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七百九十一章 哇,又是一个
    “这样的话,恐怕需要重新厘定天下田亩,核查税收,甚至有可能的话,还需要重新勘探国土,进行国土面积的整体核准。”刘桐皱了皱眉头说道,一个度量衡涉及的东西太多了,主要是涉及的百姓太多了,几乎只要是身处中原,都会涉及到。

    “是的,正好将国家人口一并,雍州,凉州,益州,荆扬这些地方的集村并寨也需要一并进行。”陈曦点了点头回禀道,而曹操麾下已经开始了窃窃私语,这个工作量啊,有点可怕了。

    刘桐开始思考她之前听到过的东西,也就是和集村并寨有关的内容,很明显从那个时候开始,陈曦就为这个在做准备。

    “也好。”刘桐思考了一会儿,虽说觉得这件事很难做,但不得不承认这件事对于国家好处极大,更何况刘桐深切觉得,陈曦敢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那肯定有把握啊。

    “既然如此,尚书仆射可是已有人选。”刘桐神色平静的说道,她也不点陈曦了,中央坐镇的人刘桐还是比较倾向于荀彧和陈曦的,能力强,性格好,而且工作处理的也快,不过谁提议,谁指定人选。

    “以东中郎将(程昱)牵头,太中大夫(刘晔)核定税率,各地方官员重新厘定天下田亩,东中郎将配合卫尉进行核查。”陈曦神色平静地说道,程昱和刘晔闻言则是对视一眼,起身上前。

    不同的是刘晔的面色明显有些难看,而程昱的面色则像是看到了什么好东西终于能好好炮制炮制一番了。

    “子川,你怎么能让这家伙跟我一起啊,这货跟我相性不合,看起来是个大儒,但我可是很清楚的,这货黑得很!”刘晔一边上前一边传音给陈曦,“这货就比那几个家伙略微好一点。”

    “我知道啊,正因为他狠我才选择他啊,够狠的话,就不会有人偷奸耍滑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这次是核定天下田亩,一旦有人从中做鬼,那倒霉的就不是一点点人了,而且也不是一代两代的问题了,甚至后来者都没办法揭开盖子的。”

    “陈侯可是让我做好审计的准备?”程昱的传音很明显带着淡淡的威严,说话也有几分武人的耿直。

    “是的,这次谁敢胡来,在厘定天下田亩的时候造假,直接拿下。”陈曦沉声传音给程昱说道。

    “放心。我会给陈侯一个满意的答卷。”程昱沉稳的传音给陈曦。

    “多谢。”陈曦郑重的说道。

    “分内之事,无需答谢。”程昱还是那副神色,语气也没有多少起伏,但是知道对方为人的陈曦,明显放心了很多,程昱只要真愿意办事,不管做事的方式有多糟心,但结果绝对可以让人满意。

    陈曦这波也就是要一个结果,过程什么的对于陈曦还真不重要。

    “你该不会把我卖给他了。”刘晔眼见程昱和陈曦眉来眼去,顿时脑补了一堆不妙的情节,赶紧传音给陈曦。

    “你省省吧,把你卖掉,除了伯宁愿意买以外,其他人恐怕连价格都不愿意出,你省省吧。”陈曦没好气地说道。

    “东中郎将和太中大夫吗?”刘桐思虑了一二,程昱什么情况她不知道,但是刘晔是皇室,她好歹还有点关注,税率核定以及复式记账什么的都是从刘晔这边出来的,也算是老本行,也算合适。

    “臣在。”刘晔和程昱不管心中如何,在刘桐开口之后,都恭谨的施礼道。

    “由你二人牵头,厘定天下田亩税收,有所需求,从各司自提人手,年底朝会前,完成厘定。”刘桐大手一挥,瞬间成了两人共同牵头,很明显对于刘桐来说,用皇室自己的人还是安心一些,至于从各司提人这个,本就是应有之礼。

    刘晔听闻此言面色不变,但是心下已然有些不妙,和程昱搭档,自己的性格和程昱完全不合啊,这是要完的节奏啊。

    程昱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一侧的刘晔,作为当今天下仅剩的几名宗室之一,能力暴强,而且精神天赋可以让自己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

    号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理论上来讲,不存在任何面对面能靠阴谋击败的顶级智者,自身也是出了名的智计百出,除了不擅长做出选择以外,其他方面堪称完美。

    话说回来,到现在还活着的刘姓宗室,每一个都很拽,不过想想这么拽的刘姓宗室前些年都在干些什么,程昱不由得觉得,汉室前些年翻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总体来说,程昱对于刘晔的评价很高,对于刘桐命令太中大夫和自己同时牵头并没有任何的不满,但这只是程昱这一头的感觉。

    刘晔的感觉可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在刘晔看来,程昱就是一个变态,而且这个死变态,现在居然还一脸冷漠的上下打量着自己,好像想将自己切块一样,完全不想和这种变态搭档怎么办?

    作为极少数能以其他人立场去思维的刘晔,和能直接开别人思维模板的荀谌,可谓是所有文臣之中最能发觉对方是不是变态的智者。

    一般来说自己不能完全搞定,没有对方快捷,甚至完全想不到对方会怎么干的,那只能说明对手太过强大,这种一般惹不起。

    不过不管是荀谌,还是刘晔,都是最顶级的那一撮,距离最强那几位恐怕也就是自身性格短板导致的问题,智力上其实没有什么太明显差距的,一般来讲不会遇到完全不可力敌的对手。

    然而,既然有一般情况,就肯定有特殊情况,比方说陈曦就表示,别跟我吹你的精神天赋有多拽,内政我不是侮辱你,我只是为了不侮辱我自己,你们都是渣,你们服不服。

    除了陈曦那种实在没办法,其他的家伙,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只要时间足够都能完全模拟出来,最多是偏重有些差别。

    刘晔的天赋可以完全站立在对方的立场和形势,以自己的思维在完全等同于对方的立场,形势下进行模拟思维。

    理论上来讲,出来的结果只要刘晔愿意全写出来,肯定会有一条是绝对正确,剩下的也都具备极高的参考价值。

    荀谌则是直接刷了对面的思维模板,完全模拟了对方的思维,虽说立场和形势需要自己去分析,但是就结果而言,只要立场和形势没出错,那就是对方注定会干的事情。

    不过立场和形势是自身分析出来的,存在一定的出入,注定结果是极其具备参考价值,而不是像刘晔那种,有可能直接提前得知答案。

    这算是两者天赋的不同,但两者天赋也确实有近似之处,那就是了解某些人在极端情况下的思维模式,这是其他智者很难做到的事情,而这俩都能做到。

    顺带一提,这也是为什么刘晔对于贾诩和李优都不冷不热的重要原因。

    当然这里面有一部分原因在于这俩货算是大汉帝国的掘墓人,尽管大汉帝国已经揭棺而起,但曾经的事情刘晔还真不能当做没发生。

    至于另一方面,则是这俩在刘晔的判断之中属于隐藏的反社会,黑的不能再黑的那种。

    刘晔表示自己就是不能理解了,为什么贾文和这个牲口在明明有一条活路,退路的情况下,以这货的状态,还一定要将看戏的一起搞残搞死,这是有多大的仇?

    还有李优,一开始用精神天赋站在李优立场去思考的时候,刘晔甚至觉得李优真的是个圣人,为了寒门出贵子这个理想,连自己倒下作为道标这种事情都愿意。

    那个时候刘晔深刻的觉得,李优真的只是被董卓带偏了,谋臣有些时候是别无选择的吧啦吧啦,然后李优黑化反转了……

    黑到比刘晔之前看到的贾诩还黑,若非刘晔自身的意志也不错,模拟完李优的黑化思维,估计刘晔真的会怀疑人生。

    至于程昱,在刘晔的精神天赋之下也出现了同样的结果,又是一个为了更伟大的志向,别说是自己了,其他的一切无不可以牺牲,又是一个突破底线的怪物。

    刘晔表示自己不想和变态做队友,然而现在变态在对着他笑,在对他表示合作愉快,怎么办,我头皮发麻。

    就在刘晔准备开口表示自己身体不好的时候,陈曦再一次开口了,“殿下,厘定天下田亩,核定税收的同时,我希望将北方的大牧场一起并入大司农名下。”

    陈曦之前是大司农,甚至连少府的职责也一并吞并,不过最近成功升职为尚书仆射,好吧,这个职务其实真要说未必有大司农官职高,但架不住陈曦这个尚书仆射兼领丞相诸事。

    说白了就是一个没有丞相官职,但掌握着丞相实权的位置,甚至为了避免陈曦逃官,还平迁了荀彧的尚书令,有了部分丞相职能。

    刘备为此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当然曹操也很满意,好歹荀彧也能分到部分丞相的权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