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六百九十八章 一拳揍到半身不遂
    随后郭嘉开始仔细的讲述着自己的思考,自己的判断,在场的一众文武也都静静的倾听着郭嘉详细的描述和推论,时不时开口发问,而郭嘉也一一为之解答,最后在场众人不得不叹服郭嘉计略之高妙。

    “不得不服气啊。”徐庶叹了口气说道,“这一局棋你几乎下完了贵霜所有能下的位置,然后就等着看贵霜的结果,这个棋盘上进行对弈的根本就不是两个人,而是你一个人的左右手。”

    王累,黄权,李恢,费诗等人也同样敬服的看着郭嘉,这个现在已经将外衫扒掉,就跟晚上纳凉的普通百姓一样的家伙,确实无愧于自己的身份。

    “基本上就是这样了,婆罗门的应对也就这么多了,我们走着瞧就是了,希望他们能表现出来一些乐子,不过我觉得不大可能了。”郭嘉缓缓地打开折扇遮住自己的下半张脸,带着邪意的笑容说道。

    徐庶闻言嗤之以鼻,婆罗门这次要是没被你玩死,恐怕都要烧香拜佛,表示走大运了,还能有什么变化,难不成变个鬼给你瞧瞧,你这要是放在婆罗门体系内部,那真就是崽卖爷田不心疼了。

    郭嘉的计策到现在这个程度其实已经水到渠成了,攻城掠地反倒并不是那么重要了,实际上在看到了大量狂信徒,确定了情况之后,郭嘉在第一时间就是怒锤婆罗门体系的致命要害。

    婆罗门体系为什么那么稳,不就是因为中下层人民已经发自内心的坚信了神的存在了吗?

    那么这个时候降临了一个婆罗门体系的信徒只要看到就会发觉对方是神的真神,那么中下层的信徒到底是听神的,还是听婆罗门的。

    毫无疑问,当然是听神的了,和神相比,高种姓不也是神的仆奴吗?这么一来婆罗门体系就不再是以婆罗门阶层为头领,转而以神为头领,反过来讲只要转信的信徒越多,婆罗门的麻烦就越大。

    当年张角的口号给郭嘉提了一个醒,革天!

    到时候谁真谁假,就看各自本事,婆罗门有胆宣布神战,那么拿不出干货的话,只能是互为异端,双方永不安宁,甚至就算是关羽败给了对方的神,也只能让信徒打的更凶。

    到时候死再多,郭嘉都不心疼,反正说的实际点,差不多就是拿别人的钱,别人的力量,办自己的事情,管什么损失,讲什么节约,我只要最终效果好就行了。

    代入到这种情况,死再多信徒,只要最终效果达成了,郭嘉连眼皮都不眨,锅都不用背。

    至于说婆罗门不宣布神战,直接靠着梵天之口的力量,陨落一下试试,对不住,关羽是真实不虚的存在,不吃这套,你动了梵天之口,只能证明关羽是真实不虚,属于能力抗梵天伟力的大神。

    真要是出了这种情况,那到时候,郭嘉这边修改修改,就敢开始喊梵天已死,伽蓝当立了。

    至于说婆罗门拥有梵天之口,可以陨落体系神明这个是谁告诉郭嘉的,其实没人,郭嘉靠猜,靠婆罗门体系特权的稳固性,以及所谓的婆罗门赐佛陀出身那些故事就能猜出来。

    不在局中的郭嘉,旁观贵霜形势,基本就能做到窥一斑而知全豹。

    至于直接宣称关羽是伪神,可要是拿不出证据,那根本改变不了任何的问题,结合上一条只会让关羽这边的狂信徒越来越多。

    毕竟郭嘉已经确定,贵霜的信徒坚信伽蓝神是关羽,并不是因为外在其他,而是因为他们所观想的伽蓝神就是关羽。

    这里面的内在原因是什么,郭嘉也懒得仔细查证,确定此事无误就可以了,虽说有些猜测,但郭嘉也懒得深究,神佛观想体系,能破灭还是破灭掉的好。

    李儒要诛杀姬湘是什么原因,郭嘉要破灭神佛观想体系就是什么原因,毕竟都是高瞻远瞩之辈,也都明白这种东西对于后人的影响。

    神佛观想体系确实是祸国殃民的手段,尤其是神佛的上限约束着个人的上限,配合上愚民之策,可以轻易的将一个民族推入深渊。

    话说回来,婆罗门本身也就是这么干的,不过现在报复也来了。

    只要贵霜百姓确实认同伽蓝神是关羽,而且按照郭嘉的分析,婆罗门确实不可能伤到真实无虚的关羽,那么到时候婆罗门宣称关羽是伪神,只会适得其反,甚至还会动摇婆罗门的正统。

    当然这种动摇最多是小地震,不像郭嘉这样直接挖婆罗门的墙角,这么丧心病狂,问题在于,以那个时候关羽掌握了局势为先决条件,出现了这种事情,造成的影响可就不是单单对于婆罗门有效了,而是实打实的此消彼长了。

    到时候婆罗门体系以谁为尊可真就是两说,至少原本以婆罗门为尊的情况怕是绝无可能了,神圣尚在,岂会有你等解释神权的凡人聒噪的余地?

    至于从国家层面讲,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案,其实也就是婆罗门什么都别说,趁着事情还没闹大的时候组织人手将关羽放翻。

    然后等将关羽放翻之后,再通知治下所有人,给关羽定性为伪神。

    不过怎么说呢,这条选项的前提就是没有闹大,而郭嘉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之闹大,闹大到让所有属于这个体系的人都知道印度的东部出了婆罗门体系的真神!

    日出东方,其威煌煌,我郭嘉今天就是要让更多人见到伽蓝神,多到让婆罗门不敢让人赢了伽蓝神!

    到时候面对梵天之口尚不能凋零的伽蓝神,以及无数已经得见神之荣光的婆罗门体系的教徒。

    得证真神的关羽,如果赢下去,没什么说的,到时候婆罗门最多就是关羽脚下的狗,而且关羽怎么处置婆罗门都没有问题,改写神话史诗,宗教范本什么的也都只是关羽一句话的事情。

    这种情况怎么说呢,对于婆罗门来说可谓是非常之糟糕,至少得容忍到伽蓝神归天,才算是告一段落。

    然而怎么说呢,上述的情况真要说的话,其实还是好的,因为还有另一种更糟糕的情况,那就是伽蓝神关羽输了!

    那可就是真神败于凡人之手,这神输给了神,凡人可以理解,全知全能对全知全能,胜败输赢,凡人不可窥视,可要是输给了凡人,那可真就相当于给了婆罗门体系致命一击。

    当前的高种姓怕是连当汉室的狗都不可能了,上千万被糊弄到一代又一代跪伏在婆罗门脚下,奉贡一切去赎罪,以至于连土都吃不上的贵霜百姓,怕是会生撕了婆罗门。

    神,全知全能;神,光辉闪耀;神,主宰一切。

    然而,神被凡人击败了,那么伪作神之口的婆罗门,会是怎么一个结局,不言而喻。

    至于到时候的补救方案,也就是婆罗门加急宣称击败伽蓝神的凡人也是神,先不说这种方案是否有效。

    就算是假定有效,也不外乎变成第一条的神战,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信了的话,大不了继续神战啊,死再多也不死自己人,郭嘉根本不在乎,就当消耗你们贵霜的底蕴了,最多让你死的慢点。

    以上几乎是所有的选择了,郭嘉一步棋下下去,顺手将婆罗门所能下的棋都一起下了,战场指挥确实不是郭嘉所擅长的事情,但是战略逼死战术可是郭嘉最擅长的一项。

    “所以,婆罗门是做狗呢?还是连狗都当不了呢?”郭嘉带着轻松的神色笑着说道,声音极低,除了关羽因为破界,身体素质大幅加强,而且离得够近,周遭愣是没有一个人听到。

    关羽长叹,按照郭嘉的设计,除非是在接下来一两个月之内,婆罗门能倾贵霜全国之力,顺手连带着所有确定关羽是真神消息的信徒一起弄死,否则,这局棋已经不用下了。

    只是倾全国之力,有没有那个能力且不说,有没有这个反应速度还是个问题,郭嘉这是真要一拳将对手打成半身不遂的节奏了。

    这时身在长安的陈曦,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如果知道的话,陈曦怕也会感慨连连,事情闹大到郭嘉想要的那种程度,那么婆罗门会表现得比郭嘉更没有下限。

    甚至将关羽捧到梵天那个高度都不是没有可能,后世的历史早就证明了,这种没有了约束的腐朽利益团体到底多么没有底线。

    真到了那种低头当狗可以保住荣华富贵,换个主子可以继续鱼肉百姓,数千万,乃至数万万本族百姓再难翻身,而不低头,他们手上的权力将会被分走一部分,但是国家浴火重生的时候,这种人前道貌岸然,人后蝇营狗苟,已经彻底没救了的阶层,绝对低头当狗。

    都不用做到郭嘉这种一拳将对方打成半身不遂的程度,仅仅是不愿意分润出去手上权力,这群腐朽到基本没救的阶层,就会毫不客气的掐灭这个国家复起的可能,然后转身卖国。

    实际上历史早已验证了这种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