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五百二十八章 信号
    翻阅了那些资料,不由得陈曦有些理解,为什么三国后期世家的隐户会多到那种程度,大概是欠的太多了,只能卖身给世家豪门,去为奴为婢了,至少各大世家在这一方面还有点节操。

    只要百姓变成了他们的私奴,种他们的田,养他们的牲口,供养他们的家族,那么相对于之前那种自由民的时候,绝大多数都会活的更好一些,虽说为此会失去户籍,失去人身自由。

    不过和家破人亡比起来,这种变化,对于他们本身的影响可谓是小之又小,再加上变成世家的私奴,税收上面的出现的变化,以及各家不同的管制方式,难免让这些豪门一个个变成小王国。

    面对这些触目惊心的局面,陈曦也只能说历史这玩意虽说是不断向前,但是某些玩意儿还真是周而复始。

    活不下去的百姓被逼着去寻找活下去的方式,实不知他们所找寻到的方式只不过某些人特意留下来的手段,就是为了一网打尽。

    汉朝如此,南北朝如此,隋唐依旧如此,翻阅那些典籍,遍观其中的黑暗,恶名可以直接扣在宗族地方自治的上。

    然而倒下了宗族又站起来了胥吏治国,免不了周而复始,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总归还是重复着曾经的旋转。

    陈曦当时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虽是长叹,但至少还算理智,至少这群人好歹还留了一条活路,比起后世明朝时期的铁脚诡寄,甚至是通天诡寄的情况好了太多。

    至少前者遏制了利滚利,百姓就能自力更生,迟早还上钱,也许会需要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但是至少还有救,换成后者的话,陈曦除了血洗了整个官僚体系,基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反正陈曦是没办法做到一巴掌抽死这些人?说实话,光辉之下肯定会有阴影,但是能看过去就可以了,太过苛求也没有什么意义。

    毕竟岁月轮转,千年未变,后来者走到那个程度的,他们的家族,他们的身后也不可能依旧如当初那般光鲜亮丽,玩政治的就不可能纯白之色,立于巅峰之上的也不可能纯洁。

    陈家荀家尚且有龌蹉之处,这种事情本就不可避免,底层百姓有幸走到世家豪强那一层次,真的能保持着曾经他们认为的纯真善良。

    所谓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压迫,腐败和腐败的机会,所痛恨的是什么,陈曦有时候思考,再思考,就不由得有了些领悟。

    这也是陈曦面对很多事情很想一刀切,最后却又不得不收敛收敛自己的性子,乖乖干活的原因,有些事情确实不能做,他比其他人任何人都清楚做了之后的后果。

    作为一个很清楚自己定位的高层,陈曦允许的和不允许的东西非常明确,别人看不清楚某件事当下做了对于未来的影响,陈曦可是心中门儿清,自然展现出来,也就是陈曦在某些玩意儿上是真正的一言独断,有着绝对不允许碰触的红线。

    这也基本上是中原各个世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因为陈曦活的时间很长,在死后依旧会因为惯性延续非常久远的准则。

    没人会去践踏这条准则,也没人敢去践踏这条准则。

    自然那怕是这三家和陈曦本身就有着各种联系,他们也会非常注重这一方面,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该如何去摆正自己的位置。

    吕布这边开始基于贵霜观想的这一理念创造出属于汉室的炼气成罡突破秘法的时候,汉室这边从各种情报渠道已经在暗自散播有关西南的情报了,甚至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只要感官稍微敏感,而且有资格接触到这个层次的官员都对于现在的形势有了自己的判断。

    原本纷纷扰扰的制造祥瑞的举动猛地开始了收敛,哪怕是那些没有收到相关情报的官员,也因为当前整体氛围的变化而收敛了一截,毕竟在官场上特立独行可不是什么好事。

    “伯符,我准备调兵了。”周瑜看着自家渠道送来的非常准确的情报,以及关羽那边正式的信函,周瑜面色凝重的对着孙策开口说道。

    很明显,关羽非常给他周瑜的面子,详细的介绍了西南的整体情况,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关羽确实没将周瑜当外人。

    “统一战?”孙策少有的正色道。

    “嗯,统一战吧,除了关云长特意送来的情报,其他的情报都是我从刘太尉那边收集到的,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对方已经算是正式通知我们该结束内战了。”周瑜感叹地说道。

    “虽说我还有一些别的打算,不过算了吧,被敌国顶到鼻子上了我也受够了,内战可以不打,反正肯定是输,上百年了都没出现过对外战争死列侯这种高爵了。”周瑜同样面色郑重的说道。

    “我们可以不做过一场,但列阵对垒还是免不了,毕竟刘太尉要还都长安的话,没有这一出,进不去的。”周瑜眼见孙策的神色,继续解释道,他知道孙策在想什么。

    “我能不能不去?”孙策起身一种恢宏正大的王者气势展露了出来,从来没有一刻,孙策比现在更威严。

    “不能。”周瑜摇了摇头说道,“虽说从官职爵位上,你和我没什么区别,但是伯符,你要记住,你是江东之主,你身上的气势才是王的气势,而我是你的这里,这一次必须本人前去。”

    “……”孙策一屁股坐下,被周瑜的话说的没话说了,毕竟这一次和其他时候不同,其他时候周瑜可以代替孙策,但这一次不行。

    “我要调兵前往西南。”孙策看着周瑜说道,“我知道我麾下有一支能真正对战军魂军团的精锐,我汉家不容轻辱!”

    “……”周瑜无话可说,但面对孙策郑重的神情,周瑜只能默默摇头,这一条不能允许,这一战是统一啊,除了他们转移走的资产,其他的都必须到场,这是统一的前提。

    “这也不行,那我能干什么?”孙策无比烦躁的说道,他这次真是气死了,打成了那样,袁术还差点出事了,他不去给袁术站场子,谁给袁术站场子,跟何况,汉家的地盘,你打了还想走?

    “现在我们的职责是统一,尽快将国家恢复统一,我们三方必须彻底恢复汉帝国这个概念。”周瑜无比郑重地说道,“哪怕外面打的天昏地暗,现在都必须统一,其他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往后推,但是作为统一的主要参与人,你必须在场。”

    “好,我去也行,你给我调兵到西南!”孙策虽说发起疯了不管不顾,但好歹还有些脑子。

    “不行,现在不行,现在我们调过去只能添乱,一方面双方之间的从属关系是乱的,还有很重要一点在于,关云长本身就不具备指挥数万大军的能力,调兵过去各自为战的话,只能添乱!”周瑜直接否决了孙策提议,这次绝对不能通过。

    实际上终于不是不愿意调兵,而是不能调兵,调兵过去没问题,关羽的荆南大道,他们江东人也能走,问题是谁去,去了怎么指挥,听谁的,这都是大问题!

    江东能上得了台面,能指挥万八千人的将校不少,问题是这些人去了听关羽指挥,关羽能指挥过来吗?双方的指挥系,以及军团体系都不完全一样,更何况就算过去了,没了周瑜,他们能乖乖听关羽话?

    开什么玩笑,江东的文武十个有九个性格都有问题,要真派个人过去的话,李严能文能武非常合适,但李严会听话吗?

    同理还有庞统,过去了,不和徐庶,郭嘉别苗头才见鬼了。

    真正当前江东派过去真正能作为助力的,怕是只有诸葛瑾或者周瑜带队才行,问题是诸葛瑾不擅长军务,虽说人际关系可以处理的很好,但是将诸葛瑾派走了,江东这些乱七八糟的派系怎么调和。

    至于周瑜,周瑜根本离不开好吧,统一战,周瑜不到场的话,不管是刘备,还是曹操,亦或者他们的手下都会过问的。

    更何况缺了周瑜,怕是到最后三方统合之后,汉帝国兼容三方整体之后搞出来的指挥系,军团体系,军备体系,军屯,后备军等等一整个玩意,还是绕不过周瑜,最后还是必须去长安。

    因而现在的江东完全不可能出兵去援助关羽,而且豫州那边的动静,周瑜也看在眼里,完全不觉得自己这边有援助关羽的意义。

    至于孙策,完全是因为狂躁的帝国主义思想上脑了,想要打回去,当然袁术吃亏也是其中的一方面。

    “……”孙策脸色阴沉,不过他并非是那种听不进人言的君主,更何况还是他的外置大脑强硬的警告他,因而孙策哪怕是一肚子火,也只能强行吞下去,没办法,周瑜说的很对。

    “哼,那就起兵,尽早统一!”孙策低喝道,“打打打,现在好了,因为国内没统一,连对外战争都束手束脚!我迟早弄死贵霜!”