便吃了点东西跑去上朝,陈曦来的时候蔡琰也才刚醒,于是给陈曦做了一些吃的,准备陪着陈曦吃早饭,至于说早上修持一些琴乐之类的也就放弃了,然而被陈曦糊弄着喝酒……

    蔡琰表示自己真没想到陈曦真的敢白日宣淫,外加本身戒心不重,又有心理准备,被陈曦占便宜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抗拒感,然后陈曦差点就把蔡琰吃掉了……

    “昭姬,来看徽瑜~”让陈曦肝痛的太皇太后的声音再一次出现。

    上一次差一点得手就是因为太皇太后过来找蔡琰,那次直接将陈曦吓了一跳,原本已经晕晕乎乎,也不怎么抗拒陈曦,手心按着额头,面色烧红,但是半闭着眼睛任陈曦放手施为的蔡琰也被吓清醒了。

    本身那次陈曦其实只是抱着试试看,结果蔡琰半是抗拒,半是认同,一时气氛甚好,就跑到蔡琰的绣床上去了,结果好悬没被吓死。

    好吧,陈曦清楚的看到蔡琰端着茶壶的手抖了抖,随后叹了口气,“唐妃,我在这里,子川也在。”

    “哦哦哦~”唐妃抱着羊徽瑜很快就跑了过来,然后看着身穿白纱衣端着茶壶的蔡琰,露出促狭一笑,而甚至故意耸动着鼻子做出吸气状,气的蔡琰伸手都想打人了。

    “切。”唐妃绕着蔡琰嗅来嗅去,最后一脸揶揄的看向陈曦,“还是没有得手啊,陈子川,你真不行啊。”

    陈曦瘫在椅子上,脑袋压在靠背最高的横杆上,一副焉了吧唧没救的表情,心脏阵痛依旧,当初要不是你捣乱,自己都成事了,还用像现在这样,一旦过界,蔡琰就打掉自己到处乱跑的爪子。

    蔡琰伸手将唐妃怀里的羊徽瑜抱过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唐妃非常喜欢羊徽瑜,明明羊徽瑜和她没有半文钱的关系,但就是喜欢,不过直到现在二小姐都没出现,这孩子,八成是唐妃偷偷带出来的。

    “你又偷偷将我侄女抱出来。”蔡琰逗弄了两下唐妃怀里的羊徽瑜,而羊徽瑜也一点不怕生的给蔡琰伸手,于是蔡琰伸手将羊徽瑜抱到怀里,现在已经一岁多的羊徽瑜已经知道叫姨母了,因而被蔡琰抱住之后,就咿咿呀呀的叫姨母。

    看得出来蔡昭姬也很喜欢羊徽瑜,抱着羊徽瑜轻轻拍打着背部轻哼着到处溜,很明显比曾经笨手笨脚的时候厉害了很多。

    至于唐妃则是饶有兴趣的围绕着陈曦转,转到陈曦心中烦躁。

    “陈侯啊,蔡昭姬都睁只眼闭只眼了,你居然到现在都没拿下来,要不要我给你支招啊。”唐妃甜笑着说道,她其实很想看蔡琰慌乱的表情,实际上只要是一直清冷淡然的神色,唐妃就莫名的有一种破坏的想法,蔡琰对于唐妃来说实在是太有趣了。

    陈曦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唐妃,在这里所有人都不会拿捏身份,所以陈曦也就无所谓逾礼不逾礼。

    “陈子川,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没下手吧,按说不应该啊,像蔡昭姬这种大美人,你难道都不想一亲芳泽?”唐妃扫视了一下陈曦和蔡昭姬,然后偷偷摸摸的传音给陈曦说道。

    “要不是你捣乱我早就成功了。”陈曦气呼呼的说道。

    “切,洛神赋写得不错。”唐妃翻了翻白眼,“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才华,而且愿意将之用在这一方面,怪不得冷冷清清的蔡昭姬都这么轻易地被你拿下了。”

    “这不是不让外传吗,你怎么知道的?”陈曦没好气地说道。

    “我见到洛神赋原文啊,就在蔡昭姬这边啊。”唐妃笑眯眯地说道,“确实是好手段,如此才情尚且愿意花费这样的经历,蔡昭姬这样的才女不动心才不正常啊,想想看情书还是自己写的,不知道蔡昭姬自己翻看的时候,会不会还如之前那般镇静。”

    “我觉得你根本就是来看乐子的,怪不得,最近昭姬不怎么喜欢你过来。”陈曦没好气地说道,“哼,之前要不是你捣乱,我现在都上手了,哪里会有这么多事。”

    “哦,原来那次我真的搅了你们的好事。”唐妃掩嘴偷笑,就像是成功偷到鸡的狐狸一般。

    其实上一次唐妃进来的时候就有些狐疑,蔡昭姬的神色不同于正常的清冷,眼眸之间也有些慌乱,但主要的羞恼集中在陈曦身上,唐妃确实是没往深里想,现在陈曦的意思是,白日宣淫?

    “真没想到啊,蔡昭姬这么一个清冷淡漠的家伙,居然还有那样一面……”唐妃啧啧称奇道,这次是直接开口了,而蔡琰则是横了一眼陈曦和唐妃,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不过陈子川你还是挺能的啊,昭姬居然会同意啊。”唐妃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蔡琰,看到蔡琰面上浮现羞恼之色才收回了眼神,之后更是以一种明显充满了调笑意味的神色看向陈曦,“昭姬都这么宽大了,你就不知道晚上再来吗?”

    蔡琰这下真生气了,声音略有些提高,冷淡的叫道,“唐妃!”

    “陈侯,我只能给你这么多提示了,至于到时候怎么叫开门那就是陈侯自己的事情了。”唐妃完全不担心蔡琰收拾自己,谁让蔡琰抱着羊徽瑜,那孩子就是唐妃从蔡贞姬那边抱过来牵制蔡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