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八百零二章 一盘大棋
    对于袁术这种人来说,其他方面可以无视,这种代表着独一无二的身份象征,他可是很看中的,因而就算是袁家三老,袁术也只是高傲的抬头,面露不屑之色。

    “准了!”虽说很是高傲的表示了不屑,但袁术依旧是同意了袁家三老的想法,然后三个老头绕着滚滚一阵乱摸,摸完之后,整个人就像是被度化了一样,变得慈祥了好多。

    “看来我袁家确实是当兴啊。”袁达感受着滚滚那被袁术刷的油光水亮的毛皮,一脸感慨的说道,完全没有因为袁术那一脸的狂傲和不屑而感觉到不满。

    这都几十年了,袁术继承袁家主位都十年了,老一辈差不多都弄明白了这货必须要顺毛捋的性格,见此自然是不以为忤。

    “那是当然。”袁术骄傲的脑袋高抬,鼻梁都快要和地面平行了,如此这般尚不自觉,甚至还继续一脸得意的叉腰后仰,整个人简直进入了智障模式。

    “对了,之前三位叔父不是有事吗?情况如何。”袁术的仰天叉腰狂笑没持续几秒,就因为姿态过于逆天,岔气了,一阵咳嗽,丢了把脸之后,袁术自然地岔开话题。

    “我这边还能好点,太原王家是相当好说话,杨家的话,虽说作出来一副‘袁家受死’的表情,但也就是外强中干,对于我们袁家表现出来的善意还是愿意接受的。”袁陶唏嘘的说道,杨家完蛋了。

    “我这边情况不好说,现在这些家伙不好糊弄了。”袁随也是感慨不已,深觉当年纯朴自然的世家豪强没有了,剩下的都是些奸猾的混账玩意儿,让他想要糊弄都不好糊弄了。

    “我这边的情况就比较糟糕了。”袁随略有些无奈的说道。

    袁达和袁陶闻言不由得一愣,邓家,王家,杨家的情况大致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袁家对此也有估计,怎么崔家出乎预料了?

    “你们不知道啊,二崔居然要合并了,而且两家简直是干柴烈火,两下就变成一家人了。”袁随颇为无奈的说道,二崔要是合并了,他们袁家想要拉人彻底就成了幻想。

    说完袁随不由自主的看向袁术,袁达和袁陶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袁随,不过震惊完便反应了过来,然后二人也扭头看向袁术,最后三人皆是一声唏嘘,老袁家当年要是合并了,八州袁家多好的。

    “喂喂喂,叔父,你们这都是什么眼神。”袁术不爽的看着自己的三个叔父,怎么觉得你们三个的眼神都是一副怒其不争,我袁术最近有什么不争气的地方,说出来,我退出这个啊。

    “你看看人家二崔说合并就合并了,干净利落,其他家族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他们就完成了合并,要是当年本初还在的时候,你服个软……”袁达牙疼不已的说道,现在想想,当年他们这群族老们真应该坚决点,本初是真拽啊。

    对于刘备集团的文武群臣了解的越深,袁家这些族老就对于袁本初的评价越高。

    实际上到现在,汉室现存的大多数世家也都是这么个情况,面对刘备那堪称bug级别的认人能力,以及陈曦那简直就不能用科学和逻辑来计算的内政能力,袁本初当年居然还有赢得希望。

    这就跟现在关羽越来越拽,颜良文丑的评价越来越高一样,袁绍现在评价已经被拉高到仅次于刘备的程度,真正意义上的天下楷模。

    听闻此言,袁术沉默,他又不是真傻,虽说是个二货,但脑子还是有的,对于刘备了解的越多,越能明白自己那个兄长到底有多变态。

    不是袁术看不起曹操和自己的儿子,这俩现在的牌面和现在的刘备动手,根本没有赢的可能,然而官渡的袁绍全体复活到现在和刘备交手居然还有胜率。

    这是袁术最为惊惧的地方,他以前真不觉得自己的兄长很拽,等袁绍死了之后,袁术才明白,对方真的和自己不是一个层次的。

    “说起来,他死了,我才明白了他有多强,也才开始佩服他。”袁术带着无限的失落说道。

    “算了,本初是天下楷模,可惜这个时代还是汉室的天下,天命不在本初的身上。”袁达很快就将脑子里仅有的那一丝幻想掐灭,“现在我们也很好。”

    经历了风霜雨雪,袁家这些族老远比普通人理智的太多。

    “算了,不提这件事了,说点开心的吧,三位叔父,你们明天上朝想要搞什么。”袁术甩了甩头将失落和缅怀甩出了自己的大脑,再次进入了二货状态,而二货的外表对于袁术来说足以遮挡一切。

    “没什么,只是有一些提议而已。”袁达摇了摇头说道。

    “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做比较好,你们的话,有点不够资格。”袁术摆了摆手说道。

    虽说不知道自家三位叔父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以袁术多年的经验可以保证,老袁家搞事的方式和陈荀那种阴恻恻的方式不同,但老袁家经常会下一盘大棋。

    “你都不知道我们想要干什么,就说这种话,和以前相比你还是那样的自大啊。”袁达皱了皱眉说道。

    袁术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家主,这一点毫无疑问,很多时候袁术过于自大,以至于会去执行某些看起来过于傻的承诺,甚至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去完成某些本身就过于危险的承诺。

    “反正你们能干的事情,现在我基本都能接手了,更何况现在这个情况,我比你们得力。”袁术抱臂带着些许的猖狂说道。

    袁达,袁陶,袁随闻言深以为然,不由得点了点头,然后很是理所当然的拒绝了袁术。

    “告诉我吧,是什么事……”袁术一边给大熊猫顺毛,一边洋洋得意的说道,结果却是被拒绝了,不由得袁术显得尴尬不已。

    袁达三人就像是没有看到袁术的尴尬,继续开口说道,“公路你的做事方式太糙了,很容易得罪人,这次这件事,让你做搞不好会比北迁还糟糕,还是我们三个老家伙开口更合适一些。”

    “挖坑埋人?”袁术瞬间反应过来,双手抱臂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家的三个族老。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明明是以身作则。”袁达呛了口气作出震怒的神色看着袁术斥责道。

    “你敢说我说的不对?”袁术一副戳中了对方要害的兴奋状。

    “对什么对?”袁达不满地对着袁术说道,“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教育你的。”

    “算了,诸位叔父爱怎么怎么吧,我估摸着也就是要挖坑埋人,反正现在的情况,三位叔父敢提,也不会是怼那些泥腿子,既然如此,我也懒得管。”袁术转身跨坐到大熊猫的身上,抓了抓颈毛,大熊猫当即迈着散懒的步伐就准备离开。

    对于袁家族老想要搞什么,袁术其实并没有兴趣,这家伙为人一贯高傲,前些年最猖狂的时候根本不拿泥腿子当人看。

    顺带一提,那种不拿泥腿子当人看,并非是其他人那种残忍剥削,拿人当牲口用,前些年袁术最猖狂的时候,对于底层百姓的态度,简单点的说法就是,一眼望去统统都是蝼蚁。

    别说剥削了,根本就不会关注,说的夸张一些,那个时候袁术的思维之中根本没有底层百姓这个观念,他交代任务,执行任务的对象之中就没有底层百姓这个选项。

    当时的袁术是真正和底层百姓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会有任何的交叉,剥削底层这种事情袁术根本不会去做,对于袁术来说,普通百姓就是蝼蚁,谁会去剥削蝼蚁?

    这几年袁术是真正深入了底层社会,算是勉强认同了底层百姓也是人这个概念,但是袁术有一点依旧没有变化,那就是极端的自负。

    底层百姓在现在的袁术眼中依旧属于牧场的羊群,作为牧守被羊给撞了,会和羊去计较吗?不会的,能顺手一巴掌抽死,那就抽死,对方跑掉了,那就不去追究,直接去怼那个养羊的。

    袁术的套路,或者说是当前还没有崩溃的世家套路基本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被狗咬了肯定不会去咬狗,但可以去咬养狗的人啊!

    咬狗丢人,咬人也丢人,但是被人咬了的人,相比于咬人的人更丢人!所以没底限的话,直接咬人也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案。

    因而在确定自家八成又要去咬其他家族之后,袁术就没啥兴趣了,反正老袁家已经到处是麻烦了,也不在乎再多点敌人,反正不能毁灭他们的,肯定那他们家没办法。

    至于说能毁灭他们的,醒醒,现在没有这种家族了,而能毁灭老袁家的,袁术可能招惹到,但袁家三老肯定不会招惹到。

    “明天我们就捅上去如何?”袁术走了之后,袁家三族老也莫名的有些心虚。

    “公路这家伙主要还是不靠谱啊。”袁达看了看袁术的背影说道。

    “这次是我们直接发声还是……”袁随看了看其他两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